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灵衍万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殴打

灵衍万法 二青头 2204 2019.03.15 19:30

  扭腰的一瞬间,腰部传出的刺痛感,使得陈安眼前一黑,虽然死里逃生,但这次的“鬼上身”更过分了。

  锄田的过程只是精疲力竭,这次却想将他剥皮抽筋了。

  格斗过程中免不了一些高难度的动作,但四肢全然不顾陈安的身体根底,仿佛一切只为赢。

  一棒在手,陈安的力量和速度,顷刻间超越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极限。

  壮硕的病人起初怒吼连连,妄图拼着狠辣以伤换伤,博取主动权。

  但无奈弄巧成拙,只要给陈安机会,棍棒就能击中他的筋骨薄弱点,不但痛彻心扉,还导致他的招式疲软,容易后继乏力。

  这不是搏斗,而是一面倒的殴打!

  局势无法逆转,病人逐渐放弃了反抗,下意识护住要害,全力防守。

  护士眼中异彩纷呈,脑补了一个画面,少年为救公主,不惜和巨龙死战,然后以瘦弱的身躯打败了强大的巨龙。

  这种画面毫无违和感,因为正义必胜!

  嘭~

  手腕吃痛,病人的手术刀掉在了地上,他抱头鼠窜,转身想逃。

  陈安举起桌腿,对着病人后脑勺精准地一敲。

  咔嚓~

  桌腿断了,随即脱手而出,陈安浑身一松,病人则眼睛一翻,直挺挺地倒到了地上。

  “他就在前面,快抓住他。”

  “准备缚网,站好位置。”

  “快救治伤者。”

  ……

  医护人员姗姗来迟,他们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但来到现场时却傻了眼。

  病人躺在地上,表情安详,被追的少年保持一个蛟龙出海的怪异姿势,一动不动。

  “病人生命体征正常。”他们给病人做了检查,反馈道。

  “马上送去特护病房,这次多派两个医护,二十四小时轮班,寸步不离。”负责病人的宋医生松了口气,吩咐道。

  “是。”

  目送医护将病人抬走,宋医生看向小护士,她主动叙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宋医生有些疑惑,因为他知道病人的身份,但久经世俗的他隐藏了情绪波动。

  他热情地对陈安说道:“小兄弟,这次多亏你了,不然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乱子。”

  陈安强颜欢笑,与护士口中的威风大相庭径,他手臂轻抬,语气颤抖地道:“我腰扭了,能扶我一下吗?”

  因为见义勇为,医院给了陈安最高规格的招待,医疗费用全免。

  经检查,陈安骨头错位,韧带撕裂,肌肉拉伤,真可谓是遍体鳞伤。

  小护士脚踝伤的不重,抹了药膏很快就活蹦乱跳了,只是陈安整个人都泡在滋养液里,足足恢复了三个多小时。

  滋养液一斤一万星币,几乎能治愈身体大部分疾病,用来恢复筋骨和肌肉,绝对算是大材小用了。

  小护士还要工作,陈安也想迅速远离这个不祥之地,两人交换了通讯号,就分道扬镳了。

  陈安闻了闻身上还有滋养液的味道,不敢那么快回家,徒步走在马路上,正好途径一处公园,索性一头钻了进去。

  公园里繁花似锦,莺莺燕燕,陈安准备用花香和香水的味道,覆盖滋养液的味道。

  而这时,医院的监控室迎来了几个身着军装的大汉。

  “以铁头的实力,跑出去居然还能被抓回来?”

  “医护人员没这实力吧,难道动用了机械守卫?”

  “民用的机械守卫可没有抓人的程序,估计是因为脑袋里的那个东西作怪。”

  “我可是听说,是一个少年把铁头放倒的。”

  “你信吗?”

  “信个屁,铁头是生病了,但格斗本能还在,近身搏斗,我还真不信这里有人能让铁头吃瘪。”

  ……

  一行人熙熙攘攘,等到看到陈安和铁头对决的一幕,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眼皮都止不住抖动。

  “这小子谁啊,太生猛了吧。”

  “世家子弟?”

  “肯定的啊,不过这里好像没什么世家。”

  “不会是出来旅游的,结果看铁头发疯,就把铁头打了一顿?”

  “那他一开始为什么要跑?”

  “示敌以弱,然后出其不意?”

  ……

  “队长,能看出是什么路数吗?”一个人问向面色凝重的队长。

  队长来自一个没落的世家,即便如此,也是队伍里格斗领域的王者。

  他盯着陈安的一招一式,良久摇了摇头,道:“看不出来,但势如烈火,毫无破绽,确定是世家子弟无疑。”

  其中一个大汉拍了拍脑袋,笑道:“没想到亥尘星也会被世家看上。”

  “普遍撒网罢了,只要不影响亥尘星的秩序,那就不关我们的事。”队长将视频拷贝一份,就带头出了监控室。

  ……

  作为一个宅男,陈安除了酒吧和网吧,其他地方涉足寥寥。

  这个公园有自然景区和人文景区两个部分,为了沾染更多繁杂的气味,陈安自然选择了人文景区。

  街头艺人遍地走,星球特产多如狗。

  陈安目不暇接,手拿一块焦香味的烧饼,看到有人舞刀弄棒,喷火顶缸也会附和大声叫好。

  不知不觉走到了古董街,陈安瞅着两边的精美瓷器,听着摊主的卖命吆喝,满脸笑容,脚步不停。

  古董他买不起,何况现在造假技术太高,没有公证,大傻子才会出手吧。

  不过走到一个摊位处,陈安的脚步一顿,因为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板,二十万太多了,能便宜点吗?”一个老学究似的人物,手里拿着一方砚台,爱不释手地道。

  “这已经是成本价了,您看看这色泽,摸摸这手感,听听这回响,我真没赚您钱。”摊主苦口婆心地道。

  “爷爷,我们买了吧。”一旁的孙女看到爷爷的神情,摇了摇他的手,劝道。

  “不行,你懂什么。”老学究呵斥了下孙女,面色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放下了砚台。

  眼看老学究就要离开,摊主脸色一变,连忙喊道:“哎,我明天就带砚台去公证了,下次您来可就不止这个价了。”

  老学究动作一滞,忍不住又把砚台拿了起来,但几分钟后,还是轻轻一叹,小心翼翼地摸着砚台,眼神中饱含不舍。

  这一方砚台,还是他妻子的嫁妆,五年前妻子生病,没钱医治,老学究不得已卖了砚台。

  但因为没有公证,而且申请公证也需要时间和金钱,所以只能低价卖到了古玩街,换了一千星币。

  不幸的是,最后妻子还是离开了他。

  五年过去了,老学究有了些积蓄,本想把砚台重新买回来,做个睹物思人的物件,但没想到价格抬了这么多。

  二十万,足以让他倾家荡产。

  现在他领养了一个孙女,不能视金钱如粪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