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我与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疑惑重重

我与诸葛孔明 深水城.QD 6258 2005.06.30 08:51

    凌反手扣住周瑜的手腕,只觉脉搏细弱。赶忙伏首到他的胸前,听得心音遥远而轻微。再抬头看他的脸,只见他面色苍白,额上冷汗滚滚,气急如窒!

  这是心脏病发的症状啊!难道周瑜有心脏病?所以才会年纪轻轻地便病死了?!

  “‘凌’儿,‘凌’儿,是我害了你……”周瑜忽然睁大双眼,紧抓住凌的手!

  “都督,不要说话……”强压下内心的惊诧,凌软声细语地劝慰道,以缓解他紧张的情绪,阻止他再度开口,免得再去刺激到他。

  周瑜为什么一看见她,就心脏病发了?难道她与谁十分相象么?是因为她今日穿了这身衣服么?无数念头在凌脑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过,她猛地一甩头,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救人要紧!

  周瑜这时意识已有些不清了,似乎已陷入昏迷中。凌立时将他平放在地上,伸手解开他颈、胸、腰部的衣服,保持他的舒适和呼吸的通畅。

  随即凌便在周瑜胸口上方,心前区位置拳击,使心跳复舒。但不见成效,遂继行心外按摩。

  此时,孔明也进帐来。望清帐内的一切,他也没多问,只将桌案上的烛火点燃,便于凌救人,随后便静默地在旁看着。

  虽在不停歇的做心脏按摩,凌仍不敢大意,掏出随身携带的针灸包。自与静慧师太学医,针灸包就从没有离开过她的身。

  凌抽出银针,迅疾且果断地刺内关穴,针尖向内心端,努而刺之,轻捻慢转,行针布气,随针上下,呼吸出入,得气后留针停顿。

  时间慢慢地流逝,孔明抬眼望去,凌的额上已渗出不少晶莹的汗珠,呼吸略显不稳,想是有些疲累了。

  凌抬手再针周瑜的哑门穴,针入8分深,平补平泻,以知为度,不留针。

  终于,周瑜的心跳慢慢稳健起来,呼吸稍显平稳,面色也渐渐好转,想来已脱离危险了。

  “孔明,帮我把他扶到榻上去……”凌缓慢地站起身。

  孔明修长的手臂舒张,轻而易举地便将周瑜抱起,小心翼翼地放在榻上,为他盖好了被褥,再伸手搭在他的手腕上。

  此时,周瑜的脉象已显平和,心跳沉稳,已无大碍了。

  “凌,不曾想,你的医术竟如此精湛。”孔明抬袖轻拭凌额上的汗珠。

  “唉,我的医术称不上精湛,只勉强可以救人……”凌长吁一口气,经过方才又是西医又是中医的一番急救,她已疲累不堪。

  “公瑾……”门帘一挑,鲁肃进帐来,看见凌与孔明,不由地一愣,“孔明、凌,你们为何在此?”

  “哦,公瑾多喝了两杯,有些醉了,我与凌便在此照看他。”孔明不急不徐地道,“既然子敬来了,那我们便先行告退了。”

  “好,你们请先回去歇息吧。”鲁肃温言道。

  “晚安……”凌顾不得什么礼节,掩口打着呵欠,先往帐外去了,头已有些晕沉,她可真的累坏了。亏得今晚外头没什么人守夜,否则这一番大动静,还不得招来一片人,那就大大不妙了。

  “如此,我们便告辞了。”孔明颔首,随后也出了大帐。

  **********************************

  不到二日,便听说曹操将蔡瑁、张允两人斩首,并于众将内选毛玠、于禁为水军都督,以代蔡、张二人之职。

  鲁肃急冲冲地到来,凌正与孔明对弈,见他进来,两人相视一笑,来的好快!

  “凌,你真是料事如神啊!”鲁肃劈头就来这句,“曹操已将蔡瑁、张允斩首了!”

  凌微眯眼,轻笑道:“你今日来,不会只为说这句话吧?”

  “啊,公瑾请孔明过去议事。”鲁肃连忙说道。

  鲁肃带路,孔明在前,凌在后,入了周瑜的大帐。

  凌不露分毫地审视着周瑜,他的面色虽仍有些苍白,但双目已恢复了神采,想来应是无碍了。

  坐下寒暄一番后,周瑜半真半假地问凌:“你为何在两日前便知道蔡瑁、张允将为曹操所杀?果真是神机妙算么?”

  凌暗自心惊,悔不该逞一时之快,为自己惹下大麻烦。

  转念疾想,她淡淡答道:“曹操素来多疑,本就对蔡瑁、张允心怀揣测,此二人性命不保是迟早的事。”

  周瑜听后没有言语,只用墨黑的眸子精明的打量着凌。

  凌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低头不停绞着手指。

  一旁的孔明也不发一语,低眉垂目,轻摇手中的鹅毛扇。

  周瑜眸光一转,便问孔明:“即日将与曹军交战,水路交兵,要以何种兵器最为有利?”

  “大江之上,自然是以弓箭为先。”孔明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周瑜,缓缓开口道。

  周瑜面色平和,轻笑道:“孔明说得有理,但如今军中弓箭紧缺,便扰烦孔明前去监造箭,以备大军使用。”

  “公瑾既下令,我自当效劳。不知十万枝箭,可否够用?”孔明安然答道。

  周瑜有些惊诧道:“十万枝箭?数量未免太多,恐无法完成。”

  “曹军人数众多,非十万枝不可。”孔明坚定地说道。

  “既如此,孔明几日可办成?”

  孔明笑得十分轻松:“只要三日,便可有十万枝箭。”

  周瑜见孔明说得坚定,便试探道:“军中无戏言?”

  “军中无戏言。”孔明一口答应。

  周瑜见状也不罗嗦,马上吩咐置酒相待:“等十万枝箭造完之后,再有酬劳于孔明。”

  “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开始监造。到第三日,公瑾便可派五百兵士到江边搬箭。”孔明端起酒杯,饮了数杯,便领着凌起身告辞。

  “孔明,请稍等,我尚有些私密之事想与你细谈。”周瑜忽然出声将孔明叫住。

  “不知公瑾还有何事?”孔明停下脚步,回身朝凌与鲁肃使了个眼色,两人立时会意,先行往帐外去了。

  “孔明真能在三日内造好十万枝箭?”周瑜微皱眉问道。

  孔明高深莫测地笑道:“公瑾既已托付于我,我自当尽力,成或不成,三日后便可见分晓。”

  周瑜见孔明无心回答,遂转换话题:“那****病发之时,是何人救我?”

  “是凌。”孔明略微一怔,不曾想,周瑜竟如此直接地发问,但他仍平淡地答道。

  “那日在我身边的人,果然是她,莫非这真是天意……”周瑜神色飘忽,似有些迷惑。

  孔明眸中精芒乍现,瞬又敛去:“公瑾方才说等十万枝箭造完之后,再有酬劳。我就斗胆先向公瑾讨要一样东西。”

  “哦?是何物,只要我能办到,定交于孔明。”周瑜应允道。

  “我要公瑾发上的银色缎带。”孔明抿唇,好整似暇的看着他。

  周瑜微愣,伸指缓缓在桌案上画圈:“好,三日后,如孔明确能交出十万支箭,我自当将发带奉上。”

  “如此,一言为定。”孔明淡笑得仿佛磐石难撼,“我不打扰公瑾歇息了,先行告辞。”说罢,起身从容地往帐外去了。

  周瑜定定地望着孔明离去的背影,冷峻的脸上依然没有一丝表情,但是那双眼所射出的利芒,却让人心惊胆寒!

  出了大帐,孔明见只剩鲁肃一人仍在大帐外等候,便问道:“凌去了哪里?”

  “她方才说想去看看江水,大约是去江边了吧?”

  “哦,江边啊……”孔明望向远方,眼眸更显深邃。

  **************************

  夜空就如一块巨大的绒布,幽远而漆黑,寂寞而深沉,而繁星发出的点点微芒,却使这原本望似孤寂的夜空,稍显热闹。

  像是与星空那无声的热闹相映,滔滔的江水或汹涌湍疾,似天河奔泻,有“天被山欺,水求石放”的感觉。不由地令人扼腕,奔腾而下的江水与巨石会有怎样惊心动魄的碰撞与离别。

  江岸树林边,坐着一抹纤瘦的身影。

  已有些凉意的江风,柔柔地吹舞起她白色的衣袂,也吹动着岸边大树枝头的薄叶,她的身躯却丝毫未曾动弹,宛如那坚硬的岩石一般,似乎多年前便已停驻在此,风声之中,阴黯的林中忽地发出一声响动。。

  凌并未回头,只听树叶又是一阵响动,孔明清朗的嗓音随后响起:“凌,你果然在此……”

  “呵……你知道的,我一向喜静,越是人少的地方,我越喜欢去。”凌微闭双眸,享受着惬意的江风。

  孔明微甩长袍,在她身边坐下:“此处风大,你不怕着凉么?”

  “不会,风吹的我好舒服,看着这么美的夜空,似乎所有的烦恼都不见了……”凌抬头望向天空,喃喃道,“孔明,你不是精通星相么?给我说说吧。”

  “好,星空共分成三垣二十八宿三十一个星区。”孔明俊眉微扬,徐徐开口道,“北天极和近头顶天空分为三个区域称为「三垣」,他们分别是「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剩余的便沿着两极,将其切成二十八块,记为二十八宿,它不仅包括各宿星座自身,落在每一块里头的星座都属于这个星宿范围……”

  “好复杂哦,我家乡的星座就简单多了。”凌一撇嘴,截口说道,“依照我们那里的划分,现在是初冬,夜空中最好认的就是猎户星座。”说着,她手一指,“就是那个!”

  “猎户星座?”孔明一挑眉,顺着凌手指的方向看去。

  “恩,你看,座中α、γ、β和κ这四颗星组成了一个四边形,在它的中央,δ、ε、ζ三颗星排成一条直线,这是猎户座中最亮的七颗星。除了猎户星座,冬日里的星座还有大犬座、小犬座……”凌边说,边用手在地上画着。

  “恩……”孔明微颔首,并未开口,专心致志地听着凌这新奇而有趣的解说。

  “当然,最壮观的要属流星雨了!流星雨的形成和彗星有直接的关系。”凌眸光一亮。

  “慧星?”孔明有些不解,半闭着双眼,微靠着凌,轻声问道。

  “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凌挠了挠头,复又说道,“听老人说,人的一生一定要见到一次流星雨,否则人生会有遗憾的……”

  “是么……”孔明似轻快又似沉重地说道,声音渐弱。

  “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看流星雨,好么?”凌仰头托腮问道,孔明却半晌没回应。

  “孔明?”凌轻唤一声,忽觉得肩上一沉,回头去看,孔明竟然已靠着她的肩头,沉沉地睡去了。

  这几日,为防她再做噩梦,他一直守着她,想来一定也没有睡好。

  他太累了,至踏足东吴,他便没好好休息过。不,也许自他辅助刘备以来,他便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从不曾放松过。

  推开一片黑暗又陷入一团混沌,孔明好象穿过了无数道门,眼前却又总是竖立着一道道墙,在这样的重压下,他就犹如一个空罐子,从山崖上直直地坠落,发出巨大的响声,而后便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也许他也在寻找某一时刻的阳光,寻找在那阳光照耀下的鲜活的、美好的、甚至是甜蜜的东西。但此时他的灵魂深处折射出的,却是阳光下的阴暗与寒冷。这股阴寒,正透过孔明的身躯,明明白白地传达给凌。

  孔明喷洒出的温热气息,层层围绕着凌的颈项,她的心底浮起阵阵怜惜。

  他了解她的寂寞与凄凉,就象初阳那一抹粉红的闪耀,深深地照亮了她心中最黑暗的那个角落,那份关怀便在她心中zhan有永生不灭的位置。

  她此时的心境,宛如一片无垠的草地,绵绵嫩草绿得心里****无比,她几乎已忘了忧愁和烦恼,她走进与他的默契之中,似乎回到了纯净清澈的童年。

  知己难寻,寻到了是一种幸福,寻不到是一种痛苦。

  知己的确难寻,难在天长地久。也许,她穿越时空就只为了能与孔明在这古老的历史中相遇,虽只是刹那的交会,但情谊却历久弥坚,坚韧不摧。

  凌想她是幸福的,因为知己已在身边,孔明就在她肩上沉睡,轻微的呼吸声细细地在她耳边响起。

  细细地看着他沉睡中俊逸的脸,她的心,无声地叹息。

  她真的想为他分忧,孔明啊,告诉她,她要怎么样,才能帮得上他呢?

  再强的人也有疲累的时候,在他卸去防备,需要依靠时,就让她成为他的避风港吧……

  星空依然绚烂,树林依然幽静,江风依然轻柔,江水依然浩荡,但这一切并无意义,只有这两人并肩相依,沐浴在苍茫的夜色中,这一切才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诗情画意……

  ****************************

  第二日,鲁肃领了周瑜的命令前来一探究竟。

  “鲁子敬你未免也太多言了!”凌一见鲁肃,便想上前去揪他的衣襟,“你看你给我和孔明惹来多大的麻烦!”

  鲁肃竟推得一干二净:“你二人是自取其祸,哪能怪我。”

  凌狠狠地瞪着鲁肃:“下次别想我再和你说一句话!”

  “凌,够了。”孔明适时打断他们,慢悠悠地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用。只希望子敬能借我二十只船,每船要军士三十人,还需青布、稻草等物。这些东西有何用,子敬先别问,还请不要将此事告知公瑾,如此第三日包管有十万枝箭。”

  鲁肃答道:“此次我定不会同公瑾说的。孔明所借之物,我尽快替你筹备。”说罢,他便起身告辞了。

  鲁肃果然没有把事情同周瑜说,他私下调了二十艘快船借于孔明,每船各配了三十名军士,还有布幔束草等物,尽皆齐备。

  孔明吩咐兵士,将青布绷上船身,并在船的两边扎上许多稻草人,一切准备妥当,两天过去了,却不见孔明有任何动静。

  到第三日四更时分,孔明秘密地将鲁肃请来,一同上船。

  “凌,你不和我们一同去么?”临上船,孔明又问道。

  “不了,你们去就成了,我还是老实地呆在营帐里吧。”草船借箭,结果如何,凌早已知晓,便不想再去凑热闹了。

  “既如此,你便留在营里,早些去歇息。”见凌留意已决,孔明也不再多说,嘱咐了两句,便与鲁肃上了大船。

  凌定定地站在原地,直到二十艘快船都驶出视线外。

  其实她这次没有与孔明同去,最大的原因,她想去找周瑜问清楚些事情,包括他的病,还有他口中的‘凌’儿究竟是谁?

  正当凌想转身之际,有一艘快船靠上岸来。

  凌定睛看去,在丫鬟与侍卫的扶持下,从船上下来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正是小乔。

  “小乔?”凌又惊又喜,赶忙快步上前迎接。

  “凌。”小乔面露喜色,“你为何在此?”

  “呵,说来话长。”凌避重就轻地道,“你来此,是为了探望都督的病么?我正想去找他呢!”

  小乔微发怔:“你找他何事?”

  凌脸色沉了下来:“其实都督的病情已有些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怕是……”

  “凌,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小乔稍向旁张望了下,回头嘱咐侍卫与丫鬟,“你们在此等候片刻。”说罢,拉了凌的手,往江边的树林走去。

  “凌,关于公瑾的病,我希望你不要再与其他人提起,能守住这个秘密。”慢慢地走进幽暗的树林,小乔正色道,“公瑾的病,你能医治么?”

  “呃……”凌稍作思量,便答道,“都督的病,我是可以医治的,但需要时间。”

  小乔面上已有喜色:“如此,我在此先谢过了。”

  “对了,小乔,我还有事要问你。”凌蹙起秀长的眉,“我是否和某人很相像?且此人与都督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小乔脸色一变,“你为何有此一问?”

  “前几日都督病发,神志不清时,认错了人,紧拉着我的手叫‘凌’儿。还有,都督府那间空置的闺房是谁的?”凌一一罗列,清楚分析,“但我想不通的是,都督口中的‘凌’儿应该是个女子吧?为什么你给我的衣服却是男子的?”

  “唉……如此看来,是瞒不住你了。”小乔微叹道,“凌,其实……”

  就在此时,黑暗的树林中,忽然窜出几名黑衣的蒙面大汉!

  迅捷,且无声无息。手里持着长剑,向凌与小乔掩扑过来!

  凌心中一凛,下意识地反手去拔腰间的长剑。

  但她的手刚触到剑柄,冰冷的剑锋已抵上她的脖颈,阴沉暗哑的声音随后响起:“想活命,便不要轻举妄动。”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