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月落屋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今日事今日毕

月落屋梁 Q之力 3024 2019.07.15 22:36

  北翟村的村南有一大片树林子,是秦晨一伙最喜欢的地方,晚上一群人除了喜欢去野地里打鸟,就是爱来这里捉知了,少年的童年里总是与吃分不开的,没有乌云遮盖的夜里,仅靠天上的明月,几个少年就能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知了用来透气的洞口,拿一根手指粗细的树枝探入,片刻间就能收获一只知了猴,知了摸出来以后回家洗干净,加油盐爆炒,绝对是让人想起来都要流口水的美味!

  有实在不敢吃的也会把知了卖给林子外收知了的老先生,按个算,一个1文钱,拿到这钱,又可以去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所以这片林子对于秦晨来说,就跟自己家的聚宝盆似的

  王凯这样吃穿用度不愁的小少爷,也特别喜欢跟秦晨他们来这里,他喜欢抓知了,但是每回把抓出来的知了自己都不要,全部分给了小伙伴,看着他们拿知了换了铜板高兴的样子,心里觉得很开心,当然,每次秦晨和三土换了铜板,也都是“有福同享”

  秦晨三个人走在路上,距离村南大约需要走一刻钟,三土摇了摇平时装蟋蟀的玻璃罐,对着秦晨说道“晨哥,我今天带的罐子不小,今晚咱们三个能不能装满它?要是能抓这么多,咱们好一阵子的糖人跟油饼就有着落了”

  秦晨边走边穿上自己的汗衫,夏天的树林里,谁去谁知道,蚊虫都精神的很!

  看了看三土的这个罐子,秦晨笑呵呵的说道“那得问林子外头的老爷子今天带的铜板够不够呢”

  看着三土认真的盘算着,这一罐要是装满知了能换多少铜板,王凯摸摸鼻子,笑道“别算了啊,得多少都是免费的,没成本,挖多少算多少呗,莫强求呀”

  说话间,三个少年就来到了这片林子跟前,林子是叫的树林,实际上没有多大,大致也就长宽百丈左右,这样的林子里不可能有野兽,更没有猎人下的捕兽夹,北方的地方毒蛇又少见,所以林子还算安全,家里的大人一般也放心。

  这片林子在北翟村南边,跟南翟村相邻,来这里捕知了猴的,可不止秦晨他们一拨,三个人进了林子就开始找,林子边的早就被捕完了,三个人直接往中间去。

  林子中间有一条深沟,大约有2丈深,是个斜坡,一般人家不愿意到这沟里去找,一来沟里泥湿容易弄脏鞋,二来沟里常见些蜈蚣、蝎子之类的,毕竟是小孩子,看见这玩意汗毛就炸

  但这条沟对于秦晨他们倒是福地,沟里的蝎子和蜈蚣卖到药铺比知了猴更值钱,三个人巴不得多碰上几只。三人陆续滑到坑里,就开始一个小洞一个小洞的找,显然这里货多,上面是真比不上的,不一会,三土的罐子里就装了20来只

  三土拍拍身上的泥土,跟秦晨和王凯说道“我先拿这些上去跟老爷子换了吧,今晚上头收成不好,我担心老爷子没耐心等先回去喽,这样过几天咱们乡唱大戏咱们就没钱买瓜子了”

  秦晨和王凯头也没抬的说道“那你去吧,早点回来”

  “哎,你们推我一把啊,土有点滑,我上不去”三土在泥土上扑棱了几趟

  秦晨和王凯把刚掏出来的知了猴一起放进三土的玻璃罐,一个推着他的屁股,一个推着他的背,把黝黑少年给推了上去,黑少年一溜烟跑了。

  三土刚走,秦晨拍一拍王凯,示意小声,然后指了指王凯身边的土块。

  王凯定睛一看,哇,好大一条蜈蚣,这条蜈蚣最少得有四五寸,乌黑乌黑的带点红,秦晨认识这个品种,村东头的医师王先生说过,这种叫红头蜈蚣,体型比一般的青头蜈蚣要大些,药用价值也更高,就这一条,最少值10个铜板

  但是捉蜈蚣可是个技术活,不能夹断损伤品相,最好是活着的价格高。秦晨早就准备好了木夹子,本来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抓蜈蚣,王凯从身上掏出一个长方形盒子,是他练毛笔字时,买的镇纸自带的包装盒,打开后把这条蜈蚣放进去,大小刚刚好,将盖子一盖,用绳子将盖子一封,万事大吉

  三土这个吃货看见了这么大收获,会不会直接高兴的跳起来,两个人很期待啊!

  等了将近一刻钟,还不见三土回来,秦晨和王凯两个人有点诧异,难道出什么事了?想到这,两个人当即爬上沟顶,往附近环视没看见人啊,两人分头去找,一个朝东,一个朝西,就这么大点的林子,还能跑到哪里去?

  秦晨往东,王凯往西,往东边走了几十步,树木就变得稀疏,一眼就可以看到头,三土没在这边,秦晨返回去到西边找王凯,才走没几步,就听见王凯喊了声“晨儿,你快过来!”

  秦晨跑过去一看,瞳孔一缩,问三土道“这是怎么了?哪个王八蛋干的?”

  只见王凯扶着黝黑的少年斜靠在树墩上,三土的衣服上都是脚印,鼻子还流着血,此刻看见他晨哥给他做主,像个愤怒的小狮子一样,对秦晨和王凯说道“这帮人下手真狠呀,疼死我了”

  秦晨和王凯心中一揪

  三土继续说道“我都跟林子外头的老爷子换了铜板了,正往回走着呢,南翟村的二狗他们几个说最近缺钱花,要找我借个钱,我哪里肯给他们呢,结果他们抢了铜板,就动了手,把我娘给我缝的衣服都撕破了”

  秦晨长出了一口气点点头,问三土道“他们往东还是往西走了?”

  三土歪着脑袋想了想,“往西走了,晨哥,他们有6个人,都16.7岁了”

  秦晨将三土扶起坐在树墩上,跟王凯说道“凯凯,我四你二,速度解决”

  王凯点点头“行,没问题,走吧”

  三土突然站起来,眼睛炙热的看着秦晨和王凯,没有说话。秦晨了然他的想法,说道“行,小垚,一起去,今日事今日毕”

  北翟村和南翟村中间道路是条主路,平时马车都在这条道上走,久而久之,泥土都被碾的无比光滑,此刻,这条路上便走着6个抢三土钱财的少年,虽然年纪不大,但在南翟村声名狼藉,因为家里管教不严,又略有些家底,常常欺负些附近村里的小孩

  天气太热,6人赤膊,露出一个个纹了刺青的上身,其中一名少年问道“二狗,刚才那北翟村的三土王八蛋还挺抗揍的,打成那样一声不吭”

  这个被称作二狗的少年说道“皮糙肉厚的蠢猪,软的不行,非让兄弟们来硬的,你说是不是不吃敬酒吃罚酒?”

  其余几个少年七嘴八舌的骂起来,二狗越想越不得劲,好像三土没有哭爹喊娘的求他原谅他才憋屈?!手一挥,说道“妈的,不解气,回去再揍他一顿!!”

  几个少年转瞬间商定,扭头就气汹汹的朝小树林走去

  秦晨听力和目力都是极好,这静静的夜晚,百丈左右的距离这么放肆的说话他还是能听得见,也听得清,王凯的脸色也更加阴沉

  天上一片乌云恰巧此时遮住了明月,整条街道变得黑了起来,走路都看不清地面是坑是丁,二狗一伙瞬间骂骂咧咧的,此时距离他们百丈以外的秦晨和王凯悄悄的动了

  两人都穿短步靴,鞋底一般都是家里母亲缝的千层底,夜晚刻意放轻脚步,踩在地面就像狸猫一样,基本听不到什么声音,即使是此刻疾跑

  两个少年身形虽小,奔跑速度极为惊人,天上遮月的乌云片刻即过,6个浪荡少年视野刚刚恢复,就听见10步左右的的两声怒吼“李二狗!!!”

  转瞬两道身影即至,一少年腾空,一少年扫腿,腾空的少年便是秦晨,一拳狠狠的砸在为首的二狗脸上,不做停留左脚落地,右脚顺势摆腿摆中另一个人脖颈,腿收回原地起跳空中一字马,又踢中前后两个的胸口,转瞬间倒地四个。

  另一个扫腿的少年是王凯,一腿直接将一个扫倒,起身一拳击中另一个的小腹,对方瞬间缩成一条“大虾”

  6个浪少年瞬间被秦晨、王凯两位全部打倒,三土赶过来就看见一地的软脚虾。

  三土一看气就不打一处来,就是这样的货色打了自己半天?

  “李二狗,老子弄死你!”三土眼睛红红的朝二狗扑了过来

  6个人一个没跑,三土一个个的轮着打,打的实在没有气力了,才用手掌撑着膝盖,弯下腰对着二狗说道“把我的铜板拿出来,一共二十一个,少一个,今晚没完”

  二狗扭过来对着其余5个人说“快拿出来啊,看他妈什么看呢?”

  紧接着又挨三土一拳,秦晨对二狗说道“平时你对人作威作福惯了,我不管,但只要惹到我们,能动手我绝对不动嘴”

  二狗赶紧点点头,捧着二十一枚铜板给了三土。

  秦晨、王凯和三土相视一笑,转身环抱着肩膀,又变成三个人畜无害的乖少年,拿着手里的铜板,盘算着回头买啥好吃的给三土补补,有说有笑,亲密无间。

  二狗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五个同伴,狠狠的用拳砸了下地,拿起衣服一个人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