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大佬驾到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17 2020.01.28 09:55

  “郡主身上什么都没有。”马老夫人道。

  众人自然不会怀疑马老夫人的话,其他的人也都已经搜查过了,没有线索。整个宅子里三层外三层也都没有梳子的影子。于是事情却是又陷入了僵局。

  太医适时的到来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

  众人的心思也被转移到了恒安县主如今的状况上。

  而且,太医确实比外面随便拽来的大夫靠谱多了。三下五除二就把恒安县主的吐血给止住了。

  “我儿无事了?”柳伯爷大喜问道。

  太医却是摇摇头。“我只是能暂时控制县主的流血状况,以不至于县主流血过多。但如果原因查不出来,县主的内里还是会不断的出血,虽然不在表面,但也十分伤身体。”

  “不是中毒?”刑部侍郎问道,他是不太信什么巫蛊的。估计刑部之中的人也没有一个相信巫蛊的,毕竟他们眼中,人才是最大的万恶之源。

  “县主整体十分康健,除了不知原因的流血,并没有任何受伤中毒的迹象。”太医回答道。

  “那我儿什么时候能醒来。”柳伯爷问道。

  “伯爷恕在下无能为力了。”太医也很是感慨,他从未见过如此境况,不过他清楚,这件事情不是自己的能力范畴。

  “郗大人到。”一声清脆的童声远远传来。

  只见一个身形析长,穿着纯白色暗花纹直襟长袍,腰束玄色腰带,腰间坠着成色极好的淡白玉。乌发用一根简单单很明显十分昂贵得的木簪简约的束着的俊美男子缓缓走来,仿佛步步生莲,被经过的人都感觉如沐春风。

  身后跟着的小童也如天上的灵童一般精致可爱。

  沈慕晚...哇塞,13哥来了。

  “参见郗大人。”众人两侧跪拜,沈慕晚也行了简礼。

  没办法,这个时代尤其他们国家对于国师的重视度极高。而且确实有些可依据的事情。

  中原地区朝代更迭,但国师府纹丝不动。他们也从来不会参与国家得更迭变迁。所以所有人对于国师府都是敬佩,崇敬之情。

  郗沉并不是国师,但是是国师唯一的弟子,也就是未来国师。而上一任国师已经很潇洒得四处云游去了,所以许多年来便是郗沉主事,尽管郗沉的年龄也不过二十三岁。

  刑部侍郎虽然不信,但是对国师府还是十分敬重的。而且莫名的,见到郗大人便有一种见到天神的感觉...于是刑部侍郎恭敬的上前将事情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

  沈慕晚在一旁看着郗沉,感觉虽然他在听,但估计白眼已经翻了好几回了。装13她最佩服郗沉,没有之一。

  “梳子的确被替换了。”郗沉听完刑部侍郎的话之后开口断定道。“交给我梳子没有恒安县主的气息。”

  柳伯爷听的吸了一口凉气,这...巫蛊之术啊,谁人要害他的女儿啊。

  郗沉远远的,都没有靠近瞧了一眼恒安县主道,“恒安县主的流血和不醒也的确是巫蛊。”

  众人虽然猜测是巫蛊,但是从郗大人口中说出来,更感惶恐。

  “求求郗大人救救小女。”柳伯爷要跪下,被郗沉旁边的带来的小童扶住了。

  “我自然会尽全力。”郗沉神神叨叨的道。“伯爷能否替我取来令爱的一根发丝?我需要找寻一下原来梳子的位置。”

  柳伯爷点头,立刻取来了恒安的一根发丝递给郗沉,被郗沉的小童接了过去。

  郗沉的手指悬浮在那根发丝上游荡了两下,停了一下道“在恒安县主身上。”

  众人皆哗然。

  沈慕晚也有些讶异....恒安...这么蠢的么?

  但也只有沈慕晚觉得是恒安自己放到了自己身上,别人自然都是怀疑是犯案者放到了恒安身上。

  “柳伯爷让人都先回去吧。”郗沉轻声道,仿佛给众人摘下了枷锁,众人看着郗沉身上的光辉更加伟大了。“这边交由我接手便可以了。”

  沈慕晚...郗沉向来不喜欢吵闹的地方,估计是有些不耐烦了。

  要是刑部的发话,柳伯爷都可能会犹豫一下,只是这话是郗沉口中说出的,柳伯爷便当做真言执行,当即都安排了人妥善将人送离。

  刑部侍郎见此状况,便也礼貌告退。

  沈慕晚想着便也要离开,却被郗沉叫住了。“宜乐郡主稍留步。”

  这话一出,柳伯爷顿时人一个激灵,难不成宜乐郡主真的与自己的女儿出事有关,但又不敢问,只能站在一旁着急的看着郗沉和沈慕晚。

  还没来得及散去的人的目光也集中在了沈慕晚身上。

  “为何?”沈慕晚不解的看向郗沉,她倒是知道郗沉不会害她。

  “郡主接触过那梳子,虽然未有与恒安县主同样的状况,但也伤及了身体,等会儿需要与我一同回国师府查看。”郗沉神神道道的道,一边还怜悯的看着沈慕晚,仿佛沈慕晚如果不听话的话就要挂了一般。

  顿时众人的心态风向都转变了。原先还怀疑过沈慕晚的人也觉得羞愧了。这反倒是有人要害恒安县主,恒安县主拉着宜乐郡主当了垫背啊。

  沈慕晚...沉哥最牛,沉哥最棒,世间大佬我沉哥。

  沈慕晚听到郗沉的话做出讶然的模样,随后皱眉失落的跌坐在一旁。完美的表现了一个受害者的形象。

  柳伯爷更是感到不好意思,却又不知如何劝慰,只能安静的站在一旁。

  郗沉的小童搬来了个小白玉桌子,又置办了一堆看起来就奢华的不行的茶具杯具,旁若无人的给郗沉沏茶,周围人还真的没有觉得不对劲的。

  郗沉就那么安静的在椅子上坐着喝茶,直至众人都逐渐散去,仆役也都被遣散了开来,最后只剩下郗沉,郗沉的小童,柳伯爷和管家以及沈慕晚。

  沈慕晚看着郗沉暗暗吐槽道,喝那么多茶小心等会儿跑厕所。

  也不知道郗沉是正巧,还是真的有些什么能耐能够看透沈慕晚想了什么,就那么一瞬间勾着桃花眼瞥了沈慕晚一眼。

  沈慕晚...对不起,向大佬低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