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琼林宴风波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157 2020.01.12 13:40

  琼林宴上,原本热闹的场面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得鸦雀无声。

  杜明直直的跪在地上,双眸空洞,汗珠不断地往地上滴。有怨,有不甘,有委屈,有绝望。

  秦夕衡也正坐在一边看着这一幕。

  不多时东西便被取了回来,交给了圣上查验。

  “内容倒是相似。”不一会儿圣人开口道,听在杜明耳中却像是被判了死刑。

  “纸张查验了么?”

  “至少半月前。”有人回答道。而半月前正是科考的时间。

  “杜明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杜明一个响亮的头磕在地上“学生冤枉。”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他能说什么呢,有人想治他于死地,他没有反抗的能力。

  “学生有话说。”秦夕衡突然站了出来。

  皇上看到秦夕衡面色倒是好看了些“是夕衡啊,说吧。”

  “学生觉得此事仍有疑。”秦夕衡面色沉静。

  “嗯,说来听听。”

  “杜明的春秋赋两年前便流传,夕衡有幸读过。而在考试后,我也与杜明有过短暂的交谈。以杜明的文采和他的见解都没有必要做出舞弊的事情。而且圣上在殿试中的与之问答,也让夕衡学到了很多。这次考试中关于征兵和便民的论策,都在杜明的春秋赋中有最初想法的提及。学生以为,此事应明察。”

  皇帝向后一靠道“这么说,你便是相信这个杜明的?”

  “是。”

  “那证据,你如何作解释?”

  “请圣上明察。”秦夕衡道。

  杜明在绝望之中,迷迷糊糊的听完了秦夕衡的话,抬眸便看到秦夕衡站在他的身前为他请命。

  “好,那此事便交由你主查吧。”皇帝挥了挥手。“刑部协理。”

  秦夕衡一怔。这事儿怎么交到他身上了...而且刑部尚书是他二叔啊。

  “杜明和这个..李崇安关下去。其他人...都该干嘛干嘛去吧。”

  沈慕晚听完了全程,心里倒是全全搞不懂了。

  秦夕衡竟然是个喜欢的多管闲事的人?

  皇帝舅舅把这事儿交给秦夕衡...倒是个锻炼的机会...只是让他插手刑部的事儿?不怕刑部那边给秦夕衡下绊子?沈慕晚当然想不到人家亲叔叔是刑部尚书这一操作..

  不过从皇帝舅舅的态度,大概也是偏向杜明是无辜的。难不成,皇帝舅舅就在等有人替杜明说话?唉,在皇帝舅舅面前混日子可真难啊。

  “郡主,圣上叫您过去。”不知何时洪公公过来了。

  “啊?我?舅舅叫我做什么?”沈慕晚一脸懵。

  “总之是好事儿才会想着郡主的。”洪公公笑的满脸褶子。

  “劳烦洪公公亲自跑一趟了,我这就去。”沈慕晚在宫里人面前奉行的就是装乖技能。

  本以为只有皇帝一个人在,却没想到秦夕衡也在。

  “舅舅找我?”沈慕晚疑惑的看着皇帝。

  “交给你个事儿做如何?”皇帝温和的看着沈慕晚。可是沈慕晚此刻或许是雷达警报响了,总觉得没什么好事儿。

  “舅舅先说说什么事儿吧。”沈慕晚无辜的看着皇帝。

  “夕衡头一回办差,又去的是刑部,朕想让你一起。”

  沈慕晚???虽然说我朝女子可以入仕,像大姑姑家的之前在宫里当值的婉婉表姐,但还是少数人。而且..她,十一岁,纨绔,能干啥?

  “我,我什么都不会啊。”沈慕晚真的是非常真诚的说出这句话。

  “能用得着你做什么,去和夕衡学习学*****轻巧的道。

  “我是不是不能拒绝。”沈慕晚硬挤出一个笑容问道。

  “你这个郡主还光吃皇粮不做事不成?”

  沈慕晚竟然被问住了...

  秦夕衡看着刚刚与他说话严肃认真的皇帝,在与宜乐郡主说话时竟然是这样的..无赖?

  “那,那行吧。”沈慕晚很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沈慕晚和秦夕衡两人同行往外走的时候,沈慕晚艰难的保持着脸上的笑容道“咱俩还真有缘啊呵呵。”

  “郡主去刑部点个卯便可以。”刑部大牢那种地方血腥黑暗的,秦夕衡估计沈慕晚这样子进去一趟出来两三天都吃不下去饭的。

  沈慕晚摆摆手“再说吧。我去找我娘,你自便吧。”沈慕晚已经没有心思和帅气小哥哥聊天了。

  找到琳琅公主的时候,琳琅公主正拉着姜云澄的手说这说那。

  “娘~”沈慕晚到嘴边的吐槽又咽了下去。“二表姐有看中的么?”

  沈慕晚坐到琳琅公主旁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姜云澄点点头“那个叫齐宣的不错。”

  “噗。”沈慕晚实在是没忍住。这看的也太准了吧。这俩人门第倒是挺配的,就是...

  “那个是吏部尚书齐家的二公子,之前舅母没给你相看过?”

  “相看过的太多啦,不记得啦。”姜云澄道。

  琳琅公主一看沈慕晚这样子就知道她知道什么,推了推她“还不快说。”

  “这个齐宣,爱逛青楼。”沈慕晚低声道。

  琳琅公主撇撇嘴,不太看好。

  姜云澄倒是像没听到的样子,还在盯着人家看。

  “二表姐?”

  “家里有妾了么?”

  沈慕晚想了想“好像还没。”

  “那就成,逛青楼嘛,成亲后多管管就好了,这姓齐的长得不错,又是探花,家里又是吏部的话,岂不是马上就能入仕。这么想来,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沈慕晚不好说什么,她不太觉得齐宣是个能被管住的性子。“唔,二表姐还是回去和舅母多商量商量吧。”

  琳琅公主还要拉着姜云澄看别人。沈慕晚与两人道了别,就先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脑子转了转,才明白了皇帝为啥要让她去跟着秦夕衡。

  不过就是个监工嘛。

  像科举舞弊这种大事儿,交给一个刚刚同场考试的学生来办。而且这个学生还为其中一个关系人说过话。皇上不得不严谨一些。但却已经话说了出去,让别人看着秦夕衡,像是对自己下过的决定不放心似的,于是,她,一个光荣而伟大的监工,便派上了用场。

  一方面,别人如果知道郡主参与了这次查询科举舞弊的事儿能放心一些。另一方面,圣人也能放心一些。

  不过,洪公公倒是有一句话说得对,皇帝舅舅还真的是好事儿能想到她。

  其实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是这样的做法,无论最后杜明的结果如何,她都是那个为了这次科举舞弊奔走的无关人士,还能为她赢得些好名声,尤其是文人的笔杆子。妙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夕夕:和媳妇一起办公,妙啊

2020-01-12 13: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