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我与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最后一吻

我与诸葛孔明 深水城.QD 5992 2005.07.06 09:16

    法坛很快便建好了,孔明便于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沐浴斋戒,身披道衣,跣足散发,来到坛前。

  他回头嘱咐鲁肃道:“子敬可以去军中相助公瑾调兵。如果我所祈不灵验,你们可不能怪罪

  于我。”

  “那是自然。”鲁肃答应道,行礼别去。

  孔明又嘱咐守坛将士:“不许擅离方位,不许交头接耳,不许失口乱言,不许失惊打怪,如违令者斩!”众兵士皆领命各归各位。

  孔明缓步登坛,观瞻方位已定,便盘膝坐于蒲团之上,朝天祷告。

  而凌遂将香炉点燃,将水注入罐盂中,完毕后,便手捧法器,静静地站在一旁。

  少倾,孔明便下坛入帐中少歇,令众兵士更替吃饭。他一日上坛三次,下坛三次,却并不见有东南风。

  不断有兵士来打听消息,想来周瑜应该是等急了,凌便偷偷下坛,骑上马,往周瑜大帐去了。

  一入大帐,便见周瑜、程普、鲁肃等一班军官,均已披挂整齐,早早地在帐中等候。

  周瑜忙得不可开交,一面谴使去报孙权接应,一面调兵谴将,只等东南风起,便起兵出战。

  见凌进来,鲁肃连忙问道:“情况如何?”

  凌指指天:“你自己看吧!”

  二人出帐观看,已经是近夜了,只见天色清明,微风不动。

  鲁肃急了:“孔明说错了吧?隆冬时节,又怎会有东南风?!”

  周瑜也出了大帐,他抬头看看天,肃然道:“我想孔明并未说错,我们再等等。”他回头对凌说,“凌,我这边并无大事,你还是回孔明那去吧。”

  “呵,大哥,我只在这稍留片刻,等东南风起,我就回去。”凌微笑道。

  周瑜微一皱眉,看似淡然道:“随你意,但此时开战在即,切不可四处乱跑。”

  将近三更时分,忽听帐外狂风骤响,旗幡翻动不已。

  众人出帐看时,见旗脚竟飘往西北方向,霎时间东南风大起。

  周瑜见状,便立即唤集诸将听令。众兵将得令,个个磨拳擦掌,准备痛快厮杀一番。

  凌抬头看向天空,天已然暗沉下来,东南风大作,风中飘荡着浓浓的危险气味,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临了!

  她立刻翻身上马,往法坛方向赶去。

  凌赶到法坛时,孔明已经下坛来,脱下道袍,换上了白色的儒生长袍。

  见凌飞马赶来,孔明也不问她去了哪里,只说道:“我要立刻到夏口与豫州会合,现要赶往前面的滩口。”

  两人遂来到滩口,静候接应船只的到来。

  “孔明,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离别在即,凌的心头忽然跃上一丝不舍。

  “傻丫头,待你医好了公瑾的病,我便会来接你。”孔明的唇畔绽出浅笑,“或者,你厌倦了在江东的日子,此刻便想随我回夏口了?”

  凌转了转眼珠:“不,我会老实地留在江东,等大哥的病情稳定下来,我一定立刻去找你。你不用担心我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凌,你聪慧有余,而沉稳不足,将你留在江东,我确有些担心,但并不想阻止你留下。倘若你一直留在我身边,所见所闻都有局限性,是时候放你出去磨练了……”孔明语调悠然地说道,但心中却一点也不轻松。

  凌微皱眉,并没开口,只是静静地听孔明往下说。

  “虽有公瑾照顾你,但万不可自恃学了一招半式,便事事强出头,武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争强好胜只会使你成为众矢之地,你必须学着将锋芒藏起。”孔明抬头望着夜空,嗓音渐渐放柔,“留在江东是你自己的意愿,而我会让你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他徐徐地回过身来,深眸里闪着璀璨的光芒,那光芒可以使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悄然褪去。

  凌定定地看着他,觉得自己正置身于梦境之中。

  淡淡的月光下,孔明雕塑般完美而颀长的身形在移动,他以同样的神情,同样的姿势转身,月光将他周身裹上一层朦胧的辉华,这样的他,让凌感到有些晕眩。

  孔明缓缓伏下身,将前额靠着凌的颈肩处,低沉而沙哑地说道:“我想,我是……”

  这时只听一声洪亮的叫唤:“军师,凌弟!”

  凌赶忙回头,一艘快船正朝他们驶来,船头端立着一位英勇挺拔的将军,正是赵云。

  “子龙哥!”凌欢呼一声,朝赵云跑去。

  赵云单手便将凌抱起,在空中转了个圈,大笑道:“许久不见,凌弟的精神还不错,就是气色差了点。”

  凌稳稳的落地,朝赵云做了个大鬼脸:“我在这里出生入死,你在家安然坐着,当然神清气爽啦!”

  “凌弟,你……”赵云哭笑不得,不知该说凌什么才好。

  “咳,”孔明清咳一声,说道:“赵将军,我和凌还有些话要说,你先回船上去待命吧。”

  “是!”赵云向孔明深施一礼,抬头看了看凌,便回船上去了。

  “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么?”看孔明谴开赵云,凌微偏着脸斜睨着他,带着女子特有的娇媚与天真,“放心,没事的,我会乖乖的,不会去招惹危险的事情啦……”

  她此刻微偏着脸看人的模样十分动人,令孔明的心波动了起来,想着即将到来的分离,他首次放任自己的感情,任由心底的意念主导身体的行动,手臂微一使力便将凌拥到胸前。

  “凌儿……”孔明的下颚柔柔地磨蹭着凌的发顶,口里如梦呓般喃喃说道,虽是如此亲密的碰触,但仍无法趋走他心底逐渐扩大的不安。

  孔明嘴里亲昵的低喃,使凌的气息有些紊乱。他炽热的体温透过衣服熨烫着她的肌肤,撩快了她的心跳。

  这已不是她第一次被孔明拥在怀里,但此次的感觉却和以前完全不同,有些新奇、陌生、心慌意乱却不讨厌。

  凌能确切地感觉到孔明那充满阳刚气息的男人味道正层层将她包裹住,拥抱着她的那双手臂,是那么的有力,那么的温暖。

  凌的身子虽比一般男子瘦弱,容貌也比男性纤细秀气,但是因为她举手投足爽朗大气,遇事从不依赖别人,久而久之,很少有人发觉她是女子,连她都快忘记自己是女性,而这一刻,她终于意识到,孔明是个男人,而自己,是个女人了!

  “呃……”凌白皙清秀的脸隐隐染上两抹浅浅的红晕,有些惶恐地唤道,“孔明……”

  孔明紧紧地拥着凌,心头的浮躁和不安渐渐平息,或许他能借这次的离别,确认自己真实的心情。

  蓦地,他放开凌,伸出有些冰凉的手,扶住她的颈项,一个轻似羽毛的吻,如蜻蜓点水般,印上她的嘴角。

  “你……”凌还没来得及开口,孔明已经收回手,在她耳边淡淡却又坚定地说道:“凌儿,等我……”

  语毕,他便迈开大步,登上了船头。

  事情发生的太快,等凌反应过来,就只看见孔明优雅的背影,似雪的白衣,在她眼前越行越远。

  凌捂住胸口,心里莫名的悸动,不是因为孔明的拥抱,也不是因为他的亲吻,而是一股隐隐在她心里扩大的不安。

  凌总感觉,这是孔明和她最初的吻,也可能是最后的吻,似乎他们再见已是遥遥无期了……

  凌真想冲上前去,对孔明说:“不要走!”可是她的脚却如在地上生根一般,一动也不能动。她只能呆呆地望着那船渐渐驶离她的视线,耳旁仿佛还传来他那句如梦呓般的:“凌儿,等我……”

  凌无意识地走着,魂不守舍地回到大营。

  “凌,你为何在此??”小乔正从周瑜的大帐里出来,望见凌,便问道:“诸葛先生过江去了?”

  凌的头脑自方才起便是一团混沌,被小乔这么一问,更晕了:“他,他回去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发生什么事了?”见凌昏头昏脑的模样,小乔有些疑惑,“不曾见你如此失态。”

  “哪有发生什么事?没,没事。”凌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大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小乔不语,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凌。

  凌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垂着头,双手紧扣,脸颊仍然带着红晕,鬓发微乱,轻咬着下唇,一付局促不安的模样,完全没了往日的潇洒与从容。

  “呵……”小乔顿时有些明了,眼一瞟,望见凌发上扎的银色缎带,心中立时透亮,“凌,你发上所系的缎带从何而来?”

  “呃?”凌一愣,总算回过神来,“我也记不起来了,那日醉酒醒来后,这缎带便系在我的手腕上。”

  “这是诸葛先生向公瑾赢来的酬劳,”这丫头实在是迟钝得可爱,小乔只得提醒道,“他如此大费周章,是为了什么?”

  “啊,是为了什么?”凌仍是一头雾水,蒙蒙地问道。

  “凌,你和诸葛先生之间,并不如你自己想象的那么单纯,”看凌一时半会是不会明白的,小乔索性挑明了说,“他对你而言,应该不只是好友吧?”

  “不是好友?那是什么?”凌疑惑地瞅着小乔。

  小乔无奈地叹息:“你呀,一遇上这事,头脑就不那么灵光了。若由我嘴里说出,便失去意义了,你自己好好再想想吧。”

  “哦,”凌有些郁闷地说道,“小乔,开战在即,你不去探望大哥么?”

  “身为大将,便不能儿女情长,即使我再担心他,也不能随他上阵杀敌。”小乔望向远方,面色平和,“我若在他身边,只会使他平添牵挂。我能做的,便是留在这里,祈求上苍,望他能得胜归来……”

  “小乔,你在这里耐心等待,大哥定会平安归来,我还有事,先行一步。”凌忽地想起什么,负着手,旋身迈开大步往周瑜大帐走去。

  中军大帐里,周瑜身着白袍银甲,正意气风发的指挥部署着,一切准备妥当,只等黄昏举兵。

  看凌来了,周瑜便笑道:“凌,要与大哥一同出战么?”

  凌默默地点点头。

  周瑜见凌如此沉默,便打趣道:“凌有什么烦心事吗?说于大哥听听!”

  “我没有烦心事,只是方才见过小乔,她十分担心你的安危。”凌抬眼,小心地观察周瑜脸上的表情。

  “登台号令威严,跃马勇冠三军,上能报吴侯知遇之恩,下可荣妻荫子,此是我平生之愿。”周瑜微挑剑眉,温和的笑容徐缓地浮了上来,“小乔深知我心,每逢我出战,她即使心中牵挂,也无半点怨言,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凌琥珀色的眸子涌上由衷的笑意,周瑜与小乔果然是珠连璧合的一对,一个男子有再大的作为,而没有似水柔情也是枉然,世人皆将小乔之配周瑜传为佳话,他们是真正的幸福……

  忽听帐外有人来报:“开船出战了!”

  凌‘霍地’站起,便想往外走去。周瑜长臂一伸,拦住她的去路。

  “大哥,你不会是想让我留在这里吧?”凌皱眉问道。

  “孔明都阻止不了你,何况是我。”周瑜将双臂抱在胸前,“我只是有话要同你说。”

  “什么话?”凌不经意地随口问道。

  “那是,你,你与孔明是不是……”周瑜说到一半,忽又停下。

  “是不是什么?”凌走向前一步,想听个仔细。

  周瑜也往前踏了一步,他在凌耳边轻声道:“你莫非到如今也没明白孔明的……”

  他的声音实在太轻了,后面的内容,凌一个字也没听清,便抬起头想问个明白。

  周瑜截住话题,转口道:“傻丫头,这事还是由你自己想通比较妥当。”说罢,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下凌的额头。

  “等一下,大哥,你怎么和小乔一样,话都只说一半的?”凌摸了摸额头,追问道。

  “凌,我们出发吧!”周瑜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一甩银色的披风,往帐外走去,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大哥!”凌不死心地唤道,悻悻地跟在他后头,也往外去了。

  大船驶近曹营,只见前方浓烟滚滚,想是黄盖已经得计了。

  东南风愈刮愈猛,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顷刻间,曹军的战船都燃烧起来,而因为船只都被铁链锁住,无法散开。放眼过去,满江的火,满江的烟,上下通红,曹军水寨已笼罩在一片火光中。

  周瑜、程普率领韩当、蒋钦、周泰等部将兵分三路,往曹军水寨攻去。

  曹兵这时哪还能抵抗,水里火里,乱钻乱跳,烧死的、淹死的和死在刀枪之下的,不计其数。

  凌站在周瑜的大船上看得真切,江面上早成火海,水寨也烧成一条火龙,曹军已溃不成军,皆往陆上逃窜,一时间,四面喊杀声震天。

  后人有诗曰:“魏吴争斗决雌雄,赤壁楼船一扫空。烈火初张照云海,周郎曾此破曹公。”

  唉!这就是战争!如果曹操胜了,江东沦陷,那八十一州的百姓,便可能处于水生火热中。

  但曹操的八十三万人马,也是人命,同样宝贵,如今便这么白白地牺牲了。

  千古流传的赤壁之战,竟是这般的血腥,这便是战争的悲哀,是不可避免的历史产物。

  等一下,历史?既然是历史,那她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她又是谁?想着,凌忽然一震。

  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记载的周瑜都是在三十六岁时便病死了。

  但是,如果她将周瑜的病治好了,那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年轻就去世了?

  自凌来到这个时空,她便一直谨守本份,只是做个历史的旁观者,不去干预任何事。可人非草木,随着步步深入,她对周瑜已产生了真挚的兄妹情,无法对他的生死不闻不问,置身事外。

  到底要怎么做呢?凌低头冥想,冷不防船身剧烈晃动起来,她恰巧站在船沿边,脚下一滑,顺势被甩了出去!

  “凌!”周瑜迅疾地回身想拉住凌,但已太迟了!

  嘶啦!一声,周瑜扯落凌的一片衣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凌落入江中,被滔滔的江水卷走!

  “不!凌!”周瑜见状,甩掉披风,脱掉铠甲,便想跳下江去。

  “都督!都督!不可啊!”一旁的将士死死地拉住周瑜。

  “我要去救她!她是我的妹子啊!”周瑜厉声叫道,“你们快放手!”他已经失去周玲,不能再失去凌了!凌若有个好歹,让他如何向孔明交代啊!

  “都督,请冷静,凌确是你的妹子,但你所指挥的数万江东兵士又是什么?”程普低沉的声音从后头传来,“你如今是东吴的三军大都督,请不要忘了你的身份!”

  “诸位放手吧!我不会做出不和身份的事。”周瑜停止挣扎,脸色冰冷如寒铁,“众将士,各归各位,转换船只方向,与甘宁、吕蒙会合。”

  “是!”众将便各自领命去了。

  周瑜转身吩咐道:“韩当,你立即带上水性好的兵士,下江去寻找凌。”他神情一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韩当领命去了。

  “都督,凌吉人自有天相,定会化险为夷。”程普见周瑜仍是忧心忡忡,遂劝慰道。

  “但愿如此……”凌,你一定要平安啊!周瑜望着激流澎湃的江水,强忍着心中的痛苦,喃喃道。

  再说凌一时分神,猝不及防地掉进江里,看着江面上四处漂浮的曹兵尸体,她强自镇定,自己会游泳的,不用怕。

  可如今是隆冬,江水冰凉刺骨,凌还没游多远,便觉得呼吸困难,心脏一阵刺痛,手脚渐渐开始无力。

  一个大浪打来,凌顿时喝了好几口水,不行了,她感到身体像铅块那么重,再也无力划动手脚,身体直往江底沉去。

  好后悔没和孔明一起回去,如果能活着再见到他,她一定会听他把话说完,可惜……

  孔明……凌陷入黑暗中,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唯一想起的人,只有他,只有他……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