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跟我造反吧!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3150 2021.09.07 01:00

  第二天一早,莫谦亲自坐镇府衙,顺利接管全城。

  府衙堂下,宜春县丞朱一浩,主簿王应宝正跪在堂下等待审判。

  昨夜莫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攻占府城,打了这帮官员们一个措手不及。

  袁州府衙以及宜春县衙的官府全部被一窝端了,只有知府田有年和同知史延昇因为不在府城逃过一劫。

  莫谦并没有为难这些官员,不过他也没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这帮官员,其中多数都没做过多少好事,反而还经常残害百姓。

  宜春县丞朱一浩更是在县城内恶贯满盈。

  此人乃是南直隶人,监生出身,他这监生是家里花钱买的,后来参加乡试,考了两次一直落榜,索性便不再参加科举,直接让家里花一千两给买了一个宜春县丞做。

  崇祯元年,朱一浩成功上任宜春县丞,一入县衙便跟知县郑秋平沆瀣一气。

  两人使劲各种办法贪污,在百姓之中的名声犹如过街老鼠。

  别人莫谦可以不杀,但是这个朱一浩今天是必死无疑!

  莫谦写好告示,派人张贴在府衙的门口,署名莫问。

  之所以要改名莫问,莫谦为的是顾忌自己老师孟严青的名声。

  今天早上,他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恩师,一打听才知道,孟严青被调到南昌府任推官去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老师为难,莫谦还是决定改名莫问。

  告示上面写道,但凡百姓有知道哪个官员贪赃枉法的,尽管到府衙来告状,只要落实,立刻处斩!

  百姓们昨天听到城中的喊杀声吓得早上连门都不敢出。

  直到天光大亮,才有几个百姓大着胆子走出家门,当看到街上一群跟农民打扮一样的人拿着武器在巡街时,百姓们这才知道天变了。

  莫谦此时更是派遣农民在全程敲锣打鼓,号召百姓踊跃踏出家门。

  没过一会,县城里便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百姓们在听说府城门口正在审贪官时,更是欢呼雀跃,纷纷涌向府衙。

  莫谦高座在知府的官位上,手中拿着惊堂木,看着眼前一群的大小官员们。

  告示贴出不久后,终于有个百姓大着胆子走了进来。

  这是一名年约四十左右的男子,他的肩上还挑着一副担子,箩筐中装的是自家种的地瓜。

  男子一进来就跪倒在地,说要状告县丞朱一浩和主簿王应宝。

  莫谦问他要告他们俩何罪,男子说朱一浩和王应宝为了谋取他家的在县城的一处商铺,伙同知县构陷他家窝藏反贼,并且用刑逼供,以此罪名将他下狱。

  家中亲人为了救他,只好无奈把商铺献给朱一浩,他这才逃过一劫,捡了一条性命。

  说着男子就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自己的上身。

  只见男子的背上和胸前布满了各种疤痕,显然是鞭子抽打后留下的。

  莫谦看了男子一眼,拍了下惊堂木,大声喝问道:“你所言可属实?”

  男子扑腾一下跪在堂下,说道:“大人,小人所言,句句属实啊,若有一句假话,愿遭天打雷劈。”

  “我不是什么大人,我就是个造反的!你起来吧!”

  有了第一个开头的人,后面上前检举揭发的人就更多了。

  有说朱一浩偷女人的,有说他强娶谁家姑娘做妾的,更有怡红院的妓女站出来说朱一浩每次嫖娼都不给钱。

  莫谦一听顿时怒了,想不到这小子在怡红院白吃白喝也就就算了,居然还敢白嫖!

  百姓们瞬间怒了,纷纷叫喊要将朱一浩跟王应宝凌迟处死。

  莫谦看着百姓们群情激奋的样子,心中倒是想给这个朱一浩来个凌迟,但是可惜袁州府的刽子手没这门技术,所以这个刑罚只能算了。

  不过朱一浩死是肯定死定了,莫谦判了他一个斩立决,直接让卢照把他和王应宝拉到了府衙门外,跪在地上反绑双手,嘴里再塞上布条。

  朱一浩和王应宝两人想喊都喊不出来,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屎尿横流。

  百姓们此时也终于找到发泄自己心中怒火的时候了,什么烂叶子臭鸡蛋小石头子甚至是板砖之类的,全都往两人身上招呼。

  还没行刑呢,两人就差点被砸死了。

  莫谦看百姓们发泄的差不多了,这才慢悠悠的掏出一支令箭扔出。

  “斩!”

  两刀下去,两颗头颅落地,府衙门口一片欢动。

  斩完贪官,下面就该斩衙役了,莫谦如法炮制,继续让百姓检举。

  这一次又揪出了七个在县城里欺压祸害百姓的衙役和捕快,莫谦二话不说,直接让给拉出去斩了。

  一时之间府衙门口成了菜市场,鲜血流的到处都是,风一吹过,一阵腥味。

  宰了一群贪官污吏,接下来就该审问剩下的官吏了。

  袁州府衙内的通判孟道弘,推官汪秉忠,经历卢自田三人都被带上了堂。

  这三人莫谦倒是有点印象。

  孟道弘是江夏人,贡士出身,崇祯五年才来袁州任职通判,在这个位子上才坐两年而已。

  这两年莫谦倒是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不良的举动。

  至于推官汪秉忠,这个人比孟道弘更清廉,在袁州有很好的名声,老百姓见了他都得喊一声汪大人。

  而且在历史上,此人没过多久便被提拔为户部主事,入职中央去了。

  经历卢自田,这人更是没什么存在感,在袁州府基本属于领工资不干事的那种,手中连权利都没得,就更谈不上祸害百姓了。

  眼前三人莫谦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

  杀?还是不杀?

  杀了吧,有点太残暴了,人家又没犯什么错,在民间也有良好的官声。

  不杀吧,那总不能指望他们跟着自己造反吧?

  莫谦觉得让他们跟着自己造反,怕是比登天还难。

  不过眼前三人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能够真的说服他们的话,那对自己的造反大业将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他将三人请入后堂,直接开门见山道:“三位大人,大明江山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三位都是官场中人,想必对于国势比我更加清楚,我莫问举旗造反,为的就是推翻这腐朽的大明王朝,建立一个新的朝代。

  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只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是降还是不降?”

  孟道弘微微一笑,说:“莫大王,敢问你觉得你能守得住这袁州府吗?”

  “我没想过要守袁州府,攻打府城,不过是我临时起意而已!”

  孟道弘本以为莫谦会自大的说他能守住,却没想到莫谦居然说没打算守。

  他又问道:“莫大王,敢问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建立新朝呢?

  据我所知,如今大明朝的确烽烟四起,但是最大的反贼乃是陕西的李自成,高迎详,张献忠等人。

  再有,天下反贼如此之多,比你厉害的反贼海了去了。

  你不过才刚刚占据一县而已,你哪来的自信觉得能建立新朝?”

  孟道弘的语气中带着讥讽,似乎在嘲笑莫谦的自大和无知。

  “我当然有,因为我有天底下所有反贼都没有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我有让全天下百姓都愿意跟我造反的办法。”

  “哦?是什么能办法,能让百姓心甘情愿跟你造反?”

  莫谦微微一笑道:“两个字,土地!”

  “土地?”听到这两个字,孟道弘和汪秉忠不禁互相对视了一眼。

  “对,土地,大明王朝之所以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跟关外的金国无关,跟国内的反贼无关,而是跟老百姓手里的土地有关!”

  “快快说来!”汪秉忠有些急切的说道。

  “土地,乃是百姓的命根子,我泱泱中华,历经五千年,百姓们向来以土地为立身之本。

  没了土地,百姓们便没了果腹的粮食,没了粮食吃,你说他们会怎么办?”

  “造反!”经历卢自田说道。

  “对,造反,而今大明朝为何会反贼四起,归根结底两个字,土地!

  陕西自天启年开始便开始出现旱情,百姓们颗粒无收,为了吃口饭,只能把自己的土地贱卖给那些地主,自此成为地主的佃户。

  而地主在以低价买入百姓的田地后,却隐瞒人口,不向朝廷缴纳田地的赋税。

  加之当今朝廷年年征加辽饷,本来百姓的负担就已日益见重,赋税非但不减,反而逐年增加,这岂不是逼着百姓造反?

  再有,朝廷腐败,贪官污吏横行,据我所知,崇祯元年,陕西大饥,人皆相食。

  朝廷拨粮十万石赈灾,结果呢,这十万石粮食到陕西灾民们的手中仅有五千石。

  十万石粮食还没出北京城,就被吏部的官员贪污了一半,到陕西巡抚手中又贪走两万石,陕西知府又也贪了两万石,还剩五千被陕西当地的乡绅地主给贪墨了。

  如此腐烂透顶的王朝,你说它要不亡?岂不是天理不容?”

  “那你又有什么办法保证百姓会跟随你造反呢?”

  “很简单,均田地!”

  “怎么个均法?”

  “对那些无良地主痛下杀手,逼他们交出手中的田地,再把这些田地平均分发给百姓。

  百姓们手里有了田地,自然会倍加珍惜,此时不管是有反贼还是官军来征讨,百姓们为了自己家中的土地,也会奋力一搏,死保田地的!”

  听完莫谦这席话,汪秉忠的眼神变了。

  他和孟道弘互相对视一眼后,心中顿时生出一个想法。

  这小子这样造反,可比陕西那群流民厉害太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