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无心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亡者?王者!

无心行 树下鼠 4104 2019.07.12 10:49

  “体虚,是病,得治治啊!!!”一个身体略微凝视的黑影拍了拍先前那个脸色难看至极的魂体的肩膀,半是嘲讽半是安慰地说道。

  那人没说话,只是脸色更黑了几分。

  但他依旧有些不敢相信。

  他紧紧地握了一下自己的手——

  实的!捏起来还颇为费力呢!

  但他依旧不敢确定。他挥动拳头,砸向他的手掌。

  “啪——”

  一声脆响响起,伴随着一点点的疼痛,他的魂体像火焰一样,有些明灭不定。

  但最终,他还是凭借他那略显单薄的魂体撑了下来。

  没事!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很欣慰!

  但,也很可怕!

  他,到底是怎么躲过去的?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还有淡淡的恐惧,他将目光落在了前方。

  鬼么?

  可笑!我都已经成了这不人不鬼的模样了,害怕鬼?

  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这不会是…鬼中之鬼吧?

  ……

  远处

  那个魂体在平息了众鬼魂的嚷嚷之后终于开口了。

  他像命令自己的下属一样说道:“你,把你的头抬起来。”

  地上那人却像是死了一样,没理他。

  “哈哈哈…”一个人忍不住了,终于笑了出声,指着地上的身影,捧着腹爆笑。

  瞬间,之前略显嘈杂的交头接耳声都停了下来,众鬼齐刷刷地扭过头,盯着他,做出一副看大戏的模样。

  看着那虎背熊腰的魂体恶狠狠地朝自己盯来,他终于怕了。

  “咳”那大汉不屑的望了那胆怯的魂体一眼,便不再多看了。

  没用的人,死了也依旧没用!

  连死了都还有恐惧这种东西…

  看见他还活着的时候有多么的窝囊!

  “小儿,起来!”

  那人爆喝一声,将他身后的那些没有准备的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得那些人魂体就像被风吹拂的烛光,像是被雨打击的浮萍一般。

  音爆,夹杂着统领万军的主帅的气势席卷,镇压万鬼,即便是最顽劣的刺头鬼,在他的眼前也会胆怯的抬不起头!

  然而,这却没有任何作用!

  仿佛是一个大嗓子在和一个聋子吵架,像是一个秀才在和蛮兵讲道理。

  那魁梧的魂体快要被憋死了!

  抬起你的头来!

  深吸了一口气,他好像看开了什么。只听见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起来”

  没动静,那人静的跟死了一样。

  甚至就连梦呓、挪动都没有!

  这是为什么?

  真的是睡着了!

  他一只手抬起了那小儿的脸正准备一顿猛打。

  突然,他愣住了。

  他的巴掌举得老高,却怎么也挥不下去。

  假的吧?

  幻术?

  众人呆滞!

  私生子?

  不然,怎么脸长得一模一样?

  现场像是见鬼了一般安静!

  突然,那人心中一动!

  什么情况?

  难道是血脉感应?

  见鬼吧!死都死了,屁的血脉感应!

  但不知怎么地,他却感觉自己身上多了些什么…….

  不能再这样囧下去了!

  “小子,醒醒!”

  “问你话呢”

  ……

  没动,就连眼珠子都没有转!

  他以前也是统领三军的大将,见过这些的。

  以前那些鬼精的家伙在他眼皮子底下装睡,企图蒙混过关,但都失败了!

  一声暴喝,装得再怎么淡定,眼珠子都会抖几下的!

  尤其是那些装睡的。

  这让他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这特么就是对牛弹琴!

  其实,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要没人看见,没人知道,弹了就弹了呗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就是大事了!

  面子啊!

  丢面子有时候比丢命更让人难受!

  尤其是对于他这种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熬出来的人来说!

  咬紧牙,壮汉抬起了头望向远方。

  面子这种东西,他其实也有些厌倦了。

  累!

  怎么办?

  打!

  但他舍得下手吗?

  他还有许多问题没有问出来呢!

  一时突发的追忆过往,让他想起了很多在岁月中被侵蚀的记忆。

  他想到了边疆的寒月,想起了京城的繁华。

  比起战胜归来,权倾天下的日子,他还是更喜欢大漠的孤烟,更喜欢那伴随着金戈铁马如梦的戎马岁月。

  天青青兮雨濛濛,黄沙漫漫兮风萧索。

  他想起了自己生前的一幕幕场景……

  那一幕幕浴血厮杀,喊杀震天,那无数次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时的心惊胆战,那劫后余生欣喜若狂的同袍之谊。还有曾今豪气冲天,挥刀向天的反抗……如此种种美好而艰辛的时光,真是让人怀念,让人向往啊。

  “唉”他不自觉的在他呼气的时候将这一声轻叹发出来了。

  声音虽小,但,依旧惊呆了他身后的那群孤魂野鬼。

  “想当年……我也曾统帅三军,所向披靡,纵横一方,最终割据称王……”那人先是一愣,但随着它讲述者自己的生平,他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盛,原本有些沧桑的双眸似乎变得澄澈了。

  他似乎成了天地的中心,他的每一言每一语都仿若天地规则一般,深深地铭刻进了众人的心中。

  “太久了呀…我忍耐的太久了。”

  “我曾今锋芒毕露,从来不屑于忍耐!”

  “言有不合,分道扬镳;利益不均,掀桌不受。王者大私,我叛之,天道不公,我逆之。”

  “我曾以为,待我割据为王,我便无需忍耐…但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我从来没有认同过真正的自己!”

  “真正的“绝”已经死了——死在了他回朝的前夕!”

  “他是被他自己杀死的!……”

  “死后,我也曾坚定地认为,我,生为人杰,死——亦必为鬼雄”

  他的声音明明很大,还带有着一种奇特的魔力,让人听了热血沸腾。但却因为他每一句话都是如此激昂,而掩盖了他每句话的锋芒!

  “想当年,我出来地府,尝一拳轰破九重天——”

  “那什么本地的“鬼雄”,吱都不敢吱一声的!”

  他蔑视的说道

  “阎君?什么东西?”

  “当年与我正面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什么玩意儿?”

  “哈哈”众人忍不住笑了起来,竟然有种莫名的融洽与兴奋。

  他们,被“绝”带入近他自己的思维之中了!

  “哼,本来就是如此。”

  此刻的“绝”,已经淡忘了先前挑衅自己的小东西。

  在他看来,这小子根本不值一提!

  他现在,更关心怎样找回自己!

  他闭上眼睛,回忆着曾今的美好——

  那曾今让年少的他怦然心动的姑娘

  那曾今让自己敬畏参半的大统领…

  那曾今和自己抢功劳,却又和自己浴血厮杀的同袍……

  无数恩怨情仇涌上他的心头,是他原本呆滞迷茫的眼眸渐渐地变化了起来!

  时光仿若在倒流,那人显得愈发的清晰,愈发的凝实。

  陡然间,他睁开了眼——

  目光仿佛是下山的猛虎,充满反抗之意。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货当年就一刺头!

  终于,他摁耐不住了,一步踏了出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清楚,自己必须这样做。他,想这么做。这样便够了!

  他的步伐越迈越大,最后竟能一步千里,赫然是缩地成寸的功夫。一蹬一踏,竟有龙虎之势,走起来龙吟虎啸不断。

  他的面色红润,魂体中类似心脏的东西越跳越快。

  豪气冲天,战气逼人。

  他,又回来了!

  “啊——”他仰天长啸,魂体充盈得宛若实质,幻化出了头发与他曾经的戎装。

  一时间,那是长发飞扬,戎装被一种莫名的东西充斥,发出咧咧的声响。

  “我受够了这无穷无尽地忍耐——”

  他爆喝一声,话落,他仿佛卸下了什么东西似的,整个人的神采都活了过来。他的兴趣、性格在这一瞬间表现的淋漓尽致。

  只见他抬头望天,面带笑容。

  看着清亮却又有些暗淡的天穹,他的眉头顿时一皱。

  风雨欲来的景象啊…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似乎在决断着什么。

  怎么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一样?

  不好!很不好!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不喜欢这种当断不断的感觉!

  像是死了半天没埋得。

  看起来多难受啊!

  “阴间的九万里青冥啊!不好….我不喜欢这样悲凄的景色呢…”那人闭上了眼睛,右手轻轻一挥。

  却见九万里青冥在他挥手之间竟被夕日残霞所替代!

  青冥如海,残阳如血!

  宛若战火冲天之际烽火,宛如刀光纵横下,那喷洒四溅的鲜血。

  其景,似草木将零落,更似英雄之迟暮。

  “来——得——好”那人的眼睛陡然一亮,身子似乎在一瞬间拔高了一尺,压迫力更加惊人。

  他仿佛是一团火焰,在无尽的黑暗间陡然明亮了起来,震慑了万丈黑暗。

  风不语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好舒服啊…

  像极了姐姐那温暖的怀抱

  尽管如此,他的心却是在下一瞬间游譵入了冰窟

  于事无补啊——

  梦中的他愣愣的站着,脑袋低垂着,一瞬不瞬地盯着地上的草地,变天没有动静。

  不说话,亦没有挪动半分。

  他的小眼珠偶尔还会转动,但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呼吸也是均匀的,但他呼吸的动作却又那么的僵硬。

  他的手也是小动作不断。两只手掰着手指,两根手指相互戳着,偶尔还会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腕…..

  他就像等待着审判的罪者一般,忸怩不安地等待着对他的判决。

  他一边看着地面,一边悄悄地向姐姐的脚部看去。

  在他的余光下,他看见了那一抹红色。

  不,有两道!

  他连忙打了个寒颤

  罪恶啊!

  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学会了这些!

  轻轻地摇了摇头,连忙打消了一切不好的念头。

  心中暗道:罪过…罪过…

  ……

  外面——

  阴风乍起。

  风本是无形无色的东西,此刻竟然有了形色!

  周围,无尽的黑云肆虐,宛若芒刃一般想着这片“阴间残阳”席卷而来。

  苍茫大地,在这一阵在变中变得满目疮痍,一道道幽冥死气从地底的裂缝中渗透上来,数以千万计。

  它们似有灵魂,接连朝着逆天行事之人席卷而去。隐隐的,似乎每道幽冥之气中都有嘶啸声传出。似乎是野兽出于本能的狂吠,没有理智可言。

  “绝”冷哼一声,不闪也不避,直直的站着,只是停止了自己的身子,凝视着这无穷无尽的幽光。

  下一刻,幽光消失,不知去向。唯有少数眼尖的人看见了无数道丝线般的黑影向着那人扑去。

  “哈哈…甚是可笑!”

  “尔等沉沦之人,如今,也敢在我面前放肆?”那人被气得笑出了声。

  他动了!

  不是害怕,而是嫌弃他们来得太慢了!

  左脚一步迈出,天地轰然一震,无论是远方的九万里青冥还是他脚下的阑干瀚海,皆是出现了触目惊心的裂痕。

  近处,黄沙翻滚,风沙席卷,宛如利刃一般割着他的面庞,在他强大的气势下,风沙的威力被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旁观的那些人的面庞都被割去了不少,更有甚者,魂体都被吹散了。

  尽管他们死死支撑,拼死拼活的凝聚魂体,却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见自己被风沙肢解。

  “救命啊!帮我…帮我”

  他拼命地拉着他身边的人,希望他能够救他一命。

  但对方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救他?

  “放开我,要死也别拉上我!”那人挣扎着,却怎么也脱不开。

  “呼——”他们耳边,一阵风席卷而过,镇压了他们争吵的声音。剔去了他们的“魂”,卸下了他们的身体,在他们惊愕的眼光中带走了他们最后的不甘与恐惧。

  暗泉涌动,像通天的天柱一般涌出,向着他的周围奔涌而来,却被他这轻描淡写的一脚带来的余波阻挡。

  在一声惊涛拍岸般的巨响下,溅起数十丈高的水花。

  水花飞溅,侵蚀了苍莽黄泉路,腐蚀了亿万亡灵。

  黑烟四起,在无数不甘的嘶吼声中,无数道黑烟弥漫,直到最后归于虚无。

  谈笑间,天崩地裂。

  跬步间,万灵尽殇!

  来人却毫不在意,反而还微微的皱起了眉。

  “老了么?”他呢喃一声。

  “太慢了,不行啊!”他摇了摇头。

  右手翻覆之间,巨掌隐天蔽日而下,三千弱水竟不能撼动他一分一毫。

  弱水化气,气作幽冥,重逾万钧,状若太清。

  但,在眼前之人的锋芒下,它连作为映衬的资格都没有。

  吐息之际,风起云涌,幽冥之气竟像是轻烟一般,被他轻描淡写的吹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