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 圣山三神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万某道 3288 2021.06.22 12:00

  。

  凌矩猛地一撑,从床上醒来。

  “!”

  嘶……怎么了,我刚刚不是在,在研究所里边吗?

  灰雾散去,废墟重铸。

  手上好像还能传来被灼伤的感觉。

  周围很暗,看来已经到了夜晚,自己难道在翻墙的那一刻就一头栽在地上晕过去了吗?

  啧,不对,我怎么会产生这种念头。

  凌矩摸了摸怀里的真视之眼——还在。

  拿出来,真视之眼之上还在持续传来温暖,金色的外壳上那颗眼眸亮起淡淡的红光,眼眸轮廓旁还有一滴凝固的血迹,石块的内部仿佛在流动着。

  “看来我并不是做梦,我是怎么回来的。”

  “你是怎么认为自己回去了的。”

  另一道意识所发出的不同声音在凌矩脑海内响起。

  是个很稳重的人……根据骑士学院的知识,凌矩对这声音的主人做了一个猜测。

  看来对方不能读心是吗?

  想要撑着墙下床,但是手摸空了,滚落在地上。

  凌矩精神突然绷紧,这里虽然和自己先前住下的地方非常相像,但并不是村子所在的地方。凌矩试图触碰房间内的其他物品,无一例外,自己的手穿过了这些物品,能看见,很真实,但是摸不到。

  “是我灵魂出窍了还是——嘿,果然前灾变时代的娱乐资料不能看的太多,把自己都看的出问题了……”

  凌矩排解自己的紧张,但依旧谨慎。

  手持已经处于激活状态的真视之眼,脑海中冥想那副从骑士组织处拓印下来的简易冥想图,心中默念“大兴西北”,“恭喜发财”诸如此类的咒语。

  真视之眼已经和凌矩绑定,能够和凌矩联结,凌矩即使不将咒语念出来,真视之眼也几次蠢蠢欲动——

  怪不得之前无论如何都无法使用。

  原来这真视之眼玩意儿还得滴血认主。

  “平辰!平曜!”

  凌矩靠着门,对着外边的黑暗呼叫。

  如同滚石落入深渊一般,没有任何回应,屋外的黑暗似乎更加深邃,而且还在向四面蔓延。

  “村长!”凌矩的声音传的很远,但是没有效果。

  手握着真视之眼更紧了,背后开始渗出些许恐惧的汗水,黑暗笼罩之下的村庄虽然可见远处泥房的模糊轮廓但是环境的无声寂静,连自己的呼吸声都不清晰。

  如果这时候再来点阴冷的风就更恐怖了。

  黑暗深处可能听到了凌矩的心声,一阵阴风毫无征兆地在村子里刮起,风的冷穿透骨髓,直达灵魂。

  “这小子挺有趣,确实这样会更恐怖。”

  不同于之前的另一道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这个声线让凌矩想起了那个身穿燕尾服的身影。

  “都是旁门左道,看我一棍破之——哈!”

  第三道声音接续响起,话音刚落,那根通天的长棍出现在凌矩的脑海里,同时面前的黑暗背后也透出几缕金色的光芒。巨棍砸下,剧烈的痛感再次袭来,眼前的黑暗立刻破碎,后边的光芒将凌矩吞没。

  再次取得意识,凌矩发现自己靠着墙壁睡着了。

  抬起头,三道身影在研究院天花板吊灯的光辉照耀下,完整的展现在凌矩面前。

  左一的面孔似曾相识,和庆云志长得有些像,很有那种大谋略者的气质,看破生死的目光让凌矩胆寒。

  右一则是一副少年面孔,眼底金光万丈,他手持一根虚影金色长棍,面部和头部散乱着几根黄毛。

  中间位置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

  只不过不穿燕尾服。

  “魔术师!”凌矩脱口而出,然后慌张地捂住。

  听了这话,中间那位顶着“魔术师”相貌的男子笑着说:“看来你见过他,是吧,凌矩小友。”

  莫非是魔术师的仇人?

  凌矩深知在面前这三位的注视下,自己没有逃脱的可能。双手举高,挺起胸膛,正准备牺牲的时候……

  “你见过我的本体?”假魔术师的话中带了些高兴。

  ???

  凌矩懵逼一脸,本体?魔术师?分身?

  “你内心戏很多啊凌矩小友。”

  假魔术师蹲下来和凌矩平视:“认识一下,我叫李神坛,当然,我的本体也是,我们都会一点小魔术。”

  李神坛()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中一抓,一只白色的禽类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中。凌矩一看,这不就是分别了很久的咕咕鸟吗?

  咕咕鸟自主“身首分离”,挣脱了李神坛(),再次组合之时,就已经站立在凌矩的肩膀上。

  “看来你们认识……这就非常幸运了。”

  凌矩撸着咕咕鸟一如既往柔顺的羽毛,试图平静着自己的情绪。这时,李神坛()继续说:

  “为了区分我和本体,你可以叫我……”

  “疯子!”少年面孔的那位突然插嘴。

  (李神坛)疯子突起,向少年扑去,然后被另一人拦住了,那人诚挚地说:“疯子,认命吧,你打不过他的,如果是李神坛本尊来还有可能……”

  “疹子你!”疯神坛又要去掐这人。

  一根金色光柱将两人分开,光柱的源头,正是那少年面孔手里拿着的金色长棍。

  “疯子别玩了,再玩我就叫师父了。”

  “你也是个伪造品,还喊你师父?当时就是你师父把你打……”碗一般粗细的光柱伸到疯神坛面前。

  疯神坛笑笑,双手举高。

  然后再转身向着凌矩,接着刚刚的话。

  “你就叫我疯……算了叫我疯子也行。”

  他拨开光柱,指着少年面孔说:

  “这是二圣无敌,你叫他假猴子就行。”

  继续被锤,疯神坛跑到另一侧,指着阻拦他的人说:“这是庆氏老祖的复制品,你叫老疹就行。”

  原来如此,这就是庆氏老祖的样子……

  等等!庆氏老祖——庆缜的复制品?

  “我有精神方面的异能,你想什么呢,我都是知道的,所以有些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最好别想。”

  疯神坛十分友好地解释道。

  凌矩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想。

  “对,就是这样,最好了。至于你的问题,等你通过我们三人的考验,我自然会告诉你……”

  凌矩点点头。

  旁边的庆老疹上前一步,俯视凌矩,声音变得威严而有压迫:“你的真视之眼哪来的?还有这枚徽章!”

  庆老疹手中,那是凌矩没有拿出来过的,来自“曾曾祖父”P5092的火种徽章。

  “这是曾祖父的留下的遗物。”

  “祖父?”三人齐齐惊呼!

  “我曾祖父就是P5092凌寒。”

  凌矩不知道为何面前三人如此震惊。

  疯神坛,庆老疹和假无敌相视一眼,瞬息之间好像完成了很长的一段交流,而后更加疑惑了。

  “我想问一下疯……神坛先生,这里是火种的圣山研究所吗?”凌矩壮起胆子,拱手说到。

  疯神坛丢掉疑惑的表情,换成喜悦。

  “你是来找火种研究院的?你要找火种研究院干什么,火种可是一个邪恶的生物研究公司,他们抓了无辜的超凡者去做实验,然后发动战争……”

  疯神坛眉飞色舞地描述着,其中多数内容和洛城的资料大相径庭,好像是故意在抹黑火种。

  凌矩继续说:“我希望得到火种的资料,让我掌握能够影响这个世界的能力。”

  庆老疹一脸仿佛你在开玩笑的样子。

  而假无敌猴子好像真的在思考可行性。

  而话最多的疯神坛则双手搭上凌矩的肩膀,苦口婆心地劝说凌矩:“凌矩小友啊,人呢,都长到二十几,就没必要做这种中二的梦了。”

  还没等凌矩说话,疯神坛就接着说:

  “不过呢,我们和某人有个约定,要教导你关于火种的所有资料,并且帮助你变强……虽然觉得你的理想有些中二,但是……有火种,有我们撑腰……”

  “你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的!”

  凌矩的斗志随着疯神坛的话逐渐高涨,最后爆发。

  爆发之后就萎靡了——看来是被能力影响了。

  “疯先生能不要用能力影响我吗?”

  庆老疹立刻帮腔:“就是就是,为老不尊。”

  假无敌猴子表示不屑:“邪魔外道。”

  “总之呢,我们会给你设置一些小考验,如果你通过了那我们就把火种的遗产全部给予你……”

  “剩下的事情,比如你到底能不能影响世界,到底能不能毁灭联邦,能不能复兴西北……这些都与我们三个无关,毕竟我们早就已经……”

  “跟随着火种,消失在世界上了。”

  庆老疹立刻拆台:“我们庆氏可是现在的五大财团之一,不是这么容易能够倾覆的……”

  “西北大兴,师父是不会输的。”

  假无敌也反驳。

  疯神坛百口莫辩:“我就是举个例子……”

  凌矩在一旁看着三位“先人”玩耍打闹。

  想到了自己在洛城和故友们相处的时光。

  庆老疹这时问到:

  “话说,凌矩小友,你是骑士吧!”

  凌矩点点头,试图运转呼吸法,可惜在最后还是被两把实质化的基因锁阻拦了。

  “那就好办了,骑士比T5还抗揍……”

  假无敌猴子看起来好像很兴奋,觉察到凌矩的目光看到这边的时候,就收敛了表情,变回面瘫的武痴。

  疯神坛把凌矩从地上,拎起来。

  现在轮到凌矩惊愕了。

  怎么最近和“拎”这个动作这么有缘?

  “怎么说我们三个都是半神,强者,把你拎起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疯神坛拎着凌矩走到研究所大门前,凌矩看到大门打开后外边的滚滚黑暗。

  “你先回去,记住不要喝那条溪水,那是一些失败的变异的基因药剂,喝了会出问题的。”

  说完,疯神坛把凌矩抛高,随后假无敌猴子挥出手中大棒,和刚才一样,碗一般粗细的金色光柱捅到凌矩面前,然后把凌矩扫进黑暗。

  ……

  “啊!”

  凌矩从床上爬起,真视之眼握在手上。

  转头一看,村长,平辰和平曜在床边守候。

  终于回来了。

  凌矩呼出一口长气,全身都放松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