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我与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刻骨铭心

我与诸葛孔明 深水城.QD 5404 2005.07.21 15:42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元曲 徐再思 《双调 折桂令》)

  凌端坐在窗前,抚着琴,轻轻唱道。

  在这首曲中,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形象,被作者的生花妙笔勾画得栩栩如生。这位痴情女孩的魂灵儿早就飞走了,她甚至已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就好像只剩下一缕余香,日夜期盼着心爱的人儿归来。最难捱的还是夜深人静时,那种渗入骨髓的痛苦,如果不是过来人,是无法体会的。

  凌很早以前便会唱这曲,虽然对曲调和词句都很熟悉,但那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而如今,一弹唱起来,泪水似乎便要湿了眼眶。

  窗外沉沉的夜色后面,原本应该是月影西斜的美景,但今晚的夜空中没有月亮,风是湿润的,天正下着雨,雨势并不大,淅淅沥沥,飘飘洒洒,天空灰蒙蒙的,云层厚且冷。

  离开孔明已有一年了,但凌仍是那么地想着他。

  她常常想着与孔明在一起时,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就是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却令这份思念更加悠长,更加难以割舍。

  孔明,他正在做什么呢?是否还记得曾经有她这么一个人呢?

  天完全暗了下来,昏黑笼罩着这间安然恬静的屋子。凌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寂寞而忧伤的眸子到底在望着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她只觉得一种巨大的空茫,缠绕在心间,心底是一泓死水,没有波涛,没有浪花,只有无边的寂静与无法逃避的忧郁。

  “凌!”马超从屋外进来,“你为何又不点灯?”说话间,他已把灯点上了。

  “你来了,”凌站起身,淡淡地说道,“这个月的月例我做好了,已经放在桌上了。”

  自那日黯然离开荆州后,凌在城外再度与马超相遇,便与他结伴,一路同行。

  他们二人经过先前的那次相会,对彼此都已有些好感,又经过途中的攀谈了解,马超遂邀请凌一同回西凉。凌早已无处可去,便默然答应了。

  马超骁勇善战,英武过人,在当地甚得羌族人民的爱戴。而凌则从旁协助,安抚百姓、批阅公文、发放粮饷……等州郡大小事务,她处理得游刃有余,很快便成为马超的军师,两人一文一武,倒也将州郡治理得愈来愈好。

  “我不是来问月例的事情,”马超豪气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我是有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凌漫不经心地问道,坐回琴前,随意弹奏着。

  “是你感兴趣的消息,刘玄德已迎娶了吴侯之妹。”马超边说着,边观察着凌的神情。他知道,这一年里,凌并不开心。她终日忙碌于公务,闲适的时候她总是静默着,一双褐瞳经常若有所思地望向远方,看似平静的眸中充满忧伤,深沉得有些可怕,不由地令他想探究,她此刻的心绪究竟为何?

  “哦。”凌轻应了声,仍旧弹着琴,并无太大的反应。

  “还有,”马超的声调忽然变低沉了:“东吴大都督周瑜病重了。”

  “什么?!”手指一颤,琴弦应声而断,崩断的弦在凌的手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立刻丝丝渗出。

  “你没事吧?”马超连忙站起身来,将凌的手拉到灯下,细细察看伤势。

  凌则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头脑中一片混乱。是啊,她竟忘记了,赤壁之战过后一年多,周瑜便身染重病,箭疮复发,在巴丘去世了!

  在她沉浸于伤心的情事,而不能自拔时,周瑜却重病缠身,性命堪忧!她为了自己的痴狂爱恋,躲起疗伤,竟将与周瑜的结义之情抛之脑后,是何等的薄情寡义!

  想到这,凌猛地挣脱马超的手,迈开大步往外走去。她走得太急了,身子重重地撞上桌角,桌案震动了数下,案上的书卷顺势被甩到了地上,而她却浑然不觉,仍是往前走去。

  “凌!你要去哪里?”马超从不曾见凌如此失态,在她身后急叫道。

  “巴丘!”凌头也不回地走了。

  ************************************

  经过日夜兼程,好不容易到了巴丘,凌颇费周折,终于在黄昏时刻,找到周瑜的大军。

  兵士通报去了,凌站在大营外,忐忑不安地等着。

  她看着营旁的一棵发黄的海棠树,满树的叶子像密密麻麻的黄蝴蝶浮在空中,使空气中散发出一股焦躁的气味,这使她想起《红楼梦》中那棵开得不是时令的海棠花,心里隐隐浮动着一份躁动,总觉得一种不祥之兆沉沉地压在心底。

  “凌!”小乔惊喜的声音传来,“真的是你!”她小跑着上前,也顾不得避嫌,紧紧将凌抱住,“你还活着!我与公瑾都以为你已死在那场大战中了!”

  “这些随后再说,先带我去见大哥!”凌拉了小乔便往前走去。

  远远的,凌便看见周瑜静静地躺在空地的软塌上。

  “大哥……”凌慢慢上前,轻轻叫唤着。

  周瑜身躯一震,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凌!是你?真的是你!”他挣扎着要起来,踉跄了下,却又摊倒在塌上。

  “公瑾!”小乔快步上前将他扶住,“小心你的身子!”

  凌木然地走近,直直地站着,有些呆滞地看着周瑜。

  周瑜半躺在软榻上,微微喘息着,面色苍白,瘦削的脸庞,那双曾经熠熠生辉的眼睛半开半闭,目光已有些黯淡迷离,

  “凌,来,近一点,让大哥好好看看你。”周瑜吃力地撑起身子,虚弱地向凌招了招手。

  曾经雄姿英发、风度翩翩的他,竟然变成如此模样!凌忽地心脏收紧,眼中一涩,随后双膝发软,便跪在了周瑜榻前。

  “大哥!”瞬时,无数情感交织在一起,排山倒海般翻滚过来,凌再也无法压抑,伏在周瑜怀中放声大哭,“都是我害了你!我该早点回来的!大哥!我对不起你!”

  “凌,别哭……”周瑜伸出手轻抚着她的头:“你还活着,如此便好……我一直懊悔自己没能好好保护你,害你丢了性命……”说到这,他幽幽地叹气,“孔明责怪我是应该的。”

  “大哥,别再说了……”凌使劲眨眨眼,用力擦去泪水,哽咽着道,“是我自己太任性,哪能怪大哥呢?”

  周瑜轻笑道:“孔明呢?他没和你一道来?”

  “我们……”凌低下头,沉沉地说道,“我们早已分开了。”

  “哦?”周瑜一愣,“这又是为何?孔明得知你平安无事,定会很欣慰。”

  凌仍旧低着头,不发一语。

  周瑜见状也不再追问,只意外深长地说道:“你失踪期间,孔明完全失去了平日的冷静,他对着我大发雷霆,怪我没有看好你。”

  “是啊,”小乔也插话道:“诸葛先生真的很担心你,当时他发怒的模样真是吓人!”

  孔明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他也会动怒,真不可思议!想象着他发火的样子,凌觉得有些好笑,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掉落下来。

  她怎么变得如此没用,动不动便流泪。想着,凌咬紧牙关,抬起袖子,胡乱在脸上擦了两把。

  “凌,不要做出令自己后悔终身的事啊!”周瑜偏头深情地与小乔相望,“想我周公瑾戎马倥偬一生,死前有最爱的女子陪在身边,还有你这个好妹子,此生也不枉了。”

  “大哥,千万不要这样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听着周瑜好似遗言的话语,虽然明知他将不久于人世,但凌还是违心地安慰道。

  “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最清楚。”周瑜摇摇头,忽地对凌说道,“凌,那****唱的那曲《难为男儿汉》,我想再听听……”

  “好,我去拿琴来。”凌立时起身,往大帐跑去。

  “小乔……”周瑜喃喃唤道,眸光逐渐凝滞涣散。

  “公瑾……”小乔带着一丝凄楚却又绝美的笑容,轻轻执起周瑜的手,贴着自己的脸庞,“我在这里,在这里……”

  周瑜的大手轻轻的磨蹭着小乔精致的脸庞,缓缓地抬起头。

  苍穹天地,何其壮阔,数年的光景,前尘如梦,却是生命中刻骨铭心的回萦,往事如潮抑不住,皆滚滚而来。

  想起当年孙策那诚挚的托付,而后又受孙权全心的倚重,少年得志,统领三军,南平长江,西治巴蜀,赤壁破曹……周瑜露出一抹身为武将的骄傲笑容,随又轻叹道,“我并非不想尽忠报国,无奈天命至此……”他猛地激烈而短促的喘息起来,抓住小乔的手越收越紧……

  当凌取了琴朝他们走去时,忽然刮起一阵阴寒的飓风。

  凌似乎看见暗蓝色的鬼火在夜空中闪烁,凄厉的风声在无边无际地疯狂肆虐,满地的落叶霎时被狂风卷上了天空。

  辉煌的落日便在这冷酷的黑暗中悲壮地陨落了,远远的天际处,层层的乌云压了过来,空寞而孤独的暗夜终于来临了。

  “大哥!”凌惊呼一声,手中的琴立时掉在地上,琴折而弦尽断,“大哥!”她急步跑着,不知被什么拌了下,冷不防一头栽在地上。

  “不!”凌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半跑半爬着,来到周瑜榻前,“大哥!”

  小乔紧紧地抱着周瑜,泪水在她绝世的容颜上无声地宣泄着。

  周瑜静静地躺在小乔的怀中,平和的面容上看不到一丝痛楚。他仿佛是睡着了,只是他灿如星辰的眸子再也无法睁开了。

  海棠树的叶儿不停的飘落下来,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大约想要将他俩淹埋在一起吧。

  微光透过云层的缝隙闪耀着凌的泪滴,那水珠儿顺着她的面庞滑下,溅到周瑜白色的长袍上。

  “大哥,我真的不想你死,真的不想……”凌轻颤的手指抚上周瑜的脸,他薄薄的唇依然轻抿着,彷佛能见到他唇角所扬起的淡淡微笑。

  虽然明知天意难违,但凌仍感到椎心之痛,她垂下眼睑,哀柔而虚幻的声音空灵飘荡:“大哥,不管你是否只将我当成周玲的替身,把你对她未尽的兄妹之情,转移到我身上,但我对你的这份情感却是永远不会变的,这世上,没有人能取代你,没有人能取代像兄长、如朋友一样的你,没有人……”

  风再次摇散满地落叶,弥漫一季深秋,婆娑的枝桠迎风轻舞,迭送着随飞扬光影而逝的人,而徒留哀伤的未亡人……

  *************************************

  不日,周瑜的灵柩便运回东吴,小乔与凌一直守护在灵柩旁,寸步不离。

  此时孙权已令鲁肃为都督,负责操办周瑜的后事。

  周瑜的灵柩停在柴桑,前来悼念的人群络绎不绝,灵堂里始终围绕着悲凉的气氛。

  淡逸的白衣身影,出尘的容颜凝着哀思,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凌身穿孝服,无言地站于堂上一角,默默地看着这一切,那眸中似梦似幻的迷离神采,缓缓浮着哀伤。

  而小乔侧立在一旁,向前来吊丧的人一一行礼,苍白的脸色更显出她的柔弱与无助。

  “小乔,你歇会吧,让我来。”凌扶住小乔的手臂,轻声说道

  小乔勉强说道:“我没事,我还撑得住。”

  凌见小乔如此说,也不再坚持,便站在周瑜的灵柩旁,为他守灵。

  望着伤心欲绝的小乔,凌无采的眉宇掠过一抹激动,想起周瑜与小乔间的爱恨情痴。

  周瑜是风liu儒将,小乔是绝代佳人,英雄美人,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小乔和周瑜情深意笃,随军东征西战。英俊的战将身边有了美女相伴,这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于是就变得有味道,飘着血腥味的空气,有了这英雄美人气,这支队伍一定所向披靡。

  只可惜乱世做夫妻变数甚多,周瑜与小乔英雄美女相伴十二年,已实属难得,令天下人羡慕之至。

  “凌,你也累了,去休息吧。”鲁肃在旁张罗着,回头见凌脸色发青,连忙劝阻道。

  凌淡然一笑:“我没事,你好好照看着小乔吧。”

  正说着,忽听有人来报:“诸葛孔明前来吊丧。”

  糟了,周瑜一去,孔明定会来吊丧的,她怎么会忘了!

  思即,凌赶忙闪入后堂中,躲在幕帘后偷看。

  “呃?凌,你这是?”鲁肃大感不解,正想追问,便见孔明身穿缟素,正沉稳地踏进堂来。

  孔明摆设祭物于灵前,亲自奠酒,跪于地下,读祭文道:“呜呼公瑾,不幸夭亡……从此天下,更无知音!呜呼痛哉!伏惟尚飨。”

  凌躲在幕后,心中不知是悲是恨,虽说周瑜是病重去世,但他的死,孔明理应负上一些责任,在此情况下,他还敢前往东吴吊祭周瑜,如此胆大,当真是欺东吴无人了!

  孔明祭毕,起身与鲁肃见礼:“子敬,别来无恙?”

  鲁肃也回礼道:“公瑾方去,我需做的事太多了,幸而有凌在此,帮了我不少忙。”

  “你方才说凌?”孔明深眸中异光一闪。

  “是,正是凌。”鲁肃丝毫不觉有异,仍说道,“为了公瑾的丧事,她几天几夜未曾合眼,也极少说话,方才还见她面色发青,我真担心她支撑不住。”

  孔明微蹙眉,环视四周,只见堂后幕帘下方,露出一片白色袍角,分明是有人躲在帘后。

  见孔明忽地抬头往她藏身的地方看来,凌心中暗叫不好。

  孔明一瞬不瞬地望着幕帘,眸中精芒似剑,脚步轻移,已向堂后走去。

  知道行踪已暴露,凌转身拔腿便跑,身后立时传来急速且有规律的脚步声,她回头去看,只见孔明踩着快速而又不失优雅的步子,正从后头赶上来。

  凌慌不择路,便跑进一间空屋子,回身刚想把门关上,可是,已经太迟了,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将门板硬生生地搁住。

  孔明幽远的声音随后传来:“为何不肯见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