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刘老四的春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大雪纷飞的老刘夫妻俩

重生之刘老四的春天 丫丫的爸爸 2581 2019.08.10 00:00

  无论是哪个年代,结婚最大的问题无非就是那两个,一个是工作,另一个就是住房。

  大刘既然考上大学那就意味着工作已经解决了,哪怕是不那么完美,但无论是在企业还是其它单位,他已经必定是一个国家干部了。

  那剩下来的就是房子的问题。

  像大刘家好多邻居们家的孩子们,兄弟之间就经常为了一个房子争得反目成仇。

  工作只要有了,不管挣多少都能将就着活着,可没有房子,又或者是一大家人都挤在一起,又怎么结婚生孩子啊?

  满大街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男男女女们谁结婚不愁房子啊?

  在自家门口盖一间?

  第一人家单位也得允许,第二那毕竟不是什么合法的事情,再说了就是想盖不也得有地方吗?

  看看院子里越来越挤的小路,有的地方两个人走都错不开身子了。

  等到回家的大刘,刘老四就把做饭的活交出去了。北方家庭的晚饭一般都是比较简单的,一锅煮稀饭,上面再热一些馒头,再简单地抄一个热菜就足够了。

  而对于刘家更是如此,之前一直都是咸菜就馒头,如今已经有了热菜,生活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谁还会不满足呢?

  而老刘夫妻俩的摆摊时间却越来越忙碌了,一年到头了,谁家也想购置一些新东西,大的买不起,小的不也挺合适?

  如今都已经是腊月了,今天天气不好,在中午之后就开始飘起来了不大不小的雪花,可他们还是没有回来。

  “大哥,我出去接一下爸妈,今天天气不好,他们怎么也不想得早点收摊啊?”

  刘老四有些担心地和大哥说。

  “放心去吧,今天我在家边做饭。”

  大刘没有丝毫犹豫地就答应了。

  刘老四出了宿舍区的大门,他才发现路上的雪花已经开始积了薄薄一层,加上下午时间化了又冻,冻了又化,化了再压,反复几次之后路面结了冰就更滑了,巷子里时不时就有人会摔倒。

  走路的摔倒了,龇牙咧嘴地慢慢站起来,拍打几下就又走了,可要是骑车子的摔一下,那就是车仰人翻,好半天都爬不起来,最可怕的就是一个人摔倒了还会把周边其它人也带着摔倒,一摔就是一大片。

  所以,不管是走路的还是骑车子的,都是满满地小心翼翼。

  雪花飘飘洒洒,空气的确是又清新了不少,平时飘着的各种尘埃也会被雪花一起带着落下来。

  “这鬼天气,又闷又潮湿,还特别的冷,外面是真待不住了。”

  “可不?要不是这几天快过年了,单位经常发福利,我都想请几天假了。”

  “请假不是要扣工资吗?你还舍得?”

  “调个休不就可以了吗?过年回老家的人那么多,咱这没地可去的随便值上几天班,不就又挣回来了?”

  ……

  刘老四一边走一边听着前面两个女人的议论,倒是越发感觉快到元旦了。

  即使是还在上班的人,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过节了。想回老家村里面的,需要提前准备,不打算回的也可以准备去挣“高工资”!

  不过这些都和老刘夫妻没有关系了,从他们下岗放假之后,他们就是没有单位的人了。

  放假倒是天天都在放,可放一天假就没有一天的收入,更不可能有什么过节加班费了。

  这个世界上就这么可笑,越是条件好的人就越是容易挣钱,而越是条件不好的挣钱就越是艰难。

  曾记得某些书里描写的某些资本家腐朽堕落,和底层百姓的生活艰难,未来会不会也要到来,但事实上,如今国内的发展已经开始逐渐露出了苗头。

  原本分房子就是比谁家人口多少的事情,如今成了比职位,美其名曰“贡献大的优先”!

  可厂子都被他们经营得越来越破败了,他们还有什么贡献?是贡献了他们的“无能”?还是贡献了他们的“无为”?

  刘老四所在的这个地方是兵工厂比较集中的区域,这一片下岗放假的职工特别多,大家都不发或者少发工资了,购买力自然就也不行。

  所以老刘夫妻自然不会选择这里摆摊子,不说因为摆摊子的人多了,东西卖不上价,就是遇到熟人了他们也觉得不好意思。

  从家里出发,刘老四走了有将近四十多分钟,才来到了老刘夫妻最近一直都摆摊的地方——华池街。

  华池街一听名字就知道这曾经是某些达官贵人生活居住的地方,就在这个城市北部的中心地带,这里有不少政府机关单位的宿舍,甚至不远处还有一个规模很大的附属医院。

  在这里卖货的大部分就是房子在这附近的,不过也有了一些和老刘夫妻一样,远处单位下岗放假的职工,因为这里虽然离他们的家比较远,但只要能挣钱,谁又在乎呢!

  “卖馒头了,新鲜出锅的大馒头!一块钱✘个了。”

  “鸡蛋!自家鸡下的蛋,价钱实惠了。”

  “服装厂处理尾货了,又便宜又实惠,比你自己买布做都划算了。”

  ……

  街边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飘飘中,格外得清晰。

  而只有老刘夫妻俩没怎么吆喝,因为他们卖的东西种类很多,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吆喝哪一个。

  针头线脑、各种各样的袜子鞋垫、五金土杂,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人家客户要什么他们就进一批,剩下了就慢慢地卖,结果就是东西越卖越多。

  刘老四远远地看过去,刘妈妈穿着棉大衣、带着一个针织帽子正在和人讨价还价,而老刘同志则是蹲在一边招呼着其它拿货看货的人。

  刘妈妈身上的雪已经越来越多,时不时随着她身体的活动,就会有一片一片得掉落下来。而帽子上已经是白花花的一片,只有最靠近额头的部分一点没有,时不时地还会冒出一点热气,她时不时还要用手搽一下额头上面流下来的汗水或者是雪水。

  老刘同志则是一边招呼客人,一边抽时间狠狠地吸一口烟,头顶上则是顶着一个透明的大塑料袋,脸色黑黑的却依旧挤出一些非常僵硬的笑容,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冻的。

  就隔着十几米,刘老四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有些难受得情绪。

  尽管说养家糊口确实是父母的责任,可他们其实已经真得尽力了,省吃俭用的背后,又是如此地拼命努力。

  刘老四突然觉得,梦里自己对父母稍微有点的不太满意消失了,一点都没有了。

  天下固然没有可以选择父母的道理,又何尝有过选择儿女的权利?

  有什么的父母,那就是老天注定,而有什么样的儿女也是前世有缘。

  做父母不容易,全心全意为了儿女付出,能付出多少不仅仅是由他们的心意而定,更关键的还是要看他们的能力。

  “孩子笨了那是他的问题吗?打他骂他还要埋怨他,凭什么啊?

  笨又不是他自己愿意的,更不是他能选择的。当父母的把他生下来就这么笨,怎么就一点责任也没有?

  你要是把他生聪明了,那他不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吗?何必整天埋怨他呢?

  有那个时间埋怨他,还不如好好琢磨着怎么在现有的基础上好好努力,怎么能让孩子把未来的日子过得更好一点,这才是正经事。”

  就像老刘同志对以前刘老四“特别笨”的评价。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当时的刘老四就是被“暖心”地热泪盈眶了。

  可如今遇到父母亲“有点笨”的时候,他又是不是能够一点不埋怨呢?

  梦中的刘老四没有做到,但至少这一世,他肯定努力能做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