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 唯信仰与日月永恒不变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万某道 2115 2021.05.30 12:00

  。

  “你们这次行动勉强达标,收容了「陨石弹弓」和「挑衅人偶」……”

  “……不过为什么不留个活口呢?……梁成你……算了,李笛来说吧。”

  李笛在一旁模拟吹笛子,被导师这句话呛到了。

  “……咳咳咳……我们去到的时候只有这个孩子和那只鸽子还活着了……”

  沿着李笛的手指,病床上是打着石膏只剩个眼睛、鼻子和嘴露在外边的凌矩“尸体”,以及凌矩旁边非常警惕地观望四周的咕咕鸟。

  “等他醒了记得要走程序,好了,解散,该罚的罚,该奖的奖……”

  “是!钱导师!”众人站直了身体,大声回应。

  体态略显臃肿的中年男子钱导师在学生的注视下看起来极为艰难地“挤”出病房。

  “别看了,看多几眼这个孩子又不会立刻蹦起来……走了走了,领完外勤补贴就去吃顿好的吧……”梁成扫了凌矩一眼就拖着换上整洁服装的“乞丐”往外走去。

  李笛和身旁的较小女子停驻了一会儿,皱着眉头,走近凌矩的身体,和咕咕鸟直接对上眼––然后各撸了一把咕咕鸟就愉快地扬长而去。

  ……

  “撕拉…撕拉…咔咔咔…”

  凌矩苏醒了,咕咕鸟的叫声比求助铃更响亮。

  诸多的白大褂很快就集中到了凌矩的病房。

  “……简直是奇迹……这孩子恢复的太好了……”

  “有当骑士的潜质了……嗯,主要是抗揍……”

  “都是有文化的人,文明一点……恢复力很好……”

  叽叽喳喳的讨论声环绕在凌矩的耳边,让他本来就混乱的思维更加紊乱。

  这里是哪?这些是财团的医生?……骑士是什么?我有当骑士的潜质?

  他拨开旁边和他亲昵地蹭脸的咕咕鸟,然后坐起身来,靠着墙。

  凌矩首先打破隔膜:“你们是哪个财团的人?陈氏?李氏?”

  聚集地是没有常驻医生的,凌矩只在财团举行聚集地义诊的时候见过这些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郑宇曾经告诉他城市里财团们都有很多医生,在一个叫做医院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医生们听见凌矩这话,大笑不止。

  一个看起来就是读过书的青年从医生堆里钻出来,向凌矩伸出手。

  凌矩愣了一下,也伸出手和青年握手。

  “你好,我叫李笛,我和我的队友在一号聚集地的废墟找到了你,把你带回这里。”

  “我……我叫凌矩。凌空的凌,规矩的矩。”

  互相认识之后,两人默契地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你在这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们再聊。”李笛很匆忙地离开了。

  医生们也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务,只剩下一个搬了张凳子坐在了凌矩床边。

  “你放心吧,就先在这里养身体,这里既不是财团的城市,也不是红方块的基地。”

  “你们是谁?”凌矩陷入疑惑。除了联邦的财团,他不了解还有什么组织能有这样的设备。

  医生扶了扶眼镜,正好反光对着凌矩:“你可以叫我们,骑士。”

  ……

  好不容易得到的假期,李笛却要和这位凌矩小兄弟一起,要带他到处走走。

  钱导说上面给的指示是尝试让凌矩加入骑士,先成为骑士学徒。

  走出医院所处大楼,凌矩四处张望,面前和城市一般的景象,竟然是在地下。

  “欢迎来到骑士的总部,地下壁垒洛城,或者叫做青禾城。”李笛歌颂道。

  凌矩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色彩缤纷的地方。荒原的颜色很单调,黄色和些许绿色。

  李笛牵着凌矩的手,向高大建筑的包围中心走去。

  被李笛称作骑士广场的地方,有所谓“喷泉”的景观建筑,喷泉中央矗立着两座雕像。

  “那是什么?”凌矩指着雕像问。

  “那是我们骑士组织的创始人,任禾先生,以及少主。”李笛简短地介绍。

  “你们的创始人是任禾,那少主叫什么?”凌矩有很多问题。

  出乎意料的是,李笛沉默了数秒后缓缓说道:“我们不知道。”

  “为什么?你们不是还给他立了雕像吗?”

  “我们有关于这位少主的资料全都遗失了,包括认识少主的骑士前辈们同样忘记了一切有关少主的信息。包括少主自己遗留的文字,和姓名有关的位置被无法追溯的力量抹去了。”

  李笛表示非常遗憾:“我们找到了少主,可是又把他弄丢了。”

  凌矩靠近喷泉的,看到两座雕像下方的碑文。

  “这上边写了什么?我不是很认得字。”凌矩诚实地说。

  李笛有些自豪地讲述着。

  “任禾先生下方刻着我们骑士的信条和对骑士的寄语。”

  “唯信仰与日月永恒不变,这是我们骑士毕生恪守的信条。永远少年,指示骑士们坚持初心。”

  “唯……信仰……与日月…永恒不变?”凌矩略感惊讶,“你们难道信奉某位神明吗?”

  “哈哈哈哈……我们不信神,我们信仰的是自己的理想和骑士的理念。”

  凌矩恍然大悟。

  “少主的雕像下方刻着,【不要让时代的悲哀,变成你的悲哀】,以及【大兴西北】。”

  凌矩似乎想到了什么。从身后的背包中拿出一个木盒,微微打开,看到里边的一张字条。

  “大兴西北!这个字迹和曾曾祖父的遗物里那张好像,难道是同一个人?”

  遗物里那张纸条的落款处同样非常突兀地消失掉了姓名,和李笛说的基本符合。

  李笛身为准骑士,视力非常不错,头一歪,就瞄到了凌矩拿出来的小盒子里的几件东西。

  那张纸条,同样写着“大兴西北”,字迹和少主的相似!

  凌矩在领回自己的物品时,敷衍过自己,说那是他祖先的遗物。

  也就是说……凌矩的祖先是西北的人,而且和少主有不错的交情––这必须得上报啊。

  更让李笛震惊的,还有纸条下方的金色石块。

  进行骑士宣誓的时候,李笛正是在这样一块有眼睛纹路的石头下说出誓词。

  不过那块石头是黑色的,凌矩这块是金色––钱导说过,黑色是最高品质,其下就是金色。

  “凌矩的祖先来头不小啊,得查一下。”李笛在心里说着。

  李笛在思考的时候,凌矩也在思考。

  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话:“唯信仰与日月永恒不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