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我与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大难不死

我与诸葛孔明 深水城.QD 7721 2005.07.08 11:19

    有时候,凌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场奇怪的梦。

  也许一觉醒来,她就躺在医院的大床上,看着穿白大褂的医生忙碌地在她面前走来走去,紧张地抢救着。

  也或许,等她睁开双眼,就能看见孔明温暖而明亮的眸子,和煦如春风的浅笑。

  可惜,综上所述的情况均未发生。

  凌迷迷糊糊地,感到有人正用脚踢她,还隐约听见那人说:“这小子还没死!”

  痛!全身上下,无处不痛。这痛楚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还活着!

  凌竭尽全力,才勉强将眼皮撑开。

  朦胧中,她看清自己正躺在一条小河边,眼前站的是一个身着兵服的士兵,他身后还站着数十位同样装束的兵士。

  是曹兵!这个认知让凌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醒来的好。

  “你小子是谁?怎么会在这里?”那兵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莫非是敌兵的奸细?”

  “……”凌想开口,却发现喉咙沙哑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看他一定是奸细!”其中一个士兵喊道,”抓他去见丞相!”

  “对!抓他去见丞相!”其余的人都附和道,于是那最先用脚踢凌的兵士便伸出手来,想将她从地上拉起。

  “命你等前来取水,何故却在此喧哗?!”就在这时,听得一声断喝,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走过来,他身后还跟着几十名兵士,兵士们簇拥着个穿绛红袍的人,也往这走来。

  “回将军,我等奉命来河边取水,”领头的兵士赶忙答道,“却见这小子躺在河边,我等怀疑他是奸细,正想拉他去见丞相!”

  “奸细?”那身穿绛红袍之人,慢慢踱到凌身旁,弯下身想将她看仔细。

  “丞相!小心有诈!使不得!”一旁的兵士齐喊道。

  “他已奄奄一息,你等不用担心他会对我不利!”那人甚是威严地说道。

  丞相?莫不是曹操?凌费力地睁着焦距不稳的双眼。

  那人伸手扶起凌,拨开紧贴着她脸颊的湿发,抬起她的下颚,想将她的样貌看清楚。

  而凌终于看清眼前之人,这是一个曾经英俊曾经潇洒的男人,但如今他已被几十年的风雨磨蚀得有些老态了。那夹杂在青丝中的白发,那越来越深的嵌在脸上的沟壑,无不说明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上了年岁的男人。

  此人正是曹操,他看清凌的脸孔,心中立时一震,面上的神情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惊讶,又不是不满,更不是厌恶,一瞬间,他竟然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定定地望着凌。

  凌很想将这诡异的情况弄清楚,可惜身体不随意志走,眼前的景致晃动了下,她再度沉入黑暗中。

  ****************************************

  许都,丞相府。

  “丞相回府了!”

  听到通报声,曹丕、曹植、卞夫人等人,急忙出来迎接。

  “父亲。”曹丕快步上前行礼,“您回来了。”其余人等也随后跟上见礼。

  曹操从马车上下来,虽稍显疲态,但精神仍很矍铄,他怀中抱着一人,用披风裹住,看不清样貌,但由他亲自抱着,又如此小心翼翼地,想来他对此人定是十分重视。

  “起来吧。”曹操随意应道,横抱着凌,大步朝府内走去,“房间准备好了么?”

  “早准备好了。”管家连忙躬身答道,“大夫也都找来了。”

  “恩。”曹操并未停下脚步,疾步走着,将前来迎接的一干人等,统统抛在后头。

  “父亲怀中抱着何人?”曹植望着曹操离去的背影,偏头问身边的曹丕。

  “这……”曹丕还未回答,一旁的卞夫人便插口道:“哼,有谁不知你们父亲的秉性,大约又是他从哪里掳来的女子吧。”

  父亲虽好女色,但从不曾如此失态,究竟是何人,竟能让他这般重视?曹丕皱眉苦想。

  “不用想了,进去看看便知。”曹植一拍曹丕肩膀,“走吧。”

  曹丕颔首,与曹植并肩走了进去。

  凌始终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头疼得厉害,全身无力,不知颠簸了多久,才稳定地躺在床铺上。

  恍惚中,耳边传来一人低沉的呵斥声:“连一个人都救不醒,我养你们这群庸医是做什么的?!”

  凌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低垂的层层幕帐,她正躺在一张布置精美的大床上。

  “恩……”她试着想移动身体,却只能痛得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你醒了?”有些惊喜的声音传来,曹操已经来到她的床前。

  凌定定地看着曹操,心里是一股说不出的感受。

  想她最初读《三国》时,还曾惋叹不能和这位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煮酒论英雄,而如今,这么近的面对着他,她倒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曹操见凌半天不言语,倒有些急了,他回头对跪了一地的大夫喊道:“还不快来为她诊治!”

  一个大夫哆嗦着上前来给凌把脉,良久,那大夫才结巴着说道:“回,回丞相。她在江水中浸泡过久,体力耗损严重。如今已退烧,应该无大碍了,我开个方子,只要按时服用,调理一段时日便可复原。”

  “那便快去开方子。”曹操一挥手,那大夫便立即退下了。

  “你觉得如何?觉得哪里不适么?”曹操有些忧虑地问凌。

  “没有。”凌摇摇头,“我已经没事了。”

  “如此我便放心了……”曹操长吁一口气,在床沿坐下,轻声问道:“你的姓名?”

  “凌。”凌据实回答。

  “凌,凌。”曹操喃喃地念了两遍,眼眸中异光一闪而逝,复又问道,“你为何会晕倒在河边?”

  “恩,这……”凌不想欺骗他,可又不能说出实情,左右为难着。

  曹操见她为难,也不再逼问了,回手从身后取出一柄长剑:“你的剑,物归原主。”

  凌顿时大窘,这柄‘青虹’宝剑原本就是曹操的,是赵云从曹将夏侯恩手中夺来后再赠于她。如今曹操还说什么‘物归原主’,害她进退两难,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呵……”曹操看穿了凌的心思,轻笑道,“此剑既落入你手,便是与你有缘。”

  “呃?”凌有些错愕,犹豫着,手僵在半空中,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它是你的了。”曹操将长剑交于凌手中。

  凌捧着剑,垂下头,小声地说道;“谢丞相……”

  “恩,凌……”曹操瞥了眼凌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刚想发问,曹丕与曹植便踏进房来,

  “父亲。”曹丕与曹植近前来施礼道。

  曹操有丝不悦,起身道:“你们来做什么?”

  “我们来探望父亲……”曹丕与曹植冠冕堂皇地说道,目光一转,越过曹操,齐齐地望向躺在榻上的人。

  榻上的人眉目清秀,英气逼人,却又似微微抱恙。她半躺着,琥珀色的眸子正若有所思地搜寻着四周。

  看清凌的面孔,二人心中同时一震!

  竟然是她!那个在当阳遇见的倔强少年!她为何会在这里?!

  无数疑问徘徊在二人心头,但他们却都默契地没有开口发问,而凌也识趣地低下头,不置一词。

  曹操的目光来回扫了扫,皱眉道:“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你们先退下。”

  “是。”曹丕和曹植虽满腹疑问,但仍恭敬地答道,瞥了凌一眼,便退了下去。

  曹操回头唤道,“来人!”

  两个身着鹅黄衣裳的丫鬟利落地跑来,齐齐答道:“奴婢在!”

  “从今日起,你们便服侍凌小姐,要尽心尽力,不得有任何差池!”

  “是!”

  “你好好休息吧,”曹操低下头,仔细地看着凌,“我改日再来看你。”

  曹操走后,凌从玉儿和红儿口里得知,她正身处在当时汉代的首都,许都。

  她竟昏迷了这么久,从赤壁到许都,要多少时日啊!

  曹操赤壁兵败,是败退回许都的,途中舟车劳顿,为何要如此大费周折地把她这个素昧平生的人弄到许都来?

  可最让凌感到奇怪的是,曹操对他未免也太好了,好得有点过份。

  但任她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不再去想了。

  凌老老实实地在床上躺了几日,在大夫良药的调养下,身体渐渐恢复,便开始不安份起来。

  ************************************

  这日,凌下床来,漱洗完毕,红儿便拿来一套新衣裳要给她换上。

  凌一看,立刻便皱起眉头,那是一套女装,而且还是很艳丽,很名贵的那种宫廷华服。

  “把这套衣服拿走吧,另换一套男装给我。”凌摇摇头对红儿说。

  “小姐,不行啊!”红儿吓坏了,赶忙道,“丞相特意吩咐,一定要小姐换上女装!”

  “我说不穿就不穿!”凌坚决反对。

  即使在现代,她也从来不穿裙子,都是做中性打扮。要真叫她穿上这身衣服,怕是连路都不会走了,到时岂不是要变成马戏团里的猴子,让人笑死了。

  在凌的软磨硬泡下,玉儿帮她拿来了一套浅色的儒生袍。

  凌很快便换好了衣服,红儿手巧的将她的长发高挽成髻。

  “小姐,戴这个玉冠好么?”玉儿比了比手中拿着的发冠。

  “呃……”凌想了想,伸手拿过那条一直跟随着她的缎带,“还是用它吧。”

  红儿接过缎带,利落地束好。

  “看看,如何?”整装完毕,凌便站起身来,原地转了一圈。

  她颀长的身躯配上白绸滚蓝色细边长袍,长长的银色缎带服顺地贴在身后,俊美绝伦的脸庞,琥珀色的眸子熠熠发光,嘴角挂着一抹闲适自信的微笑,显得卓尔不群,飘逸潇洒,英俊不凡。

  “小姐好俊啊!”玉儿惊叹道,如果凌真是男子,不知要迷倒多少妙龄少女了。

  凌听玉儿这话说得语无伦次,不由得忍俊不禁道:“小姐怎么能用‘俊’形容?是公子!还有,以后不要称呼我小姐,直接叫我‘凌’就好了。”

  “小姐,不行啊!”玉儿与红儿齐齐在她身后喊道。

  “叫我‘凌’!”凌已懒得再重复,径直的往门外走去,完全不理会身后两人的叫唤。

  出了门,凌便一个人在偌大的丞相府里闲逛起来。

  大约是曹操早早便下令了,所以无人阻拦,她便一路畅通无阻地将丞相府走了个遍。

  凌边走边想着,自己也真够胆大的,竟若无其事地在敌方的府邸瞎逛着。

  穿过一片小树林,凌正往花园走去,忽听得前方似有人正交谈着向这走来,她急忙躲到园中的假山后头。

  只听得其中一人说道:“丞相为何要将此人留在身边?他可是诸葛孔明的书童啊!”

  曹操轻笑道:“小小一个书童,能有何作为?程昱,你未免太多虑了!”

  凌偷偷将头探出去瞄了一眼,原来那人是程昱,他可是曹操手下有名的谋士。

  程昱急急说道:“此人曾在东吴众谋士前口若悬河,将张昭驳得哑口无言,周瑜也十分看重他。此人名为诸葛孔明的书童,实为左膀右臂。我劝丞相还是早早将此人除去,以免留下后患!”

  听到这,凌立时脊背发凉,屏住呼吸,身体紧贴住山壁,一动也不敢动。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名了?左膀右臂?应该没有这么得力吧?曹操竟然也知道她!

  那,现在她岂不是成了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吗?

  不行,她一定得想个办法逃出丞相府,回江夏去找孔明。

  好一阵,才听见曹操缓缓说道:“此事我自有打算,你不必多言了!”说罢,他便拂袖而去。

  凌随后便听见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估计他们是走远了。

  她不放心,又等了好一会,确定外面已没有丝毫动静,才抬脚想走。

  “你终于想走了,我还以为你要站在这里一辈子呢!”正当凌转身想走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把嘹亮的男声。

  凌顿时心里一凉,这个人在她身后有多久了,她竟一点也没察觉,太大意了!

  深吸一口气,冷静了思绪,凌才缓缓地回过身去。

  只见一个少年嘴角含笑,正悠闲地斜靠在假山石壁上。

  这少年俊美得令人称奇,他身着浅紫色锦袍,外披的银灰色风衣上绣着百蝶争芳;乌黑发亮的长发高挽成髻,亮绿的发带上嵌着块美玉;晶莹如玉般的容颜光亮温润,清秀如画的眉目顾盼之间,透露出绝代的风情。他浅浅的笑着,左腮上若隐若现的一个酒窝,更引人遐想。

  “小生凌,拜见三公子。”凌此时已然镇定下来,上前从容地行礼道。

  “你还认得我?”这少年正是曹植,他缓缓地开口问道,“你为何会在此?是在窃听父亲与程昱的谈话么?”

  “非也,非也。”见曹植对她并无恶意,凌轻松地说道,“小生只是碰巧在此纳凉。”

  “哼……”曹植嗤笑道,“你这个借口未免太蹩脚了吧?”

  凌微微挑了下眉,淡定道:“我所说句句属实,信或不信,那就看三公子如何去想了。

  “呵,呵。”曹植轻笑两声,抬起眼细细地打量着凌,“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说着,回身望内院去了。

  “好。”凌爽快地答应了,紧随着曹植去了。她有预感,她与他必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自在花园相遇后,凌与曹植便成为好友,终日形影不离,或是看戏听曲,或是在月下对饮,或是在书房里对弈,有时凌会静静地在旁听曹植朗诵新作的诗词……由于两人年纪相仿,相处更是融洽。

  这一日,曹植邀凌来曹操的书房对弈、谈心。

  原来曹操的书房是这样的啊!凌抬头上下打量着,不时用手触碰那些新奇的玩意。

  书房里的四扇长窗对开,屋顶是中式的木棱花样修饰,靠墙处随意地摆放着几丛翠竹,郁葱秀美。房间里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几件楠木家具,一旁的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书卷。墙上挂着几副淡雅的荷花图、翠竹图……还有详尽的战略地图、星宿分布图。

  读书,藏书,这在当今中是极为寻常的事。谁家只要有读书人,哪会没有几本藏书?藏书体现了主人的爱好和志趣,是一个富有灵性又静谧的艺术境地。

  曹植半躺在长椅上,面前的长条小几上放着四味干果和香炉茶碗,他边品着香茗,边看着凌好奇地这摸摸,那瞅瞅。

  “凌,那碰不得!”见凌伸手想去触摸书架上的缕孔熏炉,曹植连忙出声阻止。

  凌一惊,立时将手收了回来:“为什么?这熏炉很名贵么?”

  “你有所不知,这熏炉是父亲的一位故友所赠,父亲十分爱惜,从不让人碰触。”曹植解释道,“上回有个新来丫鬟不知有这规矩,打扫时便将熏炉擦拭了一遍,竟被父亲杖责三十,从此再没人敢触碰了。”

  “啊,有这么严重的?”凌往后退了几步,耸了耸肩,“这熏炉是用普通的青釉瓷烧炼而成的,没什么特别的啊!”

  曹植有些惊讶:“你对瓷器也有研究?”

  “研究说不上,略通一二而已。”凌微眯眼,仔细地观测着,“这熏炉胎釉结合紧密,釉色纯正,透明而有光泽,称得上是精品,但也只是常见的青釉瓷,并不是稀少的黑釉瓷或者白瓷器。”

  “或许赠送这熏炉的人与父亲交情深厚,所以父亲格外珍惜。”曹植摸了摸下颚。

  “恩,可能……”凌附和道。

  “两位竟聊起瓷器来了,好兴致啊!”忽听见一低沉的男音响起,凌与曹植均一怔,同时转头去看。

  眼前的这个男人,身材高大,着一袭灰色长袍,正是曹丕。他冷冷地望着凌,精眸里映出高深莫测的光芒。

  来者不善,凌暗中握紧了拳头,心生警惕。

  “大哥怎会来此?”曹植一改方才嬉笑的神情,面色深沉地问道。

  曹丕又扫了凌一眼,才对曹植说道:“我来看看你新结交的好友。”

  凌便上前行礼:“小生凌,见过大公子。”

  “小生?”这两字似乎是从曹丕的齿缝里挤出来,眸中利芒乍现,寒光一闪,他腰间的长剑已然出鞘。

  凌一瞥见曹丕眸中闪过的精光,手便按上了剑柄,见他出剑,立时便想拔剑去挡,随即想起孔明告戒她的话“争强好胜只会使你成为众矢之地,你必须学着将锋芒藏起。”且曹丕虽出剑迅速,但并无杀气,转念即想,她遂笔直地站着,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曹丕一剑便挑开了凌束发的缎带,长发瞬时随风飘散开来。他一手熟练地收剑回鞘,而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凌束发的银色缎带。

  事情发生得太快,凌只微怔了下,很快便冷静下来。她不慌不忙地伸出手,随意梳理着长发。

  可一旁的曹植反应不过来,他有些惊诧地问道:“凌,你,你是女子?!凌别过头淡淡地看了曹植一眼,默不作答,只是继续梳理着长发。

  “三弟竟和一位女子称兄道弟,这倒是很有趣。”曹丕脸上露出讥讽之色。

  “大公子因何认为和女子称兄道弟是件有趣的事?是瞧不起我是个女子么?”凌缓缓地放下手,长发已服顺地披在身后。

  曹丕估不到凌会有此一问,当下竟无语回答。

  “自天地存在之时起,人类社会便是在男子制定的游戏规则下运转。首饰、华服只不过是男子为女子设定的符号罢了。”凌顿了顿,抬头见曹丕与曹植正吃惊地看着她,便冷笑着往下说,“其实众多女子也同样怀有抱负,怀有理想的。但是男人却用精美的物质,无聊的伦理,将女人诱惑到近乎无知的地步。什么‘三从四德’,根本就是屁话!”

  说到这,凌缓步来到曹丕面前,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如果今日我站在大公子这个位置,有着和你同样的权力与地位,我敢说,我绝对会做得比你更好!”

  “放肆!你竟敢对我口出狂言!”曹丕怒斥道。

  凌轻蔑地瞥了眼曹丕已握上剑柄的手:“大公子手握剑柄,倘若长剑此时出鞘,目标应该不会是我的发带,而是我的项上人头吧?”

  曹丕闻言,握住剑柄的手突然收紧,随后便放开了。他再不发一语,只是用幽黑的深眸定定的看着凌。

  而曹植已健步上来,挡在凌身前。

  空气中仿佛传来擦枪走火的意味,三人无声的对峙着。

  “罢了,今日我还有要事,便不与你计较了。”曹丕眼眸一转,率先打破僵局,回身便走。

  “且慢!”凌清喝一声,“请大公子将小女子的发带奉还!”这条缎带几经周折,才到她的手里,她一直爱若珍宝,绝不能失去。

  “哦?”曹丕看了看手中的缎带,心中一动,“我若不还,你又当如何?”

  “你!不要欺人太甚!”怒火立时窜上凌的脑门,险些将她的理智烧得精光。

  “哼。”曹丕挑起嘴角,轻笑着,转身便朝门口走去。她越是在意那缎带,他越是不还给她。

  “你站住!”凌一把抓住了曹丕的长袖,绕到他的面前,“将缎带还来!”

  曹丕微微挑起眉,睨着拽着他长袖的手。“你让我站住?”好大的胆子!

  “还来!”凌恶狠狠地说道,她的耐性已被他磨光了!

  “有本事自己来取吧。”曹丕黝暗的目光停在凌那双像火焰般灼亮的双眸上,在当阳第一次看见她时,便觉得她像烈日,会散发出亮眼的光芒,而他,向来最厌恶耀眼的东西,那会让他有种想要亲手摧毁的冲动!

  曹丕身形晃动,便想挣脱,无奈凌并不是一般的女子,气力挺大的,一时间竟无法挣开。

  “大哥,凌,快住手!”曹植见状,赶忙上前想将二人分开。

  混乱中,三人搅着一团,也不知撞到了什么,只听“当啷”一声,青瓷熏炉从书架上掉下,砸在地上,摔得粉碎!

  三人立时停止了动作,面面相觑。

  这下糟了,把曹操最钟爱的瓷器打破了!该怎么办呢?凌在心中哀叫道。

  “你们在这做什么?”突如其来的威严声音,让三人同时一僵,齐齐转头去看。

  只见曹操身穿官袍,想是刚从朝上回来,他站在院子中央,面上毫无表情。

  瞬间,三人犹如掉进寒意彻骨的冰窖里,遍体生寒。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