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 骑士之路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万某道 2358 2021.06.02 12:00

  。

  面前这位故人,一手撸着咕咕鸟的毛,另一手大口扒着面条。

  “凌矩,最近在…唔…洛城的日子过的不错吧。”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一般,他说着。

  凌矩夹起几根面条,慢慢地吃:“唔……过得很好,正在准备入学。”

  男子吃得很快,然后一直看着凌矩,直到凌矩也吃完面。

  凌矩偷偷瞄过一两眼,男子的眼神,就像是在欣赏自己的孩子一样––和爷爷的眼神差不多。

  结合最近闲暇时光阅读的那些旧时代娱乐资料,凌矩想到了一个看似不可能但是又存在合理性的情况:他和我的关系……爷爷说过我的父母去远行了……难道?

  “看来最近确实很舒服,都已经有闲心看娱乐资料了。”男子手里不知道从哪变出来学员终端,正是凌矩的个人主页。男子轻车熟路地退出凌矩的账号,登上了另一个账号,然后还给凌矩。

  “我和你的关系,你就当我是朋友吧,细究起来对不上辈分……”男子自说自话。

  凌矩接过终端,一看,这个匿名账号的权限非常高,比李笛的导师更高。

  “这个是我给你的奖励,嘉奖你上次从红方块手上「逃脱」。”

  更高的权限代表着自己可以查询到更多的信息,包括骑士内部的机密信息。

  魔术师每次都给自己带来丰富的礼物啊!

  实在难以评定自己和魔术师之间的关系。是敌?是友?是亲?

  凌矩吃完最后一根面条,魔术师把那些杂乱的纸券都收进自己的帽子里,然后戴在头上,接着看了看手腕上根本不存在的手表––看起来时间到了?

  “我们换个地方聊天,走。”

  两人起身,咕咕鸟也飞起来,鸟头在两人之间不断转向,在犹豫到底要落到谁的肩膀上。

  最终,它小心翼翼地落在魔术师的肩膀上,却被魔术师粗暴地抓住,放到了凌矩怀里,嘴上还嘟囔着:“你现在养的太胖了,我不要你了……要让它多锻炼身体,不然以后就唱不了歌了。”

  凌矩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淡淡一笑,把咕咕鸟放飞,跟在二人身后。

  ……

  不知怎么,走着走着,魔术师身上的骑士制服逐渐地变回当初见面时的燕尾服白手套。

  周边的行人包括巡逻的骑士们都似乎没有发觉这位奇装异服的客人。

  魔术师很有兴致地走,路上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确定的目的地和路线,就是在饭后的闲逛而已……魔术师在养老院的门口停下脚步,院门门口有两位大爷在下象棋。

  魔术师也在门口的几张石桌石椅中挑了一张,坐下来。凌矩也跟着坐下来。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

  “你觉得洛城,这里的居民,刚刚吃的面馆里边的店家和其他食客……其他的商铺…”

  “……我们走在路上时擦肩而过的忙碌的人们……游手好闲的人……高楼和大厦…”

  “……街上兢兢业业巡逻的安保骑士们……学院里的骑士导师和准骑士……你的终端机…”

  “还有养老院门前下棋的老大爷们……最后是你和我……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凌矩想了很久,然后说:“这里,很好,这里的人,也很好。”

  “那比起聚集地如何呢?”

  沉默,咕咕鸟都挺直了,一声不咕。

  “聚集地的人,很奇怪……那时的我,和爷爷,还有其他的邻居,没有这里这么好的条件,常常不能吃饱饭、洗澡。但是村长他们可以……好像比我们要高级一些……还有联邦的财团们……”

  “…财团像是在圈养…聚集地的人们在财团眼里…和家畜一般…财团给流民投食……”

  凌矩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思想上的变化。

  魔术师笑了。“看了洛城和骑士们确实给予了你非常不一样的,价值观。”

  他看向正在下棋的老大爷,其中一个大爷终于注意到魔术师的存在,回以平和的微笑。

  魔术师继续问:“你觉得骑士们怎么样?”

  “很强,很强,比财团的机器人和无人机都要强……”凌矩想到之前在训练场的见闻。

  “如果我说骑士的力量来源于他们自身,单纯的人类躯体,你怎么想?”

  凌矩愣住了,他觉得这种力量只存在于觉醒的超凡者们,没想过这是单纯的肉体能够达到。

  “是不是更想成为一名骑士了?”

  凌矩点了点头,咕咕鸟也跟着摇头晃脑。

  “这段时间见过这么多骑士,你认为一名骑士要做什么?”魔术师的问题越发刁钻。

  凌矩诚实地说:“不了解,所以我希望在学院里了解更多。”

  魔术师有些惊异,但很快继续笑着说:“你觉得骑士们为什么要在地下建设城市呢?”

  “可能是不能被联邦和财团知道总部位置,保证安全吧。”凌矩说。

  魔术师走到那位认真下棋没有注意到他的大爷身边,问了一句:“大爷,你是哪的人?”

  大爷看都没看魔术师一眼,但回应道:“二号城市,鹿岛集团,研究院荣誉委员。”

  凌矩非常震惊。

  “你看,洛城的位置在联邦根本不算什么大秘密,而且你在洛城生活,平日里肯定也遇到过一些比较生的面孔,他们大多来自联邦各个财团。有来办事的,也有来度假的。”

  凌矩低头沉默着。

  “为什么骑士不把外边聚集地的流民都接收到地下城市呢?”

  “……”

  凌矩几次想要说出什么,但又沉默了。

  “不必现在就告诉我答案,等你找到你自己的道路,我自然会来继续问你这个问题。”

  魔术师温和的笑容安抚着凌矩波澜起伏的心境。

  “骑士有一句话,我很喜欢,他们说「唯信仰与日月永恒不变」。你呢?”

  凌矩小声回答,眼里是一丝一缕的坚定:“我一直都坚持自己的理想,我的理想就是我的信仰。”

  魔术师脸上是赞赏的神情。

  “骑士的路同样不好走,如果你有一天不想继续了,可以告诉我。”

  魔术师把自己的帽子摘下来,在帽顶轻轻一拍,另一顶略矮的帽子掉落在桌子上。

  “感谢你刚才请我吃面,这顶帽子就当是我还清了债务。”

  魔术师转身欲走,但是又转向凌矩。

  “希望下次见到你,你还是和现在一样纯真。”

  凌矩一眨眼,魔术师消失不见,原来所站位置,留下了一枚硬币。

  咕咕鸟也发现“前主人”已经离开了,立刻又飞到凌矩的肩膀和凌矩亲昵。

  “说好了下次见面要教我唱歌的呢?”

  凌矩说着。

  心里想着:“一定,一定不会改变。”

  ……

  魔术师站在中央广场看着喷泉池上方的两座雕像。

  “果然啊……如果不是因为【壹】。”

  “我也会忘记你的相貌吧。”

  “我曾经的朋友,西北少帅,小粟。”

  说完,魔术师化为无数光点飘散。

  周围的人根本不知道曾经有一位奇装异服的男子出现在这里。

  同样,洛城的安保监控也没有拍到关于该男子的任何镜头。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