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罪无可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罪无可赦

形骸

  • 悬疑

    类型
  • 2018.02.18上架
  • 146.45

    完本(字)

8.45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罪无可赦》的悬疑之旅

盟主秋猫儿 盟主懒妖抹茶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他不敢(1)

罪无可赦 形骸 1989 2018.03.12 11:22

  吴端梦见有人要掐死他。醒来犹觉得喘不上气。

  他伸手拽了一把衣领,自救一般,这才发现了症结所在:

  秋衣穿反了。

  高出一截的后领正勒着他的前颈。

  他将领子扯开了些,在“坐起来尝试正确的秋衣穿法”和“睡吧睡吧勒醒了再说”之间犹豫了半秒钟,便向后一个选项摇了白旗。

  这导致后半夜他又做了好几个梦,梦里总是有人要害他,东躲西藏,累个半死。

  好在,后半夜并不太长。

  凌晨4点27,吴端被一阵“老司机带带我”的手机铃声吵醒。

  魔性的音乐让他瞬间从床上弹起来,虽还闭着眼,却精准无误地摸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有案子。”电话里,一个干练的女声响起。

  是法医貂芳。

  吴端按了免提,把前后穿反的秋衣正过来,“貂儿,今儿谁值班?太不怜香惜玉了,大半夜的,有案子也该叫个男法医,活该一个个都是单身狗。”

  “说得好像你有女朋友一样。”

  “那不一样,他们单身是因为糙,你哥我纯粹是因为……我还小,不能早恋啊。”

  在吴端的厚颜无耻面前,貂芳终于败下阵来,“我去现场,跟你家顺路,用不用把你接上?”

  “不用,地址发来就行,现场见。”

  吴端冲进卫生间,胡乱洗了把脸,水冰得他浑身激灵,睡意迅速退去,整个人都精神了。

  他抬头,镜子里是一张与年纪和职业不相符的娃娃脸,脸蛋上的肉比常人多一点,大眼睛,眼睛里黑白分明,不似那些目光浑浊的中年人。

  三十岁的人了,看起来却好像刚刚二十出头。

  这样的长相原本是很吃香的,可偏偏吴端是名刑警,常因为给人留下“太嫩,不靠谱”的印象而苦恼。

  此刻,他习惯性地皱起眉,绷紧了唇角的肌肉,想让自己显得老成一些。

  ……

  领秀金城小区,4栋2单元。

  这注定了是不能安生的一晚。

  救护车、警车的车灯闪烁,男人的嚎哭声……被惊扰的邻居们披上衣服,穿着厚重的棉拖鞋,在楼道里交头接耳。

  辖区派出所民警已经在三楼的苦主家门口扯了警戒带,却拦不住邻居们想要一探究竟的目光。

  进门前,吴端首先检查了门锁,门锁完好,没有撬压、破坏的痕迹。

  民警向吴端介绍道:“报案的就是这家男主人,大车司机,半夜出车回来,发现妻女死在家中……”

  吴端进屋时,貂芳已经到了,正拿着液体口香糖往嘴里喷,又把乱糟糟的短发塞进蓝色防护帽里。

  屋里所有房间的灯都亮着,灯光惨白而廉价,显得客厅沙发上抹眼泪的男人越发可怜。

  那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双手抱头,泣不成声。他穿着牛仔裤、旧夹克,发福,尤其胖在腰腹部,符合他需要久坐的职业特征。

  右手边两间卧室的门开着,主卧是夫妻俩的,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次卧——从粉嫩的色调来看,应该是女儿的房间,能看出这是一个温馨的三口之家。

  此刻,次卧的地上和床上各躺着一个人,地上是个年长女性,床上则是个十几岁的姑娘。显然,她们就是这家里的妻女。

  吴端和貂芳走进次卧,次卧陈设简单,一床,一衣柜,一书桌。

  床尾方向的书桌上摊着一本高一数学习题册。在翻开的那一页上,孩子的笔迹工工整整,习题册上放着一只漂亮的发卡,旁边还有个小镜子。孩子的书包随意地放在写字台旁边的地上。

  屋内有股异味。

  异味是从床边的一只粉色塑料盆里散发出来的,对于见多了胃内容物的貂芳来说,她一下就看出了盆里所盛的是何物。

  “死者有呕吐现象,而且将呕吐物接在了塑料盆里。”貂芳熟练地将呕吐物取样,准备带回去做检验。

  搅动之下,酸臭味更浓了,两人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首先观察床上的年轻死者。

  女孩盖着被子。

  一掀开被子,两人都愣住了。

  女孩上身穿一件橘黄色小毛衣,灯笼袖,毛衣前襟处绣着一只长颈鹿,十分俏皮可爱。下身是一条黑色蓬蓬短纱裙。

  此刻,她的纱裙被撩起,纱裙下的打底裤、内裤被退到了脚腕处。

  两人对视一眼,吴端别过脸去,貂芳则开始检查死者下身。她打开手机录音功能,一边检查,一边描述年轻女孩的尸体状况。

  “床上湿了一片,死者这是……小便失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貂芳继续道:“没有性侵迹象——应该说,没有普遍意义上的性侵痕迹。”

  检查完床上的尸体,两人又蹲下身,着手检查地上的尸体。

  “中年女性,呈侧卧姿势,后背靠床,身体后仰呈弓形……死者衣着完整,穿打底裤、内裤、长袖加绒睡衣……也有小便失禁的情况,没有性侵痕迹……

  死者右臂向床尾写字台的方向前伸——看起来,她要去够掉在地上的手机……”

  吴端捡起距离死者大约半米的手机。

  一部粉红色的国产女士手机,屏幕上方摔出了一道Y字形的裂痕。

  吴端按了手机上的电源键,屏幕亮起。

  向上一划,没有开机密码,屏幕直接解锁。

  解锁后首先进入的是拨号界面,已经拨了“12”两位数字。

  貂芳继续检查尸体。

  “没有束缚伤,不过死者挨着地面的左脸颊和左手有擦蹭伤,是死前挣扎吗?”貂芳思忖片刻,摇摇头,“不像,单纯的擦蹭,没有抵抗和威逼伤,那这应该是……抽搐!死者生前曾有过抽搐现象!”

  “呕吐、抽搐、小便失禁,中毒?”吴端问道。

  貂芳点头,深以为然。

  问题是,为什么女孩的裤子被脱了下来?

  貂芳继续道:“尸斑融合成大片,尸僵全身出现,考虑到现在是冬季,这种老房子供暖普遍不好,温度较低,死亡后的尸体变化会减慢,推断死亡时间在8到11小时。

  现在是凌晨5点,8到11小时……也就是说,死亡时间是昨晚18点到21点……恰好涵盖了晚饭时间。”

  吴端起身,“我去厨房收集晚餐样本。”

举报

作者感言

形骸

形骸

我有故事,你有推荐票吗?

2018-03-12 11: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