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我与诸葛孔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错综复杂

我与诸葛孔明 深水城.QD 7190 2005.07.13 09:31

    来人束发高冠,一身锦袍,面容俊雅,一对深眸蒙雾似的难测,留着几缕长须,倒也有几分文人智者的清逸之气,正是司马懿,在凌审视着他的同时,他也回望向她。

  只见凌身着浅色薄薄狐袭袍,毛色放光,是皮货中的珍品,她人又生得白如美玉,真是衣装人物,相得益彰。但这一切只是表象,真正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双琥珀色的明眸,亮如朗星,此刻正灼灼地望向他。

  “你没事吧?”司马懿微皱了下眉,语调温和地问道,伸手想扶住凌的肩头。

  “我没事。”凌不着痕迹地避开司马懿的碰触,斜瞥了他一眼,便往大堂内走去了。

  司马懿收回手,深眸敛下。

  他绝不会看错,方才凌眸中一闪而逝的异光,是戒备,很森严很沉重的戒备,甚至带着一丝隐藏不住的敌意。

  为何她会对他有这样深的敌意?看来需要好好探究她的身份来历了……司马懿不露声色地跟在凌的身后,缓缓地进了大堂。

  大堂上早已坐满了人,曹操居于主位之上,他正用若有所思的神情望着刚进来的这一行人。

  众人向曹操深施一礼,便各自找位坐下了。

  凌落座后,便四处打量着,她的位置编排在曹植的下席,对面席上坐的是曹丕与甄宓。

  而在曹丕与甄宓的下席坐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男子,如果她没有料错,他应该是曹彰。

  因凌是第一次看见曹彰,便多望了他几眼。其实曹彰也是个人才,只不过他的兄弟光芒太过耀眼了,相较之下,他便逊色了许多。

  “你一直望着我二哥做什么?”一旁的曹植见凌一直盯着曹彰看,遂出声问道。

  凌已懒得回答,只偏头看了他一眼,便专心地向眼前的佳肴发起进攻。

  这时堂上已有歌舞开始助兴。歌者音质清脆婉转,舞者舞姿婀娜纤柔,堂上众人皆陶醉其中。

  凌倒是没什么兴致,堂上热闹的景象与她格格不入,她只低头默默地吃着案上所摆的食物,时间便这样慢慢的被打发掉了。

  忽然听到瓷器清脆的破碎声,紧接着便传来女子的尖叫声,凌赶忙抬头去看。

  一名丫鬟正浑身哆嗦地跪在曹操的案前,她的脚边散落着大摊的瓷器碎片。而曹操的锦袍上溅了大片的水渍,此时他的表情变幻莫测,令人无法看清他真实的情绪。

  “叭!”的一声,曹操一掌击在案上,把杯碟都震碎了好几只。

  在场的众人个个目瞪口呆,抖抖颤颤。他们对曹操的性子太了解了,在他高兴之时,你胡言乱语都不打紧。一旦发起火来,只要稍有疏忽,哪怕只是说错一句话,都会招来杀身之祸,那丫鬟看来是在劫难逃了。整个酒宴,霎时笼罩上一片阴沉的气氛。

  凌刚想站起身来劝阻,但孔明的劝戒犹在耳边,“万不可自恃学了一招半式,便事事强出头”,她掂量着,握了握拳,没有开口。

  “拖出去。”曹操轻描淡写地下令道。

  “丞相饶命啊!”丫鬟苦苦地求饶道。一旁的侍卫上前来将她从地上拉起,拖着便往外走。

  “且慢!”人命关天,凌再也按捺不住,遂把孔明的劝戒抛到脑后,出声阻拦道。

  大堂上本就鸦雀无声,她的声音便尤显突兀,众人皆将目光聚集到她身上。

  但凌已顾不了许多,快步上前向曹操求情:“凌斗胆,请丞相饶她一命!”

  四周立刻传来阵阵抽气声,竟然有人敢在曹操盛怒的情况下,强行出头,真是不要命了。

  而曹操却只是咄咄地盯着凌,半天不做声。

  凌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心说:“要杀要剐,你好歹也说一声啊!”

  “丞相,今日大宴,本是喜事,何必为这小事坏了您的兴致呢?”司马懿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到凌的身旁,进言道,“这婢女乃是无心之失,还请丞相网开一面,饶她一次。”

  “就请丞相饶了她吧!”荀彧与杨修也适时离座劝道。

  曹操不看其他人,褐眸中精光毕露,徐徐扫过凌的面颊,抚过她的眉与唇,仔仔细细的,像要完全望穿她似的。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凌瑟缩了下,随即恢复正常,也不甘示弱地回望过去。

  “罢了!”半晌,曹操大气地一挥手,两个侍卫立时会意,便放开了那丫鬟。

  丫鬟获了大赦,便跪地磕头如捣蒜:“谢丞相不杀之恩!”

  曹操看都不看她一眼,只说道:“你退下去吧!”他回过头对已噤若寒蝉的众人说道:“诸位继续吧。”说完他挑了挑眉,颇有深意地看了凌一眼。

  “多谢丞相。”凌挑高一边的秀眉,拱手答谢,便回身退下了。

  那挑眉的小动作,那褐色的眼眸,那眉宇间所流露出的气质……司马懿在旁看着、想着,忽地心中一震,莫非……他急忙转头望向身边的荀彧与杨修。

  只见荀彧与杨修面上也露出惊恐之色,想来是和司马懿有着同样的想法。

  “文若、仲达、德祖……”曹操的语调相当柔和,神态平静异常,但褐眸中透出的利芒却是致命的危险,“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得太清楚,祸从口出……”

  “是,是。” 荀彧三人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便回位坐下了。

  凌回位后,端起案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方才与曹操对视时,她虽然表现得毫不畏惧,寸步不让,其实心中早已惶恐万分,险些支持不住,此刻她需要酒精来为自己压压惊。

  岂料这酒看似温和,其实辛辣无比,几杯下肚,凌便发现,头好重,眼前开始朦胧起来,坏了,这酒的后劲好大!

  凌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便起身告辞。再不走,酒精一发作,她恐怕就要当众出丑了。

  对了,曹植去了哪里?如今想找个搀扶她的人都没有,这臭小子,关键时候总找不到人。奇怪了,为何连曹丕和甄宓都不见了,他们都去了哪里?凌边抬眼四处搜寻着,边强撑着往外走去……

  是夜,屋外的雪依然静静地飘落着,凄清的冬风轻轻地吹落了枝头上本就稀少的黄叶,和着那缠mian的雪花,片片缕缕,清柔脉脉。

  雪花纷粉扬扬的飘洒,把大地洗成一个白色的童话。凌便喜欢这样的雪,喜欢那一群晶莹剔透又玲珑多姿的精灵。

  在酒意的驱使下,凌轻踏脚步,在洁白的雪地上悠然起舞。

  雪花轻盈地在她身边飞舞着,令她感到在这清新寒冷却又能觉出万分暖意的雪天,空灵的思绪似要飞翔起来了。

  舞着,舞着,凌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雪地上,任漫天的雪花层层地落在身上,雪花融化在她的发上、脸上,润湿了长袍,丝丝寒意直渗入骨髓之中。

  沁凉的寒意让凌连打了几个寒颤,孔明……她望向漆黑的夜空,思绪飘向远方,他如今在做什么呢?

  好想他……想念他温热的大手,宽厚而温暖的胸膛,在他的怀抱中,冰冷的手脚渐渐开始变得暖和了,连她的心也一并……

  天!她又在胡思乱想什么?!疯了不成!为什么她每次一喝酒,总会有如此奇怪的念头冒出来?!停!停!停!不可以再想了!

  凌使劲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移动着僵硬的身躯,继续踉跄着又向前晃了二三步后,感觉好象有人伸出有力的手臂圈住她的身躯,牢牢攫住了她下滑的身子。

  凌的脸轻贴着一具温暖的胸膛,耳旁传来心脏沉稳的跳动声。

  “孔明……”在半醉半醒之间,她喃喃唤道。

  揽着腰的手臂突然收紧,一只大手近乎粗暴地将凌的下颚捏住,强迫着将她的脸抬起。

  “你……”突如其来的痛感,令凌清醒了些,奋力睁开惺忪的醉眼,看清来人后,她迷惑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正是曹丕,他并未放开钳制凌的手臂,反而戏谑地笑道:“倘若被其他人看到你这醉酒的模样,岂不是很有趣?”

  “呵……”凌恢复些许冷静,轻笑道,“但你这般搂着小女子,若是被人看到,对你我都不太好吧?”

  曹丕闻言,一个恍神,凌趁机脚步一晃,扭转身躯,轻而易举地便挣脱开去。

  “你……”凌刚说了一个字,忽听得似有人正穿过前院朝这来了,遂抬眼看去。

  而曹丕身形一动,迅疾地拉住凌,躲到一棵大树后。

  “为什……”凌才想开口,曹丕修长有力的大手便掩住了她的嘴。

  “嘘……”曹丕一手严实地掩住凌的嘴,一手重重地揽住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地警告,“安静!一会不管听见什么,你都不要做声!”

  凌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去,在树影的遮盖下,光线十分昏暗,曹丕的深眸漆黑如暗夜,捂住她唇瓣的手冰凉非常。

  “恩……”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凌连忙点头。

  曹丕缓缓放松了手上的力量,但并未放开对凌的钳制,凌只好被迫靠在他的身上,专心地听着外边的动静。

  纷乱的脚步声越来越今,似乎有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跑了进来。

  “宓儿,等等我!”熟悉的声音传来,凌一怔,再也按奈不住,从树后伸出半个脑袋,往前看去。

  跑在前面的女子,身影婀娜,有着绝色的姿容,正是甄宓。

  而在后面边追赶,边叫唤的俊美男子正是曹植,他几个大步上前,拉住甄宓的袍袖:“为何要避开我?你可知我找了你整晚?”

  “你找我做什么?!”甄宓挥了挥衣袖,想甩开曹植,“快放开!如此拉扯着,成何体统!”

  “不,我不放!”曹植不但没有放开手,反而伸手将她拥到怀里,“宓儿,你听我说!”

  “子建!快放开!”甄宓吓呆了,拼命挣扎着,“你在做什么?!我是你的嫂嫂!若让人看见便不得了了!”

  “我不怕!”曹植将她越搂越紧,几乎要将她揉进他的体内,“如今众人都在大堂参加宴会,是不会有人来这里的……”

  天!子建!你在做什么啊?!凌望着眼前的一切,心急如焚,无奈身子被曹丕抱住,嘴也被他捂住,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为什么曹丕还能如此冷静,难道他一早就知道这两人之间的暧mei关系?凌想着,费劲地转动脖颈,看向身后的曹丕。

  曹丕低头瞥了眼凌,复又抬眼看向外头的两人,他的眸中充满肃杀掠夺之气,阴森而恐怖。

  “子建,放手吧!我们之间的一切,早已过去了……”甄宓放弃挣扎,垂下美目,晶莹的泪珠从完美的脸上滑下,“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已是你的嫂嫂,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宓儿,别哭……我一直懊悔,为何当年去翼州的人不是我,而是大哥……”曹植轻吻着甄宓的额头,低喃道,“那时我年纪实在太轻,如果一切能再重来,你嫁的人一定是我……”

  “子建,回不去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甄宓深痛地摇着头,她仍清晰地记得当年初次见面时,曹植以稚嫩的少年心,掬捧出天真无邪的情意,那时她心中莫名的悸动与震撼,直到今日仍无法忘怀……

  “宓儿,我不想看你为难,也不想对不起大哥……”曹植也低头望着甄宓,褐眸中流露出的是深切又无比哀怨的爱意,他是问也是叹,“我该如何是好……”

  “命运弄人……”甄宓哽咽着说道,“子建,我们这一生无缘,只有来生再续了……”说罢,她一把推开曹植,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

  “宓儿!”曹植连忙拔腿去追。

  看着两人逐渐跑远的身影,回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凌的脑中仍是一片混乱,一时间无法冷静地思考任何问题。

  曹丕忽地放开钳制住凌的手,徐徐朝前走去。

  “恩,大公……”凌想叫住他,又不知如何开口。

  曹丕缓缓地转过身,幽暗的黑眸森冷地望着凌,眸光清冽得像要照进她的内心深处。

  当年攻破翼州后,他便利用手腕强娶甄宓为妻,虽然得到了她美艳绝伦的身躯,但却一直未能拥有她那颗温柔多情的心,因为她的心始终萦绕在曹植的身边……

  为什么?!曹丕蓦然闭上眼,再一次想起了方才曹植与甄宓相拥时,他们间哀怨婉转的绵绵情意……

  是他错了吗?不该为妒忌所驱使?不该做尽这一切?面对他们之间的私情,他该宽大为怀?!他该一笑置之?!

  当他与父亲折冲樽俎地为天下大事奔忙时,而曹植却好整以暇地陪着甄宓,消磨了许多风晨雨夕、花前月下……而他力求表现,竭力政事,只为求得父亲的认同与赞许,他也想要抱有所有真正的荣耀……

  但是为何众人眼里看见的只有曹子建一人,而没有他曹子桓?!他似乎总是一直扮演配角,在一旁钦羡地看着自己的兄弟……

  心中那块缺失的地方越来越大了,那种空洞的感觉正一点一滴地吞噬掉他的温暖、吞噬他的生命,直至什么都不剩!

  “呵……”曹否绽出异常的幽笑,“原来我什么都留不住……”

  月光映着他那双逐渐失去光泽的眼眸,黑瞳逐渐变浅、变淡,变得没有任何温度与感情。

  一只细长纤瘦的手轻轻搭上曹丕的肩膀,几乎听不出性别的中性清亮的声音响起:“别这样……”

  曹丕慢慢偏过头去,凌的手斜搭着他的肩头,在月华的映衬下,她那皓亮的琥珀之瞳,清澈得如雨后碧洗的天空,清幽而纯净。

  “别这样,你还是……”看着如此落寞的曹丕,凌想安慰他,想告诉他,将来他终会称帝,手握霸权!可这些话,让她如何说出口呢?

  看着凌吞吞吐吐的模样,曹丕的心立时沉了下去。

  “我还不至于落魄到需要人同情的地步!”曹丕原本要搭上凌的手,在这时垂了下来,改为粗暴地推开她,“我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尤其对象是你!”他从未在人前如此失态,将自己软弱的一面呈现在别人眼前,而今,这一切都被凌看在眼里,令他又急又怒。

  看这曹丕步步趋近,凌忽然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气从他身上一闪即逝,不由的心中一凛,他想杀她?!

  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凌心里有些发毛,此时四下无人,以曹丕的身手,若真想杀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转身逃跑根本就是徒劳的,而她也不屑,索性就一步也不退,握紧拳头,直视着曹丕。

  “你有一双会说话的眸子,”曹丕与凌之间只有一步之差,“而且你很容易便能看穿人心,这让我觉得在你面前,无所遁形。所以……”他身上的杀气猛然大盛,“也许我该马上把你除去,如此我才能安心!”说话间,他的手已按上腰间的长剑。

  “你不敢,也不会这么做。”凌冷冷地说道,“我若死了,丞相必不会善罢甘休,那时你必定也逃脱不了干系!倘若丞相对你心怀不满,那你的前途便堪忧了。”

  “前途?”曹丕挑了挑眉:“我的前途是什么?”

  “呵,”凌轻笑道,“在曹家二十五个兄弟中,你虽是其中一个,却不是最得宠的。子建文才超群,胸有大志:还有因病早夭的曹冲,不但容貌俊俏,一表人才,而且聪敏过人,其二人的建树均在你之上,所以……”她瞄了瞄曹丕按剑的手,不怕死地仍往下说:“对你来说唯一能他们相抗衡的只有一样,那便是帝位,无上的权力!”

  曹丕的身子突地一僵,显然是被凌说中了要害。

  凌明白曹丕已开始动摇了,复又说道:“如果你真的取我性命,日后东窗事发,你多年来努力讨取丞相的欢心,伪装仁厚孝道,树立起的仁德形象恐怕便会荡然无存了。这对你争夺帝位很不利吧?”

  “唉……”曹丕仰天长叹,凌竟能将他看得如此通彻,这便是他容不得她的原因了。

  寒风撩起她鬓旁几缕染上点点银光的乱发,她的眼眸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周身似也发出圣洁光润的华彩,使她愈发的清灵淡雅……

  除去她,还是留下她?曹丕心中一阵摇荡。她会阻碍他么?也许他该庆幸凌不是个男子,否则,她必定是个可怕的对手,幸好她是个女子……

  良久,曹丕才掉转身躯,慢慢地朝外走去。

  “呼……”看着他出了院门,凌在心里长舒一口气。

  有名的曹植七步成诗曾经让凌憎恶曹丕的阴险,毫无手足情,六亲不认。但是,世事无绝对,曹丕的心中也有他人难以理解的苦楚……

  “唉……”凌边想着,边回身自己的住所走去。

  “凌。”

  寂静中突然响起的声音,令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凌吓了一跳,连忙抬眼看去。

  只见曹操一袭灰衣站在院中央,他的脸一半隐在黑暗中,面上表情难测,淡淡的月光将他的身影拉拽的很长,很长,显得有些佝偻……

  空气突变得森冷,凌终于明白,什么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为何会如此……”曹操似自言自语地道,缓缓走近。

  凌不由地心中一凛,曹操既有此一叹,想必方才与发生在这里的纠缠,他都看见了。

  “罢了……”曹操本想说些什么,头忽地一阵剧痛,只得扶住额头,有些痛苦地说道,“凌,我身子有些不适……”

  “那我送丞相回去休息。”凌赶忙上前扶住他。

  英雄也好,凡人也好,只要是做父亲的,无论是谁,看见方才发生的那一幕幕,心中必定都是苦涩不堪。

  凌的心绪无比复杂,此刻,她眼中看见的不是什么一代枭雄,而是一个寂寞的、上了年岁的男人。

  虽然这个男人如今手握重兵,权倾天下,但他却没有家,他是一个没有家园的灵魂,飘荡于荒山野岭中。‘高处不胜寒’啊!暮年枭雄的心境竟是如此的寂凉。

  到了曹操的住所,侍从们一见曹操这付模样,立即慌了手脚,赶忙协助凌,将曹操扶上塌去。

  但曹操的表情依然痛苦,疼痛丝毫没有减轻,凌知道他这是头风犯了,遂对侍从说:“快去请大夫来为丞相诊治。”

  “但,但是华大夫如今不在府里,府中其他大夫都对丞相的病束手无策。”侍从战战兢兢地答道。

  华大夫?莫非是华佗?

  “丞相如果信得过我,我愿放手一试。”凌弯下身,低声道。

  “好,你便试试吧。”曹操疼痛难忍,遂颔首道。

  凌取中随身携带的针灸包,思忖着,穴位应选取风池、百会、偏三针、合谷,针用泻法,想罢,她便果断地下针。

  第一针即率谷穴沿皮直刺入肤下1~1.5寸,曹操立时觉得精神一振,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

  第二、三针为旁开率谷穴向其前后扇刺,三针呈竹叶状,略微提插,不捻转。

  几针下来,曹操顿觉呼吸平稳,全身放松,头清脑明。

  “好了,丞相,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凌拭了拭额上的汗水,微喘息着。

  秀丽的脸庞上所嵌的那双微动的琥珀之瞳,在烛火的映照下,浮晃出丝丝温暖,好一双明镜之瞳……

  曹操呆望着凌,忽地问道:“你究竟是谁?”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