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落草为寇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3158 2021.08.31 01:00

  好嘛,这才刚被迫从贼,就直接成了山贼的排号第三的大人物了。

  莫谦也想不到自己的升迁速度居然这么快,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从一名负责写信的枪手一跃成为乌云山的三当家。

  易九和易成桂两人是肯定回不去了,不过山贼也没给他们两个自由。

  上山落草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必须得弄投名状,否则哪个山贼敢对你放心啊。

  中午,莫谦成了两位山贼头领的座上客。

  两天两夜没吃到东西的莫谦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

  但是当莫谦看到端上来的一锅稀粥的时候,莫谦傻了,这年头当山贼的也不富裕啊,居然还吃不上干的。

  草帽男看莫谦眼神似乎不对,赶忙解释说道:“莫兄弟,千万别怪哥哥不拿好酒好菜招待你入伙,只是山上实在太穷,我们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过!”

  “理解,理解!”

  莫谦心里是一万个理解,都特么上山落草为寇了,还指望过上顿顿大鱼大肉的日子么。

  能有得吃的就不错了,现在这年头,有几家几户能顿顿吃干的啊。

  继承了记忆的莫谦不禁想起了往日的艰苦岁月。

  每个月到了领米的日子他便早早的去县衙排队领米,可是每次都只能领到一小袋陈米,一个月全指望着那点小米养活自己了。

  这次为了去省府南昌参加乡试,路费都还是问同窗好友们借的呢。

  就那借来的十两银子路费,最后还落入了山贼的口袋里。

  现在饿了两天了,能有饭吃就不错了。

  莫谦快速的扒拉掉了碗里的稀粥,很快就把它吃了个干干净净,速度之快连坐在他一旁的两位当家都不及。

  吃饱喝足之后三人坐在一块闲聊,莫谦这才知道了两位当家的身份。

  络腮胡是山寨的大当家,真名张三,没错,的确叫张三。

  因为他在家中排行老三,他爹是袁州府的一个穷种地的,没什么文化,所以当他生下来的那一刻就给他取名张三。

  而另一位戴草帽的二当家的则叫卢照。

  莫谦看着一直戴着草帽的卢照,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为何一直戴着一个草帽?”

  莫谦的话让卢照不禁一愣,而后他缓缓的取下头上的草帽,露出了本来面目。

  草帽一取,莫谦就看到在卢照的额头部位有一处很大的疤痕。

  “这是?”莫谦不禁有些奇怪。

  “他这是被他们镇的地主给拿铁板烫的!”

  “他们为什么要拿铁板烫你?”

  “哎,还不是那三亩地闹的!”

  卢照把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

  原来卢照是袁州府治下温汤镇的一名自耕地的农民,家里有祖上传下来的三十多亩田。

  这三十亩田都是上好的水田,不管是用来种稻谷还是种菜都产出优良。

  靠着这三十亩田,卢照的日子还算过得去,娶了一房老婆,还给他生了两男一女,日子幸福美满。

  但是这种幸福的日子很快便被人打破了。

  好东西在你拥有的时候,总是会有人时刻惦记着。

  卢照家的这三十亩水田被镇上的地主宴镇川给看上了。

  宴镇川用尽一切办法把卢照家的田生生夺走了二十七亩,直到三个月前,宴镇川伙同县令给卢照安随意安插了一个罪名,直接抓到了县衙大牢。

  为了救自家丈夫,卢照的婆娘把家中仅剩的三亩田卖给了地主宴镇川,再用卖田的钱去贿赂县令,卢照这才被从牢里放了出来。

  当得知自家最后三亩田都被宴镇川给拿了去之后,卢照怒上心头,拿着家里的菜刀就想去找宴镇川拼命,不过被自己老婆给拦下了。

  宴镇川一看卢照想跟他玩命,当晚就先下手为强,把卢家的房子给点了。

  卢照当晚因为气愤去找朋友喝酒,逃过一劫,但是却没想到自己家被人点了,老婆孩子全葬身火场。

  卢照当晚就气的拿着柴刀去晏家报仇,结果却寡不敌众,自己被抓住了不说,额头上还被地主给拿烧红的铁板给烫了一个疤。

  备受打击的卢照当晚就被同村的给连夜送走,走投无路的卢照又遇上了张三打劫他,干脆直接入伙当起了山贼。

  听完故事的莫谦不禁唏嘘不已,想不到卢照居然还有惨烈的过去。

  这故事光听着就让人觉得很气愤了,更何况当事人本人。

  卢照在讲故事的时候,莫谦几乎能看到他手臂上的青筋都暴起。

  “这该死的世道!”莫谦忿忿不平的骂道。

  “秀才公说的对,这该死的世道,还有那鸟县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点银子就把一个好人活生生逼得家破人亡,必然是个大贪官!”张三在一旁也是咬牙切齿。

  “张三哥,你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落得草?”莫谦看着张三那满脸的络腮胡子,心想这丫的在后世靠这胡子起码能去横店混个张飞演一下,次一点也能演个李逵。

  “我就是看不惯鸟官府那模样,不想给官府交税了,所以就上山图个自在!”

  原来张三是一家普通的农户,近几年朝廷因为征讨辽东所以年年加响年年加税。

  可是加税加来加去加到不过就是这些普通老百姓身上,而那些真正藏有大量财富的地主们却是一毛不拔。

  最终大明王朝也就死在了财政危机这点上。

  有人说大明亡于农民起义,亡于关外的满清,其实这只是表面因素,大明亡国的根本原因就是亡在了经济问题上。

  朝廷收不到地主的税,只能在农民身上索取,而辽东作战和平农民起义又极其耗费钱财,导致百姓负担极重。

  最终经济体系崩溃,再遇上北方连年干旱,官府非但拿不出钱来赈灾,反而还继续收税。

  活不下去的老百姓最终忍受不了,揭竿而起了。

  这种现象早在崇祯刚登基的时候就已经很明显了,尤其是在北方。

  现在崇祯在皇帝的位子上已经坐了七年了,辽饷是一年比一年重,最富裕的南方也遭不住这种重税了。

  跟两人一番沟通之后,莫谦已经看到大明王朝的末日即将到来了。

  这时候还想着去给大明王朝卖力那可真是自寻死路了,走这条路子以后等来的不是鞑子的屠刀便是剃个金钱鼠尾的发型。

  想到从此以后一个领先世界长达几千年之久的泱泱大国,却在之后的三百多年的时间里遭受各种苦难,莫谦内心突然涌出一个愿望。

  推翻这个旧世界,打造一个新世界!

  这个念想一出来,莫谦的心情立刻变得激动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变得冷静了下来,推翻旧世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眼下想要推翻大明王朝,首先你就得有兵,其次你就得有钱,有人才,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不过俗话说的好,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滴水汇成大海。

  想要做到这些,你首先必须得先动手才行。

  而眼下自己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

  嗯,非常好的开局,开局就成了一个土匪山寨的三当家,虽然这个山寨加起来的人数才不过二十出头的人数。

  就这点人头数,那还是加上了自己跟呆在牢里的两个乡民呢。

  “卢二哥,想不想报仇?”莫谦盯着卢照问。

  “想,做梦都想,可是我没那个实力,那个姓宴的畜生家里养了三十多个壮丁,还有高楼围墙,我拿他根本没办法!”卢照有些气馁的说。

  “那是因为你没用对方法,对付这种恶霸,光靠你们几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得靠脑子!”

  “脑子?”

  “对,我回头再跟你解释,我现在得给那俩易兄弟送饭去,我怕他们饿的遭不住了。”

  莫谦的这个小小请求很快就得到了许可,张三让人准备了两大碗粥送到了牢里。

  有了一大碗粥下肚,易九跟易成桂两人恢复了不少力气。

  不过刚稍微填了肚子的两人很快就被拉出了牢房,一人手里塞了一把柴刀。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回事的时候,乌云山头领张三出现了。

  他拿着一把不知从哪弄来的官府的军刀对二人说:“我家老三给你俩求情,饶了你俩的狗命,不过既然要入我乌云山的寨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得拿出点诚意来。”

  “什么诚意?”易九大着胆子问。

  “很简单,晚上跟我们下山,去打劫!”

  “打劫?”

  ......

  宽阔的袁河上,莫谦跟随一群土匪埋伏在一处河道拐弯处。

  张三在袁河中藏有五条小船,专门用来拦河打劫那些过往的船只。

  两天前,莫谦他们三人就是被这样劫走的,想不到两天后的下午,被打劫的人成了打劫者,这是想起来都觉得滑稽。

  在河上蹲守了不到半个时辰,一条乌篷船就驶了过来。

  一看有船来,张三瞬间兴奋了起来。

  五条小船瞬间出动,一下便把那条乌篷船给堵了个严严实实,想走都走不了。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张三手持长刀,凶神恶煞。

  船夫一看手拿兵器的张三,立时吓得脚都站不稳了,哆哆嗦嗦的转身对船舱里说道:“先生,有打劫的!”

  不用船夫说船舱里的人也知道有劫道的了。

  片刻之后从船舱里钻出一名头戴纶巾的中年男子。

  面对十几名土匪,男子居然丝毫不惧,反而脸有怒气。

  “哼,好大的胆子,胆敢抢劫朝廷命官,你们是哪个山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