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我与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身陷险境

我与诸葛孔明 深水城.QD 7610 2005.07.01 08:36

    凌身子立时一僵,脑中念头疾转,如果这时只有她一人,或许她还能冒险一试,放手一搏。但,小乔也在这里,若打斗起来,刀剑无眼……

  凌微抬眼,快速地与小乔交换了个眼神。

  小乔虽然被长剑抵住,但面上并无惊恐之色,她朝凌稍颔首。

  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

  思即,凌两手一摊,头略偏,从容道:“我不动就是了。”

  那黑衣人伸手探向凌的腰际,敏捷地解下她的长剑,随即一推她后背:“莫要出声,快走!”

  其余的几名黑衣人拉上小乔,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

  天渐亮,浓雾即将散去,朝阳透过云层,丝丝缕缕地照亮了江面。

  二十只船上的草人皆插满了曹军的箭,正整齐划一地往东吴水寨驶去。

  船到南岸时,周瑜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

  孔明便让他们上船拔箭,足有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

  周瑜有些惊诧地问道:“孔明为何知道今日会有如此大雾?”

  “为将的岂可不通天文,不知地理?我于三日前便已算定今日有大雾,因此才敢定下三日之限期。”孔明云淡风轻地笑道。

  “孔明神算,我自叹不如!”周瑜由衷叹道,随即伸手搭住孔明肩头,回头招呼鲁肃,“去我帐里饮酒庆祝吧!”

  “都督!”三人转身正要往周瑜大帐去,忽有一兵士上前来,“有要事禀报!”

  “有何事,一并到我帐里说去。”周瑜没有停下脚步,拉上孔明与鲁肃,径直往大帐去了。

  入了大帐,听完兵士的禀报,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竟有此事?你等为何不早早来报?!”周瑜猛地从椅上站起,双眉蹙紧,额际似有一抹欲跳的青筋。

  “我等,我等也不知为何,夫人和那公子去了树林,竟一去不回……”与小乔同来的那些侍卫和丫鬟此时正身躯发抖地跪在周瑜面前,“我等在江边遍寻不到,只拾到一封给都督的书信,这才来禀报都督……”

  “呼……快将书信呈上来。”周瑜深吁一口气,面色渐沉,方才的燥怒似乎已敛于无形,边拆看信件,边问道,“和夫人一同去树林的公子是谁?”

  “是,是孔明先生身边的书童……”为首的侍卫连忙答道。

  “是凌?”孔明神色不变,身躯依旧一丝不动地坐在椅上,但俊挺的眉已然拢起。

  周瑜看完信件,淡抿的唇凛懔地绽出冷笑,虽没开口,但在场的人已感到寒意逼人。

  “公瑾……”鲁肃试探地问道,“信上说的是?”

  “拿去看吧!”周瑜转身将信递给鲁肃。

  鲁肃伸手接过,孔明也凑身上前同看。

  只见信上赫然写着:夫人已在我等手上,不求其他,但求都督能与刘豫州联手抗曹。待破曹之日,夫人定当平安归来。

  “孔明对此可有说法?”周瑜缓缓转过身来,声音很轻柔,却带着危险。

  孔明将身躯再度靠向椅背,双眉微微皱起,眼眸直直地望向周瑜,紧抿双唇,不发一语。

  “公瑾……”鲁肃硬着头皮向周瑜进言,“我想此事与孔明无关……”

  “我自然知晓此事与孔明无关,不论其它,孔明是断然不会让凌去冒险。”周瑜回身坐到椅上,抬手轻抚着下颚,“我只是问他有无救人良策……”

  精光掠上孔明黑玉的眸瞳:“夫人深夜到此,连都督都不知晓。而将夫人掳走之人,却能如此准确地把握夫人到此的时间,其中是否有些蹊跷?”

  “孔明的意思是——其中有奸细?”孔明并未说得十分明白,但周瑜已了然,外人是很难瞒过东吴兵士而将人掳走,定是自己人所为。

  “夫人此时必无性命之忧,当前首要的是将奸细抓出……”孔明微微颔首,抓出奸细,顺藤摸瓜,或许便能知晓凌与小乔的下落了。

  “恩,孔明所言极是。但那奸细是……”周瑜蹙眉冥想,小乔到军中来,只有随身的侍卫与丫鬟知道,泄露消息的人必在这些人之中……

  想着,周瑜抬头,双眸锐利似刀,如同一条无形之鞭,徐徐划扫过跪在地上的众人:“是谁将夫人的行踪泄露?自行站出来,我不治罪。倘若由我抓出,到那时,休怪我无情。”他的语调虽然缓慢,却带给人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都督,都督……我,我不是奸细……”意识到事态严重,一个身着青裳的丫鬟哆嗦着开口,“我,我并没有将夫人的行踪透露给可疑的人,我只是,我只是向李府相识的家丁提起过,夫人昨晚要来探望都督……”

  “李府的家丁?是哪个李府?”周瑜双眸微敛,但那抹射出的精光依然慑人。

  “是,是李锋将军府上。”

  *******************

  周瑜的水军是在离三江口五六十里安营下寨,船依次停泊歇定,岸上依西山结营,周围屯住。

  此时,在西山上一个阴暗的山洞内。

  “凌,你在做什么?”小乔有些诧异地望着凌。

  “我在想办法把绳子磨断啊!”凌背靠着尖锐的山石,正上下磨蹭着。自昨晚被那几名黑衣人绑来这个山洞,她就一直想着逃走的方法,无奈双手被麻绳紧紧地缚在身后,无法活动自如。

  大约是算准了她们俩都被绳索绑住,逃脱无望,所以便没有派人在洞内看守,那群黑衣人都在洞外蹲伏着。

  “但是,你这样的磨法,手腕会受伤的。”小乔皱紧眉头,十分担忧。

  “唉,没办法,只得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凌蛮不在乎地说道,随着磨动,绳子是被尖锐的山石磨得有些松动,但手腕也无可避免地被划到,渗出血丝来,但她仍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凌,安份些,别轻举妄动。公瑾与诸葛先生会来搭救我们。”小乔无奈地摇头。

  “说起都督,小乔,你还记得昨晚我问你的问题么?” 凌动作转缓,沉沉问道,“我是否和某人很相像?且此人与都督的关系非同一般?”

  “是的,你们真的很相像。你与玲儿,真的很相像……”小乔徐徐抬头,美目中有丝怅惘,“公瑾有个小他八岁的妹子,名唤周玲。玲儿很男孩子气,好习武,爱穿男装,性子豪爽直率,很讨人喜欢。公瑾十分疼爱这唯一的妹子,即使公务再繁忙,他都会抽空陪玲儿。玲儿有何要求,他总是有求必应。但……”小乔声调逐渐变沉,带着淡淡的忧伤,“但,有一日,公瑾与玲儿出外打猎,玲儿骑的马忽然受惊,她,她便从马上坠下……”

  原来如此,凌恍然大悟,所有的疑问在一瞬间全都解开了。

  为什么周瑜听见她的名字是凌时,会那么惊讶;为什么周瑜看她险些从马上坠下,会那么惊慌,还让她从此不要再骑马;为什么她百般挑衅,周瑜却一直对她宽容有加;为什么周瑜乍见她穿那套衣裳,会惊诧到心脏病发……

  “公瑾对玲儿的死一直很愧疚,很懊丧,他总是自责:那****就在玲儿的身旁,看着她从马上坠下,却救不了她……”小乔的声音有些哽咽。

  “抱歉,小乔,我不该让你想起这伤心事……”凌没有亲人,自小孤独惯了,对人世间的聚散离和早已看得很淡。但如今听到周瑜对周玲如此手足情深,心中仍是有些淡淡的羡慕与怅惘。

  “你们竟还有闲情在此大话家常?”阴沉暗哑的声音响起,一名黑衣人从洞外走了进来,他的眼里闪动着凶狠的光芒。

  凌立时警觉地挡在小乔身前:“你想做什么?”

  “臭小子,滚开!”黑衣人粗暴地将凌一把推开,而后步步朝小乔逼近。

  “你,你不要过来!”小乔顿时一惊,见到黑衣人眼中毫不掩饰的那股*,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

  黑衣人一把揪住了小乔的衣服,将她甩在地上,随即身体便压了上去!

  小乔的眼神更加惊恐,无奈双手被缚在身后,无法抵抗,只得无助地扭动着身躯,徒劳地想挣脱。

  这是怎么回事?这群黑衣人不是曹操派来的么?目的应该是为了分化孙、刘两家的联盟,那为什么这黑衣人还敢如此胆大妄为地对小乔出手?!色胆包天到如此地步?!

  凌心急如焚,再也顾不得许多,回身朝尖锐的山石头上重重地划去,虽然手腕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但终于将绳索划断了!

  “放开她!”说话间,凌早一拳飞出,那拳如风似电,只奔黑衣人面门而去。

  那黑衣人抬眼瞥见,急忙一个左闪让过一拳,正身时,凌的第二拳已侧着飞到他的耳根,他不敢轻怠,即低头让过时,凌的飞腿又到。

  黑衣人暗暗叫苦,没料到凌的功夫竟如此了得,想着,他已错身腾空,让过飞腿,抓住空隙,迅疾地抽出长剑,回身便向凌刺去!

  凌虽然手上没有兵器,但却毫不慌张,身躯一缩一翻,险险地避过剑锋,随即不退反进,反掌朝黑衣人脉门一扣!

  黑衣人稍往后缩,剑锋一转,反刺向凌右肩。

  兵行险招,凌没有后退,而是侧身让过,右手五指化掌为抓,蓦然搭上了黑衣人的颈项!

  黑衣人显然没有料到凌会有这招,急急地偏过头,虽然没有被凌抓住脖颈,但脸上蒙着的黑巾却被凌顺势扯下!

  “是你!李锋!”忽见黑衣人的真面目,小乔惊叫一声!

  “李锋!竟然是他!”周瑜一拍桌案,霍然起身,骇人的眸瞳锋利如两道黑色的利刃!

  “李锋是何人?”孔明回头轻声地问鲁肃。

  鲁肃悄悄瞄了眼盛怒的周瑜,小声说道:“李锋是国太的远亲,与吴侯有些关系,便谋了一官半职,手中有些权利,便横行霸道起来。早年贪恋公瑾夫人的美貌,心怀不轨,后被公瑾教训了一番,这才收敛些了。”

  “既如此,夫人与凌便危险了!”孔明眯起的眸光凛冽,“倘若此人只是受曹操指使,掳走夫人的目的便只是为了分化豫州与吴侯的关系,但,他若与公瑾有私人恩怨,那恐怕不会善待夫人……”

  “好个李锋,原来他早有投靠曹贼之心,无怪他此次极力请求随军出战。”周瑜眼瞳如冰,吐出的话语也冰冷得毫无温度:“他若敢对小乔与凌出手,便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定要让他身首异处,死无全尸!”说罢,周瑜微闭眸,口气转缓,“孔明是否已有救人良策?”

  “水寨戒备森严,且时间仓促,我想他们应该还未离开水寨,”孔明双眸凝出迫力与严正,似在思索着什么,“如果我所料不差,他们并未渡江,而是……”

  “而是藏匿在西山上!”周瑜截口道,转头嘱咐鲁肃,“我与孔明领二百精兵上山搜寻小乔与凌的下落。子敬,你且留在大营中,若曹军趁此时来进犯,你只需紧守水寨,莫要迎战。”

  “是,子敬领命。”鲁肃躬身答道。

  周瑜伸手神态定然地搭上孔明肩头,往大帐外去:“孔明,我们出发。”

  “是。”孔明似看透玄机的双眼轻瞥了下周瑜,冷然道。

  即使心中早已是着急万分,但这两个男人,此时却未泄露分毫焦躁的心绪,仍是一派镇定从容的模样。心中最重要的人被掳走,下落不明,生死难测,他们却仍能保持冷静的头脑,清晰地分析局势。或许他们都深知关心则乱的道理,唯有放下心中的牵挂,以局外人的立场,冷睨一切,才能体会到置身事外的莫测,才能准确地把握局势的发展。

  “李锋,莫非你已投靠了曹操?”小乔挣扎着站起身,有些惶恐地问道。

  “哼,投靠?识实务者为俊杰。”李锋咧开嘴,露出狰狞的笑容,“将你绑去献给丞相,又能牵制住周瑜,报当年的仇……啊!”他的话还未说完,凌已经趁着他分心的空挡,闪电般地朝他的面门踢出一脚。

  李锋狼狈不堪地闪过一腿,恼羞成怒,手中的长剑带着呼呼风声朝凌的头顶劈下。

  凌等的就是李锋暴怒下的一击,她敏捷地将小乔拉到身后,侧身躲过这凶狠的一击,右手疾出,捏住李锋握剑的手腕,用力一扣。

  “啊呀!”一声惨叫,李锋长剑落地。

  凌屈起右腿,一个膝撞顶在李锋的小腹上,他立刻痛得全身失去力气,弯下腰去。

  机不可失,凌右手迅疾地一个手刀劈在李锋后脖颈,“嘭”一声闷响,他便昏厥过去,倒地不起了。

  “呼……看来我的身手没有退步,跆拳道的招数还记得……”凌抬脚踢了踢躺在上的李锋,确定他真的已昏厥过去后,弯腰从他身上抽起昨日被夺走的剑。

  “怪了,我们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外头怎么也没人进来看看?”凌边帮小乔解开绳索,边疑惑道,“不管这么多了,先离开这个鬼地方要紧。”

  凌拉着小乔,轻手轻脚地往洞外走去。

  洞外只留两个黑衣人看守,其他几名估计去前头望风探消息了。

  “方才洞里好似传来打斗声,我们是否要进去看看?”其中一名黑衣人道。

  “不用进去看了。动静大,说明李将军正在快活呢!”另一名黑衣人笑声诡异。

  “哈……说的也是,想来那小乔也是一大美女,李将军真是有福了!”

  龌龊的家伙!变态!凌暗暗骂道。不过也亏得他们想歪了,否则他们进洞来察看,那就大大不妙了。

  问题是要怎么逃出去呢?刚才她打倒李锋,有大部分靠的是运气,如今要以一敌二,怕是毫无胜算。再过一阵,另外几名黑衣人回来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完了!凌眉头紧锁,苦苦思索着对策。

  有了!凌脑中灵光一闪!低头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发力朝远处抛去。

  “咚!”石子撞到树干,掉落在草丛中,发出几声闷响。

  “什么声音?”两个黑衣人互相对看了一眼,“过去看看。”说着,两人握紧手中的长剑,往石子落下的方向去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凌拉了小乔,迅捷而又无声地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唉……这么老土的办法也奏效!凌边跑着,边苦笑。算了,办法不怕老土,只要管用就行!

  但凌高兴不了多久,才没跑出多远,便听见后头传来追赶的脚步声!

  坏了,那群人这么快就发现了!

  凌焦急地想着,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许还能跑得出去,但小乔毕竟是个纤弱女子,怎么可能跑得赢大男人呢?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急,越来越近,凌拉了小乔,藏匿在一棵大树后。

  凌快速除下身上的长袍,果断地对小乔说:“把你的外袍脱下来!”

  “呃?”小乔有些惊讶,但仍顺从地将外袍脱下。

  “你穿上我的长袍,往山下跑去!”凌将自己的长袍塞在小乔手里,再伸手拿过小乔的红色外袍随意地罩着身上。

  “但是,凌,如此一来,你不是很危险么?”小乔顿时有些明白,犹豫着说道。

  “没有时间了,小乔,我会武功,还能抵挡一阵,只要你能逃出去报信,我便不会有事情的!”凌斩钉截铁地说道,“再困守下去,我们两人都会没命的!”

  “我明白了!”小乔点点头,飞快地将长袍套上身,“凌,你一定要当心啊!”说着,她起身往前方跑去。

  望着小乔逐渐跑远的身影,凌长吁一口气,大摇大摆地,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李将军,她们分两路跑了,追谁呢?”一名黑衣人问道。

  “自然是追小乔了!那个臭小子虽然可恶,但抓了他却无用!”李锋咬牙切齿道,“追那个穿红衣裳的!”

  再说周瑜与孔明领着两百精兵,正往西山去。

  “众将士听令:分散四周,小心谨慎地搜索,恐贼人会对夫人不利,切不可大声惊扰。”周瑜下令道。

  “是!”众将士领命去了。

  因怕惊扰贼人,众人行动大大受了限制,搜山行动便进行得十分迟缓。

  “孔明,”搜索了半晌,仍不见成效,周瑜有些着急,“莫非真得如此缓慢地搜索,而没有其它良策了?”

  孔明闭眸无语,面色凝重。

  “都督,找到夫人了!”有兵士来报。

  “在何处?”周瑜惊喜交加,抬眼望去,便见小乔衣裳零乱,在几名兵士的扶持下,正向他走来。

  “你无大碍吧?”周瑜连忙问道,“为何只有你一人?凌呢?”

  “凌换上我的衣裳,为把贼人引开,往南面去了!此时定是凶险非常,快去搭救她!”小乔气喘吁吁地道。

  “凌她……”孔明闻言身躯一震,半闭双眸,摈除杂念,转身招呼众将士,“你们随我来!”说罢,他率先往山的南面去了!

  “你们几人护送夫人回营!其余的,随我来!”周瑜回头嘱咐道,回身快步跟上孔明,沉声劝慰道,“凌懂武艺,人又机敏,定会平安无事!”

  孔明面如寒冰,紧抿双唇,不发一语。

  凌的性子他太了解了!聪慧而有胆识,唯一的缺点就是锋芒太露,一旦遭受挑衅,便会不顾一切的反击,逞强到底,这是她的致命伤!

  孔明的脚步越行越急,脑中无数念头闪过,虽然长袍已被汗水浸透,但他只觉身子越来越冷!

  为何他会如此心烦意乱?原以为,他已能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如今,只要一想到她身处险境,他便无法冷静自己的思绪。

  是什么样的波动在心中起伏?是什么样的恐惧在脑中徘徊?是因为凌么?

  他教她读书习字,教她兵法战术,教她抚琴听乐……每天、每天,都观察着她的言行,看着她缓缓蜕变、渐渐成熟,她一点一滴的演变,不知何时在他心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内心深出不断涌现出的急需填补的空白是什么?莫非有什么东西是他没设想到的?

  理智无法束缚的,计策无法算到的,谋略无法实施的,权势无法给予的,究竟是什么?

  南面西山上。

  “李将军,似乎有些不对,小乔是弱质女流,怎会跑得如此迅速?”追着,追着,其中一名黑衣人疑惑道。

  的确,这个小乔跑得也太快了些,李锋顿时一怔,莫非,她不是小乔?!他们上当了!

  想着,李锋猛跑几个大步,终于赶上前方的人,伸手便要去抓她的肩头。

  凌右肩一缩,避开他凶狠的五指,右手迅疾地抽出长剑,回身向他胸口疾扫。

  “是你这臭小子!”李锋看清凌的面孔,急急闪身避开剑锋。

  “呵……现在才发现,太晚了!小乔已下山去报信了!你们跑不了了!”凌持剑站立,轻笑道,“要怪就怪你们实在太愚笨了!”

  “即使今日我命丧于此,我也要你这臭小子陪葬!”三番四次地受到凌的羞辱,李锋已豁出去了,提剑向她猛刺过来。

  凌见李锋目露凶光,顿时心中一凛,连忙回剑搁开。

  李锋此时已是不顾一切,招招玩命,似要与她同归于尽。

  凌光是抵挡李锋一人,就已有些吃力,加上另几个黑衣人的欺身进逼,顿时险象环生。一个不慎,被李锋一剑刺中左肩,入肉数寸,鲜血由伤口流出,刹时染红长袍。

  一个黑衣人趁机使了个脚拌,凌躲闪不及,立时被拌倒在地!

  李锋见凌倒地,便提剑向她胸口疾刺来!

  凌就地一滚,仍是无法躲过,眼睁睁地看着剑尖向她刺来,当下只得闭眸等死!

  忽听得箭弦声响,一支利箭破空划过,直直地飞向李锋,箭尖从他的背后洞穿而过,从胸口冒出!

  李锋大叫一声,扑倒在地,就此死去!

  凌撑起身,睁眼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名白袍银甲的英挺将军,手搭弓弦,正是周瑜!他身边站着的人是——孔明!

  得救了!凌此时才觉得伤口疼痛,连续大耗力气的打斗,已使她力不从心,眼眸一闭,身躯缓缓倒下。

  一双xiu长的手臂迅即地接住已昏厥过去的凌,温柔的手指轻抚上她苍白的面庞,孔明无奈地叹气道:“你真是好强……”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