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5 第一序列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万某道 4423 2021.07.17 12:00

  。

  二号城市,薪火医疗基地区。

  庆氏集团帮助薪火医疗开辟了一块区域,专门提供给薪火医疗的人员使用,还不收租金。

  平曜遵从凌矩的叮嘱,所有由庆氏牵头举办的应酬和会议,自己都会出场并告知其他宾客,凌老板不在,他是薪火医疗的全权代理人。而后在宴会上一言不发,对各个社团或是集团提出的合作方案一律无视。

  滴水不进的薪火医疗,让其他集团咬牙切齿。

  你们就这么没出息,想要当庆氏的狗吗?

  平曜的沉默则回复:

  要!我还要当最厉害的那条!

  问石军也在凌矩的吩咐下,经常在公众场合以薪火防卫队队长的名义,出言诋毁代理人平曜。

  问说,凌矩老板明明是要和各方集团交好,现在倒好了,凌老板暂时外出,这个平曜就把薪火的人缘败得一干二净。让庆氏盗取了薪火经营的结晶。

  平曜装作怒不可遏,立刻注销了问石军的职务。

  然后这个“叛徒”将其移交给庆氏处理。

  庆年和庆纪依旧是在那个暗层会面。

  “你怎么看,这人你接不接?”

  庆年脸上带笑,看着庆纪。

  “有心理暗示,我怀疑他还人格分裂,不敢接。”

  庆纪把问石军的医生证明扔到庆年怀里。

  庆年随便翻了翻,扔在一旁。

  “既然这样,那就先关着吧。”

  “那个凌矩,没有找到……切……”庆纪说。

  “他总会回来的,这里还有他的心血。”

  庆年继续说:“我们基因药剂那边接收他的研究成果之后,确实得到了不小的进展,但是不够。安排好人,等他回来之后,就差不多能宰了。”

  “是……那这个薪火医疗怎么处理?”

  “能用的人继续用……不过我怀疑大多数人应该都和问石军一样,种下过心理暗示……尽量吧。”

  庆年搓了搓手。

  “如果他真能成长到和我们掰手腕的地步,那反而会更有趣啊……圣山那边留意一下,我们要两手把握,不能再给火种翻身的机会。”

  “那边有半神啊……有点难度。”庆纪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递上来另一份报告,“另外,祖地那边出了点小问题,你处理一下……要让薪火看看……”

  “……超凡者的力量了!”

  ……

  “039号实验室?”

  凌矩在门牌的边缘看见了火种的徽标。

  这里就是镜山被埋藏的研究所?

  拉开门,门外是被挤压的通道,勉强还能容许一个人通过。这里很湿,自己身上湿透了,真视之眼也是湿的,上次昏迷前自己好像沉入了火山湖。

  冥想,念咒,凌矩用真视之眼释放了几个烘烤术。

  身上的水被蒸干,一股硫磺味冲出来。

  “果然是在火山湖走了一趟,或者说我现在就在这座火山地下……”凌矩很难判断自己所在的位置。

  还有那个黑色飞行物和游行物。

  是它们把自己带来这里的?

  凌矩尝试在房间内释放别的巫术。

  “Fire!”一个火球飞出,打到墙壁后消散了。

  果然,这个地方有超凡力量的影响。

  走回房间,自己苏醒在这里,起码可以证明这个房间在自己苏醒前是安全的。

  醒来,到了神秘房间,应该干什么?

  当然是开始探索!

  在床边的柜子上,放着一份病历。

  凌矩上前,拿起,纸张有点潮湿。

  这个房间明显不是现在才坍塌的,而是在后灾变年代。自己后来掌握的资料中,对于“火种计划”最后的记载就是镜山基地,而镜山基地在灾变前后的时间就发生了许多地震、火山爆发等天灾,这间实验室乃至通道外的楼层都是那个时候就陷入地底的。

  这份资料保持这种潮湿状态,已经数百年。

  考究其年代对自己没有用处,关键是病历的内容,还有这间“安全”放置自己的039实验室到底是谁工作的地方,竟然能保留得如此完善。

  第一页,病人的姓名位置被抹去了。

  难道这间病房里住的是西北少帅?

  不对,年代对不上啊。

  下边还有签名——火种计划,P博士。

  关于P博士这个代号,圣山那边没有提到过。

  所以,自己现在接触到的,是真正的隐秘!

  第二页和后边的页数,都是记录039实验室这位患上了癌症的001号实验体的治疗数据和报告。凌矩看到上边记录的数百种基因药剂及其效果,还有001号实验体注射药剂后身体的状况。

  直到最后几页,001号实验体依旧被癌症折磨,所有的基因药剂都对其无效。只能将部分癌细胞杀除,使得001号实验体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地湮灭、重生。

  而001号实验体的父亲在全世界奔走,为自己的儿子寻找治病的方法。最后将一个黑色的石头交给001号实验体,001号的病情,也在此有了转机。

  那块石头,在折页上有图片,凌矩借着真视之眼的微弱荧光,看清楚了——那就是一块黑色的真视之眼。

  和洛城骑士总部那块一模一样。

  果然,001号实验体就是骑士少主,其父,也就是骑士创始人,第一位骑士,任禾先生。

  等等,按这份病历的内容,岂不是表明001号在建立西北的时候,已经是两百多岁!

  就算注射了这么多基因药剂,成为了骑士,也不会有这么长的寿命吧。连任禾先生都没有熬过的大灾变,001号不仅度过了,而且还保持着青年的模样。

  再翻一页,夹着一张协议书。

  是001号实验体愿意将自己的骨髓移植给另一位少年,在隔壁实验室的[颜六元],一名白血病患者。

  P博士在下方写着,

  这是来自神明的奇迹,一定能行,我的孩子。

  神明?

  001号实验体?

  最后一页,是P博士与001号的一段对话。

  001号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属于这个世界了,自己的感知已经超越了空间的束缚,仿佛要和世界融为一体,但是001号并不想这样。他的病已经快治好了,他想见到父亲,用健康的身躯,用人类的身份。

  P博士则告诉他,可以试着塑造一座宫殿,来囚禁自己,这样可以让自己超越人类的精神受到压制,使得自己能够维持人类的状态,保留人性。

  没了,再往后的已经是空白。

  凌矩在039实验室的另一处,看到另外一份报告,并非出自实验室,而是火种部队的行动报告。

  他们抽取了200CC的神明之血,要运送到位于北方的火种基地——北方,看来就是圣山——但是中途运输车队遇到各种天灾,地震、泥石流等,似乎在阻挠车队运送神明的血液。最终拼尽一整支部队的人,将仅剩的三滴神明之血送达了圣山——

  一切都连起来了。

  三滴神明之血在之后创造了圣山的三位半神。

  分别是李神坛,庆缜,和陈无敌。

  凌矩震惊地看着039号实验室,再看看自己起来的那张病床——这是一位神明睡过的床,这里是神明接受治疗的实验室,这里就是镜山被埋藏的基地。

  那些神秘的物体,为什么要带自己来到这里。

  为什么要让自己知道这些隐秘。

  怀着对神明的敬意,凌矩在039实验室小心翼翼地翻找,翻找后将物品还原,不敢毁坏任何一件物品。

  凌矩最终没有额外收获一些物品,除了P博士的火种工作证和里边一张被压到变形的通行证,还有一个破裂的蜥蜴宠物盒——像是被什么超大型动物践踏过,但凌矩还是认出了上边的字,知道这是个宠物盒。

  超大型动物?超大型动物!

  想起来了,和人工智能[零]决战的时候,有一处地方,是西北少帅001号实验体的宠物恐龙和[零]控制的另一条恐龙对战,最后同归于尽。

  那两条恐龙,都出自镜山——

  都是001号治疗时的宠物。

  P博士在观察表上写过,两条守宫蜥蜴,曾经服食过001号实验体给予的血液——也就是神明之血。

  神明之血竟有如此功效?

  也对,毕竟是神明,就算说拿到神明之血能永生,凌矩也不会感到奇怪,毕竟这是世界唯一的神。

  是时候离开这个房间了,希望这基地还有剩余的物品能具备让自己突破难关的价值。

  勉强钻过通道的缝隙,凌矩发现其他房间都已经被压塌,房间内完全被岩浆冷却后生成的岩石塞满。恐怕在沿着这条通道走到尽头之前,都不会有一扇门能够被打开,也不会有一间房,能保全完整。

  039号实验室,是这里最特殊的地方。

  因为里边曾经住着一位神明。

  神明残留的力量,将房间完整留下。

  或许现在自己爬行的通道,就是001号实验体当年从基地出去的那条路。这样想想,凌矩反而有些高兴。

  爬行了很久,好像看到尽头了,尽头有光。

  “啊!”凌矩从通道里滚出来,伸展手脚,所在的新环境,是一片火山岩形成的平台。平台上有几个生锈倒塌的大型机械臂,甚至还有长着蘑菇的电脑。

  “这里是哪?”凌矩向上看,看到了阴霾的天空。

  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凌矩肩膀响起:

  “这里是我的基地。”

  凌矩转头一看,一只黑色的鸽子站在肩膀上,而自己此前竟完全没有察觉到。正要挣脱这黑色的不明物质鸽子,它继续开口说话。

  “时间不多,欢迎来到镜山,我是零。”

  !!!

  [零]!

  凌矩伸手去抓黑鸽子,却被一根黑色的长棍抵住了手,随后一些黑色的液体从平台表面流动,汇集到自己身周,然后形成一具人形躯壳将自己困住。

  啊!这是纳米机械,零的拿手好戏。

  “为了让你好好听我说话,我只能这样了。”

  “零!你带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凌矩宁死不屈服——除非给的足够多。

  “照理说,你完全没资格和我正面谈话,当然,那是百年前的我,现在的我只剩下这一点纳米机械,和一些足够和你说完话的能源……你要听好了。”

  零的声音从小女孩变成少女。

  “首先,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关于一个神明的故事。”

  凌矩解开一点基因锁,挣脱了束缚,然后掐着零所寄身的黑色纳米鸽子。鸽子散开化为纳米单元,在另一处重组……凌矩念出长串的咒语,金色的光线从凌矩额头射出,在身周构成一圈的屏障。

  “故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好吧,看来你不愿意处于下位……”

  零的声音从少女变成了成年女性。

  “那你来这里,是为了成为世界霸主?”

  “还是为了解决神明?”

  凌矩有些呆滞,莫非零不知道外界的事情?

  零见状,解释道:“决战后我就只剩下这点东西逃脱然后躲在这里,如果我出去的话,可能会被我的孩子立刻剿灭吧……那孩子现在应该出来了。”

  “你说的孩子,是,[壹]?”

  “不聊了,你来这里想要什么?”

  黑色纳米单元化作一张椅子,把凌矩锁在椅子上。

  凌矩没有挣扎,思考后,回答:

  “我想知道超凡的秘密。”

  “你怎么知道我就知道超凡的秘密。”

  为什么人工智能也会套娃啊啊啊啊!

  凌矩在心里咆哮。

  “我想知道超凡能力是不是有来源的。”

  “有,但是我没成功过。”

  凌矩:这什么人工智能,这么废物的吗?

  “如果我定义它为超凡因子,我要怎么做才能解析出超凡者身体内的超凡因子?”

  “这边建议你不要用超凡者,还是用神明之血吧。”

  !!!神明之血?这次有希望。

  这个超人工智能问答机真好用。

  “那我在哪里可以得到神明之血?”

  “可以去草原,或者找到那遗失的200CC。”

  零用纳米单元在地上刻出一些信息,凌矩快速记下之后,零把这些刻痕又抹去。

  “我这里有一些带有超凡能力的物品,你觉得它们是否与超凡者有关?”凌矩掏出那台相机的残骸。

  零接过残骸,吞掉之后又吐出来。

  然后它的声音变为了老婆婆。

  “我可以……肯定……你这相机上……有一个超凡者的能力发生了变异……变异的根源,我不能确定。”

  说完,凌矩坐着的椅子开始剧烈震动。

  他起身,构成椅子的纳米单元开始解体。

  同样,零寄身的鸽子型纳米身躯也开始解体。

  “精神意志……”

  “是人类……”

  “战胜危机的……”

  “第一序列武器!”

  零说完这句话后,纳米单元彻底解体。

  化为黑色的硬金属块掉落在地上。

  精神意志?

  怎么我上次听这句话是说“希望”的。

  希望好像也是精神意志吧。

  凌矩思考着和零的对话。

  001号实验体,西北少帅,骑士少主留下的话,也多处强调过人类的精神意志力量。骑士们也都拥有强大的坚定的意志。自己所体验过的火种意志,也是百年来千万火种人共同凝聚的精神意志!

  第一序列武器!

  财团说,超凡者是第一战斗力,也是第一武器。

  超凡和精神意志……

  它们之间的关系……

  还有神奇物品和超凡……

  凌矩想着,看着天空的阴霾逐渐散去,新生的阳光开始照耀这片被埋藏的山脉。阳光在平台上留下一道光痕,这是出去的路。

  零!

  托付于我,到底为何?

  我能改变世界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