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出门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12 2020.02.11 17:13

  事情告一段落,按道理来说沈慕晚应该觉得轻松,但反倒有一种失落感,毕竟这件事情结束了,她和秦夕衡就没什么理由再见面了。

  她虽然自认已经和秦夕衡算是朋友了,但是总觉得和其他的朋友有些不一样,比如说,想到其他人,一起约出来玩或者去做客什么的都觉得很正常,但是想到和秦夕衡做这些就有些刻意的感觉。

  就在沈慕晚还纠结的时候,公主母亲倒是给了她一件任务让她没有那个心思想别的了。

  “去找阿姐?”沈慕晚疑惑,怎么这么突然,“有什么急事儿么?”

  “晨晨快过生日了,把她给我抓回来。”琳琅公主便绣着什么边道。

  “她不是每年都自己在外面过,为啥子我今年要去?”沈慕晚倒是没有不愿意的意思,只是疑惑。

  “及笄礼不办啦?”琳琅公主瞪了沈慕晚一眼。

  沈慕晚一个激灵,啊,对哦,今年是阿姐及笄。估计阿姐自己也没注意这个。不过...“为什么是我去?我还是个孩子。”

  琳琅公主冷笑一声“是,能从刑部大狱晃一圈出来面不改色的孩子。”

  沈慕晚....

  “你大兄走不开,你二兄刚回来,你不去谁去。”琳琅公主很明显将自己排除在了能够出门的人选之中。

  “行吧。”沈慕晚说不上什么感觉,要是以前的话,她一定很开心的接受这个任务,毕竟能出京城啊,有多少玩的吃的啊,总比在家里待着强。只是刚刚被母亲大人叫来之前脑子里还在想着秦夕衡的事情,难免有些纠结,万一出去一圈儿个把月的,回来估计人家都忘记了自己了。

  琳琅公主的行动从来都是异常迅速的,跟沈慕晚说完的第二天车马行李都准备好了。

  沈慕晚...我怀疑母亲大人早有计划将我赶出家门。

  沈慕晚只带了豆子和一个叫樱珠的厨娘。至于侍从自然还是一直暗中跟着她的那些,只不过调了一个在明面上做车夫。

  沈慕晚还是第一次见到家里的暗卫的脸,他们平常跟着她的时候也都不露脸,不过这位要做车夫自然不能蒙着脸了。沈慕晚心里叨咕,暗卫这种不露脸的职业颜值都这么高的么。

  这位被调成车夫的暗卫叫殊字,目测得一米九吧,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的不是那种特别突出的好看,但是是很舒服的隽秀。

  沈慕晚也不坐在马车中,跑到了外面和殊字一起,坐在马车缘上晃悠着小短腿。“殊字,你成亲了吗?”

  沈慕晚刚问完,就发现殊字的脸刷就红了。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音,超可爱的怎么办。

  “没有。”殊字转过头看着地面。攥着马鞭的手心都是汗。他怎么也没想到做车夫还要和主子聊天。

  这倒是让沈慕晚很惊讶,二十五六岁还不成亲,真的挺晚的了。但想到他们的身份...“你们暗卫里有成亲的么?”

  “有的。”殊字感觉自己的脸特别热。他被选出来做车夫就是老大说他长得好看,能让主子看的舒服。但是他从小就在暗卫营里长大,从来没有和女孩子说过话,所以看到主子的时候就很紧张,更别提和主子说话了,尤其还是这个问题。

  沈慕晚觉得再说这个话题殊字就要烧着了。“我们大概要多少天能到?”

  “十二天左右。”

  沈慕晚看着两边的树林,远方望不到边的土路,这种路走十二天,她会疯了的。

  “我们一路上都会是这种路么?”

  “嗯。官道安全,而且颠簸的不厉害。”殊字道。

  “可以走别的路吗?”

  殊字不明白什么意思,困惑的看向沈慕晚,但看到了沈慕晚却又觉得失礼,立马又把头低了下去。

  “反正时间来得及,我们能不能走别的路,顺便玩一玩?”

  “这当然都听主子的。”殊字不明白为什么沈慕晚会问他。

  “那就好。”沈慕晚嘿嘿的傻笑了两声。“那怎么走就交给你啦,就哪里好玩的好吃的多怎么走就成。”

  殊字低着头却不出声。

  “嗯?有问题吗?”沈慕晚歪头看着殊字问道。

  “这个事情交给易仲比较合适,他比较了解。”殊字其实是愧疚,他不能够完成主子交托的任务。他实在是没有离开过京城,对于外面不了解。

  “啊,这样啊。那就让他安排吧。”沈慕晚倒是不在意这些,她又不认识什么一中二中的。沈慕晚刚想进到马车里,但是却发现殊字脸上好像有什么滴落在了马车沿上。

  “殊字?”

  “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沈慕晚听着声音挺正常的啊。

  “你抬头。”

  沈慕晚看着眼前的人面对这个指令犹豫了一会儿,可还是把头抬起来了。

  “你哭了????”沈慕晚惊呆了。一米九多的大男人在自己面前无声的落泪了,这特么什么操作啊。她啥都没做吧???

  “没能帮上主子的忙。是我会的太少了。”殊字倒是解释了原因。

  沈慕晚想了想,啊,是路线规划的问题。不过因为这个哭,殊字还真的是个心里脆弱的人啊。“没事儿的啊。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不擅长的嘛,你不用太过在意的。”

  “错了就是错了,属下回去会去领罚的。”

  “不是,没必要啊。”沈慕晚觉得这人好犟啊。想了想觉得这种劝应当是没用的,还不如直接下命令。“如果你听我的话,就忘了刚刚的事情,领罚什么的更没有必要。”

  殊字看着沈慕晚的眼睛,确认主子是认真的,而且如果他再有反驳估计主子会生气,便默认了。眼泪也收了回去。

  沈慕晚算是松了口气。本来进马车的打算也取消了。继续晃荡着小短腿。“殊字很爱哭吗?”

  殊字慌张的摇摇头。“自从六岁以后,这是我第一次哭。”

  沈慕晚讶然的看向殊字。

  虽然从小在这里长大,她还是没办法理解家里奴仆,暗卫这类人的想法。为什么会有如此令人震撼的忠诚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