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樽前浮生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樽前浮生老 天鸿掠影 2022 2018.07.12 23:50

  赵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白笙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已经有好久没有这般抱着自家的小雀了,这一段他总感觉自己好像缺少了一块,总是空落落的,等到再次将白笙抱在怀里时,才明白自己最近到底缺少了什么。

  当白笙的手再次环住他的腰,整个人依偎在他怀里时,他只觉得刚刚的怒火和不满就好像一个浮在半空的肥皂泡,被白笙轻而易举地就戳碎了。

  他对白笙,总是没有办法,他的一切在白笙面前,都毫无抵抗力。

  他抬手,摸了摸白笙显得越发尖的下巴,叹息道,“又瘦了。”

  白笙闭上了眼睛,将脸埋在了赵峻的怀里,侧耳听他的心跳声。

  这是这些天来,她少有的能完全静下心来的时刻。那些夜里的辗转反侧,白日的汲汲营营,不停设想着现状再一点点推翻,对雨水旁敲侧击地询问,提心吊胆地数着日子,在此时,都如同被风吹散的沙,再也寻不着了。

  稍后,她推开了赵峻,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不需要你牺牲自己,我可以自己去琅城。”

  赵峻失笑,“又胡说,你自己怎么去?”

  白笙俯身,从桌上抽出一支笔,沾了墨后,便走到了一旁,在旁边的空地上涂涂抹抹。赵峻颇有点不乐意白笙离开他的怀抱,可还是好奇沾了上风,他背着手缓缓走了过去。

  随着时间过去,地上的东西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个八边形,中间包含了一个圆形,周围还多了许多他不认识的符号。白笙在画完后,就一步踏进了中间,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可无论赵峻怎么走,都发现自己始终不能靠近白笙三寸之内,更别提摸到白笙了。

  他皱眉想了想,快步去将墙上挂的剑取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靠近白笙。他将剑举的平直,手也稳,剑尖一寸一寸地靠近了白笙。

  就在离白笙还有不到三寸之时,他却发现自己的剑歪了,可他的手依然是笔直,他微微前伸,剑尖刚刚好从白笙的身侧滑了过去。

  赵峻皱眉,再次往前一步,却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了阵外。

  “如何?”白笙站在阵中,笑盈盈地问他,“我还是在胡说么?”

  赵峻不信邪,随手抄起了一旁的茶水,向白笙的身侧泼了过去,却见那水在空中转了角度,硬生生落在了白笙的身后,白笙身上连一滴水都未沾到。

  “你看,你不问我,又怎知我没有方法呢?”白笙见他陷入了沉思,刚想走出阵法,却看到赵峻示意她站在原处不要动,而他自己则是转身又拿了一支笔,蹲下身子就想往阵上画。

  白笙赶忙扑过去阻止了他,“你疯了?!这是你能随便改的么!”

  “那这个阵,是可有改的对么?”赵峻顺势将白笙接了个满怀,又稳了稳她的身子,怕她摔了,“阿笙,这个确实有用,可若是真遇到刺客,对方又岂会给你时间去布阵?哪怕你布好了阵,先不说对方破坏阵法,单说对方要是纵火呢,这火可能烧不到你,可周围都是火和烟,你要怎么办呢?”

  “这只是我会的之一。”白笙抬头看他,“我想将这个阵法刻在马车上,这样至少可以保我路上的安全,而你所谓的纵火,就是到了住的地方的事了,我们先将路上的事情讨论好。”

  赵峻点头,“刻在马车上,主意确实不错。可若是对方故意惊马,你又能如何?”

  “你说的我考虑到了,所以我想带上西凤,如若惊马,以他的身手,不管是斩断车辕,还是直接杀马,都不成问题。”

  “好,除了西凤,我让新丰也跟着你。”

  白笙摇头,“不必,只一个西凤就够了,此事不宜惊动太多人。知道的人越多,消息就越容易走漏。”

  赵峻凝眉,他沉思了片刻,接着说道,“可若是单一个西凤,你住宿要怎么办呢?”

  “从此处到琅城,如若日夜不停,需要多久?”白笙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

  “如若你们骑马,日夜不停,也需四日。阿笙你不会骑马,也受不了那样赶路,这么一来,少说也得一个月往上了。”赵峻连算都不用算,脱口而出。自从知道了白笙可能去琅城,他已经将从都城去琅城的路线,时间,都摸的清清楚楚了。

  是以,他也不待白笙发问,继续说道,“从这边去往琅城,你需经过彭城,徐凉,康城,安州后,于承州坐船,如若你可以做到早起赶路,每日赶路六个时辰,也需二十日。”说到这里,赵峻顿了顿,“而马车颠簸,阿笙,你受不了那样赶路的。”

  白笙点了点头,“确实,那等我到达琅城,岂不是已经要近两个月后了?”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撇了撇嘴,“就按这个速度,等我赶到琅城,怕是刚看到琅城什么样子,就可以再往回走了吧。”

  赵峻好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子,“也有可能,你还未到琅城,就可以往回走了。”

  “要是这样,那我为何还要离开呢?左右不过几个月的事情了。”白笙避开了他的手,问道。

  赵峻沉默了,他不知道是否要将刺客的事情告诉白笙。

  “行了,答案我也大概猜得到,你若是不想说就不说吧。”白笙摆了摆手,接着说道,“若是这样呢,既然城内会有危险,我不如住在马车上,夜里赶路,白日补眠,如何?”

  “不可。”赵峻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个提议,“你身体受不了的。”

  他是了解白笙的,就她那不安分的性子,让她一天十二个时辰有十个时辰要呆在马车上,她怕是没两天就要开始闹腾了。

  白笙叹了口气,“我这是在逃命,不是出去游玩,哪还能讲究那么多舒服不舒服,受不受得了。我在外面多待一天,就多了一分危险。”

  “就算路上折腾了点,到了琅城我也可以好好休养,能早到一天是一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