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信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22 2020.02.18 22:21

  “你是谷主?”沈慕晚现在满脑子都是弹幕...卧槽我好像骂了医谷谷主傻子,我是不是要死了…

  “哎,晚晚你见过谷主?”沈慕晨看着沈慕晚这反应问道。

  沈慕晚还没开口,阮戚麟便道“见过,还沟通过脑子的问题。”

  沈慕晚...谁知道谷主这么年轻啊。她突然回忆起来刚进谷那块新牌子...好像忽视了些什么呢。

  沈慕晨自然想不到自家妹子能把谷主骂了,以为他们还聊过关于头部治疗的问题。没想到晚晚对这个感兴趣呢。

  “坐吧。”阮戚麟瞥了一眼沈慕晚,给沈慕晚吓得一激灵。“慕晨你去忙吧,我和沈慕晚姑娘继续讨论一下脑子的问题。”

  沈慕晚....duck不必..

  沈慕晨倒是很欢喜,看样子谷主对妹妹的印象很好,虽然今天没什么忙的,不过倒是可以给这俩人一些相处空间。

  沈慕晨走后,阮戚麟的真实面目就露出来了。

  “把我弄醒,嗯?给你补药,好心当做驴肝肺,嗯?最后还骂我傻子,嗯?”

  沈慕晚感觉阮戚麟的话,就像箭,一箭一箭射在她的良心上。她沈慕晚何时有过这么怂的时候。

  “念在我不知道的份上,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沈慕晚试探的问。

  “我可不算大人,我不过是个傻子。”

  沈慕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咱可以不这么干的。

  “那您想怎么样呢。”沈慕晚微笑着问道。

  “你在医谷待多久,就给我当多久的书童。怎么样?”阮戚麟知道沈慕晚这位郡主不可能答应,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在医谷中,所有人都尊敬他的不得了,他很少能跟人开玩笑。

  沈慕晚当然不想答应,不过隐隐的良心在作痛。“行吧。”

  “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还真答应了。阮戚麟话都说出去了,自然不能收回,就想着吩咐她点简单的事儿打发完这段时间得了。“行,每日巳时到申时来我这里。”

  “那,管午饭吗?”

  阮戚麟...“管。”

  阮戚麟给她的任务倒是不重,平时帮他整理书籍,分类药草,煮药看火,顺便偶尔当书记员。沈慕晚倒是学到了不少知识。

  沈慕晨不知道沈慕晚是被罚了,十分欣慰的看着沈慕晚每天跟在阮戚麟身边跑前跑后,还没空来问她回京城的事儿,简直再好不过了。

  除了...

  “刚长好的,我就给你拿来了。”莫什举着一朵淡蓝色的花笑得也像花似的看着沈慕晨。

  沈慕晨...别人家喜欢女孩子都送好看的花吧,面前这憨子送毒株是什么意思。

  在沈慕晚再一天分类草药归整到阮戚麟的药房的时候,突然在药柜的最上层的一个匣子里发现了一封信。她倒没有想看别人信的想法,只是...这信封上的字,她很熟悉,是个她绝对无法忽视的人。

  沈慕晚记下这个事儿接着整理,心想回头问问阮戚麟,应该不是什么秘密吧。不过,阮戚麟怎么会和他有关系。

  阮戚麟从后面院子里拿着一把不知道叫什么的药材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沈慕晚心不在焉的。

  “你可别给我弄错了,才几天啊,就不上心了?”

  沈慕晚觉得阮戚麟这人烦,神烦。

  “刚才,我收拾的时候,在最上层看到有封信。那是...”沈慕晚话还没说完,就见到阮戚麟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冷很可怕,感觉沈慕晚再说下一句的话,这人可能就要杀人灭口的感觉。

  “你看了?”阮戚麟说话也不像平常,低沉的让人后背发凉。

  “没有没有。我...”沈慕晚想说,她看着那信封上的字迹认识。不过阮戚麟没有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

  “别多问。当做没看见,知道吗。”阮戚麟按理说信都放在书房盒子里了,这一封应该是接到信的时候在这个药房,当时看完顺手放在最上层了,想着弄完手头的事儿拿走放到一起,没成想忘了。

  阮戚麟走过沈慕晚身边,打开药架最上层,拿出那封信,翻来覆去仔细看了看,还把信从信封里拿出来检查了折痕,确认没有人动过的痕迹,才放进怀里离开。愣是没给沈慕晚再说话的机会。

  沈慕晚...有一种电视剧里被反派捅了一刀还没死却没说出凶手名字的感觉...好气哦。

  不过,阮戚麟的反应真的很奇怪,正常通信应该不会有这么大反应吧,信中有什么秘密啊。早知道就看了那封信,更气了。

  这事儿要是只牵扯了阮戚麟一个人,她也可以装作没看见那封信。但是...牵扯了那个人,就让她不得不上心一些。

  问阮戚麟感觉好费劲哦,这家伙根本不听人说话,一提到这个就打断人。反正她也不急,等回京城了问问那个人吧。虽然这么想,但是对于阮戚麟,沈慕晚心里却是更加注意了。不仅因为这封信,更是因为阮戚麟的两幅面孔,刚刚那个样子的阮戚麟真的很吓人,一点都不像个好人...

  当天晚上睡前,沈慕晚又问了沈慕晨些关于阮戚麟的。

  “谷主,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晚晚,你现在记性这么差了么?”沈慕晨一边问着一边似乎还在思考要不要弄些药给妹妹补补脑子,难道之前谷主和妹妹了脑子的事儿就是谷主有先见之明?

  沈慕晚不知道阿姐又想了些什么“不是他的传奇故事,是他的经历。”

  “你好奇这个做什么?”

  “唔..”沈慕晚眼睛转了转道“想知道什么样的经历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人嘛。”

  “哦,我也是听说的哦。谷主他从小在谷里长大的,但是因为是老谷主亲自带的关门弟子,所以跟其他人都不太亲近。大概是有天赋吧,每年好像有半年时间都不在谷里学,但还是最优秀的那个。两年前,老谷主就把位置交给他了。那之后就没见他出谷了,不过成天忙得很。”

  “天才都有很奇怪的地方吧。”沈慕晚小声感叹道。

  “你说什么?”沈慕晨没听清。

  “没事儿,早睡吧阿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