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谢巡抚的计策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3179 2021.09.11 19:53

  卢照领了三千人马直接杀出城外,把近一倍与己的官军给杀了个措手不及。

  官军狼狈的逃往大营,卢照领兵追击了两里地,一直追到官军的大本营外这才止住脚步。

  此时身后分宜县城上也传来了鸣金的声音,卢照看了一眼被他杀败的官军,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算你们走运!”

  此战义军又是小胜,斩杀官军三百多人。

  不过三百人的死伤对拥有七千大军的官军来说如同隔靴搔痒,都指挥同知张中行很快便在大营中收拢了溃兵。

  一个时辰后,得到战报的谢学龙也出了新喻县城,亲自骑马来到大营。

  他拿出西洋望远镜瞅了一眼分宜城墙上,发现义军军容严整,且丝毫没有怯战的样子。

  谢学龙可不是那种只会坐在巡抚衙门里拍板子管事的文官,他对兵事那也是非常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明末时期江西之所以没有大的农民起义,主要原因还是有谢学龙在。

  谢学龙任江西巡抚期间扫灭了九江铅山的回回教,又平了都昌萍乡各地的农民起义,这才得保江西境内的安宁。

  不过这回他遇上的对手不是一般的流寇,而是能够打败袁州府官兵的莫贼。

  谢学龙对身边的江西都指挥使丘上仪说道:“维正啊,反贼军容整齐,且训练有素,这仗怕是不好打啊!”

  丘上仪,字维正,南直隶武进人,崇祯初年武进士出身,此人一身武艺,又通晓兵事,累功升至江西都指挥使,官居正二品。

  丘上仪接过谢学龙手里的西洋镜观察了一会后,放下西洋镜道:“抚台大人,反贼如此猖獗,竟然敢与我官军对垒,想必那反王莫问不是常人。”

  谢学龙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能够把知府田有年给打的落花流水丢盔弃甲的反贼,能是一般人么。

  田有年这人虽然贪污,可是本事还有的,但是连他都栽在了反贼莫问的手中,想来这反贼肯定也不是个菜鸟。

  “莫贼已识破我疑兵之计,咱们再虚张声势也没用了,看来这次剿贼怕是一场恶仗啊!”

  丘上仪听了谢学龙的这话不禁有些不服气,他说:“抚台大人不用着急,那莫贼手下最多不过几千人而已,且都是一群刚刚从田里上岸的农民,他们没几分战力。城外野战,我仅需一千官军,便能将反贼一举冲垮。”

  “维正的本事,本督自是了然于心,只是反贼卷缩在城中,他不出来,这可怎么打?”

  谢学龙这话一下便把丘上仪给难住了。

  论野战,他的确有信心打败反贼,可是人家反贼缩在城里愣是不出来,这真是让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时大营中的都指挥同知张中行也走了过来。

  他是南京人,跟自己的上官丘上仪算是同乡,因为俩人的家乡距离不太远,才一天的路程。

  张中行上来便对二人说道:“二位上官,我有个主意,不知可不可行。”

  “哦?张同知有什么好的办法,快快说来!”谢学龙有些欣喜的说道。

  张中行拱了拱手,道:“抚台大人,我刚观察贼军,入城的怕是有三四千人,咱们才七千兵马。

  这分宜虽是小城,但是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

  咱们的兵力不多,不管是攻城还是围城都不可取,只有想办法把贼军引出城来,方能一战而定!”

  谢学龙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该如何引出城来呢?”

  张中行大手一挥,说:“这个简单,那莫贼不是对外宣称以民为本,爱民如子么,咱们就派一队人马绕过分宜县,直奔莫贼的老巢,将他治下的百姓赶至城下。

  到时候,咱们便可以用百姓威胁那莫贼,他若不出城,咱们就当着他的面杀他治下的百姓。

  想那莫贼手里的兵马必然是这些百姓的家人,咱们杀了这些百姓,就算他莫贼不想出城,他手下的士兵们也不会干的。”

  谢学龙听完这条计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张中行的这个计策不得不说够狠,用城中反贼士兵的家眷来要挟他们出城投降,这的确是一条好计策。

  可是这时丘上仪开口反对了。

  “不可啊抚台大人,咱们乃是大明官军,岂有残害我大明子民的道理,如若用了此计,怕是御史台的言官们非把您弹劾下台不可!”

  谢学龙一听这话顿时恍然大悟。

  他是江西巡抚,率兵来这是来剿贼的,不是来剿手无寸铁的百姓的。

  如果他真的采用了张中行的计策,怕是明天南昌府的御史们就要上奏弹劾自己了,到时候这巡抚也就当到头了。

  “中行啊,此计太过残暴,不可,咱们还是另想办法吧!”

  张中行看自己献的计策没有被采用,不禁有些生气的转过头去,哼了一声便走开了。

  谢学龙也不好喊话留他,只能目送他回营地。

  下午,谢学龙在营地开会,讨论如何剿贼的问题。

  参加会议的主要还是几个领兵的将官以及随同大军出征的巡道王庭梅和几个文官。

  谢学龙看了一眼帐中的众人说道:“诸位,反贼的援兵已到,咱们兵力有限,诸位可有破敌良策?”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始思虑起破贼大计。

  不一会后,都指挥佥事乐应祥说道:“抚台大人,反贼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依末将看,咱们直接率兵攻城,定能将反贼一网打尽!”

  听到这个主意的众人顿时给了乐应祥一个白眼。

  这小子虽然已经做到了都指挥佥事的位置上,可是这人脑袋就是缺根筋,想什么事情都很简单。

  他也不考虑一下自己这边的是一群什么兵。

  七千兵马,三千多正兵,剩下的全都是乡勇。

  且不说正兵的战力有多高,但是这群乡勇都是连仗都没打过的人。

  与其说对方是一群乌合之众,难道自己这边就不是乌合之众了吗?

  此时巡道王庭梅开口说话了,他起身说道:“抚台大人,反贼占据县城,我军长途跋涉不说,又未经操练,依卑职看,抚台大人应先练兵,将这七千官军操练一月之后,咱们再行进攻,必然取胜!”

  “不可不可,一个月的时间,那时候年都过完了,咱们可是向士兵们说过的,一定在过年之前赶回去,今天都十六了,再过十来天就过年了!”张中行直接开口反对。

  谢学龙此时也有些为难了起来,因为他在向崇祯的折子里做过保证,说自己会在过年之前剿灭反贼。

  可是一到现场一看他才知道这群反贼不是那么容易剿灭的。

  就早上那会,反贼的援兵一到,就敢派兵出城把官军打了个小败,虽然没死多少人,可是对军队的士气那是有着直接的打击。

  用王庭梅的方法,先操练士兵一个月,等到年后再剿,那的确可以增加胜算,可是自己在皇帝那的军令状就过期了。

  此时丘上仪看出了巡抚大人的为难,他站出来说道:“抚台大人,咱们可以派人前往袁州府,我听说田有年自战败之后,便收拢了几百溃兵入城,还在城内征了三千乡勇。

  抚台大人可去信一封,命令田有年率兵出城东进,与咱们合围分宜县城,将反贼困在城内。

  等合围完成后,咱们便发起进攻,分宜县城城墙矮小,不需大型攻城设备便可轻松爬上城墙。

  到时候咱们兵力两倍于反贼,定能一举将反贼歼灭!”

  谢学龙听到这番话顿时眼前一亮,他拍着桌子说道:“好,就依维正的计策,本督这就写信,马上派人星夜送往袁州府!”

  当天晚上,一匹快马从营地驶出,先朝北跑了十里地后,再转向南来到袁州府的北门下面。

  送信的士兵一到城下便大喊开城门。

  守城的士兵举着火把探出头来看了一下城下,问道:“何人敲门?”

  士兵从怀里拿出谢学龙写的信件,高举着喊道:“巡抚大人有令,叫我亲手将这封信交田知府跟前。”

  城墙上的人一听是巡抚大人的信,不敢怠慢。

  城墙上很快放下一个吊篮,将送信的士兵吊了上去。

  士兵在解除武器后很快便被送到知县衙门田有年的住所。

  田有年正在被窝里睡的香呢,一听巡抚大人有信来到,不敢怠慢,赶紧穿上衣服爬出了被窝。

  在看完来信之后田有年大喜,他马上叫来手下喊道:“来人,传我命令,大军即刻出城剿匪!”

  当天晚上,袁州府内的军马便开始频繁调动起来。

  在一户百姓家中,一名男子在看到街上的兵马调动之后,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他马上穿上黑色的夜行衣,躲过街上巡夜的士兵后翻出城墙,一路向西奔去。

  当晚子时,男子便来到分宜县衙,见到了已经躺下睡觉的莫谦。

  “禀大王,袁州城内的军马正在调动,似乎要出城!”

  莫谦一听田有年要率兵出城,立刻招来自己的手下开会。

  “田有年正在紧急调动城内兵马,看来似乎是想与城外的谢学龙合围我分宜县了,诸位可有良策?”

  分宜县令曹国祺出来说道:“主公,田有年率兵东进,必由彬江镇的渡桥过河,而彬江镇周围一带一马平川,仅有在镇前两里处有座老鸦山,咱们今晚率兵埋伏于老鸦山两侧,再把渡桥烧毁,等明日等田有年兵过,再一举出击,必胜!”

  莫谦一听拍手称好。

  “好,即刻点兵,西进老鸦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