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大明头号反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打响造反第一枪

我,大明头号反贼 莫问太多 3085 2021.09.03 12:00

  崇祯七年,九月初八,晚,天气晴。

  初八的月亮成一颗扁豆般的挂在天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看着天上的月亮,莫谦不禁想起黄巢的这首诗。

  温汤镇晏府后山之上,莫谦等五人已经在小山坡上窝了整整两个时辰了。

  入夜之后他们便埋伏在了这里。

  作为第一次带队打劫的莫谦,此时心中充满了紧张。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计划到底会不会成功,自己这边才只有堪堪二十二个人,其中还包括自己这个没压什么战斗力的书生。

  卢照的表兄彭金洪也加入了队伍之中,年过三十的彭金洪直到现在还是光棍一个。

  因为没钱没地,彭金洪一直没有娶上媳妇,这次看到莫谦要带着人去攻打地主晏镇川,彭金洪二话不说就加入了队伍。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彭金洪心想现在日子已经这么难过了,再过下去也没有任何盼头,索性不如跟着自家表弟造反算了。

  造反失败不过是砍头而已,但是一旦成功那可就什么都有了。

  莫谦身后,蹲着的是卢照,彭金洪,易九易成桂四人。

  此时天色刚过子时,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一个时辰多。

  五人百无聊赖的坐在后山之中瞎聊。

  五人之中,只有卢照最激动,想想再过一个时辰就能手刃自己的仇人,卢照的心情此时还是非常期待的。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他本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有一个贤惠的妻子,还有两个已经五岁的儿子和一个三岁的乖巧可爱的女儿。

  但是这一切的幸福生活都被晏镇川给打碎了。

  在卢照身边坐着的是彭金洪,此时他的心情也较为激动。

  洗劫地主这种事情,他平生还是第一次遇上,彭金洪想的就没卢照那么多。

  他脑海里想的是晏家那万贯的家财,以及数不清的粮食。

  而易九和易成桂两人面色就不怎么好了。

  俩人完全是被胁迫从贼的,他们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根本没心思当什么反贼。

  如果不是两人已经在袁河上被人照了面,恐怕现在早就已经偷偷的溜走了。

  倒是莫谦,表现的是最为冷静的那个。

  他的脑海中一直在计划着,杀地主晏镇川扯起造反的旗子不过是他的第一步,后面他还有第二步第三步。

  莫谦其实一直没怎么把张三看在眼里,经过几天的相处,莫谦已经把这个张三给看透了。

  此人就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典型,吃了这顿就不想下顿的主。

  这次能够说动他带人下山来洗劫地主晏镇川,那也是看在晏镇川的万贯家财的身上,张三才带着众山贼下山的。

  如果说带人下山给二当家的报仇雪恨,张三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这家伙就是一头贪婪的豺狼,无利不起早是他的本性。

  莫谦之所以选择跟张三一起落草,此时不过是利用他而已。

  莫谦心中计划着如何如何跟张三分开,跟这家伙一起造反,迟早把自己小命给丢了。

  至于二当家的卢照,莫谦倒是一直没有想好怎么办。

  卢照这个人本性不坏,他上山落草纯粹是被逼的,而张三却是自己主动落得草。

  一个主动,一个被动,两人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

  正在莫谦思考的时候,卢照靠了过来,他问莫谦道:“莫兄弟,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被打断思路的莫谦忙回答道:“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

  “想什么事情呢?说出来听听,或许我们能给你出主意呢!”

  莫谦想了想,对卢照说道:“我在想,咱们杀了晏镇川后,该何去何从!”

  “这还不好办,咱们洗劫了晏府之后,就有钱有粮,有了钱粮在手,咱们就可以招兵买马!”

  一旁的彭金洪主动凑上来说道。

  莫谦听到这话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说:“彭大哥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如果有钱有粮就能造反的话,那现在江南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反贼了,据我所知,现在大明的这半壁江山还是非常稳固的,整个江南依然属于太平世界,想要煽动百姓造反并不容易。”

  卢照对莫谦说的话表示赞同。

  大明江山虽然已经日薄西山,但是其实主要的动乱都在北方,虽然这几年江西境内春天有旱灾,夏天有洪灾,冬天有雪灾。

  但是这些灾难都没有酿成大的灾难,再加上江西物产富饶,百姓的日子哪怕是在偶尔遭灾的时候依然能够勉强过得下去。

  中国的老百姓有个优良传统,那是但凡有口吃的,只要饿不死人,就绝对不愿意去造朝廷的反。

  哪怕真是要饿到死人的地步,也不一定会造反,百姓们还会奢望官府会去救济他们。

  更何况江西并没有发生饿死人的状况,所以想要煽动百姓造反,其实难度一点也不低。

  至于张三这种小小的山贼,在南方地带其实并不少见。

  这些人多数都是些游手好闲和好吃懒做的乡村无赖,最喜欢干的就是无本买卖。

  已经加入团伙的莫谦对此是再清楚不过了。

  听完莫谦的分析,卢照问道:“莫兄弟,那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

  莫谦摇了摇头道:“我现在也没想好,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咱们今晚的首要目标就是为卢二哥报仇!”

  一说到报仇,卢照的双目就开始充血,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一想到马上就能手刃仇人,卢照的心情就开始激动起来。

  约定的四更天终于到了,莫谦带着四人每人身份背负两捆干透的柴火。

  这些干柴用的都是宜春当地特有的茶树枝干捆成的。

  当地的茶树每到中秋之后便会果熟,成熟的果子晒干后打碎成粉末状后便能炸出茶油,是上等的食用油。

  而茶树除了能产茶油之外,它的树干也是上等的燃烧木材。

  茶树的枝干耐烧,火力旺,特别是干的茶树枝,绑在一块不需要浇油,只需点上火,便是上等的引火之物。

  十几捆干柴往晏家的后院里一扔,再把之前准备好的火把扔进去,不一会晏府的后院便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看着燃起的熊熊大火,莫谦心中叹道:“木质的房屋防火的性能太差了,一点一个准。”

  很快大火便席卷整个晏府的后院,不一会便听到后院里传来各种呼喊声。

  “着火啦,着火啦,快来救火啊!”

  整个晏府瞬间便鸡飞狗跳起来,所有人都被叫起床,所有家丁全部提着水桶前去灭火,连女人也不例外。

  晏府中有一口井水,但是却并非是冷水,而是六十多度的温泉水。

  一桶温水交上去,虽然暂时腾起一阵雾气把火给浇灭了一些,可是火势实在太大,没一会大火又烧了起来。

  身着睡袍的晏镇川此时看着被烧的烈焰朝天的后院,不禁满头大汗的在那挥舞着手臂喊道:“快快快,你们这帮废物,我花那么多钱养你们干什么的,快给我灭火!”

  这场火起的莫名其妙,晏府上下全都一头雾水。

  就在众人拼劲全力救火的时候,却不知在晏府的大门口处已经有二十二人正在集结。

  张三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一张梯子,此时他正让手下把梯子架在晏府的院墙之上。

  有一名胆大的小弟自告奋勇的爬进了院墙,没过一会,晏府的大门便被小弟从里面打开。

  晏府所有家丁全在后院救火,前院连个看门的狗都没有,被莫谦等人不废吹灰之力就给打开了院门。

  晏府的大门一开,张三和他的小弟们瞬间兴奋了。

  张三挥舞着手中的军刀,挥手一指空门,大声喊道:“兄弟们,给我杀,给我冲进去,抢钱,抢粮,抢女人啊!”

  此时最好的鼓舞就是钱财女人,做土匪的,没有几个能经得住钱粮和女人的诱惑。

  十八个悍匪嗷嗷叫的就往里面冲。

  有的手里拿的是抢来的军刀,有的手里拿的是自家平常砍柴用的柴刀,更有一个人拿的居然是杀猪刀,因为此人落草前是个杀猪匠。

  十八个失去了纪律管束的土匪如同一群饿狼一般冲进了晏府,见人就砍,见人就杀。

  紧随其后的莫谦在看到这一幕时顿时愣了一下。

  没想到白天还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人才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成了一群虎豹豺狼。

  正在救火的众家丁一看有土匪杀来,立时阵脚大乱。

  他们一个个手中连个兵器都没有,手里有的只有两个木桶。

  没了兵器的家丁哪里是一群豺狼的对手,仅片刻的功夫就有五个家丁被撂倒在地,鲜血顺着地砖缝隙乱流,不一会便被现场炙热的大火给烤干。

  晏镇川此时也发现了身后杀来的山贼,当看一个头顶草帽的男子摘下帽子露出额头上一块大疤时,晏镇川惊了。

  “是你?”

  卢照举起手中的柴刀,冷冷的说道:“没错,是我,狗贼,还我妻儿命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