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我与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踏足江东

我与诸葛孔明 深水城.QD 4940 2005.06.26 21:55

    “哦……”凌低吟着,才想起身,一阵撕裂般的痛楚让她又跌回塌上,“已经是晚上了?”

  “恩,你昏睡很久了。”孔明伸手将她扶起,“伤口还是很疼么?”

  “呃,有一点。”凌抬头看着孔明温暖而明亮的黑眸,“不过已经没大碍了。”

  “那便好了。”孔明的语气中带着担忧,“凌,我思索再三,你,你还是回草庐去吧……”

  “为什么?”凌稍愣了下,随即便明白过来,“你是怕我适应不了这残酷的战争?还是怕我无意中便丢了性命?”

  “两者都有。而且,我感到你对我已心生排斥,”孔明将目光缓缓转向舱外,“你天性善良,与这血腥的战场格格不入,如果勉强留在这里,我怕你终有一日会……”

  “战争作为一种手段,是暴力行为,本身无所谓正与邪,关键在于谁来使用它。”凌徐徐地靠向舱壁,长叹道,“奸佞而有野心的人,以战争来称霸天下,大军过后,一定有残杀、争夺与混乱产生,这真的是我所不愿见到的……”

  孔明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锐利,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弹,但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听凌继续往下说。

  “真正会用兵的人,是讲求保护和平秩序的人;真正的仁人君子、有道之人是能使平民百姓与君主有共同的认识,可以为那共识而死、而生,从不畏惧任何艰难与险阻。”凌如玻璃珠般美丽清澈的双眸凝视着孔明,“而你,就是用‘仁’与‘道’来控制战争的人。”

  “战争必将严重损耗国力,只有不得已时才需要战争。发动战争,并不是我的本意。”孔明深邃的眸子微微敛下:“我会将战争放在更远大的目标之下,审慎地思考,冷静地处理。”

  “当我想通这一点时,我便不后悔和你一起出草庐,也完全能体会你的苦衷。”凌阴柔唯美的脸上扬起一丝若有似无的淡淡笑意,“大丈夫立世当有为,必要留下值得自豪的回忆,所以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危。如果有一天,我因此而丧命,也决不后悔,这样的人生,一生一次足矣!”

  孔明一瞬不瞬地望着凌,墨色的双眸在夜色的反光中隐隐地透着一丝翡翠绿,他的心弦已然拨动。

  很难有人能懂他,他是个谜。

  但是无论何时,凌永远是最好的听客,他的心思只有她能听得懂,只有她知道他心中的苦闷与悲切。

  她懂他,就像剑与鞘、琴与瑟一样,剑由心发,音随心动。

  明知前途凶险难测,但他依旧义无返顾地踏上了这条不归路,他淡然,置生死于度外,因为他毕生的追求就在这里;而凌,虽是女子,却怀有和他相同的信念,冷然地注视着眼前地一切,默默地给予他最真切的支持。

  有一类人是要为历史负重的,他们自身的悲剧挽救了历史,由于他们,历史才没有成为一条肮脏的河,历史才成为一首久远的歌。

  而孔明,就是这样一种人。

  凌从不后悔跟随着孔明,哪怕要耗尽她一世的光阴和毕生的精力,和他在一起,生命便充满奋发与无常的哲理,让人有信心去迎接生命中的一切苦难与挫折。

  再也没有人开口,所有的言语在此时均已失去效用。

  船缓慢地前行,夜色下的江面,粗拙又不失豪放,四周景色的轮廓如浮雕般沉浸在暮色微明中,只有高挂的月辉泻下几许绯白,萤火虫提着灯笼从人们的眼前倏忽闪过,在万籁寂静中,解释着自然万物的生命运动……

  不日,两路人马均至江夏,众人齐聚共议良策。

  孔明道:“现如今曹操势力太大,我们并无抵抗之力,不如和东吴孙权联手,两方互为援军,使南北相持。”

  众人皆颔首:“这个办法可行。”

  “既如此,我即日便动身去江东,说服孙权联合抗曹。”孔明轻摇手中的鹅毛扇淡然道。

  适时正逢江东孙权差鲁肃来一探虚实,孔明便与他一同前往东吴。

  **************************************

  凌悠闲地靠在船头桅杆上,温柔的风轻拂上她的脸,感觉好舒服。

  “你怎么在这里?”孔明不知何时也上了甲板,“莫非你会晕船?”

  “呵……”凌不由地轻笑出声:“怎么可能?”

  二十一世纪时,凌的家在厦门,她是在海边长大的,且泳技很好,怎么可能会晕船?

  家?想到这,凌仍感到一种莫名的寂凉,心里涌动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家,她从来就没有家……

  当心中首次拥有深藏的秘密时,她便尝到了寂寞的滋味。从此以后,寂寞便不时困扰着她。寂寞时光,感到孤独,感到现实的残酷,感到世间亲情、友情和爱情皆与她无关,百般无奈,那曾近似绝望的心绪……

  刷!一条披风适时罩上凌,把她盖了严实。凌在披风里整理好情绪,才把头探出去。

  “江上风大,披上吧!”孔明微微笑道,口吻里透出淡淡的关怀。

  “谢谢你……”凌轻轻地说,窘迫时看见孔明的笑容,似乎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

  凌抬头望向天,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天空是近乎透明的蓝,波光粼粼的江面上,鸟儿飞舞鸣啼,阳光细细的洒落在两人身上,他们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逸……

  船身忽然剧烈摇动了下,原来已经靠岸了!

  下了船,鲁肃把孔明等人安置在馆驿休息,遂先行去见孙权了。

  东吴的大街上都是雕车竞驻,骏马争持,茶坊酒肆喧闹鼎沸,华服珠履穿梭市集。

  成山的货搭和各色服饰的商人正在繁忙地交易着,语声沸腾如滚水,食物的浓浓香气氤氲升腾着,袅袅在市集上空慢慢散开,勾得人垂涎欲滴。放眼望去,街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好不热闹。

  凌与孔明并肩在喧闹的市集中穿梭着,凌有些疑惑地问道:“如今我们已身处险地,你竟还有心情在此闲逛?”

  “面对逆境,而有平和之气的人,是王者;能有等闲之气的人,是霸者。”孔明的双眸漆黑如夜,“而我只是山野村夫,有的只是松散之气……”

  “呵,面对逆境,有松散之气的人,是智者。”凌当下便明白了,孔明对这趟江东之行,早已是胸有成竹,她眼波流转,深沉地凝视着孔明。

  孔明没有回答,面上仍挂着浅浅的微笑,一派的冷静与从容,随意与无谓。

  一辆马车带着摇铃声蹄嗒蹄嗒的从他们身边掠过,人流在车夫的吆喝下被强行地分成了两列。人很挤、很多,凌无法看清前面,也望不到孔明,只得顺着人流,被动地跟着向前面艰难移着步伐。

  “孔明……”正当凌踮起脚尖,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左顾右盼,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孔明清亮的嗓音在她耳后轻轻响起,“我在这里,抓紧我的手,不要再走散了。”

  “唉,人好多……”凌拭了拭额上的汗,反手紧握住孔明的手。孔明的手匀称而有力,很温暖,很安全。

  凌默默地走着,低头看着交握在一起的一大一小的两只手。男女的差异竟是如此明显,手掌相差这么多……可是两个大男人这样手牵着手,走在人来人往的路上,似乎有些不妥……忽地,她想起,前些天自己受伤时,是谁为她包扎上药的?难道是孔明?

  不会吧?这个认知让她一震。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是女儿身的真相岂不是让孔明知道了?不,依孔明的睿智,怕是一早就发现了。但是他为什么不明说呢?要问他么?凌心烦意乱地想着。

  罢了,既然孔明没有问,那自己也不先说,有些事情暧mei不清反而更好。

  两人默不作声地走了一段路,凌发现在如此喧闹的市集中,却有一处冷清的摊子,一处卖饰物的小摊。

  凌挣脱孔明的手,缓缓走近,货架上琳琅满目地挂满各种各样的发簪、手镯、项链……但真正吸引她目光的却是一条银色的缎带。

  凌伸手将缎带拿起,定睛望去,只见白丝绵缎,银线缕图,光滑柔软,一看便知质料上层,缎带之上绣着几只蝴蝶,虽同是银白的颜色,却深浅有致,极为活泼。

  “我也看中这缎带了,”一把犹如黄莺出谷的嗓音柔柔扬起,“不知公子可否割爱?”

  凌急忙抬头,好一个美人!

  只见她面如满月,目如秋水,绿柳细腰,乌黑的长发只随意一挽成髻,浅插着枝碧玉簪,身着青衫,白素罗裙,不着任何脂粉,显得自然秀丽,莲步轻移,飘飘然如月宫仙子一般。

  “这是男子束发之物,不知夫人要它何用?”凌微施一礼,从容问道。

  美人柳眉稍颦起,微启红唇:“这缎带我是买来赠予夫君的……”

  “哦,既如此,小生便不夺人所爱了。”凌释然道,双手将缎带奉上。

  此时摊主已从摊后立起身来,是个有些发福的中年妇人,她脸上满堆笑意,向那美人躬身行了个礼:“民妇拜见都督夫人。”

  都督夫人?难道是小乔?凌连忙转头望向孔明。孔明冲她摆了摆手,她立时会意。

  凌连忙上前行礼:“小生凌,见过都督夫人。”

  “凌,谢谢你。”小乔接过缎带,绽出一抹笑意,“今日我还有要事,来日再答谢。”说罢,冲凌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去了。一旁的随身丫鬟利落地付了钱,也紧跟上走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小乔……”凌喃喃道。

  孔明上前轻拍了下她的头:“怎么了?我看得出你很喜欢那缎带,为何轻易便将它让给别人?”

  “她是都督夫人,我怎敢不让?”凌抿了抿唇。

  “呵,在你还不知晓她是小乔时,你已将缎带让给她了。不是么?”孔明一脸淡笑。

  “恩,其实我真的很喜欢那条缎带……”凌将双手交叉在身后,慢慢地往前走去,“如果我硬买下它,那也只是我一个人高兴;但是,如果是小乔买下它,送给她的夫君,那就是两个人的快乐了。”说罢,她回身望向孔明,眼眸里闪着幽柔的光芒。

  孔明缓缓地扯起嘴角,一丝清澈和煦如阳光般的笑意扬起,这就是凌,看似对世事蛮不在乎,冷然而恬淡,实则她却有着一颗善良如稚子的心……

  ********************************

  接下来的几日,孔明便没有这么空闲了。他整日与众人商议,如何说服孙权联和抗曹,凌在一旁百无聊赖,便独自一人四处转转。

  凌一向喜静,便避开热闹的市区,专挑人烟稀少的街道漫步,悠闲的欣赏着沿途的景致,没有游人,没有喧闹,没有尘世的烦躁,这样的沉静……

  走着,走着,前方一所别致的院落吸引了凌的注意。红墙绿瓦,苍翠的藤条爬满了墙沿,最引人入胜的是墙头伸出的一蔟秋海棠,淡淡的粉紫色令人遐想流连。

  便在这时,忽听“当啷”一声,墙内竟有琴音响起。

  起初极低,渐渐扬起、拔高。由高而低,越舒越远,好似能到达天际的最远处,既轻灵清越,又沉着浑厚,或舒缓或激越或凝重,让人真正体验到了余音袅袅、神游清虚的韵味,宛如一炷清香在空中飘然起舞。

  那琴音就好似已坠入凌的心湖,泛起层层涟漪,在心底缓缓荡漾开去,让身心俱化,恨不能随乐起舞,忘却一切红尘俗物。

  凌久久的站立在墙角,心中突生想见见这弹琴之人的渴望。她本不是个好奇多疑的人,如今却做出一件连自己都瞠目结舌的事,翻墙入院。

  虽已是秋天,但院里的植物毫无衰败,皆郁郁青青,傲然挺立,那又浓又翠的景色,充满青春的气息,在柔柔的风中,轻轻的摇曳。

  凌悄悄走进,只见院中央的亭内,似乎有人影晃动。离得太远,看不清样貌,只隐约看见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凌贴着树丛,缓缓走近,想看得更仔细些,听得更清楚些。

  “是何人躲在那里?!”就在此时,忽听得一声低沉的断喝。

  自己并未发出任何声响,是怎么被发觉的?凌大惊,抬眼望去,亭中那男子已如大鹏般掠了过来,手中青光乍闪,一股剑风迎面刺来!

  凌急急地错身,险险的避过剑锋,可凌厉的剑气还是将鬓旁的几缕头发齐齐地削断,顺带着在她的脸颊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剧烈的动作扯动了腹部未愈的伤口,凌痛得倒抽一口凉气,竭力反手抽出腰间的长剑,手腕一翻,剑锋飞抹,剑招悠然而出,轻灵幻变。

  那男子一愣,显然没料到凌的剑法如此精妙,抖手刺出三剑,剑尖三点,分点凌右手脉门、右肩及颈项,这三剑连环相叠,相辅相成,甚是凌厉。

  凌大惊之下,只得撤剑后掠。

  岂料那人犹未死心,提剑又要刺来。

  当下凌避无可避,挡无可挡,心里哀叫道:“我命休矣!”

  “公瑾,快住手!”一旁的女子急急叫道。

  剑尖在离凌咽喉不到一寸的地方及时刹住,凌顺缓了气息,抬眼看去,正对上一双熠熠发光的深眸。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