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朝天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你不在,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朝天客 东莞雨烟 2566 2020.08.01 21:56

  握刀的手腕,在剧烈的颤抖,里面的骨头,仿佛像是要冲破皮肤碎了一般。

  那折扇的一戳,强劲的力道伴随着天地间的元气顺着手腕传至全身,天地元气在身体里不断的搞着破坏,小腹间,翻滚不止,难受到了极点。

  楚辞握紧拳头,又松开,再握紧,松开,如此反复了好几次,手腕处的颤抖的幅度与频率才小了些。

  拾起落在旁边的朴刀,拾起鲜红如血的婚书,楚辞如同地狱里的魔鬼,将朴刀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却看见先前早已跑远的陈青青正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

  之前楚辞说走的时候,已经看到陈青青早已跑远,树林里很黑,一下就没影了,楚辞才发出那看似要命的一刀,现在怎么一眨眼就又出现在这里了。

  楚辞抹了抹嘴角的血,看着她,说道:“怎么回来了?”

  陈青青手里拿着黄杨硬木弓,背上背着箭羽,说道:“你不在,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楚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想大骂陈青青一句傻逼,但话到了喉咙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于是只好吸气,再吸气,压下体内翻滚的气血。

  白凝踩着树叶,走近楚辞,说道:“若是我境界再低一点,你恐怕就成功了,而我也将成为史上第一个被普通人杀死的修行者!”

  楚辞看着他,说道:“很遗憾,你的境界似乎很高!”

  白凝沉默片刻,说道:“我还不算高!”

  楚辞微微低下头,说道:“怎样才能活着?”

  我想活着与怎样才能活着,后者却比前者多了几分乞求的意味。

  白凝看着他,说道:“你很怕死?”

  楚辞说道:“每个人都怕死,我也不例外!”

  白凝沉默了一会,说道:“你射了我一箭,那一箭,若是一个普通人接下,会死!”

  楚辞低着头,看着手里鲜红如血的婚书,说道:“我有些后悔。”

  白凝注意到了楚辞手里的婚书,说道:“那是什么?”

  楚辞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给你能活吗?”

  白凝指尖指着婚书,说道:“不一定能!”

  婚书脱离了楚辞的手,在空中飘过,落在白凝洁白如玉的手上,月光轻轻的洒落,银白色的月光与鲜红的婚书萦绕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凄迷意味。

  白凝打开,看着,细而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看了好一会,他合上婚书,沉默了片刻,说道:“你叫叶尘?”

  楚辞沉默了好久,眼神悠悠望向远方,说道:“很久以前,我叫叶尘。现在我叫楚辞!”

  白凝说道:“你与大唐公主有婚约?”

  楚辞说道:“是!”

  白凝说道:“那么,你去长安是要去成亲了?”

  “我·······”

  楚辞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

  白凝似笑非笑的看着楚辞,说道:“我现在不准备杀你了,其实我根本没杀过人,也不会杀人!”

  楚辞心道:我信你个鬼。

  白凝将婚书送到楚辞手中,说道:“好好留着,这可能是你在长安的一张催命符!”

  楚辞拿着婚书,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一股凉气,从脚底开始往上冲,从到菊花,冲到背心,冲到头顶,怎么听起来这么吓人?

  楚辞低着头,沉默了一阵,发现婚书有些滚烫,抬起头时,白凝早已不知去向。

  ..........

  ..........

  楚辞有些累,被修行者用天地元气震了一下,已经受了一些内伤,伤了内腑,再加上手腕处的伤势,估计没个几天是拿不上刀了。

  躺在已经息灭的火堆旁,看着天上的繁星,眼睛渐渐的合上。

  “老公,老公!”

  刚合上的眼睛,又睁开了。

  陈青青看着他,说道:“我怎么觉得不对呢?”

  楚辞揉揉眼睛,哈欠连天的说道:“怎么不对了?”

  陈青青天真可爱的眼睛带着审视的光芒,说道:“老公你去长安做什么?”

  楚辞沉默片刻,说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陈青青说道:“我不想,但我已经猜到了!”

  楚辞看着她,说道:“原来老婆你已经知道我要考·······”

  “你是不是要去与那位大唐公主成亲?”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

  “哼,渣男!!!”

  楚辞还没有说完,陈青青就打断了他,语言很狠,但说的很可爱,似乎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她的可爱都是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

  楚辞精神有些恍惚,用力眨眨眼,看着握紧拳头大有一言不合就送你上西天的老婆,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会变成从小就给她讲的故事中的渣男?

  关键是,他不渣啊!

  但是不管怎样,都是自己理亏,天大地大,老婆最大,于是从前的某些性质又回到了某人的身上。

  于是楚辞睡意全无,说道:“老婆,我冤枉啊,我去长安是要考天道院的啊,至于婚书,我是去退婚的啊!”

  想着白凝那句话,楚辞就觉得这婚书太特么坑人了。

  陈青青说道:“老公你别生气,其实你可以两个一起娶了的······”

  楚辞心道:谁行信你谁是王八蛋,女人果然都是不好惹的生物啊!

  大唐开国时,因为战争的原因,男女比例非常的不平衡,因此,一夫多妻就成了理所当然!

  “不能!”

  楚辞义正言辞的说道:“我辈读书之人怎可学那些庸俗之人三妻四妾?再说了,要真的娶了那么多,难道把心掰开分成八瓣花?”

  陈青青的脸上笑开了花,说道:“真是我的好老公!”

  ..........

  ..........

  世界很大,从山外进山的小孩,在山里过了十几年,又从山里出来。

  去是是孤身一人,来时却多了一纸婚书,多了杀死过不知多少头野猪的朴刀与射过天上飞的大雁的黄杨硬木弓,多了一位天真可爱的老婆,多了许多从前没有想过也不敢想的想法。

  .......

  .......

  春去夏来,炽热的阳光覆盖着大地,覆盖着大唐都城长安,覆盖着埋头赶路的行人。

  长安很热,天气很热,人们的心也很热。

  长安的南城,临近青山,山里有间院子,是为天道院。

  大唐天启元年的六月,五年一度的天道院将开门招生!

  五月,自各方云集而来的天才少年,便已经到了长安,原本镇守皇宫的御林军被硬生生的凋往城内维护治安。

  天道院以有教无类立院,所以,中土大陆各个国家都派有年轻子弟来到长安考天道院。

  茫山之外有燕国,极北之荒有荒神国,南海之岸有大河国,西方草原有金帐王庭。

  各国之间的天才都聚在了一起,便少不了一些争斗,自然因为争斗的过程中因为一些观念或者意见不统一,于是便少不了一些流血事件。

  大唐禁止私斗,尤其是在大唐长安都城,私底下发生身体碰撞斗争都是不被允许的。

  于是公斗便火了起来。

  所谓公斗,便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经过双方与官府的同意,缴纳费用之后在擂台上进行的战斗。

  这种战斗分为两种,割破袖口,为点到为止,双方只分出胜负来决定利益的归属,割破掌心,为生死之斗,生死斗一般都是用来了结江湖间的恩怨,毕竟没有谁觉得自己已经活够了。

  大唐民风淳朴,基本上都尚武,所以每每有擂台争斗,周围必然少不了前来围观的血性汉子。

  大唐五月的长安,确实很热,但因为各国的天才少年在擂台上打架,于是尽管很热,但擂台周围每天都挤满了人。

  甚至宫里都出动了军队来维护好擂台的秩序。

  五月,大唐长安热到了极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