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狱命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来自地宫深处的呼唤

九狱命司 翎云初 2898 2020.09.12 15:01

  当众位灵魂体禁入地宫密藏之中,眼前的一切,让众灵魂体大跌眼界。

  空间密藏里空无一物,是的一个东西也没有。

  而这时阴天武看着四周打量起来:“各位,你们觉得怎么回事?”

  “阴兄,在下觉得这里既然有这么高级的禁制,不可能空无一物,也许是有特有的方法才能打开,就像冤兄打开密藏大门一样。”这时一道灵魂体说出自己的看法。

  “嗯,也对,冤兄,还得麻烦你试一试了。”阴天武看着洛凡动手拜托。

  “没问题,来这里大家互帮互助,等有了密藏再各凭本事,理应如此。”洛凡看着阴天武点了点头,走上前去。

  只见他召唤出自己的灵魂印记,左肩上的九幽萤火雀鸣叫一声随即带着洛凡消失不见。

  临走之前,洛凡留下了一句嘱咐“各位,我觉得应该利用自己的灵魂印记召唤寄托体,感应属于自己的机遇,各位,信与不信,冤某言尽于此,告辞。”

  阴天武听后对着虚空大呼:多谢冤兄告知。

  “各位,我相信冤兄,大家都召唤自己的灵魂印记试试吧。”阴天武对着在场的灵魂体呼吁起来,自己早就尝试起来。

  阴天武在地宫灵契的寄托体是一把殷冥古剑,古曰,宝剑有灵,经日月洗练,可通神。

  不过看阴天武的这把殷冥古剑,早已通神,当阴天武召唤出来的那一刻,地宫上方,剑鸣嘶吼,清晰可见的剑气化为九幽异兽撕裂虚空,不久之后带着阴天武也消失不见。

  众位灵魂体,看见阴天武利用自己的灵魂寄托体也寻找到了出路,一个个开始召唤......

  一时间这片地宫空间万般缭乱,幽兽嘶吼声,古器嘶鸣声渐起渐落,一个个灵魂寄托体带着自己的灵契使徒破开虚空,前往机缘处。

  眼看着地宫上的灵魂体越来越少,这片空地上逐渐恢复之前的宁静。

  而此时的洛凡在九幽萤火雀的引领之下随意漂流,一会往东,一会往南,在几圈兜兜转转下,九幽萤火雀终于停留在一棵古树上,欢快得鸣叫起来。

  洛凡随之落在古树之下四处查看。

  “九萤,发现什么了吗?”洛凡看着古树上的九幽萤火雀询问。

  “啾吼,啾吼,啾吼”

  九幽萤火雀围着洛凡鸣叫三声,飞入古木之中。

  “喂,九萤,停下.......”不等洛凡说完,一股牵引之力带着他进入了古木里。

  而在各个地方,或在湖底,或在山川都有灵魂体进入其中,接受属于自己的机遇。

  洛凡随着九幽萤火雀飞行,眼前的景色映入洛凡眼中。

  一片片幽冥石排列两侧,幽暗的光芒照亮古木通道,这如果在外面,这些幽冥石就是九幽界的货币,只可惜洛凡刚来许久,并不了解。

  随着洛凡得深入,越来越多的资源出现,有什么九幽养魂花,阴阳薇音草,阴虚冥神花等等等等......

  这些可都是蕴养灵魂的佳药,如果把这些带出去,让九幽界的黄泉盅士熬成灵魂晶华,再让灵魂体吸收,那将会大大提升灵魂的魂值,提高和灵魂寄托体的契合度,以至于起到增加攻击力的效果。

  在九幽界中,黄泉盅士的地位非常高,据传他们是由阳间的炼药师演化而来,只不过经过亿万甚至几十亿万年的变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体系。

  这时的洛凡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觉得这些东西很值钱,但是并没有下手去拿。

  不知洛凡跟着九幽萤火雀飞了多久,最终来到了一处祭坛前方。

  这祭坛看起来十分古老,复杂的条纹遍布其上,只是祭坛四角已经破碎,看样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

  说起祭坛,就不得不提和黄泉盅士并列的另一种职业。

  他们是一群术士,准确的说应该是阵影术士。

  他们诞生于阳间的阵法师的亡灵之上,带着阳间的知识,第一批阵影术士苦心研究阵法,但都苦苦不能成功,最后他们开创了一种阵法体系,其名为阵影。

  阵影其实很好理解,阵法,影之力,结合成为了九幽界的祭坛,也就是说,在九幽界,开创了又一先河,而第一个成为阵影术士的灵魂体叫诡振,他被现在的阵影术士奉为始祖,名曰诡振祖师。

  时间轮转,黄泉盅士和阵影术士渐渐成为了除灵契使者之后又两大职业。

  而此时此刻的洛凡站在破旧的祭坛前面,心中有一种呼唤,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大。

  洛凡没有大意,谨慎的走到祭坛伸出左手抚摸符文。

  “啾吼,啾吼,啾吼”这时九幽萤火雀鸣叫起来,飞回洛凡左肩之上,看着祭坛一阵嘶吼。

  “怎么了,九萤。”洛凡发觉九幽萤火雀此时内心很不安,随后询问起来。

  通过灵魂印记,洛凡听懂了九幽萤火雀的意思,它说这里是它母亲发现的古老祭坛,根据传承记忆来说,它母亲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而且它母亲从来不敢靠近。

  洛凡此时更加郁闷了,他看着九幽萤火雀,心里思索:连九萤的母亲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为什么九萤要引导自己来,而且九萤不知道原因,按理说灵魂寄托体会引导灵契使徒来到属于自己灵契使徒的地方,这点不可能错,而且,这种呼唤感越来越重,应该没错,属于自己的机缘就是这里。

  只是到底是什么呢,其他灵魂体也这样吗?

  洛凡苦苦思索也可以得到结论,此刻的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他再次朝着祭坛走去。

  这一次他没有理会九幽萤火雀的提醒,把它强行收入灵魂印记里,也是为了保护它的安全。

  做完这些,洛凡再也没有后顾之忧,双手直接放到祭坛上面,下一刻,祭坛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一段话语传入洛凡耳中,久久不曾停止。

  “九幽初始,混沌初开,幽冥神图,破立虚空,神明遁入,悠悠天命,九幽世纪,初神陨落,群龙无首,需立明君。”

  “得此九幽寓言,定为九幽帝命者,万古无一。”

  “吾,九幽创世之初,吸日月精华,终凝成体,吾乃九幽葬世图。”

  .............

  庞大的话语让洛凡觉得魂种都要破碎,甚至他有种感觉想结束自己。

  洛凡的魂种越来越暗,最终不堪重负,破碎开来,洛凡看着自己破碎的魂种有些悲切。

  自从自己灵魂来到九幽什么都没有做成就这样又一次结束了,此刻得他,心中有太多不舍与不甘,他还没找自己的父母,他还有一个妹妹在阳间孤苦伶仃,他不想死,但是破碎的魂种一遍遍冲击着他,他的感觉越来越低,最后消失不见。

  正当他以为自己要结束的时候,祭坛上的符文把他全部包裹,一股神秘力量遁入他的魂种上,开始修复他的魂种。

  不知过去多久,洛凡睁开双眼,感觉全身精神抖擞,充满力量,可是他想起自己魂种已经破碎了啊,怎么会这样?

  不知所以的洛凡感应自己的魂种,这一感应让他震惊许久,自己的魂种不就恢复了而且还变为了金黄色,上面还有一个墨黑色的皇冠印记,这怎么回事?

  而此时一段介绍传入脑海。

  “黄金魂种,命刻金冠,此为帝命,经万古,方可成为帝神。”

  “这是?我觉醒了命数?这是我的命数?黄金魂种,有什么用?不管了,就叫它黄帝金帝魂吧。”

  此时的洛凡还不知道,这黄金帝魂种将来给他带来多大的好处和灾难。

  他也没发现这啾吼墨黑色的皇冠意为何物。

  就这样洛凡换了一身衣服重新把九幽萤火雀放出,九幽萤火雀明显很不高兴,洛凡费了好大功夫才安慰好它,随后洛凡看了看祭坛,已经没有任何符文,就好像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摇了摇头,快速飞离来这个地方。

  然而,在他离开之后,一只眼睛浮现祭坛之上,看了许久也消失不见。

  经过这些天的历练,所有灵魂体都得到了自己的寄托体和际遇,一个个脸色露出满意的微笑。

  而当洛凡出现的时候,众灵魂体全部望向洛凡。

  还是一样朴素的衣服,俊逸得脸上带着微笑,一样还是湛蓝长发散在身后,额头一抹发丝环绕左耳打结,一样还是左肩一只小鸟站立其上,这好像成了洛凡永恒不变的装束。

  “冤兄,多谢相告。”阴天武热情的和洛凡打招呼,其他三人幽鄞亦,魂御龙,冥月卿也都点头表示感谢,洛凡并没有在意,一一点头回应。

  这次的地宫之旅看样就这样结束了,没过多久,一个个灵魂体消失在地宫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