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刘老四的春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有人是不是也重生了

重生之刘老四的春天 丫丫的爸爸 2227 2019.06.03 00:01

  在老家村里又待了一个星期,大刘就带着四弟回家了,毕竟现在的粮食供应还是非常麻烦的,而每次回来都必须自己背着自己的口粮,而即使是有粮票有钱,也必须要有粮食供应本才能购买相对应月份的平价粮。

  而至于说外面已经出现的高价粮,那价格就是要翻一倍了,那也不是像大刘家这种钱紧的人家可以考虑的。。

  直到他们离开,刘奶奶也没有确定到底去哪里过冬。

  不过好消息就是她确实准备出来走走了。

  心里的执念也放下了些许,已经三年了,她也在逐渐开始在新的生活中学会适应。

  这就是生活,随着时间流逝,不管你再怎么想着、念着什么人或者事情,失去了就要学着适应,重新继续追求今天或者明天的幸福,而不是沉浸在过去的埋怨抱怨中永远走不出来!

  而对于大刘和刘老四两兄弟来说,回家的路上就是充满了希望和憧憬的归程。

  大刘大学虽然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开学,不过他托朋友找的一份暑假工作已经有确定的消息了。

  一份新华书店仓库里整理搬运工,时间不长又是临时的,还比较累所以每日的收入不算太低,不过也只能干到快开学的时候。

  一个月的临时工对别人可能是鸡肋,但对他却是刚刚好。

  既可以让他获得一定的收入,工作还比较体面,时间更是刚刚合适,他已经很满意了。

  老刘家里面经济情况原本就很不好,随着父母单位的效益下滑,工资就剩下了最基本的部分。

  而前一段时间,母亲更是被企业主动“放”了假,后果就是母亲的工资没有了,而每个月只发一定数量的“生活费”。

  是已经成年的大刘,平时也是一点零花钱都没有,而一份暑期工至少可以让他自己手头有些零花的活钱,和同龄人出去一起玩耍的时候也不再那么窘迫。

  而之前他主动带着四弟回老家,其实就有避着那些来找他出去玩同学的意思,即使他学习好人员好,可口袋里没银子,出去玩难免会有一定的花销,可他确实是拿不出来啊!

  “唉……,一点面子都没有啊!”

  大学已经考上了,读书自己暂时告一段落了,而如何挣钱就必须提上生活议程了。

  可之前他除了上学也很少出门,大部分的时间也是读书,就是有了业余时间也不愿意上街上去玩。

  不是他的性格孤僻,而是因为只要上街就需要花钱,可他就是没钱,看着学校外面的花花世界,只会让让他产生更多的挫败感。

  没钱的人没有尊严,没有钱的年轻人一样没有青春的肆意。

  所谓潇洒走一回,那也是需要以实力为后盾的!

  ……

  看着大刘沉入思考,时不时还会皱一下眉头。

  刘老四干脆就主动闭目养神,进入了自我精神放飞的阶段,郊区车需要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车里挤得满满的,各种奇怪味道汹天,不睡觉其实也没什么事做。

  不过显然别人不是这么认为的,尤其是好多不经常来城市的人。

  “听说没?县里刚刚才表彰了一批致富模范,听说其中有一年就收入有超过十万的户了!”

  声音有些被刻意地压低,不过其中满满地兴奋谁都能听得出来。不过也难怪,如今就是大城市里,一般职工一年收入也就大几百块钱而已,就这依旧被人们羡慕嫉妒恨地称作“铁饭碗”。

  而如今有了一年收入是企业职工十年收入的“十万元户”,又怎么不被大家惊奇呢?

  “哎呦呦,十万啊!这也太多了吧?”

  “呵呵……,俺都想不出来十万有多少了……”

  “能有一麻袋?一张十块钱,十张一百元,一百张就是一千块钱……,一万张啊!那他家不是没事干了可以数钱玩了吗?”

  “呵呵……”

  “呵呵……,反正俺家的纸都没有那么多!”

  ……

  别说一般的农民伯伯们,就是大部分的城里人别说有了,就是见过一万块钱的人都不算多(除了银行专门数钱的)。

  一直都闭目养神的刘老四也被周边人的议论纷纷闹得睡不着了,稍微一听也是被吓了一跳。

  在他的记忆里,所谓的大钱就是块钱,甭管是一块钱还是两块钱,那可都是大钱。

  他在在自家的杂物间的横梁的一个比较黑暗的角落里,偷偷地藏了一点零花钱。

  一年多以来,无论是他怎么攒钱就是凑不够两块钱。

  父母亲让他买酱油错的零头,四处奔波寻摸到的废铜废铝烂铁,一周父母亲给的五分钱……

  为了攒钱,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吃一分钱的零食了,更不要说是二分钱的冰棍了。

  每次走到学校门口对他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因为那一声声的“冰棍”的叫卖声,都让他不绝于耳,一种口齿不清的叫卖声。

  就让他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更不要说那些“出溜、出溜……”,一点一点慢慢含着冰棍儿的声音。

  所以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提前到学校了,每次都是踏着铃声进教室,只要在老师之前就好。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攒钱,只是下意识地觉着应该这样做。

  实在忍不住了就含着一片柳树叶子,苦涩的味道让他会清醒一点,口里面的哈喇子保证不会流出来。

  好几个月的积攒,也只有一块六毛九分钱!

  他已经觉得那是一笔很大的钱了,可为什么就有人一年能挣十万块钱呢?

  人的差距好大啊!

  发烧时候梦中的经历也正说明了这一点,自己似乎还经常和别的屌丝一起怒喷某些“富豪”们的奢侈行为。

  也许这就是一个开始吧!

  这个社会中,人们未来的收入也许就是会差异越来越大。

  今天大家都不敢想象别人可以比自己多挣一百多倍,因为那让人听起来更像是传说中的事情。

  而未来呢?也许几百倍几千倍几万倍甚至是无数倍的差异就会产生了。

  那这么大差距产生了之后,普通人的生活又会变成什么样的呢?

  刘老四想着这个有些复杂的问题,不禁又有些发呆了,车上人们的议论声一点都听不见了。

  而梦中的场景又一副一副得继续上演起来了……

  “嘿……,老四到站下车了!怎么又发呆了啊?”

  大刘有些不耐烦地招呼着挣着眼睛却不知道在想什么事的四弟。

  “大白天得还在做好梦了!做梦娶媳妇了没有?”

  一旁的司机师傅有些调侃着说。他已经就等着他们兄弟两个离开就可以准备下班回家过周末了,难得有好心情得没有撵人。

  

举报

作者感言

丫丫的爸爸

丫丫的爸爸

新人新书就是难啊!   写了许久也没有个确切的回音,慢慢地做吧!   不等着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2019-06-03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