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月落屋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战疯魔

月落屋梁 Q之力 3107 2019.08.05 12:29

  张丹运认得这把名为朝之的短刀,它的主人正是后山长老张万灵。张丹运宽大的袖袍隔空朝小刀挥去,这把短刀便入泥牛入海,在秦晨眉前再难进分毫!

  青铜小刀劲气十足,即便被禁锢,还是尽全力想要脱困,急速震动时发出嗡嗡声,张丹运耳目清明,听30步外又一声破空声,正是那把三土名为斥逐的小刀,这把青铜小刀飞掠过来改刺为劈,仅仅尺许长短的小刀,此刻竟带起一刀实质的青色刀芒,狠狠的朝秦晨三人劈下,张丹运冷哼一声,右臂朝上方随意挥洒,一阵罡风正与上方刀芒碰撞,看似柔弱无力的罡风与刀芒相触,这把青铜小刀竟如劈在金石之上,倒转的飞了出去......

  远处传来一声难掩沧桑的声音“苦印内劲,丹运,是你来了”

  “万灵师叔,正是丹运”

  绿色的雾瘴中慢慢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一道是声音与身形不相符合的张万灵,一道是黝黑体胖的三土。

  “三土,你怎么也在这里?”秦晨和王凯看见分别才一天的三土,都很开心,同时也有些惊讶,仅仅阔别一天,三土身上便多了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东西

  “晨哥,凯哥!”三土跑了过来,给了两兄弟一个熊抱,将两把青铜小刀收入鞘中,王凯和秦晨看的眼睛发直,这家伙并不是用手去拿的,而是隔空对赤逐和朝之一招,两把小刀便自己飞回鞘中。

  “三土,你这是....”秦晨看这眼前像变戏法似的三土,这样的手段如果是张丹运和张万灵他们使出来,秦晨和王凯都不会太惊讶,但是他们认识的三土可不是这样的高人

  三土嘿嘿一笑,摸了摸腰间的两把刀鞘,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对着两个少年说道“晨哥凯哥,这招咋样?老师昨天才交给我的,他说叫什么御刀,这个特别神奇,只要念一个口诀,两把小刀就听我指挥了,我让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

  秦晨和王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朝三土屁股踢了两脚“神气个屁,刚才你差点误杀了晨哥,我真恨不得踢死你!学了这乱七八糟的玩意,就拿你兄弟试刀,哼!”

  三土哭丧着脸,黝黑的脸庞上竟也满面通红,乖乖的扭过去让秦晨和王凯两个人踢个过瘾,见两个人停了动作,才低着头转过来,不敢抬头看两个兄弟

  秦晨和王凯看见三土这一副样子,哪还有刚才的神气劲,憋不住大笑了起来,三土看着两个兄弟像是气出够了,这才放下心,摸摸脑袋咧嘴笑了,顺带从怀里拿出三个玉米棒子,给了秦晨王凯一人一个

  “晨哥凯哥,咱们后山种了好多玉米,这两天刚好能收,我来的时候顺带煮了三个,想着等会回去以后给你俩带过去尝尝,今年吃不上咱们北翟村的玉米了,这的也不错,你们尝尝....”三个从农村出来的少年实在割舍不下这一份美食,也没顾得上礼让旁边的两位师父,就先吃为敬了!

  趁三个少年吃玉米的功夫,张万灵问道“丹运,丹阙的那把灰灵是不是还在这谷里?”

  张丹运点点头回道“丹阙上来以后,什么东西都没拿,就连师父赐给他的灰灵也丢在这谷中了,据说被一个功力通玄的疯魔抢夺了,丹阙不敌他”

  张万灵抬头看向雾瘴西边,叹了口气“丹阙啊,可惜了!”随后眼神变的坚定,继续说道“丹运,我也很想知道,这淌香谷毒瘴深处到底有什么!”

  张丹运看了看眼前这位稳坐后山平留位置几十年的师叔,天赋天资绝对算是最为出众的一类,即便是现在的斗方山,除去几个老祖宗和张丹运、张丹阙外,也无人能与他匹敌,但在20年前却因丹阙下谷之事种下心魔,失了一往无前的道,20年来修为不得寸进,尤其是丹阙出谷后功力突飞猛进,让他一直对淌香谷有个心结。

  “师叔,将来是这些年轻人的天下....百多岁的人了,莫要这么执着了”张万灵虽看起来年轻,实际年纪也与张丹运不相上下,只是因为修习的极寒内功,驻颜有术罢了

  “丹运,你跟我一样的,如果不是对丹阙还报有希望,怎么会在20年前接下那夭寿的任务换他一命?1200人?还是1201人?丹运,你的心里也不好受吧?你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嗜杀的人....”

  张丹运摇摇头“师叔,该出发了..”

  说话间,三个少年就吃完了玉米,各自跟在师父身边一路朝西进发,这淌香谷的疯魔的修为有高有低,百步内就碰见了不下5头,而且这疯魔们有个特点,10步内没有感知!只有进了它十步的范围内,它才会疯狂攻击,不论是骨瘦如柴的,还是体型魁梧的,浸染毒瘴几十年,皮肉竟也变的超乎寻常的坚实,不攻击要害常常不能奏效

  这些小喽啰,自然就交给了秦晨等三个少年,习武如逆水行舟,不动则退!即便对于10岁的少年来说,也是这样,但好在击杀还算顺利。

  又进数十步,秦晨碰见这次第一个硬茬,使烫金锤,锤不大但疯魔体型却不小,至少是八尺的汉子,一身甲胄头覆黑巾,虽然衣甲早已破烂,皮肤也有化脓的伤口,但这毒瘴就是能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力大无穷!这是秦晨对他的评价,一锤砸下来震的秦晨手中的刀险些脱手而出,第二锤虎口便被震裂出血,第三锤秦晨便不敢硬抗,使游身法欺负疯魔动作略慢,但这次,秦晨打错了算盘....

  这魁梧疯魔非但力量巨大,动作也如狸猫般敏捷,这在一般人眼中属于没有破绽!

  慢慢缠斗中,秦晨发现这疯魔似乎动作只见略有生疏迟滞,想来是多年没动,筋骨都有些“生锈”了,秦晨看见一个空挡,提十足气力踢向疯魔小腹,结果竟然只是让它退了3步,转而变得更加狂暴的冲来!

  丹药的时间不多,需要抓紧时间,张丹运出手了,还是轻描淡写的一甩袖袍,疯魔便同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直撞在北面山崖上,一行人朝北崖走去,这只疯魔的双锤看起来还不错,毕竟斗方山现在缺钱,能得一件宝贝是一件

  疯魔砸向的北崖上出现一道清晰的裂缝,经脉尽碎!即便地上的疯魔还是一副暴虐的样子,但此时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他站起来了,很快他便能解脱

  秦晨细细的大量了一下这片北崖,与南崖不同,整个崖壁都呈现一种血红色,只可见3丈内的事物,毒瘴显然比南崖更浓,崖壁上插了不下百把的武器,而这仅仅是3丈左右能看见的.....

  随意观察了一下崖上的兵器,看起来都是一些凡兵,甚至还有一些断裂的,即便比秦晨父亲秦鸿的制式军刀都不如,一行人转而朝西走去,才走两步崖壁上便飞下一把刀落在众人面前,颇有股毛遂自荐的味道

  刀身金黄,浮夸的过分,刀长3尺,算是长刀,刀上锈迹不堪,甚至刀锋都有些钝了!刀柄处和刀欢上的红绫此刻也变的血污,细看,刀刃处竟然还有一些崩坏?!实在是难看的要死,秦晨才打算绕路而过,铛~的一声,这把金色长刀自己劈向旁边的一块石头,石头没有劈碎,刀却被崩飞了好几步,秦晨看到这里啧啧称奇,这刀虽然品相不怎么样,带看起来似乎有些意思,就收了它罢,秦晨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金灿灿的颜色,把刀捡了起来,可怜的长刀甚至连刀鞘都没有!

  张丹运抚着胡须点点头,这刀在他眼里看来也是凡铁而已,不过时间久了,有了些道不明的灵性孕育其中,对于自己这个初入江湖的徒弟,也不失为一种好选择

  三土的赤逐刀有正式的名字了,之前“花刀”这个名称便不再用,秦晨索性称这把金色长刀为“花刀”,得命并不像斥逐一样斩杀了花豹,而是因为花里胡哨,所以简称花刀....

  路上秦晨又捡到了刀鞘,刀鞘也是金黄色,刀鞘上雕龙画凤更夸张!!

  张丹运无疑中朝头顶看了一眼,他看的距离要比秦晨他们远一些,连忙做手势止住了三个少年的说话声,对着张万灵指了指崖壁上,张万灵顺手看去.....

  只见崖壁上密密麻麻的不知趴了多少这样的疯魔,全部都是头下脚上像蝙蝠一样倒悬在壁上,距离地面只有4、5丈,眼睛紧闭,姿势诡异,崖壁上的红色正是从这些疯魔身上淌下的鲜血!

  “丹运,还记得20多年前羽国的七宗门进谷诛魔吗?”张万灵问

  “那次入谷832人,无一人生还,现在看他们的装束,显然就是那些七宗们的弟子们”张丹运回到

  好在这些疯魔距离秦晨一行人超过10步,否则杀过来几个人就要覆没....

  因为是倒悬的,这些崖壁上的疯魔身上的东西便都掉了下来,崖壁下有玉佩、银两铜钱、暗器毒药、请帖花红、冠帽发簪、兵器秘籍等等,这可是遇到藏宝库了!

  但因为降雨,地上狼藉一片,不少书籍被雨水冲刷的破败不堪,字迹难辨,就在这看似废铜烂铁中,秦晨发现了一个好玩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