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诡秘之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5章 晋升巫师

诡秘之王 妖异君 2466 2019.07.12 22:19

  布鲁斯跑回马车旁,确认药材没有丢掉后,摇了好一会儿马脑袋,马才清醒过来。

  天色稍微有些黑的时候,布鲁斯回到了庄园门口。

  打开庄园的大铁门,门口的那两只狗就亲昵的凑到跟前,朝他摇了摇尾巴,一副好久不见特别想念的样子,布鲁斯摸了摸它们的脑袋。

  “丹佛斯?”

  布鲁斯走进庄园的大门,在一楼呼喊了一声,将有些褶皱泥污的衣服脱下,挂在了门旁的衣架上。

  “堂哥,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

  丹佛斯从楼上的房间里出来,朝着楼下探出了脑袋,打扮的非常精致,身上也是华丽的礼服。

  “你这是要参加舞会?”布鲁斯笑着说道。

  “嗯,今晚有一场晚会要参加,雾谷男爵在莱恩村的庄园已经修建好了,所以举办了一场晚会,有很多名流富豪会去,堂哥要一起吗,到场的会有很多漂亮的贵族小姐哦,需要介绍吗?”

  丹佛斯半开玩笑的说道,把自己的表哥介绍给别的女生,那是不可能的。

  “雾谷男爵?我对晚会可没有兴趣,我就是回来拿几本书,带过去的书已经看完了,我贫瘠的大脑还需要知识浇灌,明天还要回罗德镇那里。”

  布鲁斯笑着说道,丹佛斯这个时候离开庄园,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他也担心自己在服食魔药的时候受到影响,会发生一些不可预测的异变,要是被丹佛斯发现,那就无法解释了。

  “路上注意安全,玩的开心。”

  布鲁斯走上楼,与丹佛斯轻轻的一个拥抱,然后走进了书房。

  看着走进书房的布鲁斯,丹佛斯轻轻的按压自己的胸口,刚才那一下拥抱,她的心跳的好快,她的身体越来越敏感了,不过好像都是和表哥有关,只有在和表哥接触的时候,她的身体才会出现不良反应。

  “你回来了,东西都到齐了?血?路上出了什么事?你受伤了?”

  布鲁斯将书房的门关上,福西特立马活动起来,它看着布鲁斯手上提着的包裹,它闻到了各种药材的味道,同时,它也闻到了血的味道。

  人血的味道。

  “东西到齐了,至于血嘛,路上遇到了刺客,不过已经被我解决了。”

  布鲁斯打开了书房的窗户,目光朝窗外看去,他没有细说路上发生了什么,也没有谈起剑术会所的事,这些事情他自己就可以解决。

  从书房的窗口往外看,刚好能看见庄园的大门,可以看到丹佛斯有没有离开,只要丹佛斯离开,布鲁斯就可以配置魔药。

  幽灵也已经到了书房。

  “我帮你关注庄园的动静,福西特,你到门口守着。”

  看着幽灵发号施令的模样,福西特心里暗道,“又在这个时候表现存在感……”,它没忍住白眼一翻。

  啪嗒,两个眼珠子掉落在了地板上。

  福西特尴尬的捡起来,又重新塞了回去,自己这具娃娃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看着丹佛斯的身影从大门口消失,布鲁斯立马行动起来。

  他把书桌清空,从书桌下面拖出来一个箱子,打开箱子,里面堆了厚厚一层书。

  这看上去是一个放书的箱子,实际上书只是铺了最上面一层,作为遮掩,在一层书的下面是布鲁斯购买的药材,还有一些器皿。

  布鲁斯对这些药材进行了分类,把巫师身份需要的魔药配方里的材料挑了出来,称重取量,然后依次放入不同的器皿之中。

  这和用厄瑞斯的身体去配置信徒身份的魔药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凡人之躯无法把一切的细节变化都完全掌握,布鲁斯心里根本没有把握,好在他买回来的药材的份量足够,哪怕失败了一次还可以尝试第二次。

  布鲁斯再三确认材料的剂量没错之后,便开始依次加入魔药材料。

  “1g的红砖粉末,0.5毫升的清根草汁……”

  布鲁斯的手倒是不抖,但是浑身都在冒汗,他的身体都快僵硬住了,能否成为非凡者就看今天了。

  巫师身份的魔药配方总共三十二种材料。

  三十二份魔药材料依次加入,奇妙的变化一直不断发生着,谁也无法解释其中的原理,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药材变成了黏糊糊的一小块,随后又不断收缩,泛起气泡,有液体渗出,也有水雾蒸发,不多时就在器皿中变成了一滴血红色的水珠。

  这就是布鲁斯要服食的魔药配方,巫师身份的魔药配方。

  一次就成功了。

  布鲁斯松了一口气,幸亏他之前把份量和顺序都记得牢牢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从盒子里取出一根干净的滴管,把这滴红色水珠吸了进去,只有1毫升的量。

  这就是他成为非凡者的关键啊,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

  布鲁斯张开嘴巴,把滴管放进了嘴里,手指一压,那滴红色水珠颤颤巍巍的落了下来,落进他的嘴巴里,布鲁斯能明显的感觉到有液体顺着他的舌头滑过他的喉咙,进入他的肚子里。

  他的心在狂跳。

  那一瞬间,肚子里是一阵阵灼热的疼痛感冲上布鲁斯的脑门,布鲁斯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就好像被人一拳重击在了肚子上,但这种感觉持续了不到五秒就消散了,随后,其他的变化又出现了,他的耳朵里开始响起了乱七八糟的声音。

  有人在说话,也有人在尖叫,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的名字,有水滴声,有打铁声,还有他的心跳声。

  手上的滴管掉落在地上,布鲁斯觉得有点头晕,他想要扶住桌椅,但伸手过去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他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房间里的一切都开始扭曲变形,离他好远。

  布鲁斯脚底一软,就倒在地上,好在地上铺着毯子,倒下来没有撞伤,他捂着自己的胸口,他的手掌能感受到自己心脏澎湃的冲击力,心脏快要跳了出来。

  恍惚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流淌着五颜六色的液体,像是油画用的那些颜料一样,整个房间都变得五颜六色起来,然后这些颜色参杂在一起,最后融合成了黑色。

  深邃的,像深渊一样看不到底的黑色,而他就像是跌落深渊的人,下沉、无力、恍惚。

  他的脑海里闪现出无数的残破的影像,扭曲粗壮的巨大树木、高悬在天空之上的巨大黑山羊、海洋深处长着无数触手的不可名状之物。

  这些影像纷纷扬扬,出现又消失,从布鲁斯的记忆中消退,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布鲁斯伸出了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整个天地都变成了漆黑一片,只有一只手在天地间微微有那么一点轮廓可以看见。

  而就在他伸出手的那一刹那,一只金色的,透着白光的巨大手掌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布鲁斯才注意到,他的手也同样变得巨大无比,黑暗无比。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瞬息之间,一场无与伦比的暴风冲洗着无尽的黑色,光明和黑暗交织在了一起,天地重新有了它本来的颜色,灰色的土壤,青色的山峰,破土而出的嫩绿的小草,白色的云朵,金色的太阳,红色的果实,天地一片繁茂。

  土壤之上,一些人也站了起来,他们如同山峰一样高耸无比,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强劲无比,透着无穷的伟力,他们奋力嘶吼,高喊着一个名字,“贝希摩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