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大佬办事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83 2020.01.29 02:34

  郗沉终于是让旁边的小童递上了两个梳子。

  两个梳子几乎是一模一样,如果其中一个没有字的话。

  “这梳子既然是恒安县主从小到大所用之物,竟出了仿制品,伯爷首先还需要多注意家宅了。”郗沉淡淡的道,他的声音与他的清新脱俗的画风不太一样,是一种很低沉浑厚的声音,更给人十分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是。”柳伯爷这次真的是吓坏了,以后自然会更加严格的管理自家了,不过这是后话了。

  “师师,将咒纸和朱砂准备好。”郗沉吩咐道。

  小童除了在最开始传声郗沉的到来之后并没有再说过话,郗沉安排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然而在一旁的沈慕晚却是知道,这个叫做师师的小童是个顶顶调皮捣蛋的崽子的。

  国师府是不是风水真的特别好,无论什么样的人物在国师府里待一圈,出来的都跟渡了金身似的。

  师师将纸笔等东西整齐的放置在刚才的小白玉桌子上,低眸站在一边等待大佬的表演。

  郗沉挽袖,细长的手指执笔都是一种美的欣赏。

  执笔轻缓,落笔却是神速。看的柳伯爷和管家着实是又觉得神奇又觉得敬佩。

  不过在沈慕晚眼中,就是郗沉在黄色的纸张上迅速的画了一堆类似她见过的大夫开药方的似的东西,然后又缓缓放下笔,一副神神道道的模样看着纸张。

  郗沉没有说话,沈慕晚是知道她现在的存在就是...尽量不要刷存在,自然也不会说话。柳伯爷却是想问看出什么了不敢问。

  郗沉却是罕见的眉头皱了皱。“我需要去看看恒安县主。”

  柳伯爷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赶紧带人去。

  沈慕晚本不想去,却硬是被郗沉拽住了。

  “嗯?郗大人?”

  “你与她的症状类似。跟着我。”郗沉严肃的看着沈慕晚。

  沈慕晚十分有理由的怀疑,他只是想拽着她去凑个热闹,与她身体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如果是她真的有什么事儿,这会儿郗沉早就跟柳伯爷翻脸了。

  唉,不是她沈慕晚过于自恋,实在是郗沉有个最大的优点,那便是护短。在郗沉心中圈子里的人,要是有人敢动一根毫毛,那世人眼中的神仙郗沉便是世上最可怕的人。

  沈慕晚耸耸肩看向柳伯爷,表示不是她自愿的。

  而自从柳伯爷从郗沉口中理解可能宜乐郡主才是那个被连累的人,已经愧疚不已,更不会挑沈慕晚的事儿了。还心里祈求着沈慕晚千万别记仇才好。

  几人到恒安房间的时候,恒安县主的母亲柳夫人和两个哥哥都在。两个高大的男人在劝慰不断哭泣咒骂的母亲。

  “定是那个贱人,她如果不碰我的乖女,怎会如此啊。你怎么还向着那个妖女说话!”

  恒安县主的大哥刚刚已经听说了郗沉的话,知道宜乐郡主是遭了无妄之灾,正将这事情说给柳夫人。但柳夫人听到他说及宜乐郡主是无辜的之后便不往下听了,一直咒骂。

  恒安大哥慌得不行,无论如何人家郡主是皇家子嗣,光是辱骂皇家就够他们喝一壶了。更何况人家还是受害者。可是母亲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谁说什么都没有用。恒安二哥更是无力的站在一边,都想上前捂住母亲咒骂的嘴。

  “之前囡囡便因为她受了多少委屈,这次囡囡主动和她道歉,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推三阻四。推拒不成,竟然还要害我囡囡!我的天啊。”柳夫人越说越起劲,把之前的事儿也乱七八糟的翻了出来。

  郗沉冷漠的站在门口听着柳夫人的咒骂话语,柳伯爷赶紧上前捂住了柳夫人的嘴。

  柳夫人没见过郗沉,却仍旧能够被郗沉那一身气质震撼住。

  “让郗大人见笑了,郡主见谅。内子受惊过度,口出恶言,实属不该。”柳伯爷替夫人道歉,然后看向柳夫人“这位是国师府的郗大人,这里有郗大人,你回去休息吧,囡囡会没事的。”

  柳夫人听闻这位是郗沉,眼神却是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也不哭了,还整理整理的仪容。

  “这位便是郗大人么?经常听小女提起过大人,大人英姿凤彰十分令小女钦佩。”

  沈慕晚第一反应,郗沉大佬的魅力真是无法无天啊。而第二反应却是柳夫人是不是失了智...这个时候说这些好么?

  柳伯爷也觉得有些不妥,低声与柳夫人说了什么,叫管家将人送回去。

  柳夫人路过郗沉时,郗沉突然开口道“柳夫人触及言灵,珍重。”

  柳夫人想停步问什么,却被小童挡了下来。

  沈慕晚...在大佬身边真有安全感。虽然不知道大佬做了什么,但总之柳夫人骂她的帐也算勾了。

  柳家另外两个男人见到这种场面也知道自己在也无用,还容易遭嫌弃,便行了礼告退。

  郗沉走向恒安的床榻,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小童和沈慕晚都看出了郗沉的脚步的抗拒。

  还有离着两步的位置,郗沉便停下了脚步,示意师师去掀开床帏。

  沈慕晚就站在郗沉旁边,不得不说,恒安长了个好皮相,尤其这种病弱美人的人设,十分适合她。

  郗沉内心这会儿是真的不爽,东西并不复杂,就是心思恶心。而且他明显感觉到了,这个局,是设给他的!思及此,郗沉内心反倒冷笑,好多年没有人来挑战他了,真是有意思。

  “恒安县主所中为一种咒,是通过那梳子和恒安县主的血。今日县主并未出血,害县主的人应当是很早就拿到了县主的血,不过也不会太久,不然效果不会这么强烈。”郗沉道。“上一次县主受伤出血是什么时候?”

  柳伯爷想了想,一拍脑门道“并不远,两天前,小女给自己绣生辰宴的帕子,好像是刺伤了手指,我听夫人提及过。”

  “应当便是当日了。柳伯爷派人查查当日接触过县主的人吧。”郗沉建议道。

  柳伯爷立马吩咐管家将当天的事情完完整整去调查清楚。

  沈慕晚能够知道这事儿的确是恒安自导自演了,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但是为了什么呢?她在这场计划中的存在又算什么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