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王朝1587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努尔哈赤的首任顾问兼汉学老师(下)

大明王朝1587 绣肠织月 3412 2020.07.04 19:25

  就在三人长吁短叹之时,立在他三人背后的龚正陆开口了,

  “孟圣人亦云:‘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

  龚正陆走上前去,

  “‘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

  努尔哈齐见是龚正陆来了,忙站了起来,用汉人的礼节向他作揖道,

  “先生。”

  龚正陆一进来,努尔哈齐就将刚才的蒙语换成了汉语。

  龚正陆还了一礼,又分别向费扬古和额亦都作了揖,这才重新转向努尔哈齐道,

  “依孟圣人所言,庶民无德,则与禽兽无异,淑勒贝勒理应按照我建州先前定下的法度来处罚那些犯法的诸申。”

  努尔哈齐并没有表态,只是自顾自地重新坐了下来。

  额亦都也跟着努尔哈齐切换了语言,只听他用汉语反驳道,

  “这位孟圣人的这句话说得也太高高在上了,诸申因为食不果腹而越境犯法,怎么就和禽兽一样了呢?”

  费扬古附和道,

  “就是,汉人不是最讲‘仁义’了吗?”

  龚正陆笑道,

  “孟圣人所说的‘仁义’,是由君子定下的仁义。”

  费扬古道,

  “我懂了,这个孟圣人的意思是,从前那个舜自己定了一套规矩,然后自己宣布那套规矩就是‘仁义’。”

  “倘或有庶民违反了舜的那套规矩,就是违反了仁义,舜依照他自己定下的那套规矩处罚庶民,这就叫‘由仁义行’。”

  龚正陆朝费扬古道,

  “舜乃我中国上古五帝之一,淑勒贝勒若想为女真之主,就该向舜虚心学习。”

  “孟圣人云,‘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以异于深山之野人者几希’。”

  “‘及其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

  “这意思就是说呢,舜当初居于深山之中,邻于树木岩石之间,行于鹿豕出入之地,与我建州如今并无差别。”

  “可舜每听见一句对自己有益的话,看见一件对自己有益的事时,就马上去施行,这种力量就像江河决了口一样,浩浩荡荡地没有人能阻止得住。”

  额亦都道,

  “那个舜从前肯定不是住在辽东,他要是住在辽东,肯定也是会越境去朝鲜的。”

  费扬古亦道,

  “我觉得圣人们讲的道理咱们也不能全听,那三皇五帝治下的庶民都是靠耕种谋生的,咱们建州虽然也种地,但和上古时期全然不同。”

  “旁的不提,就说水源这一项,现在佛阿拉城城中的泉井仅四五处,外城的诸申想要吃水,就只能去嘉哈河或硕里加河上凿冰,然后再拿担子挑进城中。”

  “这种情况下,咱们怎么能拿三皇五帝的法度标准来要求诸申呢?”

  龚正陆道,

  “孟圣人云,‘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

  “‘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不可法于后世者,不行先王之道也,故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

  “‘仁政’就是要让庶民遵守规矩,庶民遵守了规矩,感到了守规矩带来的好处,自发地以先王定义的‘仁义’为准则,这才能使天下受国君治理。”

  “如果因善心而放任庶民违法,则不足以治国理政,如果制定了法度却不去贯彻实行,那么庶民是不会自发地去遵守规矩的。”

  额亦都道,

  “可诸申若是守了法,那就要饿肚子啊,这守法的好处又在哪里呢?”

  龚正陆道,

  “国家之危定,百姓之治乱,在君行之赏罚,赏当则贤人劝,罚得则奸人止。”

  “如今诸申知法犯法,淑勒贝勒理应对违法之人予以惩戒,对遵法之人予以奖赏。”

  努尔哈齐终于开口道,

  “可是我觉得上回咱们定下的刑罚太重了。”

  努尔哈齐的脸有点儿红,看上去仿佛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诸申又饿肚子又挨打,那不得更想往朝鲜跑了?”

  费扬古赞同道,

  “再说了,朝廷现在又发兵来打我们,免不了要抽些诸申去当兵。”

  “这一动了刑罚,诸申心里难免就会有怨气,万一诸申在战场上倒戈向敌,那孟圣人能帮咱们向朝廷说理去吗?”

  方才费扬古、额亦都与努尔哈齐在一处时,提起明廷的用语是“汉人又来打我们”。

  而此刻龚正陆一加入谈话,三人顿时便转了口风。

  龚正陆道,

  “即使罚得轻些,也不能放任违法之人不管。”

  “且带兵讲究的就是个‘令行禁止’,即使要征调诸申为兵员,也应从守法之人中抽选。”

  努尔哈齐道,

  “那先生以为,用何种刑罚处罚违法诸申最为妥善呢?”

  龚正陆道,

  “或是罚银,或是服苦役,总之就不能这么不了了之了。”

  努尔哈齐想了想,道,

  “罚银就算了罢,马上就要过年了,诸申手头都紧,能攒下几个钱的也要留着买明年的春种。”

  费扬古道,

  “罚甚么都不现实,越境的诸申这么多,他们为了逃脱惩罚,一定会互相包庇,汉人不是就有句话叫‘法不责众’吗?”

  龚正陆认真道,

  “即便淑勒贝勒要开恩,或是轻判,或是赦免,也要淑勒贝勒亲自对着违法诸申的面儿说出。”

  “淑勒贝勒念及我建州诸申困苦,即使庶民行窃,也不忍按律加以极刑,只是稍作处罚,令其服役以代,如此法度存、上下安,方可称为‘仁政’。”

  努尔哈齐若有所悟,

  “原来上古五帝以前是这样治国的吗?”

  龚正陆笑道,

  “圣人云,‘隐恶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

  “古代的圣贤之所以能得到庶民的拥戴,就在于他们能采取中庸的态度来治理国家、安抚百姓。”

  额亦都道,

  “可明明制定了法律却不依法处置,那诸申以后不是会更加轻视法律了吗?”

  龚正陆敛容道,

  “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法虽如此规定,但如何加刑,必须以淑勒贝勒的裁夺为准,这便是古人所谓之‘一言九鼎’。”

  “若是事事都依照法律一丝不苟地执行,那诸申往后便是受法律制约,而不是受淑勒贝勒掌控。”

  “倘或有朝一日,诸申利用法律来攻击淑勒贝勒,或是淑勒贝勒至亲至信之人,那淑勒贝勒又该如何自处呢?”

  “法律只是淑勒贝勒治理国家的辅助工具,它必须由淑勒贝勒的意志所决定。”

  “淑勒贝勒要做的,就是通过法律定义仁义,让建州所有的诸申都认同法律,这就是孟圣人说的,‘舜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

  费扬古问道,

  “可没有违法的诸申也饿着肚子,他们心里想违法,见到违反的诸申因觅食而被处置,心里只会感到害怕,哪里会认同淑勒贝勒制定的法律呢?”

  龚正陆笑道,

  “这就要靠淑勒贝勒的赏赐了。”

  额亦都道,

  “那淑勒贝勒该怎么赏赐来得好呢?”

  龚正陆笑答道,

  “譬如费扬古方才说这佛阿拉城城中缺水,那淑勒贝勒便可令违法诸申在城中打井,或让他们凿冰送与遵守法律之人。”

  “守法诸申通过法律和淑勒贝勒的裁决白白得了一笔‘水’的好处,又怎么会不认同法律有益,又怎么会不感谢淑勒贝勒的恩赏呢?”

  努尔哈齐道,

  “这不是慷他人之慨吗?我又没有亲自去挖井凿冰,诸申怎么会感谢我呢?”

  龚正陆笑道,

  “这也是孟圣人说的道理,庶民盖与禽兽无异,只见其表,不见其里。”

  “得了好处的人只会想到淑勒贝勒替他们找了一群不花钱的劳力,没有淑勒贝勒他们就享受不到免费的水。”

  “他们只会战战兢兢的继续守法,想通过顺从来获得淑勒贝勒给予的其他好处,哪里还会去思考‘为何淑勒贝勒不用凿冰’这样的问题呢?”

  费扬古道,

  “那要是受罚的诸申想到了这个问题,忽然闹了起来,那该怎么办呢?”

  龚正陆道,

  “那就出动勇士去镇压。”

  努尔哈齐问道,

  “镇压完了呢?”

  龚正陆道,

  “带头的当众斩首,从者一律贬为‘包衣阿哈’。”

  “包衣阿哈”即指女真部落中的奴仆,一般来源有三种。

  一是由诸申转化而来,譬如平民犯罪,被发落为奴仆,或是穷困欠债,将妻子儿女典卖为奴。

  二是家生奴婢,包衣阿哈世代为奴,其所生子女则依旧为奴。

  三是战争掠夺的俘虏,女真各部落之间时常互相征伐,掠取对方部落人口为奴。

  由于包衣阿哈是主人的私有财产,所以他们既可以被馈赠,也可以被买卖。

  万历十五年的建州女真还没发展出八旗,自然也没有“包衣旗人”和“旗下家奴”的概念,龚正陆口中的“包衣阿哈”只是等同于女真部落中的底层奴隶。

  努尔哈齐道,

  “那要是有诸申想到了这个问题,却并没有闹,只是不愿再臣服于我建州,那该怎么办呢?”

  龚正陆笑道,

  “那淑勒贝勒就该给这样的人官爵,他当了官,自然就再也不会反对淑勒贝勒的法律了。”

  额亦都好奇道,

  “那个舜从前也是这样做的吗?”

  龚正陆点头笑道,

  “也是这样,《论语》中云,‘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

  “皋陶造狱作刑,却能与尧舜禹同列‘上古四圣’,依照的便是这样的道理。”

  努尔哈齐感慨道,

  “我得之先生辅佐,便如舜举之皋陶。”

  努尔哈齐此言一出,便意味着处罚违法诸申已成了板上钉钉之事。

  额亦都与费扬古劝了努尔哈齐好半天,却落得这样一个结果,不禁都有些悻悻。

  费扬古道,

  “龚先生的处置只能应付一时,若是建州的困窘无法解决,任凭淑勒贝勒如何处罚,总会有诸申再冒险跑到朝鲜去。”

  额亦都赞同道,

  “是啊,外患未平,诸申要是跑得多了,人丁流失也是一大隐忧啊。”

  努尔哈齐朝龚正陆问道,

  “朝廷近来屡屡向我建州挥师进军,不知先生可有退敌良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