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拿无良地主开刀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3039 2021.09.01 15:50

  莫谦看着那义正言辞的中年男子,顿时脸色都变了。

  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宜春县的县学教谕孟严青,在他身后,站着的则是他的两名家丁。

  别人不认得他,莫谦可认得他,因为他是自己的老师。

  莫谦在县学读书,就是拜读在这孟教谕的手下。

  可别小瞧了这一县学的教谕,那可大小也是个九品芝麻官,按照现代的职位来讲就是一个县教育局的局长兼中学校长,也属于官府中人。

  果然,孟严青一摆明自己的身份,张三等人顿时便愣住了。

  他们在这袁河上吃着打劫的饭,但是有一种人是万万不敢打劫的,那就是当官的。

  乌云山屁大点地方,土匪加起来才不到二十人,去打劫当官的,那不是茅厕里打灯笼——找屎么!

  两位当家下意识的就把目光投向了新上任的三当家莫谦。

  中年男子也随着目光看了过去。

  当看到自己的爱徒跟一群土匪站在一块的时候,孟严青人傻了。

  “莫谦?你为何在此?你不是应该在南昌准备参加乡试么?”

  莫谦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说自己已经成了乌云山三当家?

  “老师,我.....”莫谦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他总不能对孟严青说:“老师啊,不好意思哈,学生为了保命,只好从贼,而且一不小心还成了反贼小团体的三号人物。”

  这话要是说出口,恐怕这孟严青当场就要清理门户了。

  莫谦惧怕孟严青乃是骨子里的,因为他的身体在看到孟严青的那一刻就会止不住的害怕。

  或许这就是身体的条件发射吧!

  不过此时也不用莫谦解释了,孟严青已经率先开口给莫谦找到理由了。

  他转头对张三和卢照喊道:“大胆山贼,竟敢劫掠参加朝廷科举的秀才,就不怕砍头吗,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

  张三和卢照顿时慌了神,他们是反贼啊,反贼最怕的是什么,是官啊!

  虽然现在的大明王朝已经摇摇欲坠,可是在南方太平地段,官府依然是百姓们闻之色变的存在。

  没想到今天打劫的第一单业务就这么倒霉,遇上一个当官的。

  “老三,怎么办?”

  这时候,傻老帽张三居然开口问莫谦。

  在场的众人顿时愣住了,卢照更是懊恼的想拍自己的脑子。

  自己这大哥真的是脑子里缺根筋啊,人家这当官的分明就跟莫谦认识,你这时候问他怎么办,这不明摆着把他卖了么!

  莫谦此时心里有一万句妈卖批想爆粗口骂出来。

  见过猪队友,没见过比猪还蠢的队友。

  不一会站在船头的孟严青也已经反应过来了,他惊讶的指着莫谦问道:“莫谦,你竟然从贼?”

  莫谦这会可真是百口莫辩。

  “老师,请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你解释,既然你已经从贼,为师从此以后就没有你这个学生了!”

  这一下可把莫谦给架在火上烤了,这是劫也不是,不劫也不是。

  这会所有人都没了主意,只有张三心里正在窃笑,刚才那一声他是故意喊的。

  莫谦这穷秀才可比他们脑子好用多了,读书人就是聪明。

  这穷秀才说的没错,做山贼可不能光想着天天拦路打劫过日子,还是得想办法生存。

  但是张三知道自己读书少,斗大的字不识几个,想要做大做强,勇创辉煌,还得靠这秀才公。

  趁着他老师在这,把这小子彻底拉下水,从此以后他除了做贼这条路就再无其他路子了,只能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

  张三的小心思很快就得到了效果,孟严青已经对莫谦失望了。

  莫谦年纪轻轻就已经考上了袁州府的秀才,今年不过才十八而已,假以时日,必然能高中举人甚至进士。

  大好的前程不要,居然选择去做山贼,孟严青想不通。

  此时最为难的还是莫谦,他愤愤的看了一眼张三,心中骂道:“你这臭山贼,居然当着我老师的面逼着我跟你当山贼!”

  可是恨归恨,莫谦此时却拿张三一点办法没有。

  他无奈的对孟严青说道:“老师,学生也有难言之隐,还望老师宽恕!”

  孟严青长叹一口气道:“有再多的难言之隐你也不该从贼,今日既然被你所擒,你要杀要剐就尽管动手吧!”

  说着,孟严青就抬起头亮出了脖子。

  莫谦哪里敢杀人,更何况杀的是自己的授业恩师。

  他对张三和卢照说道:“二位大哥,能否看在小弟的面子上,放家师一条生路?”

  张三和卢照对视了一眼,心中有了计较。

  二人当即指挥小弟把船只绕开道路。

  “大人,请过!”

  孟严青看了一眼在场众人,最后把目光投向了莫谦。

  他对莫谦说道:“莫谦,为师今年已经年近五十,教你亦有几载,为师有件事想拜托你。”

  莫谦赶紧鞠躬说道:“请恩师训示!”

  孟严青顿了顿,说:“希望你不要让为师背上千古骂名!”

  莫谦秒懂。

  “恩师放心,世上从此没有莫谦这个人了!”

  孟严青无奈的点了点头,招呼船夫划船离开。

  孟严青顺利的回到了宜春县城,但是他并没有把自己学生从贼的事情告诉县令郑秋平,而是选择把这事给隐藏了下来。

  自个的学生上山落草成了山贼,这事说出去毕竟不好听。

  回到家中,一名家丁忍不住对孟严青说道:“老爷,莫公子既然当了山贼,您为何不去官府揭发他啊?”

  孟严青长叹一口气道:“毕竟师生一场,我心中不忍!”

  家丁听了这话不禁心中一阵腹诽。

  .......

  当晚,乌云山草堂之内,众人围着草堂坐下。

  现在正在召开的是乌云山内部扩大会议,要求召开会议的是莫谦。

  这次会议的主题很简单,就是制定造反方针。

  会议上,莫谦对在座的众人说道:“各位,大明朝已经摇摇欲坠,经过本人夜观天象,不出十年,大明朝必然亡国!”

  坐在门口位置的易九听到这话不禁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

  天上除了一层层的乌云之外,一丝星光都看不到,莫公子是怎么夜观天象的?

  主位之上,现在已经有了三把座椅。

  张三依然位居主位,卢照跟莫谦分坐两边。

  “诸位,咱们既然是被朝廷跟官府逼的没办法才上山落的草,但是天天当山贼也终归不是个日子,依我之见,咱们既然已经造反了,莫不如就搞场大的。”

  “怎么个大法?”身边的张三不禁忍不住问道。

  莫谦顿了一下,说:“咱们打出旗号,正式造大明朝的反!”

  张三听了这话不禁扑哧一笑。

  他说:“秀才公,这到底怎么个造反的法子你倒是说啊,俺上山也快两年了,凑来凑去也就凑了这二十号兄弟,你说,咱们要怎么搞大的?”

  莫谦给了张三一个白眼,心道跟这种泥腿子就是难以解释。

  张三这家伙小聪明不少,但是缺少战略眼光,再加上这家伙脾气暴躁,如果让他自己单干的话,莫谦可以肯定,这小子横不过三年就得让官府扫了。

  至于卢照,他比张三好点,他没张三那火暴脾气,性格较为沉着冷静,如果加以培养的话,一方枭雄还是可以胜任的。

  其实莫谦心中一点也不想跟张三这家伙造反,但是现在自己的后路已经被堵死了。

  在船上,自己的老师,船夫,还有老师的两个家丁,四人全都看到了自己已经从贼了。

  如果现在偷着跑回去,那不过是自投罗网而已。

  立马被知县老爷直接逮捕下狱给上一刀不说,回头知县老爷再跟上级说斩获反贼头目一名,妥妥的大功一件啊!

  莫谦可不会傻乎乎的去给知县大老爷送功劳,自己的小命还是留着比较好。

  眼下既然已经造反了,那就干脆闹大点,闹的太小了回头还是免不了脖子上来一刀。

  不是被官府灭了就是给土匪灭了。

  知道历史走向的莫谦当然不会傻等着给人砍头,反正现在已经是乱世了,既然别人能造大明朝的反,那自己也能造。

  都是一样的造反,没啥区别。

  理清了思路,莫谦心中便有了打算。

  他对众人说道:“诸位,咱们不能在守在袁河这小小的一段河道打劫了,咱们得主动出击!”

  “怎么个主动出击法?”众人顿时来了兴趣。

  “俗话说狼行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咱们守着这段河道只能吃个半饱而已,既然已经造反,咱们干脆去吃大户去!”

  “吃大户?”

  “对,吃大户,那些无良的地主害得咱们没了田,没了地,更害得咱们家破人亡,咱们不吃他们吃谁?”

  莫谦的话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共鸣,特别是二当家卢照。

  他跟地主宴镇川有着不共戴天的血仇,此时经莫谦这么一说,顿时一腔热血被激发了出来。

  “老三,你说怎么办吧,我们都听你的!”

  “对,我们都听你的!”

  “好,既然大家伙给我面子,我也不客气了,我的计划是,咱们就先拿温汤镇的晏镇川开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