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机甲铸造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老父亲难为

机甲铸造师 修身齐家.QD 2026 2019.10.15 10:00

  等到唐钒煮好粥,端着小菜走出来,就看到这幅诡异的场景。

  唐钢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一手拉着威廉,一手拉着布莱德,笑眯眯的说道:“饭菜都好了,咱们吃饭吧!”

  威廉收敛了自己的鼻孔,布莱德也收起了自己懵逼的表情,任由唐钢拉扯着,规规矩矩的坐到了饭桌前。

  滴翠星特产的劣质白米,加上刚从冰原采集回来的普通冰块净化而得的水,普普通通的一锅白粥,散发着热气。

  如果只是这样,也只能算是普通。

  可配上桌子上大头菜、青菜头、紫萝卜皮制作而成的,色彩缤纷的小咸菜……

  常年喝着营养剂的两大一小三个男人立刻就坐不住了。

  在赤铁星上,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顿。

  吃完饭,唐钒把一锅白粥和一盒子小菜递到了布莱德面前,轻声说道:“替我向贝蒂阿姨问好!”

  布莱德笑嘻嘻的接了过去,朝着自己家跑去。

  威廉可不像布莱德,他是一个懂的出门看天色,进门看脸色的男人。

  见到此情此景,立刻笑眯眯的说道:“你们父子俩好久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

  唐钒目送着威廉出了门,慢条斯理的把门合上,转身靠在门板上,冷笑道:“说吧!你又背着我干了什么!”

  面对唐钒的诘问,唐钢学着布莱德的样子,傻笑了两声,“我能干啥!”

  唐钒嗤笑出声,看那表情,明摆着不相信。

  “你上次出去,被野蜂蛰的满头包,治疗仓里面住了半个月才好;你上上次出去,差一点引爆了碧海星的神殿,是威廉叔叔替你做担保人才把你放出来;你上上上次出去,引动了R15蛮荒星的兽潮,……”

  唐钒一项一项的数着那些唐钢做过的荒唐事儿(或者说是唐钢历年以来说的谎),唐钢无奈的听着,总算是明白了自己作为父亲却毫无威严的原因,也明白了自作孽不可活的含义。

  唐钢殷勤的递上一杯水,陪笑道:“宝贝,喝口水!”

  唐钒瞥了他一眼,接过水,见好就收的打住了话头,神色冷峻的看着唐钢,仿佛在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看着唐钒那个表情,唐钢到嘴边的话化作了一声叹息。

  唐钒不是布莱德,这孩子聪明狡黠,能够哄骗布莱德的话,在他面前却是漏洞百出。

  既然是这样,还不如不说。

  唐钢从自己的空间扣里拽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原木色的盒子做工精良,上面古朴的花纹让它看上去像是一个文物,一看就价值不菲。

  唐钢摩挲了一下那个盒子,然后郑重的往唐钒的方向推了推。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拿着它,去吧!去寻找你的征途!”

  唐钒摆弄着那个不大的盒子,手指无意识的划过上面那一朵漂亮的紫荆花图案,却没有马上尝试打开,而是淡淡的问道:“我没有选择了,是吗?”

  唐钒的声音淡淡的,却犹如一记重锤,锤在了唐钢心上。

  “宝贝,你知道,我也不想的……”

  唐钢还想说什么,却被唐钒淡然的打断了。

  “我知道了!能说说我必须去蓝海机甲学院的理由吗?”

  唐钢先是一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唐钒,这才换了一张严肃认真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从三岁开始,就开始修炼唐家的锻体决,在你体力和精神双C级以后,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毫无寸进,你需要突破。”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可从唐钢的嘴巴里说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了一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感觉。

  唐钒静静地听着,不置可否。

  唐钢看了一眼自家孩子明晃晃的“你继续编”的表情,心虚的揉了揉鼻子,提高了一点音量,也不知道是为了说服唐钒还是说服自己。

  “你在铸造方面有天赋,可在赤铁星上,没人能够教你。”

  赤铁星上最强的机甲铸造师就是威廉和鲍勃,不过才是师级锻造师。

  鲍勃还读了两天书,威廉基本上就是野路子,简单的机甲铸造和维修没啥毛病,复杂的就玩不转了。

  让鲍勃教唐钒,无异于异想天开;而让威廉教唐钒,唐钢还真怕威廉把唐钒给带到沟里去了。

  而唐钒也明白其中的道道,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看唐钒有所松动,唐钢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他拍了拍唐钒的肩膀,略带着几分沉重的说道:“咱们家的具体条件你也知道,没有户口是咱们爷俩最大的问题。

  蓝海机甲学院是唯一一个不考虑户籍、学历、性别,只要年满十二岁不超过二十岁,拿到蓝海紫薇勋章推荐信就可以报考的学校。

  学校的教学资源很不错,福利也很好,……”

  唐钢喋喋不休的说了十多分钟,直说得唾沫横飞,口干舌燥,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嘴,端起了凉白开,打算润润喉咙。

  唐钢的凉白开还没有咽下去,唐钒冷不丁的抬起头于他四目相接,反问道:“准备很久了吧!”

  笑容在唐钢的脸上慢慢凝固,一口凉白开毫无预警的就这么喷了出去。

  唐钒身手利落的躲了过去,看着地上的水渍皱了皱眉头。

  “被我说中了!”

  唐钢的嘴裂了裂,神情有些飘忽。

  唐钒冷笑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反正,放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离二十岁还有好几年,干脆再陪陪你好了!”

  唐钒轻描淡写的话,却差一点让唐钢蹦了起来。他干笑了两声,道:“我这边有你威廉叔叔和贝蒂阿姨看着呢,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你还小,前途为重。”

  他盯着唐钢的眼睛,一句话都没有说,可那坚毅的目光,却赫然写着一行‘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跟你杠上了’的大字。

  面对这样的目光,唐钢只能苦笑着,无奈的败下阵来,偷偷地抹了一把辛酸泪。

  孩子大了,越来越不好带(忽悠)了。

  老父亲难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