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告一段落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75 2020.02.10 07:19

  “到了京城之后,无意间见到了齐大人写的一篇小赋,字迹与我收到的那封信一模一样,我才确认。”

  秦夕衡没有说话,但是心里的石头算落了地,也算能够和沈慕晚交代了。毕竟如果他们想错了的话,沈慕晚会很自责吧。“你知道他为什么针对你么?”

  “许是与我祖父有关吧,不过他没有要我的命,我已经很感激了。我早就想过有这么一天。”说不难过那是假的,知道自己将死的感觉并不美妙,但倒是也有一种解脱感。

  秦夕衡想安慰他,但是没什么能说出口的。杜明的身世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而且确认了,那么就必须呈情给圣上。圣上不是个嗜杀之人,稚子无辜,如果是平常之事的话,他还能说一句圣上不会牵扯无辜之人。只是,孙尚书当年换下自己的儿子也算是欺君之罪了,这是圣人无法容忍的。

  杜明见秦夕衡不说话,转身回到了墙边,坐在茅草垫上闭上了眼睛。说来可笑,齐尚书威胁他的性命,却只是想将他赶出京都。而秦世子本想替他洗脱舞弊案的冤情,却无意间推他入了更深的地狱。

  杜明不想知道齐尚书为何针对他,总会有理由的,那理由不见得是他想知道的。但是秦夕衡却是想弄明白的。

  “这该是你最后一次来见我了。”杜明没有睁开眼睛和秦夕衡说道“给你个忠告。”

  秦夕衡看着靠着墙闭着眼的男子,心里很是复杂。

  “以后啊,做事儿别这么实在。哈哈哈哈。”

  秦夕衡没有说话。又看了杜明一眼,打开了牢门离开去见了李崇安。

  “在等齐大人救你么?”秦夕衡觉得他最近好像很没耐心的样子。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李崇安装傻道。

  “那篇文稿是齐大人把杜明的答卷拿给你抄的对么?”

  “你不要胡说八道,那是我自己写的。”李崇安咬牙切齿的道。

  “一直没上刑,你以为是忘了你么?”秦夕衡冷冷的道“不用等齐大人了,现在他自身难保。你实话实说还能少受些罪。”

  李崇安似乎没想到秦夕衡那么直接,那么凶狠。咬着嘴唇盯着秦夕衡,发现秦夕衡仿佛并不是在吓唬他。可李崇安还是不愿相信齐大人出事儿了,但他显然没有那个智慧发现自己说出这句话就肯定了他们俩之间的关系。“齐大人可是吏部尚书。”

  “那又如何?最近贾家翻案的事情知道么?”

  这么大的事儿,李崇安自然是听到一二的,只是他一无官职,二现在还牵涉到舞弊案,自然了解的并不多。这事情牵扯到了齐大人?李崇安突然慌了。

  “我只是听齐尚书的话,把杜明那份考卷抄了一份,在琼林宴上指认了他,我没做其他的事儿啊。”

  在秦夕衡的意料之中,利益相关的关系是最不靠谱的,一旦利益关系的一方有所问题,另一方便会毫不犹豫的出卖对方。

  “出入绝风阁是因为这件事儿?”

  李崇安并不知道自己出入绝风阁的人早就被人查清了,听到秦夕衡的问话还很惊讶。“是,我哪有那个钱去绝风阁啊。”

  秦夕衡点头,心里却是记住要讲这件事告知沈慕晚提醒她注意管理绝风阁的问题。

  “齐尚书许了你什么好处?”

  “许我进吏部。”李崇安老实的道。

  “你本就有了功名,入仕早晚的事儿,为何冒这个险?”秦夕衡不解。

  李崇安却是苦笑道“对于你们这些人家来说,有了功名就能入仕,从此青云直上。可对于我们这些百姓来说不一样,没有门路,做得多好哪里有人看见呢。”

  “圣上圣明,你做的如何自有评判。”

  “圣上是圣明,可是我们这些百姓升官不归圣上管啊。”李崇安本是因为刚刚那些威胁有些惧怕秦夕衡的,但秦夕衡这段话却让他又觉得眼前这人还是个孩子。“我何尝不知道我诬陷杜明的事儿是做错的,只是没有威胁杜明的性命,我也能得些好处,我为什么不做呢?”

  秦夕衡理解不了李崇安的逻辑,虽然没有危及别人的性命,可是损人利己就是不对的啊。不过秦夕衡没有将自己的不解表现在面上。

  “等会儿我会让人送来诉状,记得签了。”秦夕衡道。

  “罪不至死吧?”李崇安看着秦夕衡急切的问。

  “不至死。”秦夕衡看着眼前的男子,明明科举成绩很好,却因为一时的贪念毁了。

  秦夕衡回到了自己的办事儿的小屋子。推开门,一眼见到的便是木质长桌上并不齐整的四散的纸张。那是之前他们的猜想。秦夕衡一步一步靠近长桌,刚刚见了杜明和李崇安,明明很短的时间却恍若隔世。秦夕衡伸手整理了一下四散的纸张,看着上面的字迹,现在,一切都弄明白了。

  秦夕衡起草了两份文书,详细写了杜明身世的结果以及杜明和李崇安指认齐尚书的事情。一份叫人给沈慕晚带了过去,一份上呈了圣上。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沈慕晚接到文书后打开看完后看着烛火发了会儿呆,实在是没想到从一开始杜明都知道是谁陷害他的。他不是不挣扎,而是无力挣扎。

  当年换孩子的事情,已经无从知晓齐大人如何知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他并没有说出来,毕竟现在被揭露出来他知道杜明的存在,也就是他间接的也欺君了。再加上这次栽赃人舞弊的事情,要是这件事并不严重,但是作为考官偷取试卷这件事就不能善了了。

  齐大人一生清名,对于杜明也没有赶尽杀绝,可如今的结果恐怕是不好了。他做这些事情的原因,只能从他口中知道了。不过这些都是圣人的事儿了。他们的任务终于算是完成了。

  至于杜明的性命,沈慕晚觉得依照皇帝舅舅的性格倒是能保住。不是说皇帝舅舅不生气孙尚书欺君的事儿,而是皇帝舅舅不会公布杜明的身份,因为皇帝舅舅不会让人知道他被欺君了的事儿。而且这个杜明如果真的有真才实学,说不定皇帝舅舅还会继续用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