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未来世界 何为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秦老

何为君 锦弦此忆 2177 2019.09.21 17:12

  “君?”君被带到房间,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来到他的面前。他看起来无比羸弱,似风中残烛,下一瞬就要灯灭。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个老人带领着这些反抗智能生灵的人类。

  “你知道什么叫君吗?”老人慈祥地笑着,牵着他坐在了椅子上。“对了,我姓秦,你可以叫我秦老或者秦爷爷。”

  “秦爷爷好。”君想了想,犹豫的回答:“君就是君子吧。”

  “没错,君子。”秦老爽朗一笑,却引起了他剧烈的咳。君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拍着秦老的后背。秦老摇了摇头,安慰的轻拍了拍君的手背。

  “秦爷爷,你……你的身体为什么会那么差?”

  “人老了,身体自然就差了。”

  你骗人!君下意识想反驳。他看到过成长馆的一代人类,他们的身体就很好。但……他观察了一下秦老。秦爷爷为什么看上去比一代人类还要老?对上老人柔和的眸,君默默把话咽了下去。

  “君,你觉得什么是君子?”秦老再次问道,似乎并未发觉少年的挣扎,轻描淡写地转了话题。

  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天马行空的,被老人一打岔,君很快把疑惑抛之脑后,开始思索,片刻后却迷茫地摇了摇头。孩子天真疑惑的眼神让秦老怔了许久,怜爱地摸了摸男孩的小脑瓜,强压下几乎夺眶而出的泪。

  “君子务知大者远者,小人务知小者近者。君,你觉得现在最大最远的事是什么?”

  君惊呆了,又有些激动。从没有人这样在意过他的想法,父母也好,同类也罢,他们似乎都从不在乎什么想法,甚至觉得他像个异类。最大最远的事?他努力的想着。

  “我,我不知道太多,对于成长馆里的人类,吃好喝好就是最大最远的事了吧。”君小心的看了看秦爷爷,有些忐忑。

  “那你觉得只是吃好喝好是最大最远的事吗?”秦老鼓励的笑着。

  “当然不是,那多无聊啊!”君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欢快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围着秦老轮椅跑了一圈,蹲在老人面前。“我以前以为世界就只是成长馆那么大,有父母,有同类,有警卫。想读书就读,不想读也没什么。”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词。”

  “井底之蛙。”少年似乎有些沮丧,秦老轻抚过他的额头,君抬起头笑了,很认真的说:“秦爷爷你知道那个词吗?它出自古华夏,原句是‘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者。’那时我就在想,世界究竟有多大,成长馆的外边都有着什么?”

  “我把想法告诉了妈妈,妈妈看了我很久,第一次告诉了我,我们不能离开成长馆。”

  秦老望着他,仿佛透过他看到那个满心熊志却被最亲的人无情的打击的小孩。

  “我不愿意啊,我追着他们缠着他们询问原因。他们拿我没办法只能告诉我了。”少年想起当时父母警卫的头疼和无奈得意地笑。

  “我知道沙怪,也知道Destoryer或叫它Invader.我看过资料,我们生活的地方或者说世界叫地球,这里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鸟兽虫鱼,有,城市。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山是绿的……真美。”少年眼中透出渴望。

  秦老变了眼神,这个孩子说的这些虽不是什么机密,但也是很少有人在意想要去了解的。他远比自己想象的要聪慧,君,这是一种启示吗?

  “阿君,你知道以前的人类是什么样的吗?”

  “强大。强到举世臣服。”

  秦老好笑地摇了摇头。“世界上不会有强到举世臣服的种族的,举世臣服那它一定会走向灭绝。”

  “就像曾经的恐龙和现在的人类吗?那沙怪算不算举世臣服,它会不会自取灭亡呢?”少年好奇地追问。

  “我不知道。”秦老摇了摇头。

  啊?少年愣住了,在他感觉秦老似乎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他竟然也有不知道的东西?

  “没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比如,你看,爷爷是不是就站不起来?”老人看到了他的疑惑,轻笑着提醒。“沙怪会不会自取灭亡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而是问你们。”

  问我们?可是,我并不知道呀?君迷茫的想。

  只是不等少年开口询问,秦老紧接着又问道:“阿君,那你觉得现在的人类怎么样?”

  少年脸上显出为难的神情,而老人却也没有非要他回答,很清楚的告诉了他答案。“濒临灭绝。”

  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人类曾经将那么多生物列为濒临灭绝的保护动物,可曾想过有朝一日,这残酷的四个字会用在自己身上?

  君被吓到了,大声反驳:“人类不会灭绝的!”

  “为什么不会?你知道在最危难的时候人类还有多少吗?”他根本就没想要君的回答,自顾自说着。“451个。”

  “你知道在最繁荣的时候人类有多少吗?”他紧紧盯住少年,吐出那个庞大的数字。“80亿。”

  “这样你还觉得人类不会灭绝吗?你凭什么觉得?”老人越问越多,越问越快,到最后都不知道究竟是问的少年还是其他人。

  少年吓坏了,他抓住老人的衣袖,拼命摇头。“秦爷爷,我错了,您别生气。”

  “错?不,你没错,孩子。”秦老闭了闭眼,俯下身紧紧的抱住了少年。“人类不会灭绝,这没错。你瞧,在最困难时,人类不也还有451个吗?现在的人类只会越来越多的。你说的很好。”

  “阿君,记住。只看眼前小利永远也做不得大事。为人类着想则为之计深远。阿君,不要辱没了这个名字。”

  少年开心的重重点头,他为有人认同他的名字而开心。这时的他并不知道,在这仅是初见之时,老人就把怎样的重担交在了他的身上。

  在古华夏,君亦有君王之意。秦老看着少年蹦蹦跳跳地出了房间,低下头捂住唇压抑的咳了几声,手指移开,指缝间隐有鲜红血迹。他苦笑着瘫在椅背间他竟然想把人类的未来压在一个不足十五的少年身上,若是让那几个老家伙知道了,定是要打骂他疯了,可是,可是……等了五十年才等来一个君,要等多久,人类才能等来那份希望与新生?

  少年打开房门,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希望。房门很快关上,隔断了一室温暖。他活不了多久了,没办法了,没有时间了。秦老处在一片黑暗中,悲怆的近乎绝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