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 焦火余烬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万某道 4171 2021.07.30 09:42

  。

  疾速奔驰的运输车后,是铺天盖地的炮火。

  就像是最顶峰的猎食者,在大快朵颐之前,说着类似“让食材跑一跑,多运动会让肉质更鲜美”的话。

  影子,它自称【城影】。

  它在享受这个世界的负面情绪。

  尤其是最美味的,来自面前的凌矩,绝望中带着可能的希望,希望之上又是无尽的绝望,最棒了。

  简直是品尝神明之前,最好的开胃菜。

  凌矩也自知自己无法这样逃离。

  但他不得不做出拼命逃离的行为。

  他要赌,赌最后的一线生机。

  “凌哥,不要管我们这些累赘了。”

  平曜等人挣脱了凌矩慌忙设置的枷锁,在剧烈摇晃的车厢中倚靠着车内壁勉强站立。先前被神血威能净化的“圣水因子”并没有完全消除,而是成功固化意志,反而变得更加稳定——稳定朝着某一方向混乱。

  平曜等人似乎获得了操控圣水因子合理改变肢体部分的能力,譬如手掌化刀,化盾等。

  缺点就是他们永远无法和因子分离。

  共生状态总比奴役关系好吧。

  经历千辛万苦找到神血成功解救的平曜和薪火战士们,而今却想要为了保护凌矩一个人而面对无边无际的追捕军队——凌矩是一百个,一万个不同意。

  “但是,你才是薪火的核心啊。”

  凌矩正想反驳,话语凝噎。

  “庆先生告诉我们,付出一切代价,即使是生命,也要守护好你,真正继承了火种的人。”

  “我们只不过是战士,战士是可以训练得到的。”

  “我们是你的剑,你的枪,是火种的工具。”

  “是火种重新点亮世界的燃料,罢了。”

  凌矩面无表情,问:“谁教你的?”

  “不是你所想的谁谁,而是世界。”

  “我也不是孩子了,游览这世界后,我也看到了许多的危难,看到了光明下的黑暗,这也是我一直效力于薪火,效忠于凌矩你的初心啊。”

  平曜意志的剧烈波动,使得整个形体变得活跃,全身上下许多肉芽组织凝聚成武器而后又散开。

  “圣水是基因药剂,是凝聚了前辈们的意志的超凡之物,火种的前辈们告诉我——”

  “对付黑暗,要用火!”

  凌矩来不及阻止,只看到运输车的后门打开,凌矩和运输车正后方的黑暗之眼对视了一秒,凌矩被迫收回视线——那其中的阴影力量,足以扑灭自己的火花。

  同样被黑色视线扫中的平曜等人,迟滞了一下。

  这时,一张花色红桃的KING牌破碎成碎屑,而后落在副驾驶座上,被不存在的风吹起,在空中漂浮构成一个人形——他说:“来吧,我带你走,逃过这一劫。”

  “你们,你,火种,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凌矩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王慎晓,我只要你去帮他们,不用管我,我自有能力逃出这里。”

  王慎晓*JOKER化身靠在座椅上,发出一些笑声,看着凌矩:“实不相瞒,我只能救一个人。”

  “按照[壹]的衍算,救你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八十,而救后边这些人其中之一的成功率只有六十。”

  “假如你硬是要我把后边这些家伙全带走的话,我不能向你说有把握让他们能全部带着心跳离开。”

  王慎晓手上多出来不少的牌。

  红桃三,黑桃三……最大不过是黑桃十。

  而另一只手上,则是一张黑色的JOKER。

  “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在这最后的时刻。”

  凌矩夺过JOKER牌,向后一扔。

  “我还有选择吗?”

  王慎晓还是笑着:“那我就遵从你的意志了。”

  其他的扑克消失,然后出现在平曜等人的背后。

  “我走了,剩下的你自己解决……”

  “对了,多撑一会儿,或许会有援军。”

  王慎晓带着贴上了扑克牌的众人,跃出车外,在毁灭的炮火中化为燃烧的扑克牌,带起飞灰糊影子一脸。

  “王氏的余孽吗?”城影的黑暗将灰烬吞食,“看来这超人工智能也开始做出一些违背协议的事情了。”

  凌矩重新关上车门。

  所牵挂的人已经安全了。

  所以现在就完全是自己的时间了。

  打开地图,链接到[壹]的服务器,通过仅有的隐藏卫星看到自己和周围的联军。

  他们是故意把自己往圣山方向赶的。

  城影想要一窝端。

  包括自己找到的所谓安全路线,完全是对方故意放出来的“安全地区”,为的就是让凌矩最后能回到圣山。

  斩草要除根。

  火种最后的余烬,便是圣山。

  “那就如你们所愿,我们碰一碰。”

  凌矩油门踩到底,打开加速器,丢弃掉运输车上大部分的外甲和重物,用理论上最高的速度像城影所希望的那样向着圣山的方向狂奔。

  庆纪在一旁向着城影拱手:“他果然发现了。”

  “那才好,要是不发现那就太蠢了。”城影不断发布新的命令对联军进行调度,如果交给智能AI来,估计下一秒自己身边得放不少烟花,“话说,老祖留下的棋盘应该也在凌矩手上吧……最好能够达成条件。”

  那块棋盘,来自于庆缜。

  所有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件强大的超凡物品。

  以凡人意志和凡人智慧篡夺神明之力。

  可惜不知道使用条件是什么。

  也就当做一块普通的棋盘。

  “……”庆纪什么话也不敢再多说一句。

  他可怜的哥哥,因为留念虚幻的权力,已经被影子大人吞噬,包括庆氏集团内不顺从的份子,从八十老朽到三岁稚童,大多都被吞噬或者囚禁起来。

  还有其他四大集团,虽然没有被影子大范围的侵蚀但最中央的兵权已经全交给了影子。如果想忤逆影子的意志,那么五大集团在之后应该称为第一集团。

  “你,庆纪,带着暗影组,去洛城。”

  城影体内分离出数道身影。

  暗影组众人几乎同时做出一样的举动,向城影俯首称臣。庆纪一瞬间就感知到了暗影组的真相。

  原来所谓的庆氏暗面暗影组之所以能做到天衣无缝的高难配合,对每一个目标都做到精准击杀,几乎没有弱点,让人感觉像是机械战兵但却是活生生的超凡者,他们都成为了城影的一部分,拥有可以独立的躯体,但意识都被【城影】格式塔化。

  果然,怪不得暗影组从来都只听从我的命令。

  而我不能完全地掌控他们。

  “是,大人。”庆纪回答但没有起身。

  “怎么了?”

  “我觉得骑士组织不足为惧,他们没有足够的动机前来援救一个曾经的叛徒,而且他们成功的几率近乎于零。”庆纪将密探的情报展示出来,逐条分析。

  城影发出赞赏的声音,但“庆云志”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赞赏之情……反而是更加冰冷和残暴。

  “你还年轻,不知道骑士真正的力量。”

  “他们是一群弱小的乌托邦主义者,也是一群强大的超凡者……不要小看骑士,在我将骑士毁灭之前,骑士是我们财团的敌人,主要的敌人。”

  “他们可以为了虚无缥缈的信仰,放弃一切。”

  “为什么不能为了一个队友,放弃一切呢?”

  庆纪在等待最后的答案。

  “前灾变时期有个词语,骑士这群人,就是这么的圣母。为了救人,救几个人,他们能够献上所有。”

  庆纪:“我知道了,谢谢大人教诲,我这就去。”

  黑影遁去,带走了无足轻重的几个人。

  “庆云志”的面孔露出笑容,带着贪婪:“差不多也是时候了,前菜吃完,汤也喝了,就应该上主食了。”

  正如城影所规划的那样,凌矩运输车的燃油已经接近耗尽,完全支撑不了凌矩冲到圣山。在一分钟之后,凌矩想要前往圣山,就一定要弃车,而放弃车子后最后的距离要靠未解开基因锁的身体跑到圣山。

  如果能到达的话,凌矩也没有解开基因锁的能力。

  完全敞开的圣山,不具备屏蔽天机的特性,那时候的凌矩完全解放基因锁恐怕会先被劈死。当然,三位老师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劈死,所以那时候或许会上演一场抗雷接力……城影一定很想看见这一幕剧吧。

  城影不是某个谁谁独立主导的东西,是一群相对独立的意识形成的格式塔意志聚合体。其中各个意识拥有独立的思考,同时又接受着来自其他意识的信息反馈,最终在瞬息当中运算出无数的推断,又在下一息得出推论,而游戏进行这么久,城影一定已经做好了自己各种选择和事件变化的各种预案。

  包括但不仅限于骑士组织的援助,三位半神的强行降临,庆纪揭竿而起的反叛——他能告诉自己超凡觉醒的那时候,就是他对城影的一次微弱的反抗。

  只可惜这最后也是城影计算中不影响走向的一步罢了,根本无法改变城影活化后对庆氏的吞噬。

  事无穷尽,城影越急迫地希望凌矩按照他的衍算走下去,就证明城影在恐惧着某一可能性的发生。城影在计算出自己成功的情况预案的时候,势必也计算出自己可能失败的那极小概率事件。

  凌矩要争取的,就是这最后的一线生机。

  话说这块棋盘,应该是超凡物品吧。

  凌矩看着自己顺走的纪念品中,除去刚才遗弃的那些累赘物件和之前用坏的,还有一些半成品基因药剂,就剩下这块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围棋棋盘。

  庆年的家主办公室有可能只放这么一张没有围棋棋子的棋盘吗?或许是爱好?可惜事实是庆年压根不会下棋,包括围棋象棋甚至是飞行棋……他啥都不会。

  所以这东西怎么用?

  借着神血,用三秒钟搞清楚了。

  原来是庆缜先生,这是一块非常强大的棋盘。

  靠着它,或许有翻盘的机会。

  “翻什么盘啊真的是,全力一搏就是了。”

  凌矩连带驾驶位被一双手从背后保住。

  是庆老三。

  “怎么讲我也是庆缜的复制品,虽然脑子没有本体灵光,你也得给我一点信心吧……”庆老三的笑脸上看不见任何的希望和绝望,更像是解脱,“不要总是把责任和负担都背在自己身上啊小凌矩,老师们能给你的东西不多,或许这是最后的宠爱了吧。”

  圣山山顶,一束金焱冲天而起,烈焰漩涡之中一根金箍棒通天铸成。

  “不过是一个凑出来的半神,乌合之众!”

  “让你们看看,驱散黑暗的光芒,该如何绽放!”

  陈*无敌的咆哮穿透了所有人的耳朵,无数根金箍棒以圣山为圆心,向四周落下。

  兵败如山倒!

  金光巨棒所向披靡!

  以摧枯拉朽之势,清扫所有联军。

  一个身影,破石而出,挥焰成甲。

  大圣之力,再现人世。

  “城影,你且受我一棒!”

  乾坤一掷!定海神针破天落!

  黑暗源头的城影凝聚的阴影巨手在定海神针面前薄如蝉翼,瞬间破碎,巨棒径直砸在城影的躯体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个六耳猕猴!该死的火种!”

  城影的躯体被金色的火焰灼烧着。

  “还有你,李神坛!该死,就不应该放任【壹】。”

  疯神坛从圣山缓缓走出。

  “我本体可不在这里。”

  “还有,对于你称呼我们为火种,我不是很赞成。”

  “我们这几个,不过是上次燃烧的剩余。”

  “应该称之为余烬吧!”

  疯神坛每前进一步,身影就变得更加虚幻。

  “真正的火种,将在余烬之中被保存。”

  “黑暗之中,真正的光明终会燃起。”

  “或许我们今天所做毫无意义。”

  “或许凌矩无法摧毁财团,无法改变社会。”

  “我们只是遵从自己的使命,绽放火焰罢了。”

  已经半个身子都消散的疯神坛,燃烧自己的意志,向城影体内的每一个意识进行最猛烈最激烈的冲击。只有这种最粗暴的方式,才有可能对城影造成伤害。

  火焰沿着金箍棒,烧到了六耳猕猴身上。

  “凌矩,跑吧,这是老师给你最后的礼物。”

  庆老三胳膊夹着凌矩,带着棋盘,扛着一大袋物品,向着一个方向狂奔。

  “这个时候你就要自私一点了。”

  “其他人不需要你去救,你只需要救你自己。”

  “你不是一个人,你是火种的遗志。”

  火焰燃烧殆尽,六耳猕猴已经不存,但城影正在凝聚新的躯体。属于庆云志的面庞已经被金箍棒砸烂,狰狞和凶狠毫无掩饰地释放出来。

  “你是逃不了的。”

  凌矩听不见。

  庆老三让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