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 又不是傻子

清穿后她用厨艺攻略了四爷 平江府 2117 2020.08.22 21:00

  小佛堂里倒是有些经卷典籍,有些还是从前四阿哥丢下的,放在这儿说是随时方便取看。

  只不过这都多久没提了?怎么好巧不巧的,今晚就有了兴致呢?

  四阿哥要去小佛堂这话一说出口,李氏一下就站起来了,脸色也变了,勉强笑着道:“小佛堂……奴才们疏懒,没好好收拾,怕是有些乱。”

  四阿哥也没怎么接话,只是道:“无妨。”

  李氏脸上还笑着,手里的帕子却攥紧了。

  呵呵,小佛堂……宁格格还在小佛堂呢!

  眼看着四阿哥理了理袖口站起身,转身要往外走,候在门边的太监连忙跟上。

  二格格正好也被抱了出来。

  来的正好!

  胖嘟嘟的二格格趴在乳母的肩膀上睡得正香,嘴角还淌着口水。

  李侧福晋狠了狠心,偷偷伸手在二格格的胳膊上用力一扭——小娃娃正沉浸在美梦中,骤然胳膊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她“哇!”地一声就嚎了出来,一张小脸挣得通红,挥着小拳头打在乳母肩头。

  李侧福晋疼得心尖都在打颤。

  四阿哥足下一滞,转了身。

  ……

  夜色渐深。

  春暮夏初,不远处又是莲池临水,已经渐渐有些蚊虫飞扰,眼看着侧福晋屋里的灯火终于熄灭了,院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清扬有些支撑不住,身子摇摇欲坠,宁樱捅了捅她的胳膊:“走吧!”

  清扬不敢起身:“格格,侧福晋说要跪半个时辰,这估计还没足,若是贸然走了,万一一会儿侧福晋……”

  宁樱低声道:“差不多了。没见着她已经歇下了吗?人家都睡大觉了,咱们还这么一直苦苦受罚——不是傻子么!既然她让你罚跪,便是这事儿到此为止的意思;她若是不肯善罢甘休,你就是跪足了时辰,也一样没用!”

  清扬听傻了,满脸却还是犹犹豫豫。

  宁樱道:“你不走?你不走我可走啦!”她一边说,一边就抬腿往外。

  清扬看自家格格真的要走,吭哧一下就爬起来了,也不磨磨唧唧了。

  宁樱点头道:“这就对了嘛!你若是再这么跪下去,折腾病了,谁来照顾我呢?你放心旁人么?”

  回去的路上,虫声寂寂,繁星满空,抄手游廊里空无一人。

  清扬跪久了,走起路来难免一瘸一拐,脸上也红肿了起来,好在李侧福晋没戴护甲,虽然被打肿了,到底没有破相划伤。

  她倒是不记挂自己伤势,一路跟祥林嫂一样的自责:“格格,都是奴才自作聪明,去拿那什么劳什子鸡汤馄饨,连累了格格!奴才想着格格这些日子总是头晕,定然是吃喝不好,膳房那帮人,格格也是知道的,向来只顾巴结着福晋、侧福晋,格格这儿,想吃的好点儿补补身子,就得塞银子才行!

  可奴才万万没想到,都塞了银子,反而还好心办坏事,撞上了侧福晋的什么青骨鸡汤!奴才活了十几岁,还从来没听过什么青骨鸡!”

  宁樱目不斜视,一边走路一边道:“本来就没有。”

  清扬一滴大大的眼泪还悬挂在睫毛上,望着宁樱:“……啊?格格怎么知道?”

  宁樱抱手一笑,清清脆脆道:“我猜的!”

  清扬:……

  宁樱眨了眨眼:“就算没有今天的青骨鸡,明儿也会出来个赤骨鸡、金骨鸡。李侧福晋不过是想借题发挥,在我这个新人面前立威呢,今日她打的不是你,是我;罚跪的也不是你,是我。”

  清扬紧紧地咬紧了嘴唇,不说话了。

  虽说格格的阿玛是个正五品京官,但天子脚下、皇子府内,区区一个通政司参议算个什么呀?

  皇阿哥的福晋、侧福晋们,哪个母家不在朝中举足轻重?

  说话间,清扬又牵涉到了脸上的伤处,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宁樱背着手在前面走,心道今日之事,若是李侧福晋不肯收手,哪里是宋格格劝上几句,清扬一个耳光便能善了?

  只不过自己如今是新人入府,李氏也不知这位新格格的前景如何,虽有心立威,倒也不敢做事做绝罢了。

  呵呵,才刚刚穿越过来,人都没完全认识清楚呢,老天爷已经直接给她开启了宫/宅斗模式。

  直接进入剧情了。

  宁樱不由地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个笑话:说一个富翁在海边散步,正巧看见一位渔夫在晒太阳,富翁问那个渔夫:“你为什么不打鱼呢?”

  “打鱼干什么?”渔夫反问他。

  “买大船呀!”富翁说。

  渔夫又反问富翁:“买大船干什么?”

  富翁耐心地给他解释:“打很多鱼,你就是富翁了——就不用天天打渔了,可以悠闲地晒太阳了!”

  渔夫不屑地白了富翁一眼,反问他:“难道我现在不是正在晒着太阳吗?”

  这个笑话,宁樱刚听到觉得好笑,再仔细想想,就品出了另一层意思。

  没错,渔夫是可以躺在海边,尽情晒太阳,可以晒一天、两天。

  但是他能晒一年、两年吗?

  恐怕连一个月都不行吧!

  倘若渔夫的鱼已经卖完了,家里的妻儿老小都等米下锅,他就必须爬起来,去风里浪里搏斗,为每日的生计而苦苦挣扎。

  所以他和富翁的晒太阳根本不一样。

  一个是有的选择,一个是没选择。

  强者选择想要的生活。

  弱者只能被生活选择。

  走着走着,主仆两人忽然都听见道旁的草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宁樱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没多一会儿,从草丛里摇摇晃晃地钻出来一只脏兮兮的小狗,耳朵上还粘着草叶。

  小狗看见宁樱和清扬,也吓了一跳,前爪顿了一下,摇了摇脑袋,乌黑的眼睛瞅着她们,一时间不知道是进还是退,神情怯生生的。

  小狗狗!

  宁樱一下子眼睛都亮了!

  她穿越之前,最喜欢小狗了,可惜她妈不让养,说怕家里到处掉狗毛,影响卫生。

  宁樱只能看着别人家的小狗过过瘾——她家小区门口的水果店老板养了一只柴犬,宁樱每次过去买水果都要蹲在门口,和那只小狗玩好一会儿。

  还会自掏腰包给小柴犬买好吃的。

  最后那只小柴犬都认识她了。

  别人经过,小柴犬都懒得理,但是只要见到宁樱过来,小柴犬大老远地就站起来直摇尾巴,还咧着嘴冲她笑。

  

举报

作者感言

平江府

平江府

太感谢大家给我投的票了~我会继续努力的~!(๑•.•๑)✧٩(ˊωˋ*)و✧

2020-08-22 2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