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南下北上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4307 2021.09.24 23:39

  永丰县自崇祯五年便开始闹流寇,当时流寇从永丰过吉水庐陵,一路横扫而过。

  当时流寇足有数万之众,差点就把永丰县城给攻破了。

  百姓被那群流寇给害惨了,流寇所过之后一片白地,他们无恶不作,在乡间烧杀抢掠,现在永丰百姓一听到贼寇就浑身害怕。

  而且永丰知县在得知流寇作乱时,却并没有派兵围剿,也没有放百姓进城避难,反而驱赶百姓。

  流寇一走,知县又立马派人出来征税,百姓本就被流寇洗劫一空,现在又遭官府征税,顿时怨声载道。

  听闻去年袁州闹匪的事情传到吉安府后,老百姓便知道袁州出了一个莫大王。

  莫大王造反不要钱,不要粮,还给百姓分田地。

  莫大王的名声没隔两月便在周边几个州传开了。

  吉安府与袁州府离的近,袁州出了点什么新鲜事不用多久便能传过来。

  这次一看告示是袁州莫大王的军队攻占县城,百姓们心中那个高兴啊。

  有百姓甚至亲自跑到衙门去找义军的统领,问什么时候开始分田。

  彭金洪也没想到永丰的百姓这么欢迎义军,一时之间还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他只能告诉百姓分田的事情不用多久便会展开,百姓们一听还要等时间,顿时有些急不可耐了。

  有些激进分子甚至直接在乡村号召百姓造反跟随莫大王,一时之间响应者数以千计,百姓手持镰刀锄头纷纷闯入地主家中,要求地主交粮交地。

  永丰周边的乡村的地主们一看佃户们这么暴力,哪里敢不交,只能含泪把家中的地契和粮食交了出来。

  坑田村的百姓闹的最狠,他们的佃户陈七率领村中百姓直接攻占了族长陈元任的祖宅。

  陈氏家族出自天下陈氏出义门的九江德安县义门镇,自宋代开始陈氏便有部分族人迁居至永丰坑田村。

  自宋以来,陈氏在坑田经过几百年的繁衍,已经成了当地的大族。

  但是坑田村的田地却大部分掌握在了陈氏族长陈元任的手中。

  陈元任家已经历经五代族长,成了永丰陈氏的巨无霸,永丰陈氏的其他子弟多数都成了陈元任家的佃户。

  陈七就是陈族长家族的佃户之一,他有妻儿四口人,租种了陈族长家的良田五亩。

  但是哪怕是租种了五亩田,陈七一家依然缺吃少穿,其根本原因便是陈元任这狗日收的租金太高了。

  田中产出的八成粮食都要交给族长,剩下的两成不光要留作口粮,还要留来年的种子。

  崇祯五年流寇来时,陈七家中的粮食全被流寇抢走,家中妻儿饿的啃树皮。

  陈七舔着脸去族长家中借粮,陈元任却趁势要他写借据,借米一斗还五斗,简直就是高利贷。

  为了让妻儿活命,陈七没办法,只能在借据上按下了手印。

  陈七心中早就对族长一家怨恨极深了,今日他进城卖自己编织的草鞋,一看县城居然变天了,一番询问才知道袁州莫大王的兵马已经打到永丰了。

  陈七马上意识到自己报仇的机会到了,他回到村里四处散播消息,说袁州府的莫大王已经打下吉安府了,永丰县城也已经攻占。

  莫大王要给大伙分田分地,陈七四处游说,很快便拉拢了村中一百四五十号壮丁。

  他们气势冲冲的拿着扁担锄头杀到族长家中,勒令族长交出家中的田产和粮食。

  陈元任当然不肯了,并且还以族长的身份破口大骂,陈七被骂的一腔热血直冲脑门,当即就拿扁担把陈元任给开了瓢。

  陈元任被当场打死在自己家中,陈家也被村民们给占领,打开粮仓一看,里面的存粮堆得足有十几人那么高。

  此时跟随陈七一起造族长反的众人都懵了,看到这么多的粮食,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说要把这些粮食怎么处理。

  有说让村里人大家平分的,有说拿去府城卖钱的,还有说雇船拉到省城去卖的都有。

  只有陈七力排众议,他大手一挥说道:“都别想了,这些粮食是咱们献给莫大王的义军当军粮的,谁也不许乱碰!”

  众人看陈七说要献给义军的,立刻不敢说话了。

  陈七让自己的堂兄弟陈五陈六看住粮仓的粮库,自己则迅速跑入县城之中,见到了在县衙办公的义军首领彭金洪。

  彭金洪一听还有这种好事,立刻喜出望外,马上派兵五十跟随陈七火速赶往坑田村。

  彭金洪也没说怎么处理那一仓库的粮食,只是先派兵看管起来,关于粮草这种军资大事,彭金洪还得等待主公派人前来处理。

  陈七带着五十义军神神气气的回到坑田村,村里的人一看陈七居然带着义军入了村,顿时议论纷纷。

  大家都夸陈七有本事,居然能跟义军打上交道,还率兵回村。

  陈五陈六二人一看堂哥带兵回来,也是吃了不小的惊,二人拉住陈七问道:“大哥,你在县城有没有见到莫大王?莫大王到底长什么样?是不是跟大伙说的那般有三头六臂啊?”

  陈七哈哈一笑,说:“这都是谁传出来的,莫大王肯定是跟咱们一样啊。”

  “那意思是你见到莫大王了?”

  “没有,莫大王不在永丰县,他现在正在安福县呢,我见到的是莫大王的手下大将彭将军。”

  兄弟二人一听没见到莫大王,顿时大失所望。

  坑田村陈七的事情下午便在周边几个村里传开了,周边村里的人纷纷效仿,一时之间整个永丰的农民运动如同感染病毒一般扩散,等到第二天时,永丰县周边十几个村全部发生民变。

  长期受到欺压的村民们纷纷抄起家中的扁担锄头向地主家冲去,一时之间整个永丰的地主是哀嚎连连....

  第二日一早,吉水知县就接到了安福和永丰两县陷落的消息。

  知县和县城主簿三人听闻消息皆是瑟瑟发抖,三人躲在县衙之中与县衙的官吏们商议对策。

  知县苦着脸问在座的众人道:“那莫贼攻占府城,又残杀府尊和两位知县,永丰知县听闻昨夜也已经殒命,而今我吉水县身陷三地之中,可谓是一瓮中之鳖,几位,可有何良策?”

  县城和主簿等人是纷纷低头,眼下他们哪有什么办法。

  连知府大人都被反贼一刀给剁了,他们这群人现在就如同秋后的蚂蚱。

  吉水县城距离府城庐陵不过才四十里地,反贼转瞬就到,他们现在已经把全城的官兵和衙役都派到城墙上守城去了。

  县尉江国华站出来建议说道:“大人,咱们吉水不过是蕞尔小城,跟府城那是没得比的,眼下我听外边的人说,反王莫问已经在回师途中,相信下午,或最晚明日便会抵达我吉水县。

  咱们吉水官兵才不过五十,衙役也才三十,这点人手,平时缉拿盗贼还可以,跟几千大军抵抗那是死路一条啊。”

  知县王龙震看了一眼他,悠悠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投降?”

  王龙震这话问完,现场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人人都紧紧的闭着嘴巴,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王龙震一看众人的样子,顿时便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他大力一拍桌子,喝声骂道:“好啊你们,你们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你们怕死,又怕背上投降反贼的罪名,就想让我王某人来带头投降,到时候哪怕是反贼被灭了,朝廷也只会怪罪我王龙震,不会把罪责怪到你们头上,你们可真是好算计啊!”

  众官吏被王龙震给说到了软肋,更加不敢抬头,只能低头看自己的鞋子脏不脏。

  王龙震见众人都不言语,心中更加生气。

  他起身挥袖道:“你们这群人枉食朝廷俸禄,罔顾君恩,我王某绝不与你等一般毫无骨气,哼!”说罢便拂袖而去。

  王龙震一走,县尉江国华便站出来说道:“诸位大人,县尊不愿请降,你们怎么看?”

  几人一番商量,觉得这吉水小城根本守不下去,最后议定,等莫贼大军一到,便立刻前去献城。

  ......

  莫谦攻占安福县城之后,立即整备兵马,并且派出快马赶往袁州,下令留守袁州的程之敦立刻组织民夫,押送粮草到安福县来。

  自袁州出兵之后,莫谦就定下了半个月内攻占吉安府和安福县的作战目标,为此,他出兵之时带的粮草并不多,仅仅只够大军一个月的用度。

  现在大军已经顺利完成第一阶段的作战目标,接来下将要连续作战,所以粮草问题必须立刻解决。

  程之敦在接到莫谦的书信后马上就着手准备,他下令征调宜春和分宜两县民夫一万人,并且亲自率队与千总易九压着两万石粮草来到安福县城。

  袁州老家则交由杨鹤与易成桂守家,两人一文一武,守家足矣。

  三月十五日,第一批粮草顺利抵达安福县。

  莫谦看到押送粮草的居然是程之敦和易九两人,不禁喜出望外。

  “催科,九哥,你们怎么亲自来了?”

  程之敦行礼说道:“主公,卑职在接到主公的催粮信后便立马带人先把第一批一千石的粮草运来,以解主公燃眉之急!”

  易九也凑上来前说道:“是啊主公,我听说主公打了胜仗,我心里也痒痒,便在乡里又集结了两千乡勇,前来相助主公!”

  莫谦大喜,他拉着两人手道:“甚好,现在我军第一阶段作战目标已经达成,接下来将会向北进军,此时真是用人之际,九哥你就别回去了,刚好留在这为我攻城略地。”

  易九听了这话简直嘴巴都笑歪了,他本以为这次出征自己什么都捞不到呢,没想到最后还是能捞到军功。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几个月前那个只会种田的农民了,在军中待久了以后,易九这个泥腿子出身的将军也开始学习起来。

  他请了一个五十岁的老秀才到自己军中任职主簿,负责帮他处理军中的文案,顺带帮他出出主意学学字什么的。

  几个月下来,那老秀才在看到莫谦治下的百姓和军队后,他基本认识到莫谦是极有可能打下天下来的。

  他马上力谏易九,催促他一定要跟在主公的身边,主公去哪,他就去哪,主公要打他哪,他一定不能退缩,而且还要勇敢的挑起担子来。

  他仗打的越好,胜仗打的越多,攻占的领地越广,那他以后建国的时候封的爵位就会越高。

  封爵,这是易九这辈子做梦都不敢想的事,但是在老秀才的一番讲解之下,他却觉得这事也不是那么难了。

  这次听说莫谦需要后方押送粮草,他马上找到程之敦,要求陪他一块去。

  程之敦没法拒绝他,只能把他带上。

  现在见到莫谦,易九心里更是有点抑制不住那颗建功立业的心了。

  他拱手说道:“主公,我愿意带我手下两千乡勇,前去攻取吉水,峡江,新淦三县!”

  莫谦听了不禁有些诧异,他看了一眼易九,问他道:“九哥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打仗了啊?”

  易九挠了挠自己后脑勺,傻笑道:“卢大哥和彭大哥都能领兵打胜仗,就我跟成桂呆在袁州,我这身骨头都快软了,主公,你就让我去吧!”

  莫谦笑了笑道:“好,我再给你一千正兵,配合你手下两千乡勇,令你十五日内,攻下吉水新淦峡江三县。”

  永丰县被攻下的消息彭金洪已经快马报至莫谦,现在吉安府北边,就只剩下吉水一县了。

  而南边的泰和和万安龙泉三县,莫谦决定自己亲自带兵攻打。

  特别是万安龙泉两县,这两县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只要把这两县站住,那南赣方面的援兵将会被彻底堵死在赣州地区,根本无法北上。

  这其中的重要原因便是南赣地区地理特征所定的,南赣多山,而万安和龙泉两地则正好处于吉安府和赣州府的交界处。

  两府交界线刚好由罗霄山脉的延伸诸广山为界,诸广山山高陡峭,大军根本无法通行。

  而南赣之兵要想要北上,则只有坐船顺赣江而下。

  而赣江恰好流经万安县城,莫谦占领万安县后,只需把赣江用铁索拦起来,派兵在江上收船税,这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一切计划就绪,莫谦留下两百士兵交由程之敦驻守安福县征调粮草,自己亲自率军两千南下,赶至泰和县城外与卢照会和。

  而剩下一千正兵则交给了易九,让其攻打吉水三县。

  易九领了军命,当即点齐兵马,杀气腾腾朝着吉水县城杀去。

  (前面主角出兵的时间由二月改为三月,原因是皇陵被烧后凤阳的官员为了脱罪,把这消息给瞒住了,一直到二月十二崇祯才收到消息,这一点是我查资料没查详细,所以为了剧情推进,二月初二出兵改为三月初二,抱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