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田有年又打败仗了!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3035 2021.09.11 23:35

  冬天的夜晚异常寒冷,哪怕莫谦身上穿着好几层衣服,但是他依然被冻的手脚冰冷,瑟瑟发抖。

  旁边的卢照看莫谦冷成这样,心疼不已,他劝莫谦道:“主公,点火吧,再不烤火你就要冻坏了!”

  没想到莫谦却坚决反对。

  他说:“点火就会被田有年的大军发现,一旦田有年察觉有误,那咱们的埋伏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再说,将士们都不怕冷,我又何惧冷哉?”

  听到莫谦说的话,他身边的卢照和曹国祺是感动不已。

  带兵打仗,不怕主将不会武艺,怕就怕主将在军队里搞特殊,因为这会让将士们心中产生不公。

  然而莫谦自起事以来,凡事能自己做的,必然会亲力亲为。

  至今他身边连个丫鬟都没有,衣服都还是自己洗。

  好几次卢照都想给莫谦去抢几个丫鬟来伺候他,不过都被莫谦给拒绝了。

  他说他们才刚刚起义,条件还很艰苦,将士们都是自己洗衣,他这个首领没有道理先享福。

  坐在莫谦一旁的曹国祺此刻也是冷的瑟瑟发抖。

  他本来不必亲自随军出来的,可是他看自己的主公都要亲自出城,他作为分宜县令,哪有在县衙里躺被窝里睡觉的道理。

  借着一丝月光,曹国祺可以看到莫谦嘴里喷出来的热气。

  “有此明主,何愁大业不成!”

  ......

  大明崇祯七年十二月十七日,子时刚过,袁州府的东门仙台门被人从城内缓缓打开。

  袁州知府田有年骑着袁州乡绅贡献的一匹高头大马,手里拿着一把长刀,剑指东方道:“开拔!”

  分宜县尉钱大有自明月山大败后便保护着知府田有年逃回了府城。

  鉴于钱大有的救命之恩,田有年对钱大有是大加赞赏,并且把城内的所有兵力交由此人操练。

  加上乡绅袁业泗及潘士闻两个大家族的帮助,田有年很快就在城里‘募集’了三千乡勇。

  操练了一个多月的乡勇虽然不敢出城跟反贼作战,但是用来守城却是绰绰有余的。

  莫谦本来打算等自己稳固了乡村这些地方再出兵攻占府城的,可是一看田有年居然能在短时间凑出三千大军,莫谦干脆就放弃了攻城的念想。

  袁州府虽然城墙不高,但是在没有绝对兵力碾压的情况贸然去攻城,对于刚刚组建的义军还是非常困难的。

  这次田有年接到谢学龙的命令,居然想主动出击伙同朝廷大军夹击分宜县城。

  只可惜这个作战方法被莫谦事先埋藏在城内的细作给察觉了。

  分宜县城,坐落于宜春县城以东,新喻县城以西,距离府城宜春城有六十里,距离东边的新喻县则仅有四十里。

  田有年算好时间,自己子时出发,等到分宜县城的时候,刚好是天亮的那会,那时候分宜县城内的反贼一看自己大军一到,定然会被吓得胆战心惊。

  彬江镇,亦称彬江铺,距府城宜春县城三十里,镇上的百姓以种田与烧砖为生。

  自太祖年始,彬江镇与分宜县便是袁州府的烧砖大户,南京城墙上的白瓷城砖便是由此产出。

  田有年率领大军自东门出城,大军举着火把在黑夜中行走,寅时末,大军行至距离彬江镇仅有两里地的老鸦山。

  此时的田有年丝毫没有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只是催促队伍快点,再快点。

  因为再过一个时辰,天色就要亮了,到时候大军行走在平原之地,无遮无拦的,反贼很容易发现他们。

  此时在道路两旁的老鸦山中,莫谦率领主力大军四千人已经在山中蹲了足足一个时辰了。

  终于,官道上出现了火光。

  只见火光呈一条长蛇状在官道上前进。

  火光一出现,卢照便摇醒了几乎快要睡着的莫谦。

  “主公,田有年来了!”

  正在半睡半醒之中的莫谦一听田有年来了,一下就清醒了。

  他用双手搓了一把脸,让自己快速清醒。

  朝管道上一看,果然发现有一条长长的火蛇正在官道上缓缓前进。

  田有年终于来了!

  莫谦看着火蛇慢慢的前进,直到前进到河岸停下来的时候,莫谦拔剑出鞘,大声喊道:“杀啊!”

  瞬间管道两旁的老鸦山无数火把亮起,一时之间喊杀声震耳欲聋。

  田有年刚走到河边准备过河呢,忽然发现袁河上的桥梁居然被人烧毁了,顿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刚想喊队伍撤回宜春,却发现身后传来震天的喊杀声,只见自己的后路上居然出现了无数反贼。

  “不好,中反贼的奸计了,快,给我挡住,给我挡住!”

  田有年本来在明月山之战中就已经被莫谦给打出阴影来了,现在居然又中了反贼的埋伏,顿时心乱如麻。

  他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指挥乡勇们上前抵挡。

  可是当看到在队伍后面的官军一遇上敌军就被冲垮的时候,田有年的心顿时凉了。

  “钱县尉,钱大有,你人在哪?”

  “大人,大人,我在这!”

  钱大有骑着马赶到田有年的身边。

  “钱大有,这是怎么回事?”

  钱大有此时也是一头雾水,山里突然杀出来几千人,他自己也懵了。

  “大人,卑职也不知啊!”

  “真是一群废物,快,先保护本官撤离!”

  钱大有一听这话愣了,撤离?

  “大人,不能撤啊,咱们现在背靠袁河,根本无路可撤,只有拼死方能杀出一条生路,一旦撤离的话,必败无疑啊!”

  田有年却不这么想,他调转马头向南说:“爱撤不撤,本官才不陪你死在这!”

  知府大人一逃,顿时引发了连锁反应。

  三千乡勇一看当官的都跑了,自己还不跑,那不是傻子么?

  三千乡勇才不管田有年之前许诺的赏银了呢,撒丫子就跟着知府大人跑,有些脚力快的甚至跑的比骑马的田有年还快。

  莫谦一看官军居然一战即溃,顿时大喜。

  他剑指逃跑的官军喊道:“给我追,别让田有年跑了!”

  四千大军一手举着火把,一手举着长刀就在屁股后面追赶。

  官军这一仗连最基本的抵抗都没有,一群被钱大有操练了一个多月的乡勇在遇到莫谦的大军后一触即溃。

  三千官军是死的死,逃的逃,由于天色漆黑,许多官军跑着跑着就不小心落入了袁河之中。

  虽然冬天的袁河水流不急,可是那温度也不高啊。

  人一入冰冷的河水里,顿时便冷的打起了摆子,嘴唇一会就变白了。

  失足落水的官军不下百人,自相践踏者更是不计其数。

  有些聪明的官军直接就不跑了,把武器往地上一扔,双手高举大喊投降。

  义军一看官军投降了,也就不再砍杀了,留下几队人马收缴官军武器。

  跑在前面的官军一看反贼居然不杀俘虏,当即也学聪明了,一个个跪在地上高喊投降。

  本来大家都是宜春老乡,说的都是宜春方言,有些更是家里还沾亲带故的,一看官军投降,义军也就不再滥杀。

  只有知府田有年和他身边的几十个亲兵没敢投降,他们跟着田有年在袁州府横行霸道多年,一旦落入反贼手里,肯定必死无疑。

  田有年骑马跑的快,他想的是沿着河岸往南跑,等跑到有桥的地方就过河,去新喻县投奔巡抚谢学龙去。

  自己打了败仗回到朝廷最多罢官去职,可要是落到了反贼的手里,谁知道会是怎么个死法。

  田有年可不想自己跟宜春知县郑秋平一样,被那莫贼给一剑一剑的把自己头给砍了。

  田有年一路向南,狂奔了足有十里地,可是却发现沿河的所有桥梁全部被毁,连条过河的船只甚至都没有。

  田有年一下便慌了起来。

  此时钱大有也拍马跟着跑了过来,钱大有一看到田有年,便说道:“大人,后面有追兵!”

  “什么?”

  田有年回头一看,发现后面果然有一群反贼正骑着马在追赶他们。

  打头的几个反贼将领武力超群,把自己没骑马的亲兵如砍瓜切菜一般给斩杀,短短半柱香的功夫,自己身边的六十亲兵瞬间便只剩下不到十人。

  “完了,天要亡我!”

  想着自己马上就要落入反贼之手,田有年悲从中来。

  “哎哟!”

  田有年刚说完话,忽然自己座下的马匹一脚踩空,踩在了一个深水坑里。

  田有年瞬间便被甩了出去。

  这一甩整个人都飞了起来,足足向前翻了两个跟头才落地。

  田有年是脸先着地的,他整个人飞入了路边的田里,冬天的稻田泥泞不堪,田有年的脸瞬间便沾满了泥巴。

  当钱大有从田里把他捞起来的时候,居然发现田有年的嘴角居然挂着一泡牛粪!

  “大人,大人,你没事吧?”

  田有年此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天底下当官有我这么倒霉的么?

  钱大有从烂泥里把田有年给拉了上来,刚想把他给扶上自己的坐骑,转头却发现身后出现了火光。

  骑着马追赶上来的莫谦看到嘴角挂着牛粪的田有年不禁忍不住笑了出来。

  “田大人,这牛粪的滋味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