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王朝158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努尔哈赤的直觉(下)

大明王朝1587 绣肠织月 4180 2020.07.06 20:21

  后世人皆道清太祖一生善战,除宁远之战外,戎马四十二年几无败绩。

  但倘或立在努尔哈赤的人生终点回首过往,就会发现官修史书上那个永远正确、永远英明神武的“清太祖”不过是清代史官虚构出来的一个高大而缥缈的形象。

  实际上,若是任何一个人只打必胜之仗,把一切胜负不明的战争都努力消弭于开战之前,把一切不必胜的纷争都排除在战绩之外,都会有努尔哈赤那样光辉的履历。

  只要弄清楚了这一点,就会发现小鞑子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并不伟大,它是“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的反义词。

  “几无败绩”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背后是一个“畏懦怯战”的佟·努尔哈齐。

  只有努尔哈齐自己知道他并不勇敢。

  假设让万历十五年的努尔哈齐看到清代史书上面的那个清太祖,他绝不会认为那上面写的是他自己。

  因此当龚正陆一提出“朝贡”的方案,历史上那个真正的、胆怯的努尔哈齐就一口回绝道,

  “不可,先生的提议实在是太冒险了。”

  努尔哈齐举出历史佐证道,

  “昔年‘成化犁庭’,朝廷毁我建州之巢穴,绝我女真之种类,便是由董山入京朝贡而起。”

  “万一皇上当真是针对我建州而来,我此时入京,岂不等于是自投罗网?”

  董山是努尔哈赤六世祖猛哥帖木儿之子,在成化年间也曾掌建州左卫。

  当时建州左卫在董山的统领下,迫于经济生活的压力,屡次犯边抢掠,成为明廷辽东的最大边患。

  成化三年,明廷再次对建州三卫女真各部下谕招抚,命三卫部众各守地方,不许越边。

  董山在接受明廷招抚后,于同年八月,与李满住之子、当时统领建州卫事务的李古纳哈进京朝贡。

  由于明廷对建州卫的不满,此次董山与李古纳哈入京朝贡,不仅没有得到以往朝贡时所应该得到的丰厚赏赐,反而遭受到明廷的严厉讯责,并被明宪宗下令押解出边,遣返建州。

  历来羁縻不驯的李古纳哈和董山如何能接受这种处罚?

  当一行人被押解到广宁羁所时,忍无可忍的董山终于进行了反抗,意欲逃跑,遭到了明军的杀害,李古纳哈则乘混乱之机狼狈地逃回了自己的属地。

  当时明廷将董山和李古纳哈的行为视为反叛。

  于是成化三年九月,明廷派太监监军黄顺、左都御史李秉、武靖侯赵辅等统率八万兵马,兵分五路进剿建州女真。

  同时,明廷又命令朝鲜派出军队,全力配合明军进剿,不得有误。

  建州女真因此腹背受敌,几遭灭顶之灾,左卫的建州老营被付之一炬,庐舍无存,部众尸横遍野,粮食通遭烧掠,连李满住都被朝鲜大将鱼有诏斩杀。

  时隔数代,努尔哈齐对此仍心有余悸,也算情有可原,

  “当年董山入京,对天子何曾不恭敬?只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若是对我建州不满,凭我如何费心讨好,都是徒劳无功。”

  努尔哈齐又迈开步子,朝那把黑漆椅子走去,

  “再者,倘或皇上已经不信任父亲了,那我若因入京朝贡而获罪,父亲也肯定会受牵连。”

  “毕竟父亲从前一直力保我建州,若是建州首领‘不敬犯上’,就算皇上不提,言官也一定会弹劾父亲作为辽东总兵的‘失察之罪’。”

  “先生,我自志学之年起,就屡受父亲照拂,父亲于我,比这建州要重要百倍。”

  那个胆怯的、畏战的佟·努尔哈齐转过身来,在龚正陆面前傲然坐上王位,

  “倘或皇上诛我一人,我定引颈就戮,别无二话。”

  “但此事若是会牵连父亲,我纵是留守建州、死战到底,也定不会因一息偷生之念,而置父亲安危于不顾。”

  在这一刻,他终于露出了一点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端倪。

  小鞑子其实是个胆小鬼,只有事涉李成梁之时,他才能展现出特属于清太祖的英勇。

  努尔哈齐的分析当然是准确的,但其逻辑链条却与朱翊钧心中所想截然相反。

  努尔哈齐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天子用来打击李成梁的香饵,牺牲了也无足轻重。

  而不想在朱翊钧心中,李成梁才是建州女真的“附属品”,若不是历史上只有李成梁才能牵制住努尔哈赤,他早就革了李成梁的职了。

  半瓶子水的伪国师龚正陆这时还没察觉出努尔哈齐这种一厢情愿式的无畏,

  “那淑勒贝勒也不能坐以待毙,如今建州内外交困,倘或淑勒贝勒不信朝贡,那我建州又凭何为继呢?”

  努尔哈齐沉默了,不可否认,万历十五年的建州女真在经济上极度依赖于大明。

  现在朝廷不过是挥师进剿了几次,连抚顺马市都尚未关停,诸申就屡屡越境去朝鲜谋生。

  倘或此时与大明交恶,不等明军再来,建州女真就先因财力不继而自行崩溃了。

  努尔哈齐有些焦躁,

  “除了入京朝贡,先生可还有其他法子让朝廷取信于我?”

  龚正陆背过手,装模作样地踱了两步,道,

  “既然淑勒贝勒信不过朝廷,那就只能向朝鲜称臣了。”

  同时向明廷和朝鲜称臣的情况在建州女真的历史上并不罕见。

  朝鲜虽然是大明的藩属国,但它与宗主国在东北地区的势力竞争却毫不软弱,夹在大明与朝鲜中间地带的女真各部从明朝建立之初就是双方争夺的焦点。

  朝鲜李氏王朝的建立,就是因为原先朝鲜半岛的高丽王朝因不满明廷在东北设立铁岭卫而出兵挑衅。

  结果自知不能与大明为敌的高丽将领李成桂发动兵变夺位,成功推翻了旧主。

  李成桂一登基,迅速恢复了朝鲜半岛与明廷的宗藩关系。

  “朝鲜”这一名称,就是经过宗主国大明的批准,才正式成为李氏王朝的国号的。

  李成桂当时虽然臣服于大明,但由于他晚年偏爱幼子李芳硕,引发了第五子李芳远的不满。

  经过两次“王子之乱”后,李成桂痛失爱子又被迫禅位于李芳远。

  而李芳远继位后,虽然依旧将朝鲜定位为大明的藩属国,但并未放弃对东北地区控制权的争夺。

  永乐元年,建州女真胡里改部首领阿哈出接受明廷的册封,成为建州卫指挥使。

  朝鲜生怕明朝在东北地区逐渐加深的影响力会危及自己安全,于是在永乐二年册封建州女真斡朵里部首领猛哥帖木儿“斡朵里万户长”的头衔,希望借助猛哥帖木儿的力量来抵消阿哈出的影响。

  不料,猛哥帖木儿很快就意识到投靠明朝显然比投靠朝鲜更加靠谱,于是永乐四年,在阿哈出的推荐下,猛哥帖木儿又被明廷封为建州卫都指挥使。

  猛哥帖木儿的倒戈很快就引发了带动效应,东北地区的其他女真部落首领也纷纷表示愿意向明廷称臣。

  于是朝鲜与明廷在东北地区的影响力之争很快就见分晓,最终李芳远不得不将东北地区的战略重点转向常规军事防御。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龚正陆的提议也是“于古有征”,

  “今时不同往日,朝鲜为明廷之藩属,在辽东的影响力早已不复李成桂、李芳远主政之时。”

  “我听闻自朝鲜国王李昖登基以来,朝鲜亦是内忧外患不断,必须倚仗大明才得保全。”

  “朝鲜在辽东既然再无扩张之力,我建州若向朝鲜称臣,就等同于向大明示忠。”

  客观而言,在万历十五年的国际形势下,龚正陆的这条“当了儿子再装孙子”的建议,总体逻辑是成立的。

  努尔哈齐虽然当过儿子也装过孙子,但他对此却顾虑重重,

  “向朝鲜称臣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儒家讲究‘一臣不事二主’。”

  “我如今已是大明亲封的建州左卫都指挥使,朝鲜既然事事仰仗于大明,即便我愿意向它称臣,朝鲜又怎敢接受呢?”

  龚正陆笑道,

  “朝鲜自然不敢接受,如今朝鲜朝中‘士林派’重新掌权,朝廷分裂为‘东人党’和‘西人党’,两派之间互相攻击,党争不休。”

  “再加上近来我建州诸申屡次越境入朝鲜行窃,淑勒贝勒若于此时上表称臣,朝鲜两党定会拿此事大作文章。”

  “李昖为保得朝中安宁,定会再上表向皇上请示,如此一来二去,淑勒贝勒的忠心不就人尽皆知了吗?”

  努尔哈齐思索片刻,道,

  “可在李昖请示之时,皇上会不会以诸申越境之事为借口,下旨命朝鲜向我建州出兵呢?”

  龚正陆笑道,

  “那淑勒贝勒可以先下手为强,用我方才所言之皋陶制狱之策,处理一批违法诸申。”

  “在上表的同时,将这批诸申的头颅献给朝鲜,朝鲜得了诸申头颅,自然不好再以‘越境作乱’之名禀报皇上。”

  “这样一来,淑勒贝勒不是既能在我建州卫中立威,又能通过朝鲜向皇上示忠了吗?”

  努尔哈齐沉思不语。

  龚正陆又道,

  “皇上接了李昖请示,一共只有两种反应。”

  “一是赞同淑勒贝勒向朝鲜称臣,这样一来,我建州诸申自可以按照朝鲜朝贡规则,光明正大地去朝鲜贸易,如今的经济困境,自可以迎刃而解。”

  “二是不赞同淑勒贝勒向朝鲜称臣,或是留中不发,这时淑勒贝勒正好再向皇上上表一封,自诉忠心。”

  “朝中如王缄那般的‘主抚派’见到淑勒贝勒对大明如此忠诚,一定会纷纷上疏,劝谏皇上暂缓辽东战事,节省财政用度,以免寒了边夷效忠之心。”

  龚正陆笑道,

  “依我看,朝中真正支持皇上进剿我建州的大臣并不多,再加上李总兵一向与内阁交好,这里应外合之下,皇上定不会忍心对我建州赶尽杀绝。”

  努尔哈齐站了起来,

  “先生好筹谋!”

  努尔哈齐朝着龚正陆作了一揖,

  “还请先生为我向朝鲜拟表。”

  龚正陆忙道,

  “淑勒贝勒于我有知遇之恩,我尽心报答是应尽之责,淑勒贝勒不必如此多礼。”

  努尔哈齐直起了身,

  “先生如此大才,却屈身于我建州一处,可是委屈。”

  龚正陆一辈子就吃小鞑子这一套,闻言便笑道,

  “我若不遇淑勒贝勒,亦不过是一名小小边商,何来委屈之说?”

  努尔哈齐感动极了,他平生读过的所有话本中“君臣相得”、“青山松柏”、“鱼水之欢”的段子在这时一下子都在他的脑中涌现了出来,

  “先生若不嫌弃我儿愚笨,我膝下诸子便拜先生为师,可好?”

  龚正陆淡笑道,

  “甚好,甚好,只是我一早便同淑勒贝勒说过,我只略通汉学,譬如忠孝仁义,我且能道会一二,若是其他……”

  努尔哈齐接口道,

  “先生传道授业,想教甚么便教甚么,不必顾虑‘其他’。”

  龚正陆笑着回了一揖,

  “既如此,我这就去为淑勒贝勒拟表。”

  努尔哈齐却忽然叫住了龚正陆,

  “不知先生可方便替我去一趟马市?”

  龚正陆一怔,但见努尔哈齐面露难色,语气似乎有些羞怯,

  “先生知道的,佟氏身体一向不好,倘或小心将养,倒或有缓解。”

  “只是如今恰逢多事之秋,这黑山白水之间,连寻医问药的法子都没有。”

  “现在诸申不敢去同汉人交易,我也不好强求,可我见着佟氏一天天虚耗下去,心里总是难受……”

  龚正陆忙道,

  “不如我就回一趟绍兴,为淑勒贝勒请一位靠得住的医生来罢?”

  “我听闻有一位名医李时珍,为了编撰医典,现在就在南方各省游历……”

  努尔哈齐苦笑了一下,摆了摆手,道,

  “这几年,辽东、朝鲜的医生我都快寻遍了,佟氏的身体到底如何,我心里有数,何苦再劳动名医来一趟?”

  龚正陆问道,

  “那不知淑勒贝勒要我去马市是……”

  努尔哈齐回道,

  “是佟氏惯常吃的一副中药药方,缺几味药材,除了马市哪里也没有,只得请先生替我跑一趟。”

  龚正陆想了想,觉得这不是甚么大事,再说现在建州女真人人自危,除了自己这个土生土长的汉人,也没甚么合适的人能为努尔哈齐去马市购买中药药材,于是答应道,

  “哪里?淑勒贝勒客气了,既是大福晋需要,明日我便去马市将药材买来。”

  努尔哈齐更感动了,朝着龚正陆连声道谢道,

  “那就有劳先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