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夜宿锦绣楼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80 2020.01.16 13:06

  “是郡主啊。”老鸨见到沈慕晚已经很熟悉了。“今儿个姜二爷没在啊。”

  不光老鸨,像稍微混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宜乐郡主经常去花楼,不过他们也都知道宜乐郡主来花楼是来找人的,一是宜乐郡主逛花楼的名声传出去的时候...才七岁,而且还是个小姑娘,能干个屁。二是姜二爷真的是名声远扬啊。

  沈慕晚挠挠头,真的很尴尬的道“我今天不来找他。那个齐二公子在不在?”

  老鸨点头“倒是在,只是,这会儿估计不方便。”

  沈慕晚递出一锭银子“给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等,咳咳,齐二公子方便的时候知会我们一声。但无需让齐二公子知道,明白么?”

  “明白。”老鸨接过银子,笑的跟开花似的道。

  姜云澄迷糊的看着沈慕晚“咱不上去么?”

  “没听老鸨说他不方便么,咱先去等着。”

  “不方便什么?”姜云澄闪烁着求知的大眼睛。然而沈慕晚想要拒绝接收信号。

  对于沈慕晚总来花楼的事情,琳琅公主曾经揪着姜二爷的耳朵一顿踹。姜二爷也曾保证过不会把沈慕晚带坏。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他去的花楼都是些文雅之地。然而花楼再文雅,它也是花楼,充其量就是去的人要点脸,不会当众这那的。而且像达官贵族去的花楼,必然是保密和隔音效果都极好的地方。

  然而这种事情,来的次数多了,怎么都会了解一些,更何况她又不是个真小孩子。

  而姜云澄,一个虽然调皮捣蛋但十分纯真的女子,是真的完全不懂。

  “不方便什么呀?”

  沈慕晚抬头看着姜云澄道“自然是行夫妻之事。你瞧,他齐宣这青天白日的便这么放浪,你还不在意?”

  姜云澄脸色一红,倒是懂了。只是“你小小年纪怎么知道那么多!”

  “我十一了!而且这个问题你最好去问小舅舅。”小舅舅对不起啊,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突然背锅的姜二爷...

  姜云澄也硬撑着大红脸道“我自然知道花楼是做什么的。咱们去等他便是。”

  两人在雅间无聊,还叫了个唱曲儿的。不得不说,锦绣楼的姑娘们才艺是真的很不错。

  沈慕晚听着迷迷糊糊的,直接选择去床上补个觉。姜云澄便坐在桌子旁等待着老鸨那边递来消息。

  “晚晚醒醒。”

  “啊,嗯?”沈慕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咱们该行动了。”

  沈慕晚嗯嗯啊啊的答应,行动却比较迟缓。

  直到被姜云澄拉到了据说是齐宣屋子的房檐下才明白姜云澄要干嘛。

  “二表姐,我不行啊。”这姜云澄很明显是想爬到屋顶的节奏。

  “那我们怎么看。”

  “你自己上去,我在这儿等你行不行?我替你望风。”

  姜云澄看着沈慕晚的小胳膊小腿,最后还是同意了。

  沈慕晚靠在墙边,特别想为自己哼一首,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直到日头都渐渐落下了,姜云澄还没下来。沈慕晚又无法大声去唤她,只能从安稳的等着姜云澄变成着急的等着姜云澄。

  直到....

  “沈慕晚。沈慕晚。”

  沈慕晚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这儿睡着了,睁开眼睛眼前竟然是...秦夕衡。

  沈慕晚晃了晃脑袋,发现天已经大亮。“妈呀,我二表姐!”

  秦夕衡眉头紧皱,本想扶起沈慕晚,只是沈慕晚一晚上就这么坐着靠着睡,腿一下子没使上力气,便栽倒了秦夕衡怀里。

  秦夕衡耳尖唰的就红透了。赶紧扶沈慕晚站稳。

  “秦世子能不能帮我看看房顶上有没有人?”

  秦夕衡无奈,几个轻跳到了房顶看了一眼又下来了“没人。”

  沈慕晚面色惊恐“完蛋了,我把我二表姐弄丢了。”

  “丢的是你!”秦夕衡不知道眼前这小姑娘为什么从来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这是花楼,她一个人在这儿睡了一宿,不知道是有多危险么?

  沈慕晚不知道秦夕衡怎么突然生气。“我..对,我得赶紧回家给我娘我爹说一声。还有我二表姐,我得赶紧找到她。”

  “令尊那里,我刚刚已经让人去说了。”

  沈慕晚松了口气“谢谢你啊。”

  沈慕晚非要去找老鸨,秦夕衡只能跟着。

  “你说昨天与郡主一起来的小姐,昨个没入夜就走了。和齐二公子一起走的。”

  沈慕晚....艹,姜云澄又坑我。和姜云澄一起总没好事。

  虽然不知道姜云澄那边怎么回事,但是不知道告诉她这个弱小可怜又无助还在等她的表妹一声么。

  “行吧,没事就行。”

  老鸨也有些紧张的道“草民以为郡主在雅间内,并不知道..”

  “行了,与你无关。”

  “谢谢郡主。”老鸨总算是松了口气。大早上,郡主后面那位小大人冲进来寻人的时候可真给她吓了一跳。郡主要是在她这儿发生什么事儿,那她这生意就不用做下去了。也幸好她这里管理的严格,也才让沈慕晚在外头睡了一晚上却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儿。

  沈慕晚揉着腰和秦夕衡往外走,突然疑惑道“你怎么来花楼?”然后又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可能有些不大对,改问道“不是,你什么时候来的花楼?”嗯....好像也不大对呢。

  秦夕衡没有与她计较。

  “你不是说今天要去刑部,我早上去了发现你迟迟不到,便让人去问了问,才知道你一晚未归。”而且令他没想到的是,对于沈慕晚一晚未归,沈家人倒是冷静的很。

  沈家人其实是习惯了沈慕晚有时候在友人或者外头住,而且自从上次沈慕晚遇刺之后,身边暗中跟着的人并不少,所以沈家人并不担心。

  但是这次沈慕晚进花楼,身边的人都在花楼外守着,有事儿也能立刻冲进去,但谁能想到她会在屋外睡一宿.....

  “你家门房说见到你和姜二小姐一同走了,又打听到你们去了锦绣楼,我便过来寻你。”

  “说起二表姐,这次非要和她算账不可。”沈慕晚气哄哄的道。

  也是来之后,秦夕衡可真是更了解了这位郡主一些啊。

  “郡主似乎觉得这世上十分安全。”秦夕衡阴阳怪气的道。

  “啊?”

  “万望郡主以后能注意安全。”

举报

作者感言

子宁嗣音

子宁嗣音

夕夕:被媳妇儿气成河豚

2020-01-16 13:0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