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 庇佑者族群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万某道 2380 2021.06.16 12:00

  。

  一片山谷,迷雾笼罩。

  联邦的五大财团联合把这里标记为生命禁地之一。

  在数百年前的这处山谷,也就是后灾变时代,发生过一场激烈的超凡者争斗,陨落在此处的超凡者难以计数,更是有两位接近半神的存在陨落在此地。

  数百年后,这里的超凡者力量产生异变。

  自山谷外的地方进入的人们,遇到了层层阻碍。

  比如能够瞬间吸干动物血液的荆棘林,能够贯穿装甲车的“土豆射手”,还有其他的一些超凡变异植物共同在山谷的外围构建了一道又一道的“防线”。

  少有人能穿过荆棘林去到迷雾深处,山谷中央的后灾变时代建筑群,即便能到达那里,也会遭遇到堪比当世半神的精神力袭击——这些资料,是五大财团花费巨大代价一次次派出超凡探索队,用生命获取到的情报。

  同样,骑士组织也在这里付出过代价。

  看着这份资料,凌矩收起,压低帽檐,遮盖面部。

  这一趟搭了荒原某个私人贸易组织的便车,都是普通人,凌矩很难保证这种商队中没有联邦集团的眼线。

  行李箱里时不时传来物体撞击的声音。

  凌矩把咕咕鸟藏在箱子里——反正闷不死。

  “小林兄弟,我听联邦的集团老爷们说,这山谷附近很邪门啊,你真要在这下车吗?”

  坐在副驾驶的中年男性问道。

  化名林庄的凌矩在不久前帮助这支车队解决了一次麻烦,因此获得了“顺路”的搭车机会。

  凌矩说:“我有朋友在附近等我,不用担心。”

  车上的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坐在凌矩前面的那个女孩子,大概洛城高中生的年龄,对凌矩非常崇拜,甚至是爱慕。

  “我们的玉小花痴又开始了,啊哈哈哈!”

  驾驶位上的大叔手夹着烟卷,放声大笑。

  “祁山叔,认真开你的车吧!小心又掉进坑里,林庄大哥可不一定会再次帮你捞起来了。”

  少女鼓着脸,怒目看着他回击道。

  “……哈哈哈……哈哈哈……”

  车里的笑声不断,帽檐遮盖下的凌矩也笑了。

  不过就是把车子从坑里边“拎”出来罢了。

  为什么这支车队会如此尊敬自己呢?

  (思想滞留在骑士遍地走的洛城如是想着)

  远处,不算太高的山,和非常翠绿的树。

  车队止步了。

  凌矩下车,和几位车队的领袖人员客套几句后,最终还是没有推辞掉对方硬塞过来的干粮和水,还有那个春心荡漾的少女自己亲手编织的红绳。

  凌矩站着看着车队远去,直到听不见引擎声。

  终于来到这片土地上了啊!

  凌矩似乎感受到自己怀中揣着的那枚祖先遗物中[火种]公司的徽章在隐隐发烫,箱子里的咕咕鸟终于撞开了锁,像是受到惊吓一般慌乱地落在凌矩的肩膀上微微颤抖,箱子里那枚金色的“真视之眼”石好像在响应面前这座山谷的呼唤,也在闪烁微弱的光芒。

  看来是自己太激动了吧。

  凌矩把箱子收拾好,安抚咕咕鸟好一阵。

  握了握拳,感受自己身体内的力量。

  啧,不行,呼吸法还是被卡住了。

  希望这个地方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吧。

  ……

  山谷内,数百座房屋鳞次栉比的排布着。

  在这被称为“生命禁地”的山谷中,竟然随处都可见追逐打闹的小孩们,还有正在开辟荒地或者在田地里耕作的成年人,还有大树下乘凉下棋的老大爷们。

  “平曜,你去哪了?”

  男子在村庄附近的安全区域寻找着,他的弟弟不知道跑哪去了,平日里和弟弟一起玩的青年们告诉他,平曜好像进入了丛林,说是去找什么。

  “大哥,过来!”

  丛林深处,接近危险区的地方传来弟弟的呼叫。

  !!!

  不会吧,小弟难道真的跑到危险区去了?

  大哥暗骂一声,自己万一把小弟弄没了,家里可就没人了啊……小弟还真的敢啊,说要出山,真的敢去……

  “大哥过来帮帮忙,我一个拿不动!”

  ???

  大哥加快脚步,向声音的源头狂奔,身周的灌木被大哥带动的狂风撕裂,经过的树被冲击得摇摇晃晃。

  小弟所在的地方,有一个满身是血的身影。

  “这是谁?”大哥平稳地停下来。

  平曜回答:“我在前边的荆棘林发现了这个人,可能是从山外边来的,他还有呼吸,帮我扛会村里。”

  外来人啊……这下难做了……

  大哥想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把这具只剩下微弱呼吸的身体扛在肩上,拎起小弟往回飞奔。

  平曜扭过头去,好像在暗自发笑。

  “看在你找到了这个人的份上,今天先放过你。别想着混过去,你想跑出山这事我以后在和你算……”

  大哥把平曜扔到村口的大树下,然后带着血人跑进村子,还留下一句话:“还不快去找村长!”

  平曜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心不甘情不愿地向着村委会的方向跑去。

  大树下的老人家们看见了,都笑着。

  “小平曜,是不是又被你哥哥抓回来了?哈哈哈……”

  “不要再给你哥哥添麻烦啊小曜……哈哈哈……”

  “让我猜猜,小曜这次应该是去到哪了?……嘻!”

  “小曜多练,不然是过不去荆棘林的……嘿嘿……”

  平曜听着大爷们的打趣,也不想去反驳。

  如果不是为了救那个外来者,自己就出荆棘林了!

  ……

  老人从大哥手中接过一枚小徽章。

  然后把大哥赶了出去,等大哥一脸懵逼不知道怎么惹了村长但是还是乖乖走了之后村长才看这徽章。

  放在手心轻轻地擦拭,凑近端详,看了好一会儿才肯放下,刚放下没多久,又拿起来看,欣赏着。

  看着看着,手开始颤抖,呼吸短促,眼角湿润。

  “是P5092的后代吗……不……他没有后代……”

  “终于有人能来到这里了……太好了……”

  嘴里念念有词。

  “可惜啊……来的有些晚了……”

  老人打开房屋另一侧的窗户,窗外是一块荒地。

  荒地上裸露着垒成山一般的没有彻底风化的砖瓦和建筑残骸,如此迷雾笼罩的山谷中,空气非常湿润,而这片荒地却寸草不生——只是看了一会儿,村长就不得不挪开视线,再看下去,自己就不是自己了。

  “我们这些在圣山里苟延残喘的家伙们……”

  “……恐怕也不能继续这样苟活下去……”

  “……火种庇佑了我们……”

  “……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火种的后人……”

  “……”

  “……得吩咐他们不能给这孩子喝我们这里的水啊……如果是财团的人还好说……万一是西北或者火种的人……”

  老人推开门,匆匆忙忙地走了。

  ……

  窗外的荒原上,三道虚幻的身影逐渐凝聚。

  但似乎遇到了什么阻拦,又再次消散了。

  ……

  咕咕鸟两只爪子抓在树干上,不断扭头躲避着来自地面的荆棘突刺,还有密集的土豆弹雨。

  它感应不到凌矩的方位了。

  突然,某个方向,它感受到类似前任主人的气息。

  没有脑子的咕咕鸟立刻向那个方向飞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