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信任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50 2020.02.04 09:02

  “你家这里钓上来的鱼,能吃么?”

  “可以吧。”秦夕衡从前没有吃过自家后湖里的鱼,不过毕竟不是观赏鱼,看起来应该是能吃的。

  “那红烧呢还是清蒸呢。”沈慕晚目光馋兮兮看着湖面。“我更偏向于红烧。”

  “嗯,好。”秦夕衡向来对口腹之欲并没有过多重视,自然会顺着客人的心思。

  可整整过去了将近一个时辰,沈慕晚旁边的鱼篓里还是空的。

  “是我说要吃它们,被吓到了么?”沈慕晚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空空的鱼篓。

  秦夕衡的鱼篓里鱼也不多,只有四条,但是要比沈慕晚的看起来至少气派多了。只不过秦夕衡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他发现,沈慕晚在钓鱼的时候还是很稳定的,也没有出声音,也没有胡乱动什么的,就真的只是...钓不到。

  “我这些便足够我们吃了吧?”秦夕衡试探的问道。

  沈慕晚不是那种会为难自己的人,自然点头,放下了鱼竿,也放下了自己对亲手钓鱼的执念(不是)。

  两人正候着饭的时候,秦国公便下了值回来了。

  这还是沈慕晚第一次认真打量秦国公,看起来很威严的样子。秦夕衡长得还是和秦国公挺像的,不过秦夕衡应该是综合了秦国公夫人的柔和,没有秦国公的壮伟感。

  “宜乐见过秦国公。”沈慕晚乖巧的行礼。

  “宜乐郡主在啊。”秦国公绽开笑脸,一下子便把那种威严散淡了去。“是衡儿邀请你来的吗?那可真是稀罕了。”他这个儿子他太了解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一只蚊子都不想放进来。“这是在准备做什么呢?”

  “刚刚钓了鱼,准备吃呢。”沈慕晚笑嘻嘻的道。

  却见秦国公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

  “怎么了么?”沈慕晚疑惑。

  “钓了鱼,后湖里的?”秦国公看向秦夕衡。

  秦夕衡点头。

  “那可是我从北境引来的鱼呀。”秦国公痛心的道,自家儿子以前钓鱼不都是钓完就放了么,怎么还准备吃上了。秦国公立马就将目光对准了杀鱼凶手。

  “嘿嘿。”沈慕晚听到秦国公的话也发现自己大概是犯了什么错了,只能打着哈哈祈求的看着秦国公。

  “几只?”秦国公无奈的问,

  “钓了四只,不过我们怕吃不完,就烧了一只。”沈慕晚尽力表现出无辜的模样道。

  秦国公知道事已至此也没什么能改变的了,只好叹了口气,顺便准备一起吃。

  三人也没什么多在意的,便都在一张桌子上。沈慕晚看着秦国公从刚开始心疼的看着那条被红烧了的北境的鱼,到一直夹个不停的往嘴里送。

  人类的本质是真香。

  不过,这条鱼是真的好香啊,她回去也应该让父亲在自家湖里养些来。

  进宫觐见皇帝舅舅的时候,沈慕晚还是有些忐忑的。她从不曾想过在圣人面前说谎,因为她觉得圣人的目光会看透任何东西。虽然她这不算说谎,但也不算完全的坦然。

  沈慕晚只说自己和秦夕衡在查杜明案子的时候,无意间翻看刑部的卷宗的时候发现了贾家案子的蹊跷,心里好奇,便扔下了杜明的案子研究了一下,发现贾家的案子好像真的有那么些问题,便急匆匆的进宫来说了。但是什么问题沈慕晚却说不出来,只说感觉。沈慕晚低着头不敢看皇帝舅舅,觉得这个话也太假了。

  然而没想到的是,皇帝竟然很认真的对待了。

  “这件事情我会派人再去确认一番。宜乐干得不错。”皇帝的声音传到沈慕晚耳朵里还让她有些不可置信。

  “舅舅就这么信我了?我没什么证据的,我只是觉得,就只是觉得而已。”

  “舅舅怎么会不信宜乐,宜乐总能看出别人看不出来的东西的,放心回去接着查那桩舞弊案便是。”皇帝柔和的道。

  沈慕晚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却想起来了昨天吃的美味的鱼,便推荐给了皇帝舅舅。“秦国公说是从北境引来的,我看不出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但倒是极好吃的,刺也少。”

  皇帝听闻倒是大笑“好好好,那我可得尝尝宜乐的嘴夸出来的东西。”

  沈慕晚离开皇宫的时候还是迷迷糊糊的,不是她太飘了,是皇帝舅舅太信任她了,让她实在有些难安,她没有说出关于杜明的身份的猜想,没有说出这事情可能和齐大人有关。尽管种种都是她的猜测,可是她还是隐瞒了如此信任她的舅舅。

  而另一边坐在桌前的圣人正垂眸看着手中关于贾家十七年前的案宗。这件事情他印象很深,当初也是证据确凿的,现如今看来也没什么异常。但是既然沈慕晚说有哪里不对,那必然会有哪里不对。

  “一群刑部的废物抵不上一个小姑娘。”圣人微微有些怒气。“让锦门去查吧。”

  黑暗中有人应是,却无法判查出来声音的来源。

  “宜乐郡主可不是普通的小姑娘呢。”洪公公在一旁笑意盈盈的道。

  “这倒是对。”皇帝对于洪公公吹捧沈慕晚的话很是满足。“宜乐不是提及过那个鱼,晚上便尝尝吧。”

  “喏。”洪公公应道。

  对于宜乐郡主,洪公公是知道皇帝的偏爱的。

  其实最开始并不是这样子的,一开始也只是对待子侄的疼爱。

  大概是从宜乐郡主遇刺之后不久,圣人的态度便开始转变了。

  对于宜乐郡主的行为一律无要求,对于宜乐郡主的安全关心到了极点,光他知道的,在除了宜乐郡主身边礼部尚书大人安排的人之外,圣上至少安排了两人。

  另外就是对于宜乐郡主提出的什么都接受,丝毫无所怀疑。所幸宜乐郡主是个懂事儿的姑娘。

  圣人对于宜乐郡主,在洪公公这么久看来,比之国师府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国师府,圣人有时候还不是完全的信任,但是对于宜乐郡主,圣人仿佛能够保证她所说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一般。

  也许圣人见到了天机吧,而宜乐郡主便是那个天机。

  洪公公不清楚,不过这也不是他应该清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