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灾异大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感官脑补

灾异大圣 拾贰春秋 2087 2020.10.21 23:57

  这种感觉,比之前的更加诡异。

  之前好歹是不同的画面,只是在胡乱切换而已,现在却是两个画面重叠在一起,唯一的区别,便是床上的可人儿。

  身体所看到的画面,是美人如玉待轻浅,但天地双魂传来的画面,是准备对着空气运动。

  被这诡异的画面一吓,那燥热的感觉消退不少,这不对劲!

  相比起身体的感观,阎桑更相信天地双魂,毕竟这神异的能力,已为他带来不少助力,能破得两个案件,天地双魂厥功至伟。

  既是如此,那现在是中了幻术,还是刚才那三杯酒的原因?

  额头上的汗又沁了出来,不过这次却不是热汗,而是冷汗。

  一时间,阎桑也不知道是否要转头,看一下之前的可人儿,是否还在那酒桌之侧。

  但这次天地双魂极为贴心,画面拉远,只见他诡异地单人趴在床上,臀部正撅得老高。

  而在另一边,可人儿端坐在酒桌之侧,美眸已没有了刚才的媚态,反而有些冷漠,正若有兴致地看着他。

  呃,这场面极为羞耻难堪,不,比羞耻难堪更难堪的,是他现在要怎么做才好?

  若是正常情况,他指定就直接跳下床,不管如何,总比空趴在这床上的好。

  但他一直想点蝶魅的钟,可不真的是为了这苟且之事,而是因为郑文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案件和妖孽!

  若真是这酒有古怪,那倒还好,至多不过被赶出去,反正本来也没嫖资,但若这蝶魅是妖物?

  呃,道士已然倒下,和尚不知是否还清醒……

  沉吟片刻,在蝶魅开始有些不耐烦,并有些诧异的时候,只见得床上的男人突兀翻了个身,然后就一脸满足地躺直了。

  这就完了?

  蝶魅错愕无比,这衣杉还未曾褪去,看似这戏还没开演,但突兀之间,却是已然落幕,最近声名赫赫的阎小宰,竟是这样的男人?

  错愕过后,蝶魅却是突兀笑了起来。

  这笑跟之前的媚笑有着极大区别,笑得极其天真无邪,不带丝毫风尘。

  ‘小娘皮,若不是你不对劲,我肯定让你笑得哭出来!’

  笑了片刻,蝶魅终于收敛了笑容,然后淡漠问道:“河尾村猪笼案,郑文生是如何提我的?”

  蝶魅语气淡漠,但在阎桑感官里所展现的,却是娇媚入耳。

  那温香玉体缠在了他的身上,贴近了耳边,呵气如兰地妖娆问道,未了还用纤纤玉手拂弹胸膛,补了句:“奴家与郑文生不过见了几次,大人可莫要生气,这不因之前未见得大人英姿,便有些糊涂。”

  呃,这些话是感官的自动脑补?

  还是蝶魅的幻术所致?

  “无妨无妨,那郑文生也不过言及了几句,说是你看得起他,看好他的文才,更愿与他厮守,这才犯下了这些事,想谋夺家财为你赎身。”

  阎桑想了想,还是回答了蝶魅的问话,而且加上了感官脑补的那些。

  听得回话,蝶魅的表情似乎轻松了些,沉吟片刻又问,“你在猪笼案里,可有发现什么疑点?或是,诡异未曾解开的事?”

  然后,感官所脑补的话,是这样的。

  “阎大人~听说那猪笼案极为诡异,可是女鬼回来复仇,当真是可怕得很!”

  “这猪笼案有什么古怪的地方?不会还没解决吧?”

  “奴家最喜听得这些诡异趣事,但偏生又怕得很。可若不听,心里又挠得急,你跟我说道说道,可好!”

  “会不会还有什么疑点未解?你说与我听好不,好不嘛……”

  呃,这肯定是蝶魅的幻术无异!

  若是我感官自行脑补的,岂不是说我最喜这种女人?或最受不了这种女人的撒娇?

  不,我绝不同意。

  “蝶魅莫要害怕,猪笼案已经结了,没有什么疑点和古怪的地方,小美人儿大当放心。”

  “此案知之者甚详,也已全部公开,倒是没什么好与你说了。”

  这还真是经典对决,我隐然感觉自己是影帝。

  “下林村的掳卖案呢?”蝶魅的眸子眯了起来,沉吟后又补了句,“两者可有什么联系?”

  下林村的掳卖案?

  阎桑顿感诧异。

  若说蝶魅对猪笼案感兴趣,那是因郑文生曾是她的入幕之宾,呃,现在看来,也多半是空气使者。

  但下林村的掳卖案,可是与蝶魅半毛钱关系都木有。

  而且他们今天刚从下林村回来,就算是传播极快,也应没发酵到这份上。

  在感官上,只见蝶魅翻身坐在了阎桑身上,用那双会说话的勾人眼眸,正与阎桑抿嘴相望。

  “大人,听说你刚从下林村回来,那案子也是极为诡异,你与我说说可好?说说嘛!”

  “据说那案子也有妖物,而且还是一只大老虎!”

  “整个村子掳卖孩童,这真是一群没人性的牲畜,吓得我的小心肝扑腾直跳,大人你摸摸,摸摸嘛!”

  “最近这龙尾县真不安生,治下便有两个村子出了事,会不会是风水出了问题?”

  “这两个案子,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吓死我了,但又挠死我了,大人你快说,快说,要不然,我可挠你了……”

  我这脑补能力真强,若是这酒所致,能不能买点回去?

  这可比勾栏要省得多了。

  “是,下林村发生了掳卖孩童,而且这是三代家业,涉及面极广,说不得,这次县令也要麻烦了。”

  “那是一只虎妖婆,为死去的林老太爷所化,不过现在已经死了,你不用太过畏惧担心。”

  “至于这两个案子,应是没什么联系,毕竟两个村子相隔极远,也没什么线索是共通的。”

  “最后这风水嘛,有你在,这风水还能差到哪去~”

  “大人讨厌!”

  问完之后,蝶魅沉默不言,似是在思索,又似是暂时没其他想问的。

  阎桑则是沉入了沉思,这两个案子,究竟有没有关系?

  之前没有,因确实如他所说,两个村子相隔较远,也没什么共通的线索,但突然被问及,阎桑却是生疑了。

  这蝶魅,究竟是什么人,或是什么妖物?

  竟会用关心这两起案件。

  如果说之前是一点关联都没有,那经过今晚之后,便有了!

  有人,或有妖,怕这两个案件联系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