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5 迷失疑案(第一视角报告)

禁忌序列目录:启示录 万某道 3738 2021.07.11 12:00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我,在二号城市混吃等死的某位私人侦探,在完成了一份小姐委托的不轨跟踪调查并得到了一笔巨额的款项后,我竟然再次接到了一份让我不得不接下的委托。

  不仅是因为这份委托所提供的超高报酬。

  最重要的是,这是联邦暗面某位大人物发布的秘密任务……哇塞,没想到我这个普通的社畜终于有天能和这样的暗面大人物搭上关系,虽然只是雇佣关系。

  那天自己还只是在数钱,计划着要拿这些钱接济几个妹妹,要拿一部分犒劳犒劳自己这几天狼狈的跟踪导致的疲累,还要拿一部分把房屋租金交了……

  数来数去,还是那么多钱。

  非常高兴,甚至有想直接买新房的冲动。

  而后,暗面的使者突然驾临。

  我慌乱之下把钱收好,之后想到,暗面的大人物也何必来抢我钱呢是吧……然后我又把钱拿出来了。

  把上一笔任务的薪酬放在桌面,这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就表示一位私人侦探水平的高低,顺便能压一下客户试图获得更高的薪酬。

  暗面的人将两个信封放到桌面。

  然后在我还没拆开来看的时候,他们已经拉着我的手脚签完了雇佣协议……对,是雇佣协议,不是委托。

  暗面的人真是粗暴啊。

  不过,找我,算是他们找对了人。

  我的几位同事都没有收到这份邀请。

  而我,我和他们有什么不同吗?

  好像确实是有的,不过不能说出来,我怕伤到几位同事脆弱的小心灵,然后生病导致委托全部给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称为“编年史”的这位大人物,发布的任务简直让人无法想象——我还以为需要我们去做一些非常困难的疑难杂案,比如处理一下集团内部的争斗衍生的神秘案件啊,或者是哪个社团不听话在搞小动作之类的。

  “编年史”发布的任务竟然只是调查几个失踪案。

  而且失踪的人员不过是贫民窟的几个人。

  我们果然无法猜透大人物的想法啊。

  如果真的是简单的寻人任务,“编年史”大人还发布如此高额的薪酬的话,我更有可能怀疑“编年史”是不是出了点问题……这几个案子的难度,远超于我的想象。

  任务给出的资料上,有五个人。

  有三个是因伤病退役的士兵,已经失踪快有两三个月了。而剩下两个人则是近几日失踪的,据说是某个财团从聚集地里“接”回来的流民。

  流落到贫民窟的家畜啊!

  那应该是已经被榨干了利用价值的。

  “编年史”应该不会对他们感兴趣才对啊?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到窃喜和伤悲。

  窃喜是自己和那些家畜有着类似的身份,但家畜被利用完之后就被遗弃在贫民窟过着比聚集地更脏乱差的生活,而自己,有这个作为凭仗,把自己在圈子里的名声包装得越来越好,收入也不断提升。

  悲伤则是自己要去贫民窟走一趟。

  太委屈了。(๑ó﹏ò๑)

  还附赠了这几份寻人启事的发布者的地址。

  啧,贫民窟我也很少去啊,只能找几个信得过的人陪我走一趟了……接到这个委托的应该不止我一个人,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的,所以得赶快了。

  ……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是我在贫民窟“最好的旅馆”落脚的第四天。

  用些许钱财贿赂了周围区域的地头蛇后,我获得了这几个目标的一些信息。发现有点意思。

  那三个失踪的士兵,有很多共同点。

  根据多人口供,那三人是在同一个晚上消失的。

  而那个晚上消失的人不止这三个。

  这三个士兵在退役前都经历过一次联邦级行动,即著名的圣山大推进——很明显,它的出名并不是因为成功开发了圣山,而是损失过于惨重且颗粒无收。

  这三名士兵也很幸运,他们在那次行动中作为幸存者回到了联邦,拿到了行动怃恤金,也过了一段好日。

  之后在部队大筛查中,这三人和其他幸存者都因为各项指标严重不合格而被强制以伤病的理由退出部队。他们各自所属的集团没收了他们居住的房屋,只给他们留下很少的钱财勉强过一两天。

  有一些人自刎于街道角落。

  而还有一部分人就来到了贫民窟度日。

  自己要寻找的一位,叫做司宪正的士兵,是这些士兵里不太特殊的一个。精神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比较沉默寡言,身体也还不错,比贫民窟的大部分人要强。为了过日子曾经加入过这里的某个黑社,做了打手。

  不好找,他退出黑社之后居无定所。

  而且没有交情特别好的贫民。

  我来到他最后出现过的几个地方,完全没有踪迹可循。贫民窟的大街小巷每天都有无数流浪汉和工人躺过睡过,前一天留下来的痕迹第二天就会被消磨。

  还是要用上能力吗?

  没错!我之所以能超越同行,就是因为我除了是一位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私人侦探,还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觉醒者……等等,暗面的人找到我恐怕是已经知道了我觉醒者的身份——看来这个任务必须要完成啊。

  我的能力是时影。(我取得名字,帅吧!)

  得到目标的相关物品后,我就能用一台相机对这些物品进行拍摄,会得到两张照片。一张是能够打印出来的照相机所得的相片,而我的脑海里则会出现另一张照片,是该物品对应物品或人的实时状态。手上拥有的物品越多,拍摄出来的实时图像就越清晰全面。

  可惜司宪正留下来的物品和资料太少,我还是不能确保能拍出他的实时图像。从那个黑社搜集到几套司宪正穿过的衣物,并来到他曾经住过的房间。

  离开“最干净的旅馆”后,贫民窟的其他房间每一个都能要了我的命……可怜鼻子,怕不是要换个机械的。

  忍受着恶臭,我进行了一次拍摄。

  没有出结果,是一团混乱的图像。

  调整好状态后,我集中全部注意力,拍摄了第二张图像——得到了另一间房间,还有房间桌子上的摆件。

  好家伙,终于让我找到踪迹了。

  不过只是一张桌子和房间似乎不算什么要素。

  也看不出来那张桌子有什么特殊,贫民窟里这样的桌子到处都有。桌子上的摆件是一个看不清楚的红色徽章,还有一坨很丑很丑的不知道什么样子的摆件。

  我回到“最好的旅馆”,看到了一直被我忽视的桌子上很丑很丑的摆件,那个被旅馆老板赞不绝口的自制摆件……对,摆件,就是这个摆件!

  还有桌子,我走到一个角度,试着看自己房间里的桌子,果然,和拍出来的图像基本吻合。

  自己的图像没有预测功能,刚刚拍出来的图像其实是实时图像……也就是说那个士兵,我的目标司宪正,刚刚或者现在还在这间旅馆某一个房间里边!

  好家伙,我不愧是业界天才!

  匆匆忙忙跑到服务台,拍出几张大钞,从旅馆老板手中拿到了整个旅馆的监控摄像头管理权。

  观看最近一个星期的内容。

  我怀疑,那几单家畜失踪的事情也和司宪正有关。

  说不定司宪正并不是失踪,不是被人虏去,而是加入了什么隐秘组织,威胁到暗面大人物的利益。

  而家畜们的失踪,也正是司宪正和他背后的组织的所做所为!这是暗面大人物所忌讳的事情!

  得到结果的我非常高兴。

  在和司宪正正面冲突之前,我需要有一定的安全防护,不然就白给了。我向暗面使者提交了申请,很快得到了一支护卫小队。看着士兵们全身的武装,我心里的害怕瞬间消散,安全感那是从未有过。

  在目标的房门前,护卫的士兵在前面拿着武器对准房门,随时准备射击。为了确认目标的位置,我再次取出司宪正的物品进行了再一次的判定。

  然后得到一副难以相信的图像。

  图像里有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和一个赤手空拳的看起来像个傻憨憨的家伙……等等,这不就是我吗?

  没等我做出下一步行动,数个身影闪过。

  持枪的正规部队士兵在几下重击后,集体倒下。

  只剩下赤手空拳的私人侦探蜷缩在墙角。

  沙哑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门打开,呈现在我面前的,就是我的目标,司宪正。

  我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好像他没有发现。

  “你,有点意思,私人侦探。”

  他丢下几句话后,关上门,围着我的几个黑影一齐出手,我承受不住剧痛便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刚经历的事在脑子里徘徊。

  我要去找暗面使者,那样我就安全了。

  还有巨额的酬金,我来了!

  带着完好无损的相机和里边的影像资料,我来到了那位“编年史”大人的隐秘办公室,也看见了漆黑房间中隐藏的那位大人的身影。我的身后有一丝烛光照亮我,让我感觉到没有那么害怕。

  什么薪火医疗啊,什么火种啊,圣山什么的。

  有些词语从脑海深处蹦出来。

  明明是我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信息。

  现在却像烙印一般深刻在我的意识上。

  “你说,你找到了司宪正的行踪?”

  “编年史”大人的声音没有自己想象那样老。

  “是的大人,这里是我搜集到的资料……”

  我想递上去由旁人送到大人手中,举了好久发现房间里好像只有两个人。于是立刻恭恭敬敬地把照相机送到大人桌子上,然后回到烛光的位置。

  “你把你找到的事情和我说说。”

  “是的是的……我在贫民窟……”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好像说不出话来。

  “快说,要加报酬尽管提。”

  “编年史”大人见我好久都没有继续说,催促一句。

  我高兴坏了,还能加报酬?

  但是我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我想说的。

  “……桀桀桀桀……”很难想象我怎么发出这种笑声。

  “……火种向你问好……庆纪……”

  庆纪?“编年史”大人的真名?原来就是庆氏的影……

  等等!火种?我不认识火种啊!大人听我解释。

  可是我最后还是没有夺回身体控制权。

  “……庆氏这么多年,有些膨胀了……”

  “……不要做太多逾越的事,否则会有惩罚……”

  啊!一股意识好像从自己身体飘出。

  我又掌握了我的身体。

  正想解释的时候,“编年史”大人让外边的人进来,把我和摄像机都赶出去,一分钱也没有给我,顺便剥夺了我全部的财产包括身份证明。

  唉……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明明已经完成了委托,那笔巨款!

  抱着唯一的财产,那台相机。

  我在贫民窟“最好的旅馆”里,度过了最后一秒。

  ■■■

  司宪正打开门,走到一具干尸前,捡起了干尸身上那台沾有一片血迹但非常新的相机。

  “好像有了点意外的收获。”

  “希望这能给凌长官有用的信息。”

  “也该离开了,庆氏注意到我们了。”

  沙哑的自言自语越来越远。

  一队笼罩在黑色的行人,融入了黑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