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袖言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当监工的第四天

袖言长 子宁嗣音 2024 2020.01.20 18:32

  沈慕晚回到家便接到了琳琅公主爱的抱抱。

  沈慕晚...“娘,勒着我了。”

  “晚上在娘亲这里吃呀。”琳琅公主小心翼翼的看着沈慕晚。

  沈慕晚叹了口气点点头,大概母亲的道歉方式也只有这个了吧。

  吃过饭后,耐心的陪琳琅公主聊到琳琅公主觉得沈慕晚已经忘了生气的事儿的时候,沈慕晚才被放回院子。

  “小姐您可回来了。”豆子一直站在院子门口张望着,终于等来了沈慕晚的身影。

  “怎么了?”

  “是五皇子身边的小和子带来了一封信,非要亲手交给您才行,这会儿还在角门那儿候着呢。”

  沈慕晚院子都没来得及急忙赶过去。

  “有什么急事儿?”沈慕晚紧张的看着小和子。

  小和子倒平静的很,将手中的信递给沈慕晚。

  沈慕晚看了之后真是哭笑不得。还真没什么大事儿,里面的话净是一些抱怨之语,无非是是不是忘了他的话。

  今年年初的时候,圣人给姜承析开了府,按说是没到年纪,还得等个一年呢。而且还没成亲,不过圣人就这么安排了。

  “等我把舅舅交代的差事办完,立刻就上五皇子府报到好不好啊。”沈慕晚无奈的看着小和子道。

  小和子笑笑“咱会把话带回去的。”他等了一个多时辰,便是为了这句话了。

  沈慕晚看着小和子的背影,想着既然姜承析已经开府了,便不像在宫里那么束缚,也应该多交些朋友了,真是老母亲心态再次爆发。

  沈慕晚回到屋子里,直接栽倒床上。怀里的东西却掉了出来。

  是秦夕衡做的小木雕。

  “真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子啊。”沈慕晚感叹道。

  “小姐在说谁?”豆子问道。

  “秦夕衡。”

  豆子惊讶的看着沈慕晚“秦世子?温柔吗?”

  豆子觉得秦世子都可以算得上可怕了,整天板着个脸,说话又少又凶。

  沈慕晚将小木雕放在了床头,仔细叮嘱了豆子不要弄掉地上。看了看外面的天,已经黑的透透的了。本来回来还打算打听打听绝风阁的事儿,可刚刚被公主娘亲弄忘了,这会儿想起来怕过去也太晚了,打扰了老父亲晚上的美好时光....是会被揍的。

  第二天早饭后,沈慕晚磨磨蹭蹭的才去了琳琅公主那儿。

  “绝风阁?庆姑姑,是五年前盘下来的铺子么?”琳琅公主侧头问道。

  “是,郡主六岁那年生辰置办的。”庆姑姑道。

  “那绝风阁原来东家是谁呀?”沈慕晚疑问,她印象中绝风阁一直都是很火的茶叶铺子。她本以为是很早置办的,但是如果五年前,那时候绝风阁的生意已经很好了啊,为什么会有人往出兑呢?

  “是原齐尚书夫人的铺子,齐尚书夫人走之前交给郡主的。齐尚书夫人想要交给一个能爱茶的人,便想到了我们公主。”

  沈慕晚点点头,她娘喜欢茶倒是挺出名的,她泡茶的手艺也多半是从琳琅公主那里学到的。

  庆姑姑继续道“铺子里的也都是老人,公主见他们人都不错,便除了账房都没换了。”

  “人手都没换么?”沈慕晚轻声重复道。

  “郡主说什么?”

  “没什么,那娘亲,庆姑姑我去当班了呀,我可是吃着皇粮的。”沈慕晚嬉皮笑脸道。

  “嗯,去吧。不过可离大狱远着点。”琳琅公主含笑嘱咐道。

  “嗯嗯。”

  沈慕晚笑着离开,出了门却是立马收敛了笑容。

  到了刑部见到秦夕衡和一个中年男子说着什么。沈慕晚便在一旁等着直到中年男子离开。

  “早啊。”沈慕晚打招呼道。

  秦夕衡指了指日晷,示意时间不早了。

  沈慕晚耸耸肩,没办法嘛,今早上不是等着娘亲起床了问完了事情才过来的嘛。

  “我有新的线索了,不过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线索。”沈慕晚着急的把绝风阁铺子的人手还是齐家人的事情告诉了秦夕衡。

  秦夕衡....他终于知道沈慕晚的大神经是随了谁了,那么重要的铺子竟然大部分都还是老东家的人手。

  “不过毕竟也五年了,也可能我想多了。毕竟齐家怎么能和李崇安扯上关系呢。”齐尚书家,当然就是齐二公子齐宣他家。“刚刚那位大叔是来说什么的?”

  “是谢家的关系网,查出来了。”

  沈慕晚鼓掌,这工作效率真的很高耶。“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么?”

  “谢家位于关内,和京城内大部分的世家都没有过甚的联系,只是谢家如今的当家人和曾经的贾家侍郎私交甚好。”

  “之前那个贾家的案子么?虽然说看起来问题挺大的,可是联系不到杜明身上啊。”沈慕晚头大...偷梁换柱你得有梁有柱,贾家那三个孩子年龄都对不上。“接下来该怎么办?”

  “查齐家。”秦夕衡一句惊雷吓了沈慕晚一跳。

  “哥哥,那可是吏部尚书家...况且,齐尚书跟一个学生叫什么劲呢。”毫无理由的去查一个尚书家,要命的。

  “如果贾家的案子与齐家有关联,便连上了。”秦夕衡说的沈慕晚糊里糊涂的。

  行吧,谁让她只是个过来旁听的,听话就成。

  “不过我们要去调齐尚书家的资料么?”

  秦夕衡摇摇头,不能从刑部调。如果这次的舞弊案真的和齐家有关系,一旦发现他们有了动作,不知道后招还有什么。所以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在查齐家。

  秦夕衡说给沈慕晚听,沈慕晚倒是理解了,不过...

  “那我们怎么查?”一个青年,还有一个青年都不算的小姑娘....

  “齐臻。”

  “齐家大公子?”沈慕晚想到这个人不免皱了皱眉头。是齐宣的大哥,比齐宣大了八岁,与齐宣性格完全迥异,而且和齐宣的关系还怎么好。

  “齐宣年龄小,知道的不会太多。但是齐臻或多或少会知道些。”

  “但他也不会跟我们说呀。”沈慕晚跟齐臻是真的从未见过。

  “他不会和我们说,但会和枕边人说。”秦夕衡道。

  沈慕晚....突然进入宅斗剧本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