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夺门!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3198 2021.09.21 08:00

  庐陵县,自秦始皇二十六年设县以来,历尽风霜,经历一千八百多年,至今仍在。

  大明开国后庐陵县划归江西布政使司湖西道吉安府管辖,吉安府衙与庐陵县衙同城办公。

  庐陵城墙沿赣江而建,赣江之上船只穿梭如流。

  在城西北角河中,几百官兵在河上设卡拦截过往船只,官兵会把每条船都给截留下来,并且亲自登船搜查船内货物。

  按照船只运输的货物估值之后,官兵们便会向商船征税。

  赣江上跑货运的船老板们早就已经习惯这些了,近几年以来,赣江上的钞关是一道接一道,每过一道钞关,就得交一次税。

  货船从赣州启航到南昌,一路上要经过大大小小几十道钞关,等船到南昌时,每条船上的过关文凭多达厚厚一垒。

  这几年皇上因为剿匪缺银子,为了搞银子,皇上派遣太监到全国各地设立钞关,向过往的船只车马征税。

  这些征集的税收多半都进了钞关太监的手里,太监们自己截留大部分,再把剩下的一部分送到南昌交给镇守太监。

  镇守太监自己再截留一笔,最后剩下的银子才会送往北京,送到皇上手中。

  每收十两银子的关税,等到北京时基本不到一两。

  今日又是好个天气,吉安府镇守太监聂金海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后便来到江边上的钞关处泡上了一壶早茶,盯着手下的官兵们收取税银。

  聂公公有个规矩,他每天都会带一个木箱子出门,一天之内,他要在钞关上收满一箱子的银钱,否则的话便不回府城睡觉。

  今天又是开门收钱的好天气,聂金海来到钞关上看到昨日晚间的钱箱已经装了一小半,不禁喜笑颜开。

  晚上行船少,钱箱能收一小半就已经非常好了。

  等到白天商船多起来的时候,银钱便会多起来,到傍晚时基本可以把这一箱子钱收满,虽然大多数都是铜钱,但是也不算少数了。

  “来人啊,沏茶!”

  “是,公公!”

  聂金海端起茶杯,指着箱子说道:“诸位,今天还是老规矩,把这箱子装满。”

  官兵们并没有多少不悦,他们最喜欢跟着聂公公干活了,因为跟着聂公公有油水可捞。

  赣江上每天过往的船只数以千计,每一条船从这过都得交税,一箱银钱一天时间基本可以收满。

  而且聂公公收税可不分金银铜,只要是钱,他都要。

  每隔十天,聂公公便会拿出一小部分犒赏钞关上的士兵,然后再抬着装满钱的箱子回城,这也是官兵们愿意给聂公公的卖力的原因之一。

  年关刚过,赣江上的商船又渐渐开动起来,无论南来北往,如果走水路的话,船只必然要经过庐陵县城外的赣江。

  官兵们在江上设卡,每天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收钱。

  钞关上日夜都有官兵把守,一天十二时辰轮番收钱,绝不让一条船白嫖而过。

  今天生意不错,刚开张就拦了好几辆大船,收了不少银钱。

  此时时间不过才刚刚辰时,太阳都还未升起,聂金海喝下几杯热茶暖身之后,不禁觉得有些尿急。

  他起身来到远离钞关的草丛准备小解一下。

  太监天生比常人少了一条腿,聂金海为了怕别人嘲笑,所以每次小解都会走的远些。

  走了大约三十来丈,聂金海看了一眼四周无人之后,便解开裤子在草里蹲了下去。

  蹲下之后,聂金海用手稍微用力压住残存的一丢丢突出部位,防止尿飞到自己裤子里。

  可是蹲了好一会,都只拉出一点点来,他不禁叹气道:“唉,真是越来越不行了。”

  聂金海解决完了小便,起身拉起裤子准备回去。

  就在这时,忽然身后草林里窜出一个影子把他嘴给捂住了,一件冰冰凉凉的东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动,再动我就宰了你!”一名男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聂金海用眼角的余光一看,是刀!

  聂金海瞬间吓得便尿失禁了,刚才一直尿不出来的小便这会一泄如注,瞬间把裤子全打湿了。

  “咦,怎么这么骚?”

  “这小子吓尿了,将军,咱们为什么不直接冲杀过去,直接夺城便是。”千户牛纪忍不住对钱大有说道。

  钱大有摇了摇头道:“不成,这庐陵城沿河而建,大军藏身之处离城门足有两百多丈远,中间无遮无拦的,咱们这么多人,一旦冲杀出去,守城的士兵立刻就能发现咱们,到时候城门一关,这城便攻不下了。”

  “那咱们怎么办呢?总不能在这干等着吧?再等就藏不住了。”另一位千户刘铁龙说道。

  钱大有想了想,忽然一个主意从脑海中冒了出来。

  他指着众人身上的铠甲说道:“有了,咱们现在穿的是朝廷官兵的衣服,可以浑水摸鱼。等下先抓个人问问庐陵城中兵力的部署,再决定从哪个门攻进城去。”

  两个千户和几个百户纷纷表示同意。

  钱大有率领的三千将士,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当初谢学龙率领的卫所官兵,在分宜之战中投降之后,这还是他们初次为新主出战。

  自从加入义军之后,他们每月都能领到足够的军饷,并且冬天还有棉衣穿,过年还能吃上肉,日子比在当官军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为了报答大王的不杀之恩,两千多将士每日里刻苦操练,等的就是建功立业的机会。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众人心中是激动不已。

  不过大军连续长途奔袭九个时辰,哪怕是强壮如钱大有这种好汉此刻也架不住疲惫了。

  这三千将士跟他长途奔袭一夜,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精疲力竭。

  若非莫谦每日早操练兵时采取绑沙袋的跑步之法,恐怕这三千大军连这一百九十里地都跑不完。

  钱大有下令让大军躲入庐陵城外的小树林中,借机开始休息恢复体力。

  借着士兵们休息的时候,他观察到在赣江边上居然有一支四百人的官军在河上拦截过往的船只收税。

  就在钱大有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太监朝着他们藏身的草丛跑了过来。

  聂金海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扫泡尿的功夫就被反贼给抓了,当冰冷的长刀架在脖子上的那一刻,聂金海一下便被吓出尿失禁了。

  钱大有抓住聂金海的头发,长刀就架在脖子上,稍微一碰便擦破了皮。

  “老实点,想活命就听我的话,否则的话,一刀结果了你!”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一定听话,一定听话。”聂金海哭丧着求饶道。

  “我问你,庐陵城有多少守军?”

  聂金海听到这个问题,顿时下意识的便想回头看身后的是什么人,可是脖子刚一动,锋利的刀刃便划破了他的皮肤,鲜血顿时渗了出来。

  “还敢乱动,不想活了,快回答我的问题!”

  “我说,我说,庐陵城有守军八百人,其中四百人被我调到城外的钞关收税,剩下的四百人在城内。”

  “他们在城里是怎么部署的?”

  “四百人分散四门,每门一百官兵。”

  “一百官兵?”

  “这一百官兵是不是全在城门口?”

  “没有,平日里最多一二十人守门,其他时候基本都在休息,他们一天换班四次。”

  “什么时辰换班?”

  “每隔三个时辰换班一次。”

  “今天早上换过班没有?”

  “换过,就在刚刚开城门的时候换的!”

  得到这些情报,钱大有心里顿时有了攻城的计策。

  他对身边千户牛纪说道:“牛千户,待会等我杀进城门后,你押着这没鸟的太监去震慑住钞关上那四百官兵,我去清剿城门口的守军,你看如何?”

  “没问题钱将军,不过咱们现在这贸贸然出去,很快就会被钞关上的官兵发现。”

  钱大有一听觉得也是,不过当他看到在钞关棚下的几个官兵时,立时便笑了。

  他把刀架在聂金海的脖子上说:“你,想办法把钞关那的几个士兵叫过来。”钱大有伸手一指不远处几个官兵说道,说着便自己蹲下,用刀抵住聂金海后腰中心,让他站了起来。

  “你最好老实点,但凡敢不老实,我马上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聂金海不敢不从,那冰冷的长刀直直的顶着自己的腰,他感觉随时会扎进自己的身体。

  他站起身后想了一下,便对离他最近的四个士兵喊道:“你们几个,过来一下,我踩到蛇了!”

  四名官兵闻言不敢怠慢,丝毫没有想起现在才刚刚二月初,离蛇冬眠醒来的时间还差一个多月呢。

  四人马不停蹄的跑了过来,刚靠近聂金海,忽然草里寒光闪过,四人瞬间被割喉,连声音都没发出来。

  解决完四名官兵,钱大有对千户刘铁龙说道:“刘千户,待会你看我在城门口动手的时候,立刻率兵攻城,明白吗?”

  “属下明白,不过将军,你们才四个人,能不能夺下城门啊?”

  “这点你不用操心,我手上可是有法宝的。”

  试着他用刀拍了拍聂金海的脸颊道:“走,押着这厮进城!”

  钱大有带着千户牛纪和三个百户架着聂金海往城门口径直走去。

  刚过吊桥,守城的官兵便看到聂金海被两个官兵架着走了过来。

  “聂公公,您这是怎么了?”

  “聂公公吃坏肚子了,已经拉虚脱了,我带他进城看大夫!”

  说着钱大有便架着聂金海走进城门,观察后发现城门口的守军居然仅仅只有八人。

  机会千载难逢!

  他立刻抽出长刀,当场砍翻了眼前的两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