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王朝158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抚顺马市

大明王朝1587 绣肠织月 4056 2020.07.07 20:46

  翌日,抚顺城,东官岭,马市。

  龚正陆推着一车貂皮,排在一条人头攒动的队伍后,等待着守市宫兵的勘验。

  到了万历十五年,辽东马市的规定开市日期,已比明初规定的增加了一倍之多,而实际开市日期,更是明初规定的三、四倍。

  虽然今日是万历十五年十二月七日,但马市要一直从六号开到十号,十一号或许会闭市歇息一天,然后十二号再度开市。

  因此龚正陆有足够的时间把车上的貂皮卖个好价钱,再将努尔哈齐需要的药材买回去。

  守市宫兵的勘验职责共有两项,一是校验前来交易的边夷所持敕书,二是查验货物,拘收器械。

  第一项比较简单直接,第二项则要却要花些功夫。

  火药和兵刃一向是明廷所规定的马市“通贩之禁”,为防“奸民”图利诈骗,以及保障互市安全,来市人员所持的可疑器械也要被一一收缴。

  由于有些建州女真周边的小部落是成群结队而来,所携货物装了好几大车,因此查检搜验起来要慢上一些。

  不过龚正陆也不着急,他一面百无聊赖地排着队,一边气定神闲地打量起这整座抚顺马市来。

  抚顺马市开设较晚,直到天顺八年才设立,在万历十五年,抚顺马市的贸易规模也远远不能和开原马市相比。

  开原有三处马市:新安关、广顺关和镇北关,抚顺则只有抚顺关东官岭这一处。

  抚顺互市的人数每批多者不过百余,而开原互市则是动辄数百,甚至千余人。

  开原每批买卖夷人抽税多在四十两以上,多者可达百两,而抚顺的每批买卖夷人征税大约是十两。

  抚顺马市仅限于与建州女真及其周邻部落贸易,而开原马市则是沟通辽东和东蒙古地区,以及整个女真地区的贸易往来。

  换句话说,正是由于抚顺马市被长期压制在开原马市之下,因此建州女真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远远落后于南北关海西女真的哈达部与叶赫部。

  但龚正陆对抚顺马市的崛起却十分有信心。

  他的直觉当然没有小鞑子那么灵敏,他是靠他这些年在辽东经商的实际经历以及对女真各部的势力了解做出的判断。

  广宁、辽阳和开原是辽东的三大中心城市。

  其中,广宁位于辽西,是巡抚驻地;辽阳位于辽东,为巡按和总兵驻地,而开原地处辽北,则是辽东的军事重镇。

  辽东地区由南部辽河平原的耕地、西部草原、东部和北部的森林组成。

  开原恰恰处于三大地理形态的交汇点,既是草原和森林地区进入南部农耕区的孔道,又是东部森林和西部草原的分界。

  从气候和农业种植上来看,开原处于辽河平原北部,即传统汉人农耕区北端。

  开原以北,常年温度较低,排水较为困难,难以发展精耕细作的农业。

  若是汉人政权在开原以北设置卫所和驻军,则需要长途运输大量粮饷和军需,补给线过长,安全无法保障。因此,历史上汉人政权的东北活动范围,多局限于东南辽河平原的农耕区。

  这一点决定了开原往往成为汉人政权经营东北的最北端。

  作为三种地理形态的交汇点,开原的地理位置相当险要,虽孤悬辽北、三面环夷,但开原阻山带河,足以进退有据。

  依靠大小金山,可阻挡西面蒙古部落的内侵;辽河环绕开原城外,又可以沿河防御;往北及东数百里,沿松花江,可直下黑龙江流域,控制沿岸女真部落;往南数百里,又有大道连接辽阳和广宁,三城为犄角之势,可互相支持。

  纵观明代辽东形势,开原犹如一只楔子,深深地嵌入塞外,不仅成为游牧和农耕地区的分野,还隔断东部女真和西部蒙古的联合。

  开原是明初东北塞外军事补给的基地和中转站,洪武和永乐年间,辽东荒芜,屯田未设,粮饷布花等军需,皆依赖内地海运。

  辽东海运的船队到达牛庄以后,可以换船溯河而上,直接到达开原城外的老米湾,再以开原为主要粮饷囤积地,补给开原以北的卫所和驻军。

  而由于辽东海运负担沉重,且风险极大,开原以北卫所,补给线太长,又缺乏安全保障,这样就造成了大宁和奴儿干都司卫所和驻军的补给困难。

  洪武后期,明廷开始逐步放弃经营开原边外。

  永乐初,受靖难之役的影响,明廷将大宁都司内迁;宣德五年,又罢松花江造船之役,全线后撤至开原。

  至此,明廷在开原以北,不再驻军,仅保留羁縻卫所。

  在交通位置上,开原既是辽东地区的驿道中心,又是东蒙古和女真地区的交通地标。

  女真的朝贡验关,都必须经过开原,是明廷沟通辽东和女真地区的唯一官方通道。

  正因如此,开原成为了明廷经营女真地区的前进基地,又是辽东防御蒙古内侵的军事重镇。

  在大宁都司内迁和奴儿干都司撤销后,边外的羁縻卫所由开原守官和将领履行联络和管理职责。

  通过开原,明廷能够有效地控制东北各民族和边外的羁縻卫所,隔断蒙古与女真的联合。

  开原的特殊性,还体现为开原卫所驻军和屯民的来源和成分的多样性。

  作为辽东的军事重镇,明朝在开原设置了大量驻军和屯民。

  在这些驻军和屯民中,有大量归附的蒙古人和女真人,多被纳入军卫体系之中,称为“达官”。

  开原将领往往因此卷入女真内部事务当中,李成梁对南北关事务的干预就是最典型的一例。

  由于开原的特殊战略地位和驻军屯民间复杂的族群关系,使其成为辽东与东蒙古、女真地区贸易互市中心。

  开原设立的三处马市中,新安关为东蒙古互市之所,而镇北关和广顺关为女真互市之所,

  海西女真的哈达部和叶赫部分别筑寨于广顺关和镇北关外,专门从事于开原马市的居停中间贸易,这就是开原马市“南北二关”的主要利益矛盾点。

  所谓“居停”,就是充当贸易中间人,从事转手贸易。

  这种转手贸易就是南、北关将从明朝得到的朝贡赏赐和开原马市贸易的布匹、手工业品、农具贩运至深处女真,换取大量的皮货和山货。

  同时,引导深处女真部落前来开原马市进行贸易活动。

  开原马市贸易,特别是貂皮贸易的繁荣,最终形成了海西女真南北关强酋和开原将领、势家共享的利益格局。

  开原马市贸易由此为女真强酋和开原将领、势家所垄断,双方甚至结成亲戚,共同分享巨额的贸易利益。

  辽东与女真地区的贸易主要有两条贸易路线。

  一是自黑龙江下游上溯黑龙江、松花江,更折向西南经今哈尔滨附近南抵开原;二是自朝鲜咸境南道,循图们江东北行,经长白山绕松花江上游,西南行至开原。

  这两条从女真地区到开原马市的贸易路线,被女真人称为“金路”。

  龚正陆心里是很清楚的,能从“金路”上攫取最大利益的并不是哈达、叶赫或内地而来的商人,而是由军功而起的辽东将领和势族。

  王缄与顾养谦的争执,也并非全源于“主抚派”与“主剿派”之争,而是南北关势力失衡和辽东将领利益格局的转变。

  王台死后,其所为哈达部建立的贸易垄断王国瓦解,北关逐渐掌握了贸易和军事的优势,而南关则陷入内斗当中。

  南关的内斗与继承王台遗产直接相关,虎尔罕之子歹商、康古鲁和孟格布禄彼此之间争斗不休。

  这其中的具体纠葛,养在深宫的朱翊钧不知道,客居辽东多年的浙商龚正陆却是了解得十分详细。

  孟格布禄继承龙虎将军一职后,成为南关之主,而不得南关之利,于是逐渐倒向北关,与康古鲁形成了反对歹商的联盟。

  万历十五年十月,康古鲁诱引歹商部属阿台卜花反叛,夺获南关大寨、歹商妻子及全部敕书。

  歹商逃奔开原后,开原参将王缄数次派遣通事高应魁进行调解,但康古鲁和孟格布禄拒绝归还大寨和歹商部夷。

  同时,孟格布禄又纳娶歹商妻室,吞并其家产。

  而开原方面认为,康古鲁此次诱引阿台卜花反叛,乃是北关叶赫唆使,而孟格布禄阴助之。

  如此一来,将导致南关并入北关。

  开原方面誓保歹商,主要是怀疑康古鲁和北关相勾结,而孟格布禄今后若顺从北关叶赫,将难以为开原屏障。

  故而开原兵备道王缄派遣南关马市通事崔得忠,传调南关三酋前来听谕,欲解决其内部矛盾,强令康古鲁和孟格布禄归还歹商妻子部落和敕书,而康古鲁坚执不从。

  于是开原出动兵马近三千人,包围康古鲁寨,擒拿康古鲁,押送广宁监狱;又强行为三酋剖分夷寨、部落和敕书,勒令孟格布禄归还歹商妻子。

  孟格布禄身为龙虎将军、海西女真之主,却因开原私利而屈从歹商之下,自然不能不有所触动。

  于是,孟格布禄联合北关叶赫与西边的蒙古科尔沁部,再次图谋吞并歹商。

  这就是顾养谦给皇帝奏疏上的那句“孟格布禄已叛”的真正缘由。

  龚正陆想到此处,不由便微笑起来。

  蒙古部落通过女真部落间接与明朝互市,而女真则借兵蒙古的传统,其来已久。

  北关叶赫与科尔沁部之间,存在一条由开原、北关、科尔沁、索伦、北山野人、以至西伯利亚森林部落的贸易路线。

  南关对于开原贸易路线的垄断,阻碍了这条西北方向的内陆亚洲贸易通道。

  而明廷的女真政策一直有孤立、削弱蒙古势力的战略意图,因此北关选择与科尔沁结盟,与蒙古部落发生联系,恰是明廷的大忌所在。

  马市的队伍缓慢蠕动着,不一会儿就轮到了龚正陆。

  龚正陆笑着拿出敕书递过去,任由守市宫兵对着车上的皮毛翻翻捡捡也不动气。

  北关与南北的矛盾,实际上就是双方争夺开原马市支配权的矛盾。

  南关哈达从前与辽东边将势族关系密切,又是共同的贸易联盟,所以李成梁支持南关哈达的贸易垄断,不希望北关叶赫来搅局。

  而对于顾养谦这样的忠臣来说,北关叶赫与科尔沁部的结盟破坏了明廷在东北地区的战略部局,因此他赞同进剿北关叶赫,以防马市之利落入蒙古人之手。

  守市宫兵递还敕书,龚正陆朝他作揖道谢。

  皇帝下旨有剿杀建州有甚么用呢?

  边将们的目标是进剿北关叶赫而扶持南关哈达,可哈达再忠顺,因争产内斗而逐步衰落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而北关叶赫因结盟科尔沁,也早已失去了辽东边将的信任。

  龚正陆推着小车往马市内部走去。

  李成梁在中秋那天送给小鞑子的那五百道敕书就早已说明了一切。

  他就早看出了歹商的无能、康古鲁的贪婪、孟格布禄的狡诈,王台的儿孙们个个都不如他,连个叶赫都稳不住,还不如小鞑子使唤得顺手。

  顾养谦虽然效忠皇帝,但相对于明廷的宿敌蒙古人而言,南关哈达一旦衰落,顾养谦为保开原屏障与马市利益,一定也是会支持李成梁扶持建州女真的。

  龚正陆慢悠悠地走着,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向朝鲜称臣不算甚么,只要能让顾养谦和李成梁放心,将开原马市的经济市场逐步转移到抚顺马市,小鞑子难道还怕没有出头的那日吗?

  现在一时的困苦,只是为了等待明军“完成”皇帝的旨意。

  一旦明军调转人马进剿北关叶赫,无论进剿是否成功,南关哈达为了重夺女真霸主地位、北关叶赫为了对付南关哈达与求得辽东边将信任,一定会回过头来与建州建交。

  女真部落之间最好的建交,就是联姻。

  李成梁说得一点儿不错,小鞑子比李成梁当年受欢迎,哈达的歹商与叶赫的纳林布禄都愿意把妹妹嫁给他,可真是艳福不浅啊。

  想到这里,龚正陆握着车把,轻轻地笑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