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在遮天说晚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御风而去

在遮天说晚安 机械粒子 2079 2020.11.29 04:36

  药神秘境。

  茂密的古木密林一片狼藉,可怕的能量余波轰出了一片平地,碎石、木屑以及血肉散落在四周。

  在这之中,有一团诡异的血雾,有一个人被锁在当中,时时刻刻被诡异的魔气所侵蚀。

  在血雾之外。

  有一个俊美到令女人嫉妒的人儿。

  他身着一身蓝衣,既然置身于血腥之气流淌之地,依旧是给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亲切之意。

  他是华云飞。

  当代太玄门星峰之主的幼孙,天赋绝伦,在十岁时就成为星峰年轻一代第一人。

  太玄门掌教曾言,其天赋无双,神体之下,近乎无敌,迟早有一日当名震东荒。

  “你是华云飞。”

  “半年前,岳九天只是从犯,杀我的另有其人,那人就是你!”

  “我看不透你,但这一次,你的目的绝对不止你说的那么简单!”

  血雾中传来一道声音,一语道破了他的身份。

  华云飞微微楞了一下。

  那一双初看柔情,该是漠视天地万物的眼睛,此时却是牢牢注视着血雾囚笼中那一个被自己视为大敌之人。

  过了一会儿,丰神如玉的华云飞才缓缓开口。

  “不愧是天道魔体,我就知道时时刻刻被邪念所侵扰的人,当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李拙师兄当真是慧眼如炬,就这么朴实无华的道出了我这遮遮掩掩的身份,看来是我小看你了。”

  “不瞒李拙师兄,这一场戏我原本只是一个引子。昨天我前去拙峰拜访你,将孔雀羽与玄冰玉床的消息说予你听,我就该退场了。”

  “只是,前几日见师兄以道宫秘境,杀我星峰岳九天师兄如探囊取物一般,因而我实在好奇师兄实力,因此又参和了进来。”

  “其实,在这一盘棋局里,我真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华云飞大大方方开口道,言语听着十分真挚。

  华云飞这一次说的句句属实。

  今日,李拙走进药峰。

  时隔数百年,关于药神秘境的残局便又活过来了。

  下棋的幕后黑手。

  都是太玄门中的大人物。

  作为星峰年轻一代最为有天赋的人杰。

  且已经出过一次面。

  华云飞完全没必要再掺和进来,至少是不该在一开始就踏进药神秘境。

  可……

  谁让李拙是这之中的关键一子呢!

  同在十岁,这个人十招之内打败了当时已称年轻一辈无敌的华云飞。

  而就前两天,这个人在华云飞眼皮子底下死而复生。

  要知道,半年前这个人明明已经死去,死在华云飞手上,且近乎被拔髓抽筋,甚至在前两天被道纹凝聚的道火焚烧成灰烬。

  就这……

  再一次真刀实枪的与李拙“亲密接触”的机会摆在华云飞面前。

  无论华云飞再如何的心机重城府深,亦或是真如外界传闻所说的天性恬淡。

  就算是打断腿。

  他也忍不住啊。

  “是吗?那我是不是就没理由杀你了。”

  血雾囚笼之中,再一次被魔性扰得意识李拙一片混乱的的胡言乱语道。

  真·天性恬淡的人儿李拙十分厌倦这些勾心斗角之事。

  十岁觉醒天道魔体后,李拙对魔性、邪念以及欲望就十分敏感,因此十分讨厌念头纷杂的人。

  会影响他的睡眠质量。

  李拙其实已经生出退意,想退出药神秘境。

  若不然,等会儿又要打架,又要杀人,又苦又累。

  李拙觉得自己一定不喜欢。

  一念至此,李拙试着碾碎手中的药神令,希望“知难而退”。

  “咔嚓……”

  药神令皲裂破碎,碎成了木渣,而后刷刷的散落在地上。

  “果然如此!”李拙叹了一口气,有些不甘心,又有些无奈。

  突然,李拙扭过头,辨识着华云飞声音来的方向,开口。

  “错了,你杀过我一次,我还是有理由杀你的。若是我将你杀了,我是不是就能离开这药神秘境了?”

  李拙神情认真而严肃的向华云飞询问道。

  瞧李拙的意思,若是华云飞答是,他好像能从这血雾中一跃而出,直取华云飞性命似的。

  “师兄说笑了,我都已经说了两次,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无关紧要。杀了我,无外乎是令又药神秘境多了一具枯骨罢了。”

  “不过师兄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将师弟我吓着了,我也就不耽搁了。那下棋之人为你满上了一杯‘好酒’,师弟我就为你倒上了。”

  说话间,华云飞拿出了一个青铜酒器,里面盛着鲜红的液体。

  这是是一种生灵的血液,藏着天道魔体无法拒绝的诱惑,也藏着致命杀机。

  华云飞当是要看一下,李拙在这一杯血液面前,如何自处。

  他举起青铜酒器一扬,有一阵风伴着血腥气而来,将泼洒出去的血水卷入了血雾囚笼中。

  与之交融。

  一会儿之后,李拙感知自己纠缠在自己的灵魂中的魔性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竟然开始消融。

  刹那间李拙感觉心旷神怡,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不少。

  李拙几乎是本能的就要去吸收那些能消融魔性的物质。

  因为真的非常舒服。

  在血雾之外的华云飞见此情景先是一愣,瞩目许久,见李拙一直如此,最后却是失望的摇了摇头。

  华云飞发现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先前,李拙一语道破自己身份,且放言要杀自己。自己慎重的揣测李拙真就有些本事。

  且三番两次试探。

  但从刚才的表现来看,这李拙分明只是有几分莽智而已。

  若是智慧之人,看穿自己身份,会直接点透?

  若有智慧之人,会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对方?

  何况!

  华云飞以为。

  一尊道宫的修士要杀自己。

  是滔天的笑话。

  除此之外,李拙明明身具恐怖绝伦的天道魔体,生性却是散漫,面对诱惑而无抵抗力。而大世将至,且不敢于天下英杰争锋,十数年间一直龟缩在小小一拙峰。

  所以,华云飞已有定论。

  李拙此人,不足为虑。

  至此。

  “杯酒”已经浇灌在李拙头上。

  人也已经看透彻了。

  华云飞觉得自己是时候该退出这药神秘境,作壁上观。

  一念至此,显然对自己认定的心腹大患失望透顶的华云飞,不再看李拙一眼,蓝衣飘动,驾驭青虹,便御风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